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致问春君,幸毋相忘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致问春君,幸毋相忘

作者:GENGBI
2020-12-13 19:00


茫然又一年岁。今日微微飘起细雨,和他走的那日一样,后园起了一层薄雾,远处景象若隐若现,恍惚间竟又瞥见了他的身影,伴着哒哒的马蹄声。似是故人归。
“春君?你可回来了?”
当年你按剑扬眉鲜衣怒马,却独留我对月徘徊,日日盼你。
“夫人,是信使来报,还是……未有大人的消息。”丫鬟皱着眉头打断我,小心翼翼将我从榻上搀扶起来。
“也罢,我早就料到。”我早就料到此去经年,你我难相见。我却整日想你,念你,盼你脱下一袭戎装。不求你建功立业,只要平安凯旋,还我一个完完整整的春君就好。

你我初识之日,恰是我及笄之年。正值少女情窦初开,却处处困守大家闺秀的规矩,大门无出二门无迈。翘首以盼倾慕之人,盼来爹娘给我安排了一门亲事,今日我便要与他们口中的如意郎君相见。
我早早便洗漱梳妆,换上新置办的红纱衣裳。
“小姐,你穿这身可真好看,公子看了一定会喜欢的。”
“诶,别胡说,还未见过呢。”我望着铜镜里精心打扮的自己,忽然就很期待你的出现。
我将来的夫君会是个怎样的人?是儒雅俊朗的一介书生,还是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
我透过那扇屏风悄悄瞥见你,眉目疏朗,温润如玉,正是我心心念念的模样。你也似乎发觉了我的目光,回头望见我微微一笑。我便倏地双颊发热,速速避开了。
“姑娘留步,在下春君。”
一见倾心莫过如此。
而后我也未能料到,竟因为这一眼,我便等了你足足二十八年。
我身穿凤冠霞帔,大红嫁衣,一头乌发尽数绾起。红色地毯铺陈开,将我送进你的家门。那时你许诺我,定会好好待我,永不辜负。
哪想几年后,匈奴势力猖獗,边境百姓苦不堪言。你随军北征,这一去,便不知何时是归期了。
你说,若不能护山河千秋,如何护我周全?
你说,大丈夫应征战沙场,怎能囿于一方安土,苟且偷生。
你把刻有“同心”二字的玉佩赠我,要我等你,十年之间定会回来见我。

十年转瞬而逝,这是第二十八年了,我却不知还能不能再见你。大夫说我患了怪病,整日忧虑,满头银丝,若此时你归来,怕是也识不出我。
 哪是什么怪病啊,分明是相思成疾。我深知自己时日不多,便吩咐信使将玉佩和信一齐交付你,也好留个念想。
 大限将至,恍然间,我像是又见着了你,那个剑眉星目,唤我留步的春君啊。
“恭喜将军,前方传来捷报,此次围剿大获全胜!”
“好!将士们跟我二十八年,如今总算得以凯旋!”
“启禀将军,从敌方截获的军务里竟寻得一封家书和一枚玉佩,属下不敢贸然查看……”
“快呈上来!”
将士们从未见过此等情景,他们所敬仰的将军,带领军队浴血奋战了二十几年,被敌军击溃俘虏之时,也能单枪匹马冲出重围,不曾道过一声叹息。而如今却紧紧握住那枚玉佩,在信纸上留下了泪痕。
世人皆道春君痴心一片,结发妻子离世后竟终身未娶。
他承诺过,血肉之躯报国,方寸之心许卿。
绝不相忘。

民国八年,汉代居延境内的西北沙漠出土了一批竹简,内容大多是军政要务,但其中却夹着一封私信:
“奉谨以琅干一,致问春君,幸毋相忘。”
随信送上玉佩一枚,问候春君,千万不要两相忘啊。
想来又是一场沉睡了几千年的爱恋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