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台
生活

生活:人生只若初见

作者:清台
2020-12-13 09:00

文:
清台,85年生人,祖籍陕西西安,白鹿原人氏。


世事飘零风几许,梨花带雨云烟。 
凭栏水月却觉寒, 佳话书中里,
多是负荏苒。几度明月相惦念,
未见曾时容颜。命里过客叹无缘, 
不求成仙配,但求记当年。

——谨以此阙献给清玲女士。


第一次见清玲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十五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所以,当一位身着旗袍的江南女子,妆容精致,优雅得体的站在你面前时,不管是视觉冲击,还是心灵震撼上,都是一个让你一生都无法割舍画面…… 

其实很多年来都想写一篇关于她的文章,但是总觉得不合适,毕竟在认识清玲以前,她早已嫁做人妇,而且还有一个小我几岁的女儿,低头不见抬头见,所以,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这份迷恋一直深埋在心底,碎碎念,也岁岁念…… 

时至今日,小二十年已去,也很久没有再见了,似乎彼此后半生也不会再有交集,在此,谨以此文怀念自己的豆蔻年华,还有那位如花美眷。 

印象中,最后一次见清玲好像也有十多年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雨过天晴的黄昏,天边的云彩像水洗过一样干净,我清晰的记得,乡间的泥巴路软的像棉花,夏虫欢快的叫着,空气满是泥土的味道,我已不记我们说了什么,只记得她一直在笑,背对着夕阳,手上的油纸伞和天边的云彩一样炫目,我努力的想看清她的脸,却只看到余晖的一片红…… 

如花美眷,似水的流年,十多年已去,我已记不清你那精致的装扮,只是依稀浮现一个模糊的笑脸,或许,记不记得清已不在重要了,人生不会让我们记住全部,留下的只是瞬间,如同我们相遇的那个凄美的黄昏…… 

仿佛,那一年,与我相遇,你携着一帘烟雨,漫过心思梳理的清细水流,油纸伞半遮着你惆怅的脸庞,但是遮不住眉宇间那淡淡的愁结。霏霏的细雨,落在油纸伞上,轻声哀怨,诉说着离愁。古意悠悠的青砖,白玉雕栏的小桥,一片尘世喧哗中,那一眼相逢,是浮萍际会,你躲闪的神情,像春意的微凉。江南女子的旗袍,是软,是腻,是青洐里的一株兰花草,春风摇曳着你的裙摆,是尘世公子多情的撩扰…… 

看着你温雅端庄的模样,明眸里透着闪烁的灵气,唇齿间缀着丝缕悠怅的风韵,还有怀里抱着的绣绷,是惆怅,是寂寥,那密密的针线,恰似我尘缘的纷纷扰扰…… 

记忆里,多少江南女子如诗的写意,想来,说的就是你…… 

这就是清玲,一个让我在心底碎碎念了很多年的女人。 

然而,我已经很久没有去看她了,美眷恰逢流年,斑驳岁月,离骚戡乱,愿人生,只若初见。 

或者是我没有勇气,不忍看见她眉宇间淡淡的离愁,那种凄美,望一眼,便是一生的爱恋:

油纸伞, 
旋转伴悠长。 
一缕馨香穿雨巷, 
两眉清秀过西厢。 
能不忆绣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