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赠卿离离免迷沉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小说:赠卿离离免迷沉

作者:白宸
2020-12-14 13:00


十几岁的叶岚便显现出异于常人的聪慧和机敏,也性情古怪之的无人为伴。

曾有世家弟子当叶岚面说出“叶若不是有右相护着,叶岚早就被乱棍打死”的狂言,结果被叶岚捆了两巴掌后又被直接丢出相府,自此叶岚凶悍的威名便传遍长安。

第二天皇帝老儿便召叶岚入宫,临走时叶岚老子满脸笑意的拍着她的肩膀,一本正经的问叶岚是不是好事将近。

叶岚看着笑得一脸猥琐的老爹,翻了个白眼丢下一句为老不尊便扬长而去,气得右相一口气差点点提不来。

此后右相逢人便说,他这女儿样样都好,就是嘴太毒。听的人也直翻白眼,您家这位岂止是嘴毒,剽悍的也无人敢惹,只是碍于身份无人敢说。

可就这样以为称得上混世魔女的叶大小姐,却从小就畏惧一个人,二皇子司徒赢。

怕到什么程度呢?司徒赢在的地方,叶岚会乖的静若处子。无论那些挑事的怎么激叶岚,她都是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乖宝宝模样。

而皇帝宣召叶岚,就是这位外出历练的二皇子,回来了。

吊儿郎当的叶岚正靠在雕花小榻上休息,百无聊赖的趴在榻上玩手指。正满脑子混沌的叶岚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以为是宫人的叶岚颇为不耐的道:“我没什么吩咐,不必来喊我。”

“我不过去了半年,你便胖了一圈。”司徒赢的话在叶岚头顶响起,惊的她差点滚落在地。

“你怎么在这?”声音惊讶却比之前低了两个度,足以看出来她对面前之人的畏惧。

“途径邯郸,给你带了吃的。走时带上。”司徒赢摸了摸叶岚的头道。

“噢。”叶岚跟着司徒赢出了宫,司徒赢要把她送回去。

右相也是很久没见司徒赢了,拉着他死活要喝一杯。

司徒赢推辞不下,只好应允。

树下两个跺跺脚朝廷都要抖三抖的两位人物,在客套地互相斟酒。

右相眸光一闪,笑眯眯的问道:“二皇子此次外出历练,可有什么意外所获?”

司徒赢的手顿了顿,随即笑道:“丞相何出此言?”

“二皇子,咱们都是聪明人。有些事,你比我明白。”右相直截了当,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那我想必右相也明白,我不可能,坐到那个位置。”司徒赢淡淡的道。

四年前战乱,百姓流离失所,皇帝为了安抚民心,在难民里接个个孤儿出来,奉为皇子,意为,皇民一家。

此举颇为有效,暴民衰减不少,都觉得皇帝爱民如子。

而二皇子,就是那位孤儿。

一个非皇室血脉的皇子,怎么可能登上皇位。

司徒赢走后,右相将叶岚唤了进来。

“司徒朔,你觉得怎么样?”右相难得严肃一回,叶岚怔了怔,答道:“司徒朔,对我很好。”

“明日我去请陛下给你们赐婚,你已经及笄,到嫁人的时候了。”右相的语气不容置疑,叶岚砸了手里的杯盏。

“爹爹,凭什么?”

“凭我是你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必须听。”

叶岚跑了出去,这是她第一次,被一向宽厚的爹爹如此相向。

叶岚不知道,朝上的气氛波谲云诡,人人自危。权倾朝野的右相,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在这场争斗里,化为飞灰。

“二皇子,我爹给我求了圣旨,要把我嫁给大皇子。”叶岚拉着司徒赢的衣襟,小声道。

“我朝向来嫡长子为尊,你嫁给他,以后便是皇后。这姻缘,很好。”司徒赢说道,只差再补上两句恭喜。

“司徒赢!我喜欢你!”叶岚握着他的胳膊,眸子里沁出来泪。

世人皆说叶岚刁蛮却独独害怕二皇子,这哪里是害怕,这分明是白于天下的欢喜。

“可我,不喜欢你。”司徒赢将那双手,一根根掰开,转身离去。

走的决绝无情,毫不留恋。

林子里的花瓣纷纷扬扬,落了叶岚满头满脸。

三日后,一顶轿子从右相府抬进了大皇子府。

这姻缘,如此便是成了。

新帝登基,福泽天下,封赏潜邸旧人。叶岚封,皇后。

皇帝临死前留下一道密诏,派暗卫绞杀司徒赢,将皇室血脉的毒瘤,拔除。

司徒赢在院子里抚琴,看着多出来的几十位黑衣人,结束最后一个音节,笑了起来。

皇帝重病将他派出去,无非要让他远离权利中心。

那日右相出言试探,是否能扶他上位,因着叶岚的关系,右相很喜欢这个未来女婿。

可所有的局势,早已注定好了。

叶家必须立马站队才能免于一难,而联姻,是最好的方法。

那夜叶岚屋里的蜡烛燃到了后半夜,司徒赢书房的光,也明了一晚上。

他护不得自己心爱的姑娘,便让她一世安稳吧。

风雨携着血打在地上,一滴一滴蜿蜒流淌。

宛若一条悲伤的,巨大河流。

二皇子司徒赢,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