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生花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烟尘生花

作者:故里
2020-12-14 19:00


小时候,我曾听说过一个故事——

那是一个慵懒的午后,我百无聊赖地坐在躺椅上,一只手支着头,另一只手转着笔。

“外公啊,给我讲个故事吧。”

外公提笔,不小心溅落的墨滴,在笔洗中开出一朵涟漪的花。“故事啊,那便是古人的事。”

“公主,边境那边传来的消息,齐国昨夜深夜偷袭我军,烧毁我军粮草,我军因事前并无准备,死伤严重!”小桃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喊。

“那,那将军如何?”公主急忙从屏风后出来,抓着那宫女一脸焦急地问。

“这……奴婢不知。”

公主急地跺了跺脚,又一脸焦急地冲出门。

养心殿门口。

老太监为难地看着公主:“永怀公主殿下,国主正在殿内与摄政王议事,一时半会儿也谈不完,您就别在这候着了,先回去吧。”

而这公主也是个犟脾气,一脸坚定道:“不,我就在这等着父王。”

老太监看劝说无用,便也放弃了。正想着要不要给这位殿下搬个凳子来,养心殿的门便打开了。

开门的人正是摄政王。摄政王看清来人后,作了个揖。永怀公主也急匆匆地回了个礼后,便冲进了养心殿。

老国主看清了来人后,皱了皱眉:“如此莽撞,有失皇家身份,成何体统!”

永怀顿了顿,冷静了一番,便直奔主题:“父王,顾将军如何了?”

老国主也自然知道自己女儿与顾臻顾将军的感情,只是不咸不淡地道了句“放肆”后,哼了一声:“他无碍。”

永怀公主这才放下心,长舒了口气,定了定神,又想问一下关于粮草的事情。

谁知,老国主似乎看出了她心中所想,还没舒展多久的脸又黑了:“方才摄政王便与我议过此事。此事你不必干涉,女儿家家的,就该有女孩子的样子,别操不该操的心。”

永怀公主撇了撇嘴,嘴上不敢多说什么,心里却忍不住犯嘀咕。自己也算是关心一下国家大事,怎么算是多管闲事。不过既然知道了自己在乎的人无事,而父王又不让她参与这件事,便没有了留下去意思。

谁知刚退到门口,便听到了老国主唤她:“回来!”

乖乖地回到了刚才站着的位置,老国主便开口问她:“当真那么喜欢顾臻?”

听到这句话,永怀抬起头,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的父王:“喜欢!”当真是喜欢一个人的一种欣喜之态,尤其是那亮晶晶的双眼,似乎里面藏着星辰万丈。

国主看着永怀公主眼中的光芒,沉吟片刻,说道:“朕知道了,回去吧。”

 

公主的寝室中。

方才那位宫女看见永怀公主回来,急忙道:“殿下刚才一句话都不说就冲出去可急死小桃了,”顿了顿,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公主当真那么喜欢顾将军?顾将军带兵前往边境,此去凶险……若是……”

“胡说!”永怀公主呵斥道,随即想到了什么人,脸色一下子温柔了起来:“他说过的,等战事结束,就来娶我。我等他。”

顾臻,你什么时候回来?

世人皆知,顾臻此人,不善言辞,却唯独对卫国永怀温柔至极。

坊间一直流传着一个故事,话说有一次永怀公主生病,高烧不退,最是需要顾将军在身旁照顾的时候,他却不在,永怀公主可是相当生气,并且扬言,以后再也不理顾将军了。但没想到,一天之后,公主的烧退了,顾将军回来了,带着城南那家的果子饼。

原来是永怀公主前几天嚷嚷着要吃城南那家的果子饼,顾将军就去买了,想着公主发烧的时候吃点果子饼会开心。

公主当时就被气笑了,从这里到城南来回一趟需要一天的时间,顾将军不让下人去,却自己去了,倒也是为了哄公主开心。顾将军在公主面前,哪里还是什么将军,分明就是个孩子。

但是,顾将军也只有在感情上比较傻,若是论起军事战略来,整个京城,他也是当之无愧的。顾家本是武将家族,顾家先辈也全是战功赫赫的传奇人物,到了他这代,更是少年出英雄。

有一次宴会上,国主当众出了一道军事题目,难倒了一众人,只有顾将军出色地回答了出来。

看着永怀公主呆呆望天的样子,小桃知道,公主又是想念顾将军了。赶紧转移话题:“公主饿不饿?小桃给您去做您最爱吃的桃花羹。”

见着永怀公主点了点头,小桃便兴致勃勃地去厨房做羹汤。
永怀公主轻声叹了口气,慢步走到前院的一棵桃树下,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永怀公主轻抚一朵桃花:“你便是他就给我的一丝思念,看见你,便仿佛看见了他。”

那年,她与他同时种下这颗桃树的同时,便也在心底种下了那颗爱恋的种子。清风弗过,带过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清香,似是又将谁的思念,伴着那花香,寄去远方。

“公主,桃花羹做好了。”一声呼唤,将永怀公主的思绪拉了回来。尝了口小桃做的桃花羹,评价道:“不好吃。”不如他做的好吃。少了一个人的感情,当然不会好吃。

小桃心中疑惑,怎么会?这就是公主平时吃的呀!却看着公主的神色,沉默了。公主说的桃花羹,是顾将军亲手给她的桃花羹。

到底是怎样的感情,才让一个人如此这般留恋?

“后来呢?将军回来了吗?”我问外公。

外公的狼毫笔在宣纸上绘出一幅尘封的画卷,似是那血染的江山。

“后来啊——”

国运将至,兵临城下。

大殿中的一群朝臣和皇子公主们在争论不休。

“如今的局势大家也看到了,敌人已经兵临城下了,如若不投降,他们便会攻进来屠城啊!”

“若不是摄政王叛国通敌,军中奸细作祟,贩卖机密,当初也不会被夜袭,现在也不至于如此啊!天要灭我东曜国啊!”

“是啊,尤其是顾将军,年纪轻轻……”

听到这句话,永怀公主原本苍白的脸又白了一层,活生生像见了鬼一样。

毫无疑问,眼下的情况,不仅是战败,而是灭国。而且那位顾臻顾将军,显然已经战死沙场。

先不管这个国家的内政如何,摄政王只是一个加速器,加速了这个国家的灭亡,而非根本原因。再说其他,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无论是古今中外,都适用。

所以,弱国必定会被强国吞并,但弱国未必没有人才,比如顾臻。只是生在了这个国家,便为该国效力。说生不逢时也好,怨天尤人也罢,到最后只能说一句“命运弄人”。

良久,坐在高台之上的国主睁开几天没合上的混沌双眼,颓废地说了一句:“降吧。”

为了这座城的百姓。

白旗升起,投降诏书奉上,老国主似乎再也撑不住,一口血喷出,双眼未阖,倒地不起。周围响起凄凄惨惨的哭声,不知到底是为老国主去世而落泪,还是为国破而难过。
两日后。

“公主……”小桃红着眼眶轻声唤着永怀公主。

“父王……可安置好了?”一副失魂落魄之态的永怀公主,以无昔日的风采,此时座上的人更像是一张苍白的薄纸,一捅即破,一吹则散。

“是……”

“小桃……我的家没了,我的父亲死了,将来说要娶我的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他们都走了,留下我一个人,他们真是心狠……爱我的人,都离开了我。

“那齐国的老国主说要娶我这个亡国公主,灭我国家杀我至亲之人,居然要娶我,呵,哈哈,多么好笑!而我以后居然要侍奉我的仇人,可笑至极!”说着,似乎是遇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疯狂地大笑了起来。

顾臻,我好想你。

顾臻,你说过,你会回来娶我的。

顾臻,你在哪啊……

顾臻,三天之后,我为你穿上嫁衣好不好?我去找你……

顾臻……

或许永怀公主也没有想到,摄政王会找到她。

而三日后迎娶她的已不再是齐国老国主,而是眼前的这位“摄政王”,或者称之为,齐国的新国主。

永怀公主不禁冷笑,摄政王打得一手好算盘:

他的母妃本是一个宫女,后来受宠后生下他,却也是因着母亲的身份十分不受宠。后来他的母亲因病去世,本就不受宠的他在宫中的生活更是举步维艰。后来传言他本人溺水死亡,如今看来只是一个阴谋而已。借着这个机会,潜入卫国境内,竟然当上了摄政王!

而后来卫国与齐国开战,他出卖情报,导致卫国国破。而后又回到齐国,弑君夺位,并对外宣称,齐国老国主,身体抱恙,年老而终。

“摄政王真是好计谋。”永怀公主牵扯出一丝僵硬的微笑。
如今看来,公主该称我一声,‘陛下’。”男子狭长的眸子中透出一丝狠厉,俯下身子,在永怀公主的耳畔轻声吐出几个字,“顾臻死的时候,可是叫着公主的名字呢。”

短短几个字,却激起了永怀公主心里的惊涛骇浪。眼泪似是决堤的河水,汹涌地溢出。本来觉得自己已经死灰的心,却在这个瞬间一下子崩开。似乎再也支撑不住,眼前蓦地一片漆黑,晕倒在地上。

“后来呢?”我追问着故事的情节。

“没有结局的故事,才美。”

我不懂,前半生荣华,后半生凄苦。国破家亡,恋人不归。何来美之说?

后来,我翻遍了大量的典籍,也始终找不到永怀公主的结局。

有人说,她在成亲前一天,上吊自缢。

有人说,她嫁给了摄政王,却整日无言无笑,最后郁郁而终。

还有人说,她嫁给摄政王那天,迎亲队伍亲眼看见一具骷髅来迎亲,公主随骷髅而去,从此再无踪迹。

历史的长河滚滚向前,真相被掩盖在河底的泥沙中。

后来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是一场盛大的婚礼。而我是坐在那轿中的新嫁娘。

从卫国的皇宫,一路到齐国,路上皆可见红色的装饰,当真是十里红妆。

虽然齐国灭了卫国,却对卫国的百姓是极好的,不仅没有赶尽杀绝或者让他们当奴隶,反而给他们相当丰厚的福利,不得不说,聚拢人心的手段确实高超。所以,原来卫国的国民迅速适应了新的国家。

对于他们来说,改朝换代那只是上层人物的事情,而他们身为普通百姓,过去的既然已经过去,那便适应新的环境,自己的日子还是要过的。

唢呐声吵吵嚷嚷,喜轿自卫国皇宫出来,不快不慢地行进着。

轿子行到将军府的时候,却突生变故!狂风骤起,原本晴朗的天气突然阴云密布,周围看热闹的人心知不好,赶紧往家里跑。送亲队伍不得不停下前进的步子,抬起手臂遮挡住迎面袭来的沙土。

眼瞧着这异变的天气不仅没有转晴的趋势,反而越来越糟糕,送亲队伍不仅心里苦叫连连。想着找个地方先避一避,躲一躲。然而,还没来得及做出行动,便看到前方一团黑雾出现。

那黑雾越聚越浓,直到彻底挡住整条街的去路之时,竟从雾中走出一人!仔细一看,哪里是人,竟是一具骷髅!

亲队伍看到这场景,有的直接吓晕了过去,有的早就逃走了,还有一些坚守在岗位的,却被那诡异的骷髅人轻松的撂倒。

那骷髅人走上前,一手掀开帘子,一手将骨节分明的“手”递到我的面前:“臣顾臻,救驾来迟!”

我浑身一怔,随即笑了笑,将手递给顾臻,任由顾臻拉着我下了轿子。

风吹过,吹起了我的衣袂。顾臻小心翼翼地掀开喜帕,露出一张面若桃花的脸。虽是笑着的,但是眼里却含着泪花:“你终于来接我了……”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也许,这也是最差的结局。

乱世里,深宫里,当世界抛弃你,我仍看到你,从烟尘中生出一朵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