惊悚故事:诡异的别墅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诡异的别墅

作者:为你而歌
2020-12-13 21:00


张强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一则别墅低价出售的消息,正好他也有意买房,便和妻子徐慧商量了此事,二人思虑再三,最终还是买了下来。

刚搬进来,张强就仔细打量着装修豪华的别墅,除了地方偏远外,其他的都很好,心想自己真是赚到了啊!

正当自己偷着乐时,徐慧突然喊到:“这客厅的吊灯怎么不亮啊?”

张强走过去,按了一下开关只见吊灯忽明忽暗,最后彻底熄灭了。

张强见此状况说道:“没事,可能是长期没用,线路出了点问题,我明天去找电工让他来修理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电工就来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原因,当电工去开灯时,灯竟然又亮了。

临走时,电工对张强说道:“兄弟,你是从外地来的吧?”
张强回答道:“是啊,我在这边开了一个小公司。”

电工意味深长的说道:“难怪你会买这栋别墅,不过我实话给你说了吧,这灯没法修,我劝你趁早还是搬出去吧。”

张强不解的问到为什么。电工却转身骑着摩托车走了。

张强误以为电工是在开玩笑,所以对此事也并未放在心上。

这天夜里,张强睡得正香,却被一阵“沙沙沙”的扫地声吵醒了。

张强心里咒骂到谁这么缺德,大半夜的扫什么地啊?突然他意识到这附近根本就没有住人。会不会是家里招贼了?

这个念头骇的他彻底躺不住了,他翻看了一下手机,正好是午夜12点。

他打开灯四周望了望什么都没有发现,刚才的扫地声也消失了。

他下了楼来到客厅,打开吊灯,在客厅四周看了看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现。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也有可能是老鼠在作怪。

正当他准备上楼时,扫地声又再次出现,吊灯忽暗忽亮,过了一会彻底熄灭了,此时的张强早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望向窗外,借着清冷的月光,瞧见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头手里拿着一个大扫帚,背对着自己正吃力的扫地。

张强吓得腿软,连滚带爬的摸到了楼上。回到房中后,扫地声又突然停了下来。

过了半晌,待张强情绪稳定下来后,他终于壮着胆子走出大门准备一探究竟,此时老头已经不见了。

后半夜他一直未敢入睡,扫地声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第二天早上,徐慧见张强气色不太好,问他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张强全身颤抖着说起了昨晚上的经历。

徐慧听完后顿时也被吓得脸色苍白。

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老公,要不我们搬走吧?听完你说的那些,让我瘆得慌。”

张强却犹豫了,迟疑了很久说:“我们公司规模不大,赚的钱也不是很多,交完我们的保险费,基本上只够日常开销了。”

徐慧哭着说道:“那可怎么办啊?你原本就有心脏病,哪能承受的住这样的惊吓啊?”

张强替徐慧擦干眼泪,安慰的说道:“没事,总有解决的办法。”

徐慧流着眼泪说道:“老公,要不你去问问德发,他对这一块比较熟悉,或许他知道有关别墅的事情,这样也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张强也觉得徐慧说的对。

中午,张强来到公司,把自己的好友兼公司副总德发叫进办公室。

德发前脚刚进来,张强后脚就把门关上了。德发打趣的说道:“强哥,有话就说,你这是搞什么鬼啊?”

张强把昨晚诡异的经历告诉了德发,德发听完后脸色大变,然后又问了别墅的地址,张强说了后,德发吓得竟然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德发告诉张强,那栋别墅还没修建前,是一个老头的家,老头是一个清洁工,经常值夜班扫路。

有天一个富商看上了这里的环境,想要买下老头的房子盖别墅,老头说什么也不肯卖,没过多久老头就离奇死亡了。

听说是触电从高处掉下来摔死的,死状也极其惨烈。最后他的儿子把房子卖给了富商。

据说二人在签合同时,房中的灯忽暗忽亮,最后彻底熄灭了。

从那之后,富商盖好别墅住进去没多久就死了,他的家人把别墅租出去,换了好几茬房客,但都住不久就赶紧搬走了。

迫于无奈才低价出售的。

德发还把那则新闻和当事人的照片翻出来让张强看,最后也好意提醒,此房不宜久住,还是早点搬走。

走在回家的路上,张强对德发的话还半信半疑,毕竟他根本就不信什么鬼神之说。于是他猛然想起那天电工所说的话,他心里笃定电工肯定知道些什么。

拨通电工的电话后,张强开门见山直接问起别墅的事情,并追问电工那天提醒自己让搬走是不是与扫地老人有关,还有家中古怪的吊灯是不是也与老人的死有关?

电工似有难言之隐,不愿作答,在张强一番苦苦哀求后,电工工总算开了口。

电工说道:老人是个清洁工,老伴去世的早,儿子也是个不成器的东西,成天赌博喝酒。那栋房子是他最后的归宿。
城中的一个富商看中了那里的环境,想要盖一栋别墅,老人说啥也不卖。

富商劝说不下老人,又把主意打到了他儿子身上,结果他儿子也劝说不动老人。

那天老人扫完地回到家中,打开灯看到灯忽暗忽亮。就搬来梯子,修理电线结果却触电身亡了,传闻是富商和儿子合谋害死了老人。

张强又追问了一句老人的死亡的时间,电工回答是午夜12点。

别墅修造之时,频频有怪事发生,好多工人都看见半夜忽暗忽亮的吊灯,随之而来的扫地声和老人的背影。工人纷纷嚷着要罢工,富商只好请来了一位道行高深的法师,法师听闻后说这是老人的冤魂在报复。

法师做了一场法事,暂时镇压住了老头。

结果别墅修建好后,一位工人在安装客厅吊灯时,突然触电身亡了。

别墅租出去后,接连好几茬房客都被这个诡异的事情吓得赶紧搬走了。

挂了电话后,张强也只能自认倒霉,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到了晚上,张强走到家门口时,就看见老头背对着自己扫地,他拿出手机一看正好是午夜12点。

徐慧也被扫地声吓得睡不着,在客厅里左等右等也不见张强回来,这时吊灯突然忽暗忽亮,徐慧吓得大叫一声跑了出去,正好和老头撞了个正面,徐慧尖叫一声后倒地昏死过去了。

这时老头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的转过身来,用凶狠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张强,鲜血顺着额头流下来滴落在衣服上,使得身上的衣服也红了一大片,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格外的渗人。

张强认出了就是当年不肯卖房的老头,此时张强张开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心脏像被钝器猛烈一击,痛苦的捂住胸口倒在了地上。

客厅里,徐慧身着一身红色的晚礼服,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对身旁穿着黑色西装的德发说道:“你这个主意出的也太好了,诱导张强住进了鬼屋,又雇人演了这么一出戏,连我都差点信以为真了。可怜张强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德发伸手搂住了徐慧在她耳边说道:“他死了,我们两个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他的那笔巨额保险是我们的,公司也是我们的了,哈哈哈!”

徐慧娇嗔的责怪道:“那天晚上,那个老头画的妆也太逼真了,真是吓死我了。”

德发听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额头出现了细微的汗珠,一脸惊恐的说道:“我雇的那个老头,他就没化妆,只是背对着你们假装在那里扫地而已。”

此时客厅的吊灯又再次忽暗忽亮,持续不久就彻底熄灭了。

“沙沙沙”的扫地声又再次响了起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