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救赎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救赎

作者:曲蔓
2020-12-15 11:00
楔子:我把我的悲伤无限放大,暴晒在日光下,像濒死的鱼连带血的伤口都结痂。然后我祈祷有人经过,赠我甘霖,将我救赎。


这已经是第345天了,曲蔓说她想要拥有甜甜的恋爱。
曲蔓对西苓说:“我觉得很奇怪,我们学院男女生的比例1:100,而且我长得也不丑,为什么没人追呢?”
西苓翻了个白眼:“刚才加你的那个学长呢?”
曲蔓说:“刚加我第一句,就说什么美女学妹,交个朋友行不行,太轻浮了吧,感觉在欺骗小女生的感情,不行不行。”
西苓说:“所以你就把人家删了?”
曲蔓说:“我先说了不行,再删的。”
西苓没有看曲蔓,说:“你活该没人追。”
 
是夜,曲蔓轻轻呼喊沉睡的西苓:“小西,小西,终于有人和我告白了。”
小西应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
曲蔓不放弃,继续呼唤着小西:“压着嗓子却又声嘶力竭,天啊,你听我说啊,终于有人和我告白了,这么多年了,太难得了,你别睡啊,听我说啊。”
小西没有回应。
曲蔓独自欢喜,欢喜过后又陷入巨大的空虚。
 
后来小西问起,曲蔓说,那男孩是熟识的人,曲蔓问起男孩最近有没有桃花,男孩说有你。曲蔓笑着打哈哈,男孩开始证明他没有说笑话。
曲蔓说是很隐秘的告白,像藏在夜里的花,只适合夜晚讲的话。
她又说,我喜欢阳光,觉得故事该在白天发芽,向阳并且张扬。
所以?
所以我在故事开花前扯坏了嫩芽,在即将到达彼岸时调转航向回到海洋的家,在黎明前跳入深崖。
所以我没有再讲话。
 
西苓说:“什么阳光黑夜的,你在讲谎话,你说过,你最近见了方笙。”
曲蔓说:“那是方笙生日前一天,我给他挑生日礼物。他出来读大学,离家这么远,应该没人给他过生日吧,我心疼他。”
西苓说:“所以最大的原因还是方笙吧!你为什么还放不下他?”
曲蔓说:“我觉得吧,我幻想爱情里该有的细节,把所有男孩的脸放在脑海中过滤一遍,最后只留下一张脸,是我走在方笙身后,他一回头,对着我微微笑的脸。”
 
西苓知道,曲蔓又要开始了。
她会从儿时的纸飞机讲起,还捎带田埂的蒲公英,再夹杂篱笆外的竹蜻蜓和玻瓶里会旋转的精灵。
她再讲到青春时期的漫画书和藏在抽屉里的日记,平安夜的苹果和圣诞节的贺卡,还有自行车和夏天的风。
再然后,就讲到高中,她会说高中时期暖到让人昏昏欲睡的午后,大风吹乱头发的晚自习。做不完的题和试卷的解析。
到最后,她就说起,她一生中的风景,无论好坏,都有方笙一同经历。在絮絮叨叨中说起方笙对她而言的意义,眼里升起光,再黯淡,又再升起。
 
西苓说,我觉得曲蔓有些魔怔了。她可能不自知,但我看得清,她就像个祥林嫂一样,把她的与方笙的那些往事,掰开了揉碎了又晾晒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甚至还在增加新的剧情。别人或许都听腻了,但她乐此不疲。
西苓从前不相信这凉薄的世间会真有深情,可如今,这思想有些摇摆,好似坚不可摧的城堡被大风也席卷得岌岌可危了。
 
而主人公呢,现在在穿衣镜面前试起衣服来了。把狂野的内心和神经质的大大咧咧都封印进碎花裙里。裙摆在初夏的风里洋洋得意,穿越过城市的铁轨和站台,曲蔓要去见方笙了呢。
别人不理解没关系,曲蔓自己知道原因。
 
曲蔓说,方笙真的很好,从小到大都超好。
五年级的时候有人骂曲蔓,方笙就可以帮她恶狠狠地骂回去。
再后来长大了,他会教她不会的题。玩QQ飞车时,方笙主动说我们结情侣。她考得不好,去复读,他也去。她去了长沙,他也去。她的学校偏僻难行,公交像过山车一样刺激,他来了一次,却还有第二次。他们为了点亮标识,乱发话,她说你去丽江,他就立刻说好,我们一起去。她说我乱说的,他却坚持说可以一起去。有朋友和曲蔓闹别扭,方笙站在曲蔓这边,朋友问起为什么,方笙说因为她是曲蔓啊。
最主要的是,有一天晚上,一大群人说好了一起出去玩,但朋友联系不到方笙,不经意说起,说他电话打不通。曲蔓说,我试试吧,朋友说两分钟之前刚打过,在电话拨去时,朋友还在说,打不通的,可是才响了两下,方笙的声音就从另一端响起。他的声音带着些迷糊,应该是没睡醒,曲蔓却突然觉得开心。
城市灯红酒绿,身边熙熙攘攘,但他的声音就一下子钻进她心里,像一颗小烟花,嘭得一下爆炸。
 
曲蔓说:“我总是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觉得被困在沼泽森林里,森林里日月无光,沼泽里咕咕冒着浊气,吞噬了我所有理想,希望。我待在黑暗中央,我寻找光。有人经过我的村庄,身披阳光、头戴月光、手捧星光,却没有将我照亮。而方笙不一样,他曾燃起篝火,他曾将我照亮。
 
谢谢他的救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