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一个中年女人的扶贫婚姻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一个中年女人的扶贫婚姻

作者:顾轻寒
2020-12-15 20:00


我叫李玲玲,今年35岁,和老公一起创业,之前开了两家小吃店,今年由于疫情生意不太好转了一间出去,只留下一间。
 
结婚这几年来吃够了苦。但这都是自己选择的,有句话叫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这完全是我的写照。
 
这一切还得从十年前说起。
 
十年前我大学毕业后已在一间公司工作了几年,做会计,工作比较轻松,所以我和同事们都私下找了些小公司帮忙代账。
 
这些小公司的账目比较简单,一个月花两三个晚上就能做完,接一家可以收三四百块钱。
 
我家境普通,爸妈是双职工,家里不是很缺钱,所以我不贪心,找了大概8家左右。加上本职工作的工资,一个月有六七千块钱。
 
这个收入在我们这里还算可以的。日子过得很滋润,那时发了工资经常给爸爸妈妈买东西。请他们上馆子吃饭,带妈妈逛街,有一次带他们去看电影,那一年放的是冯小刚导的《唐山大地震》我爸妈都特别高兴,因为他们好多年没上过电影院了。
 
每当回忆起这事,我就希望时光能倒流,我会对爸爸妈妈再好点,那是我幸福指数最高的时光。
 
没有生存的压力,没有对未来的忧虑,一切烦恼都是从我恋爱开始的。

我性格内向,工作中接触到的大都是女同事,因此一直没有男朋友,工作后有个熟人介绍我和刘涛认识。
 
他身高175CM,人长得挺拔、干净。重要的是他很有亲和力,一向性格内向怕与人打交道的我在他面前也没有拘束感。我对他算是一见钟情,完全没有考虑过他的条件。
 
他那时就在步行街租着一间店卖小吃,生意还可以。
 
相处大半年后他带我去他家,倒了几次车来到他家时我的心凉了,他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他妈妈有肾病,一年到头吃药,只能勉强照顾自己,他爸在外打零工。他赚的钱多半都给她妈妈治病了。
 
我像是突然睡醒了一样,发现两人之间的差距,他家境比我差不说,学历也低,仅仅职高毕业。
 
小吃店虽然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块钱,但小吃这东西像一股风,很多店都是火一阵就开不下去了。
 
靠他能养家糊口吗?想到这些问题我开始动摇,内心变得荒凉,不久后他妈妈便去世了,他的钱也花得一分不剩。
 
面对一贫如洗的他我提出了分手。我竭力压抑着内心的痛楚,狠下心把丑话都说尽了,想让他知难而退。
 
他没有说话,脸抽动着,算是默许了吧。
 
我真不该在分手一周后又去找他,那天晚上都八九点了,我心里空落落地,本想下楼走走,鬼使神差地就走到他店门口。

他已经收了摊,卷帘门拉了一半下来,只见他一个人坐在桌前,桌子上放着他妈妈的遗像。这个遗像本应该放在老家,但是不知为何他带了过来,只见他埋着头坐在那里,肩膀一抽一抽地。
 
他在哭!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一个男人哭,于是不受控制地走进去。
 
原来他爸再婚了,在她妈妈过世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想到妈妈尸骨未寒家就被别的女人霸占了,他特别气愤,可他爸一句“老子的事还用不着你管”便把他轰出门了。
 
伤心的他摘下了妈妈的遗像,像个孤儿般离开了家。
 
我听得泪流满面,站起来一把抱住他的头,那一刻什么现实、收入、房子、养家都被我抛到脑后。
 
我就想给他一丝温暖,就想让他有个家。
 
我们就这样和好了。然后我带他见了我爸妈,爸妈听到他的条件后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
 
理由是他家境太糟了,没有妈妈,爸爸又没有责任心,以后两个人在一起他家完全帮衬不了。
 
可是才经历分手之痛的我哪里听得进这些。家里越是反对,我们越是好得如胶似膝。
 
我下班后就到刘涛的店里帮忙。我们想尽快存钱买房子,那年房价不到四千一平米。按刘涛挣钱的速度,预计一到两年就能存够首付。
 
可是就在我们快要达成目标时,他爸却查出了癌症。
 
他确诊后家里那个女人就卷款跑了。他哭着来找刘涛,跪着求他原谅。
 
那时我们都在看房了,准备房子定下来就结婚。我爸妈知道拗不过我便同意了婚事,他们知道刘涛的钱不够首付,主动说支援我们10万块。
 
他爸的到来让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我不希望刘涛管他,这个病治起来就是个无底洞,他只有农村合作医疗,根本报销不了多少钱。再说他在刘涛妈妈过世后只顾自己快活根本就不管他,凭什么需要钱了就来认这个儿子?
 
可是我的反对无效,再说我的家教也不允许我直接提出反对。他毕竟是刘涛的爸爸,看着他贫病交加的样子,刘涛对他的恨很快就烟消云散。

刘涛拿钱出来给他动了手术,医保报销后花了七万多块钱。
 
买房和结婚的事就这么拖了下来,不久后房价飞涨,4000多一平米的房价很快成了历史。
 
我却在几经蹉跎中到了29岁,不再是想转身就能离开的年龄了,大龄剩女的尴尬成了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如果这桩婚姻此时对我来说是鸡肋,在我父母眼中则成了一个大坑。
 
他妈重病过世,他爸又得了癌症,他们家基因是不是不好?会不会有遗传?
 
父母的担忧让我大为冒火。我和他们吵了一架,其实吵架不过是因为我担心的事被他们说中了,可年龄和感情又都让我回不了头。世上最苦恼的事莫过于此吧,难题就摆在面前,无解却又放不下,让我彷徨又茫然。
 
促使我下定决心和刘涛走入婚姻的是我爸爸遭遇的一场意外。
 
爸爸买了一辆摩托车,第一天上路就因为太紧张滑倒了,腿骨骨折。
 
他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刘涛特别积极,背着我爸检查,给他端屎端尿擦洗身体。
 
他心地好,对老人很孝顺,这算是他的一个优点。为了照顾我爸他把店交给手下的员工,在医院里衣不解带地陪着我爸直到出院。
 
晚上我们在医院的楼梯间拥抱,他在我耳边说:“我虽然现在一无所有,但我希望给你一个温暖的家,我会把你爸爸妈妈当成自己父母看待。”
 
那些甜蜜的话让我战胜了对未来的恐惧,住院这件事情也瓦解了我爸妈对他的不满,不久后我和他领了结婚证,裸婚,没有新房,也没有婚礼。

因为给他爸治病,加上房价上涨,他存下的钱离首付还差一大截。不想让我吃苦的爸妈在原来承诺给十万元的基础上又多给了十万元,但房子还从最初看中的100平米变成了80平米。
 
刘涛向我爸妈写了借条,承诺以后会还给他们。
 
可悲的是我从此把我爸妈拖入扶贫的泥潭,这些钱到现在都没有还给他们。
 
结婚不久后我怀孕了。我妈叫我把兼职接的业务放弃一些,可是我舍不得,我们房贷一个月四千多,虽然刘涛的小吃店还能挣钱,可是做点小生意不比在外上班旱涝保收,和他结婚后我深刻体会到做小生意的艰难。
 
房租年年涨,工人工资年年涨,还时常以各种理由怠工想加钱,为了管理和笼络好这些工人,刘涛几乎全部的时间都耗在店里了,他每天早出晚归,孕期再难受我也只能自己硬扛。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特别没有安全感,生怕哪天他的店开不下去了。所以我的兼职不但舍不得丢,还悄悄请同事们多给我介绍了几家。
 
没想到因为太过操劳我流产了。那时的我还年轻不知道伤心,婚都结了,没有回头路可走,只一心想着多挣点钱。
 
手术后白天我妈来照顾我,晚上等她走了我悄悄地起来做我接的私活。
 
有一天晚上熬得太晚,我累了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刘涛因为去进货没有回来,我妈早上过来给我做饭,看到我忍不住哭了。
 
对成年人来说,不让父母为自己担心也是一种孝顺。而我真的不孝,选择了一段难走的路,让父母为我无尽地担忧。

等我养好身体再度怀孕时打击却接踵而至!先是刘涛的店面所在的街道要全部拆迁重建,他不得不关了店。
 
接着是他爸的病复发,又是入院,手术、治疗,身体一天比一天差,花的钱越来越多。
 
我以为那段时间是人生的低谷,但是生活却告诉我:你想多了!你以为的低谷还远没有到来!
 
我怀孕后依然上班、做兼职。刘涛关了店带他爸求医问药,他出去找工作因学历有限,找的都是代驾、送快递等活。
 
虽然一个月还能挣到七八千块钱,可是经不住医院那张大嘴啊,赚多少钱都能悄无声息地给吞下去,不冒一个泡。
 
女儿出生时我妈找关系请了长期病假来伺候我月子,之后又帮我带孩子。
 
在刘涛的钱包又空了时,他爸终于出院回家休养去了,但是他的病是个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爆。
 
刘涛还梦想着再开小吃店。可是谈何容易,他连开店的本钱都没有。
 
这时我爸妈又主动借了十万块钱给他。
 
爸妈拿钱过来那天晚上我偷偷去厕所里哭了。看到他们日渐花白的头发我自责不已,别人的爸妈都过着优哉游哉的退休生活,拿着钱到处旅游,冬天到海南避寒,夏天到深山老林避暑,而我因为不听父母的话执意嫁了个穷光蛋,把爸妈拖累成这样!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代账公司冒出来,收费和我们差不多还比我们正规,找我代账的客户纷纷转去找代账公司。很快兼职收入也没有了,而会计工作的收入仅够还房贷。

我决定博一把,辞去了工作和刘涛一起创业。
 
我把孩子托付给爸妈,和刘涛吃住都在店里,一心经营我们的小吃店。刘涛手艺好,又细心,很适合做这一行。但缺点是读书少,不懂得变通。
 
我便想尽办法开拓新的销售渠道,那时网络平台刚好兴起,我动用了会计的思维,经过精密计算,认为每个平台都投钱风险反而更小。
 
于是我们入驻了各个平台。成了最早一批利用网络做美食生意的店。结果超乎想象的好。 我们不断地加大投资,不断地开发新品,不断地更新食谱。赚了钱又投进去,因此一直还不上我爸妈的钱。
 
我们全部的精力都搭进店里去了,孩子和家里的事全部推给我爸妈。婚姻就是一根绳子,把我们牢牢地捆在一起,不仅捆住我,还捆住了我父母。
 
这两年我们挣了一些钱,但是一点也不敢放松。生怕哪天会被淘汰,那时我们怎么生存?



刘涛的爸爸在两年前去世了,我的妈妈也去世了,也许是照顾孩子操劳过度,妈妈死于突发心脏病。
 
每每想到妈妈我便泪如雨下,我遗憾没有听她的话,让她目睹自己宝贝一样带大的女儿在眼前艰难求生。
 
奋斗本该是年轻人最美的样子,但是如果刘涛条件好一点,有一个完整的家,有健康的爸妈作我们的后盾,我们不至于奋斗得这么狼狈。
 
如果刘涛学历高一点,家境好一点,我们不至于像没有退路的士兵那样,只能凭着一腔孤勇前行。
 
因为没有后路可以退,我们只能在雨中奋力奔跑,只能在没有选择的境地悲壮前行。
 
小有积蓄也许算是一个交待吧,证明我当初选择刘涛也算是选中了一支潜力股。可这样的结果也是靠我爸妈十年如一日不计回报地扶贫搬地扶持得来的。
 
一想到我爸妈为此付出了自己大半生的积蓄,牺牲了本该安逸的晚年生活,我就深感作女儿的不孝。
 
再过十几年,我女儿也将有选择人生伴侣那一天,我该对她说什么呢?我想说,婚姻真的不仅是两个人的事,还是两个家庭的事情。选择前要考虑清楚,选择后就只能埋头前行,承担自己选择带来的一切后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