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他命令老婆整容成女神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他命令老婆整容成女神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黑犬
2020-12-15 13:00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而每个行业,想要获得顾客的光顾,就要有自己的特色。
 
何润最近心情不顺。工作遇到瓶颈,被老板责骂,但最让他烦心的,就是遇到了大学时期向他求爱被他拒绝过的女同学,而且,那个女同学居然变得很漂亮。
想想家里那个黄脸婆,何润怎么都觉得很不是滋味。偷偷跟着那个女同学,何润发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整容医院。
整容医院没有招牌,一层有一个大大的橱窗,摆着五张对比图,其中有一张就是何润的大学同学。
五个女人,整容前后的差距很大,个个都从普普通通的样貌,变成了大美女。就像是那个女同学,若不是被她认出来,何润怕是怎么也对号入座不了。
 
何润心里怀着算盘,打开家门,迎接他的,依旧是扑鼻的饭香。
“回来了?”许妍妍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渍,伸手去接何润手里的包,“饭已经做好了,都是你喜欢吃的。”
“嗯。”何润应着,换了鞋,看着又钻进厨房的许妍妍。果然,不好看。
“你呀,在外面挣钱辛苦了,多吃些。”许妍妍殷勤地往何润碗里夹菜,却久久不见他动筷。抬头看去,吓得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声音十分清脆。
何润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像是在打量什么东西。
许妍妍弯腰去捡筷子,伸出的手还没够到筷子,却被何润的话再次惊到了。
“去整容吧。”何润的语气像是在命令。
“好。”许妍妍应着,看似波澜不惊,她的手,却在颤抖。
 
“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前台恰到好处的笑容让何润感觉很舒服,可许妍妍却看出了些许怪异。
“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
“那请您先在休息区等候,一会儿院长会亲自接待您。”
院长?许妍妍有些疑惑,看向何润,何润也是如她一般。
“没有其他医生了吗?”何润问。
“啊,您是新客人吧。我们没有医生,所有的客人都由院长亲自接待。”
前台话音刚落,二层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何润和许妍妍循声望去,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男人穿着白大褂向他们走了过来。
前台微微低头,“郑院长,这是两位新来的客人。”
“您好,请随我上来吧。”年轻男人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白大褂上的铭牌上写着:郑阳。
 
“我先向您了解一下,您的期望是什么?”郑阳问许妍妍。
接话的却是何润。
“漂亮就行。”
“所以,您希望全面整容?”
“对。”
“您能接受的最大变动是……”
这次还没等郑阳的话说完,何润就接上了。
“怎么漂亮怎么来就成。”
郑阳合上嘴,看了看站在何润身后的许妍妍。她甚至没在看自己。又是一个在婚姻中迷失了自己的女人。
郑阳没再说话,从抽屉中拿出一个文件,上面赫赫然两个字:合同。
何润瞄了一眼合同,没当回事。
“我想问问你们的收费标准是怎么算的。”
“免费,只需要您签一份免责声明。”
“你们的手术不会失败吧?”何润狐疑地说。
“手术由我亲自操刀,成功率为百分之百。而且,只要您签了合同,手术如果失败,我会赔偿您十万损失费。”郑阳脸上浮现出一抹极具深意的笑。
十万?何润着实吃了一惊,拿着那合同反反复复看了几遍,对自己是百利而无一害,持笔便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何润等在手术室外,看着那闪着红光的三个大字,他的心不知为何慌了起来。
手术已经持续了近十个小时,何润越发觉得心中发毛。
终于,红灯熄灭,郑阳戴着口罩从手术室走出来。
“手术很成功。”
接着,一个美女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开口脆生生叫何润老公。
“你是许妍妍?”何润十分震惊,“不是应该需要养着,拆线什么的……”
“这是我的秘诀。”郑阳笑的神秘,动作优雅地摘下手套。
“老公,我们回家吧。”许妍妍上前挽着何润的手臂,笑的妩媚。
许妍妍不仅变的好看了,而且身材也玲珑有致,只是,左眼角,多了一颗痣。
 
自那以后,许多人在何润面前说他羡慕他有个漂亮老婆,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他带许妍妍出门的频率也变高了。但随着一切的变好,何润也终于发现了异样。
 
那天,老板突然叫何润去办公室。
“小何啊,我这里有个经理的职位,打算交给你。”老板乐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
何润欣喜若狂,“谢谢老板!”
“我打算给你办个升职聚会,带许妍妍来吧。”
许妍妍?何润看向老板,见他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何润有些心悸,同为男人,他十分清楚那眼神中包含着多大的欲望。
何润只当那是许妍妍变漂亮的原因,还是带她去了聚会。
所有公司的男同事都围在许妍妍身边,只要许妍妍愿意喝他们递出去的杯中的一口酒,就欣喜若狂。
而许妍妍,在男人的簇拥中,巧笑嫣然,越发的迷人耀眼……
何润终于意识到,不仅仅是他的老板,所有见过许妍妍的人,接近何润的目的,都是为了许妍妍。
他们愿意付出一切,为了许妍妍,甚至只是见她一面。
 
何润开始愤怒地拒绝所有的人,然而他的拒绝并没有使情况好转。
许妍妍开始夜不归宿,美其名曰为何润应酬,可何润不止一次见到凌晨她从不同的名贵跑车上下来。
许妍妍像是变了个人,乐于在不同的男人中间周旋,家里,再没有过饭菜的香味。何润一气之下,把她锁在了房间里,限制了她的自由。
之后,何润发觉有人跟踪他。等了几天,那帮人终于耐不住性子,拦下了他。
“何润,许妍妍呢?”打头的人,正是何润的老板。跟在他身后的,都是见过许妍妍的人。他们一个个眼中都是同样的神色:贪婪,欲望,独占。
“你们……你们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许妍妍,是我的老婆!”何润怒从中来,大吼道。
听了他的话,所有的人脸色一沉,动作神色统一度让何润心悸。
几乎是一瞬之间,男人们冲向何润,那阵势,足足像要把他活活撕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何润疯也似的到处逃窜,始终想不通到底哪里出错了。
 
何润狼狈地逃回家,翻箱倒柜找出锁着许妍妍的卧室房门钥匙,正欲向她讨个说法。
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女人,何润突然觉得很陌生。从她变漂亮的那天开始,之前的那个许妍妍已经死掉了……
变得不安,家里少了生活的气息,甚至是被男人追杀……一切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何润突然无比平静,眼中寒光一闪,生出杀气来。他缓缓伸出双手覆上了女人的脖子……
从呆滞中回过神来时,床上的人已经毫无生气,所有活着的迹象都泯灭了。
何润向后跌去,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我怎么杀了她……
许妍妍像是毫无察觉,身下的床单依旧平整,一点没有挣扎的痕迹,就像是心甘情愿被何润杀死。
何润拉着她的尸体,埋到了后山,浑浑噩噩回了家。
这个家,这次是真的除了何润,别无生气。
 
后半夜,何润被砸门声吵醒。
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何润的腰像是要断了一般。
“谁啊?”
“我……”
“许妍妍不在这里!”
“……”
何润的脚步顿在门口,因为,门外的敲门声,停了。
他摇了摇头,正欲转身,敲门声却再次响起。
“到底是谁!”
何润没好气地一把扯开门,再次呆住了,门外的,是许妍妍,那个被他亲手杀死,埋进土里的许妍妍。
何润被吓得不轻,但还是忍住了,许妍妍似乎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他三言两语把许妍妍哄了过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再杀她一次。
然而,许妍妍像是阴魂不散一般,前一天被他杀掉,当晚绝对会出现在门外。
 
不知杀死许妍妍多少次之后,何润形容枯槁,出现在了整容医院外。
一层的橱窗里,多了一幅对比照,正是许妍妍。照片上的她,笑的分外明艳。
“郑阳,你给我出来!”何润一进门就大吼,前台却没有一点上前来阻止他的意图。
“您这是怎么了?”郑阳从二层楼梯上走下来。
“我老婆她到底是怎么了?”
“这位顾客,我们可是签过合同的,只要手术成功,一切风险,您自行承担。”
“可你把我的老婆变成了一个怪物!”
“您发现了?您杀死过她了?”
何润愣住了,“你……你怎么知道……”
郑阳笑了笑,蹭了蹭眼角,一个痣显露出来,“您的妻子,只是被我变成了同类。”
何润看向前台,她的眼角也有一个痣。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他跑出去,站在橱窗前。
果然,她们每一个人,眼角都有一颗痣。
何润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郑阳手指摸过眼角,那颗痣再次隐藏起来,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又疯了一个。”
 
“你知道富江吗?出自伊藤润二手中的美女,如果您想成为人人为之倾心的美女,就来找我吧,我们医院的特色,就是让您成为现实中的,富江……”
电视中的郑阳文质彬彬,又开始寻找下一个顾客。
那个人,会是你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