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小村的路
散文

散文:小村的路

作者: GENGBI
2020-12-13 08:00

我的故乡是一个很小很偏僻的村庄,村子离镇上挺远的,交通也不太便利。在我很小的时候,也就是还没有上学时,我一直跟着祖父母生活在这个小村子里。村子里大多是老人和我这个年龄的小孩,年轻一点的人们都离开了村子,在外面谋求生计。

那个时候,村子里到小镇上的大路是一条又长又颠簸的黄泥石子路。奶奶告诉我,这条路是和其他几个村子的人合力修缮的,我们去镇子上的大路原本可以不用绕这么远,奈何那几个村子不愿意经过我们村子到镇上,就只能开辟了这一条我们经过那几个村子的黄泥石子路。正是要经过那几个村子,才使得这条路不仅远而且需要翻越一座山。

而那时的交通工具呢,是人的腿和村子里面的那两辆可以载客的三轮车。三轮车通常只有在赶集时候才会载客到小镇上去,平日里,它都在家里歇着呢。

每到赶集的日子,村子里打算步行去往镇子上的人都会早早的起来,而我是一个小懒虫,才不会跟她们一起走路去小镇上呢。至于坐车去镇上,简直就是折磨呐。这条黄泥石子路坑坑洼洼的,人们随着车子一路上都在尽情的左右摇摆,那三轮车的机械声仿佛是在为我们的摇摆舞动伴奏,随轰隆声摇摆一路,是真的非常辛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路上不断的上下坡和转弯,每下完一个坡紧接着就是一个大转弯,而当车子好不容易爬完一个上坡,就会立刻开始下坡之旅,总之就是惊喜不断,整段路没有什么平地。每次我坐在车子里走这条路,都会在心里默默的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条惊险刺激的路对我这个晕车的人来说是人间炼狱,我宁愿一直呆在村子里也不愿意坐车跟着大家去镇子上玩。也正是这种颠簸劳顿才使得村里的老人们选择辛苦自己的腿,走更近的荒野小路去镇子。

那个时候的我经常抱怨这一条黄泥石子路,一心祈祷着有一天它能被修成水泥路,这样我就可以不用走路,不用随车不停摇摆地去赶集了。

后来我要上学了,便被爸妈接到了县城里,而爷爷奶奶留在了小村里。黄泥石子路还是那一条黄泥石子路,与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模样相比,没有丝毫变化。

 因为爷爷奶奶还在村子里生活,所以每年过年我们都会回到村子里,但某一年大雪纷飞,我突然之间耍小脾气,不愿意坐车回去,不想在冷冷的天气里还要经受那黄泥石子路的折磨。

在我的坚持下,爸爸不得不和姑父一起在那样一个白雪飘飘的天气里陪我徒步走回村子。那条黄泥石子路旁长满的不知名的杂草,在那个冬天,结上了冰。当时的我,对这些路旁成了冰块的植物充满好奇,一路上不停的将它们折下来,放在手心里看着冰块融化,让那些植物露出它们原有的面容。偶尔看见冻得好看的,我便直接放入口中,把它们当冰棍来吃。爸爸和姑父也不拦着我,任由我一路上毁坏无数的小杂草,由着我在大冬天里把那些路旁的冰块吃进肚子里。

那个冬天之后,我喜欢上了那条长满杂草的黄泥石子路,它承载了小小的我的简单的乱吃冰块的欢乐。之后的时光里,我一直希望能够重温那样傻傻的吃一路冻植物冰块的时光,可是却一直没有机会。

父母在后来决定离开家乡去外地打工,爷爷奶奶不得不离开村子,来到县城里面陪着我和弟弟上学。

爷爷奶奶也离开了村子之后,我们再也没有回到村子过年。那一年之后,我的故乡再也没有过大雪纷飞。我与我的小村、小黄泥路慢慢的疏远了,那样能吃冰植物的冬天也没有再降临过。

大概初中时候,村子里面再次响应“要致富,先修路”的号召,组织着村民集钱把黄泥石子路修成了水泥路。我小时候最初的愿望实现了,我们不用再一路摇摆舞动地到达镇子上了。可是后来我喜欢上的黄泥石子路永远地消失了,还没有等来大雪,我想要重温的时光便成了泡影。

又过了两三年,村里的公共交通工具从原来的三轮车变成了中型巴士。走路去赶集的人渐渐地没有了,那一条近一点的荒野小路已经彻底被野草覆盖。而越来越多的人在那一辆压着水泥路的巴士上前往镇子。

高考完之后,爸妈把县城租着的房子退了,我跟着爷爷奶奶又回到了村子里。只是这一次,我的脚下的路是冰冷的水泥,而不是凹凸不平的石子和黄色的泥土。

黄泥石子路就这样消失在了时间的隧道里, 与黄泥石子路有关的小事渐渐地尘封在了小时候的那座小城。

分享到:

1条评论,1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