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无尽夏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无尽夏

作者:阑珊
2020-12-14 07:00


“秋天真是新天鹅堡最美的季节啊。”程夏站在玛丽安桥上,目不转睛地遥望那幢洁白的城堡。

身后游客忽然“哗”的一声,一齐鼓掌。程夏后知后觉地转身。

只见一枚小小的钻戒,躺在打开了的深蓝丝绒盒子里,在深秋阳光下发出柔和的光。

她的爱人单膝跪地,正含笑望着她。

程夏又是笑又是流泪,忙不迭地点头,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泪光朦胧中,她仿佛看见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光景。

那是程夏念初二的时候。

爸爸工作调动,她也跟着从县城转学进了市一中。小镇来的姑娘处处透着土气,她成绩殿后,性格又内向,在班里几乎交不到什么朋友。

结果又倒霉,不知怎的得罪了班上的小太妹。那天放学后,她书包被扔到地上积雨形成的水坑里,人被小太妹和一群染黄毛的小青年堵在了小巷子。

她抱着头瑟瑟发抖,心里盼着有个大英雄从天而降救了她,那她一定...小说怎么说的,以身相许!

眼看一个巴掌就要打上来,她闭上眼睛,心想只能视死如归了。那带头的黄毛忽然尖叫一声,一个趔趄,脸朝地砸在了地上。

指缝里看到一张白白嫩嫩的脸,脑后扎着俩羊角辫,耳朵里听到一个软软的声音:“同学,你没事吧?”

程夏把手放下来。颜冰那时还是个小萝卜头,大眼睛像个洋娃娃,个子还没她高。这就是见义勇为的英雄?

黄毛暴怒,爬起来刚要发飙,又被谁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在地上。小太妹和跟班们见事不妙,早一溜烟地跑了。

那边身手利落的旋风少年解决了战斗,拍拍手,对那黄毛说:“别再让我看见你欺负我妹同学,我见一次打一次。”瞪眼指着,令他唯唯诺诺离开。

颜冰见她瞪大了眼,冲她一笑:“我哥,隔壁附中的。我听见他们说要堵你,赶紧叫他帮忙。”

噢,原来这小姑娘是英雄的妹妹。

英雄本人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过来,揉了揉颜冰的脑袋:“我待会儿还有吉他课,先走了啊。拜拜,叫我妹陪你回家,有麻烦再来找我!”最后一句是对程夏说的,伴着个大大的笑容。

程夏点点头,目光落在他那绺挑染成蓝紫色的发丝上,紧张了半天的心总算松弛下来。

一路上程夏除了笨拙地反复道谢,不知道说什么。好在颜冰会主动打破沉默:“我就坐在你前面,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我哥是不是很厉害?”

程夏对这个话题有兴趣:“很厉害。你哥叫什么名字啊?”
“噢,他叫颜煜。”

“你哥会打人,还会吉他啊?”

“是啊,他在附中总考前三名,跆拳道黑带,还组了个乐队唱歌。会的可多了…”颜冰是个哥哥控,语气充满了自豪。

“好酷。”程夏默默地想,要是自己也这么厉害就好了。

那天傍晚,程夏才发现自己家小区那个长满了玫瑰花的庭院,居然就是颜冰家的。这满院盛开的玫瑰,起先是颜家叔叔的杰作,后来他工作越来越忙,大半工作都交给了继承他园艺爱好的颜冰。

之后顺理成章,颜冰和程夏开始一起上下学。有时候放学赶上爸爸加班,她还会去颜冰家一起做功课,不会的题目可以问她。就算两个人都不会,还有颜煜呢。颜煜是小区有名的“别人家孩子”,颜冰也是个品学兼优的小姑娘,谁不想让自己孩子近朱者赤呢?

初二下学期开学,颜冰一边做作业一边问她:“你打算考哪个高中?我想考附中。”

程夏咬着笔杆没说话。她的成绩现在是中游,又没有颜冰的智商,考附中实在有些吃力。

旁边书桌上的颜煜伸了个懒腰:“你这是废话,程夏这么聪明,当然也要考附中啊。”说完冲她扬眉一笑:“夏夏你放心,初中才过一半,你从现在开始努力,考附中绝对没问题。”

颜煜现在是高三生,吉他课早就停了,头发也变回全黑,每天老老实实在家复习。

程夏望着他嘴角弯弯的弧度,非常认真地点头。颜煜那么聪明,他说得一定没错,只要这一年多下苦功夫,一定能考上附中。

果然,初三的暑假,程夏和颜冰如愿以偿拿到了附中的录取通知书。
程夏爸爸感激颜家兄妹的积极影响,挑了个好日子亲自登门致谢。

走到颜家门口,按响了门铃,爸爸打量着院门前一从蓝紫相间的花,称赞道:“颜冰可真是个园艺能手,又开始种绣球花了,这花能开一整个夏天呢。”

程夏“嗯”了一声,心里却在想,这颜色和第一次见颜煜时他挑染的发色,还挺像。

门开了,颜家叔叔阿姨都在,满脸喜气洋洋。两家人就约好一起到餐馆庆祝。

颜家阿姨越看程夏越是喜欢,笑道:“夏夏,你跟小冰都要向哥哥学习,三年以后一起去P大啊。”没错,颜煜前一年考上了P大,在小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呢。

颜冰很得意,看了看哥哥,捏了捏程夏的手说道:“那当然!我们约好了!”

程夏回握她的手,冲她点点头。转头去看颜煜,后者眼睛笑成了月牙,伸手对她比了个大拇指。她便垂下眼睛微微一笑,心里又认真地点了点头。

上高中之后的颜冰就跟春天的树苗一样迎风抽条,很快就比程夏高出半个头。她立志要考园林专业,声称要提高艺术修养,每个周末都去学画画。

程夏的成绩也越来越好,她本就长得清秀,成绩好了有了自信,更添了神采飞扬的美,班里不少男同学见了她小鹿乱撞。也有鼓起勇气递情书的,她从来都红着脸拒绝,理由是要专心学习。起先同学都当是托词,见她态度实在坚决,渐渐也就无人打扰。

程夏乐得清净。颜冰放学后要去补美术课,她现在也不再天天去颜家做作业了。

只是寒暑假还会和颜冰上补习班,她每天都用功,成绩自然超过了颜冰,当小老师讲解难题的人变成了她。

暑期补习班的作业颇有难度,她有几道题不会,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解法,不知怎么地,就想去敲颜冰家的门。

开门的是放暑假回家的颜煜,满眼的惊喜,对她笑道:“夏夏,好久不见,更漂亮啦。是来找小冰的吧?”已经是大学生的他身材更加颀长,头发剪得短短的,褪去了点青涩,有种少年人特有的英姿勃发。

程夏有些紧张,点点头说道:“数学作业有几道题不会。哥哥,你要出门吗?”

颜煜把吉他放在地上:“没事儿。拿来我看看,那小丫头的数学还不如我呢。”

程夏笑了,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递过去时,触到了颜煜的手指。那指尖微凉,却让她的脸有点发烧,心砰砰直跳。

颜煜的数学是奥赛拿过奖的,讲得比老师还好,深入浅出,简明易懂。平日有点急性子的他今天耐心得很,把自己高中三年的心得笔记全都找出来给程夏。讲完了题也没出门,坐在她旁边从天文地理讲到大学生活,还讲了许多颜冰小时候的糗事。

颜冰进家时正看见程夏被逗得哈哈大笑,不由得恼羞成怒,几乎要把画板砸过去:“哥,不许在我最好的朋友面前败坏我的形象!”

颜煜敏捷地接过画板扔在一边,哈哈大笑:“小样,害什么羞啊。那你们聊,我出门了。”

程夏笑着冲他挥挥手,眼睛亮晶晶。

高中三年,寒窗苦读的日子短暂又漫长。

程夏卷子做到深夜,也曾经泄气地把笔一扔,不想努力了。但转念一想,为了高考后她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就这么放弃呢?

高考成绩出来那天,程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查分,是哭着从房间里出来的。

爸妈以为她考砸了,正要出言安慰,却听到她宣布了一个比模考最高分都还高出十分的成绩。

颜冰没她考得好,但有美术特长,分数也足够她如愿考上园林排名第一的大学。

拿到P大录取通知书那天,程夏没有想象中欣喜若狂。因为她刚刚从颜冰那知道,颜煜拿到了全奖,第二天要去飞去欧洲继续深造了。

她把通知书珍重收好,从抽屉里取出那个带锁的日记本,下定了决心。
日记本里记载了她从初二就开始的那场一见钟情,如果不是她的英雄,成绩平平的她不会考上附中,更不会考上P大。

她走到颜家小院门口,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颜煜站在门口,像是刚睡醒午觉,短短的黑发有些调皮地翘着,一见她就露出灿烂的笑容:“夏夏,我听说你考上P大了,恭喜你啦!是来找小冰的吗?”

程夏望着那个笑容,那个她在日记里描摹了无数遍、让她追赶了这么多年的笑容,声音小小地,却很坚定:“不。颜煜哥哥,我是来找你的。”

把日记本放进颜煜手里,程夏便跑掉了,躲进房间不出门,连手机也关掉。冷静下来后,她不敢想象颜煜的反应,多尴尬!万一以后他从欧洲回来了,再也不跟她见面了,怎么办?

第二天直到颜煜的航班起飞时间过了,她才磨磨蹭蹭出了门。不知怎么地就走到了颜家小院门口,看着那已经一大片的绣球花,想起当年颜煜那绺漫画一样的发色。

颜冰从机场回来正看见她蹲在那发呆,满脸疑惑地问:“你在家啊,那怎么没去送我哥?他在机场等了你半天,恋恋不舍的,广播叫人了才上飞机呢。我怎么没看出来你们俩关系这么好啊?”

程夏瞪大了眼睛,仿佛有一朵烟花炸开在心里。告别都来不及,急忙冲回家里,手忙脚乱地从抽屉里拿出手机。

刚开机,消息提示音便咚咚响个不停。

“夏夏,我好开心,终于等到你长大了。”

“可惜明天我就要去欧洲了,你会不会到机场送我?”

“手机怎么关机了呢?”

“唉,大你四岁真不好。你进附中了,我又上大学。你考到P大了,我又要出国读书。不过没关系,你的专业也适合出国深造,我就在德国等你。”

 “以后你是我的小公主,我会永远做你的骑士。”

程夏看着看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歪着头叹了口气,心想:好吧,原来追赶颜煜追到P大还不算完,还要追到德国去啊。不过没关系, 再用功四年就是了。

就像蓝紫色的绣球花,它的花语就是期待与重逢。即便所爱隔山海,也终有团聚之时。

慕尼黑市政厅。

程夏穿着简单又隆重的白色小礼裙,颜煜穿着合身的黑色西装,无名指上都带着小小一枚素戒,手牵手相视而笑。

路途遥远,到场见证礼成的只有颜煜,看着程夏手中那一束小小的蓝紫色花球,唏嘘道:“我要早知道绣球花的别名,也不至于当电灯泡这么多年,最后发现自己是个大傻子。”

程夏扑哧笑了:“关绣球花什么事?”

颜冰说:“就我哥啊,我之前种玫瑰扎了刺他还嘲笑我,那天英雄救美之后就开始吭哧吭哧种绣球花了,天天问我栽培方法,还不让我插手,非要自己种。”

程夏扭头看着颜煜,笑道:“我以为是颜冰种的,你们家的花不都是她在管吗?”

颜煜笑了,目光温柔,在她耳边轻轻回答:“我一定要亲手种出来,是因为绣球花的别名,叫做无尽夏。”

那个夏天,一见钟情的人,不止是你啊。

他无比庆幸,在绣球花盛开的夏天,他终于等来了他的女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