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隐瞒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隐瞒

作者: 唐朝
2020-12-16 15:00

她熟门熟路地拐个弯,慢悠悠地进了离家最近的相亲公园。
公园里还是老样子,人来人往、热热闹闹。她佝偻着背,笑着左看右看,生怕错过一丁点儿消息。她已经用不着来这里了,但还是忍不住想来看看。看着这些曾经并肩作战、现在却还在为儿女们的婚事起早贪黑、操碎心的同伴,她一颗被百无聊赖的心就溢满了窃喜。

她儿子去年结的婚,姑娘是她在这儿找到的。她不要什么名牌大学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傲气、要求高,儿子恐怕会受委屈。而且,家里有一个博士就行了,还要娶一个博士做什么。
于是当时她看见王姐手里的牌子,就像饿了十天半个月的乞丐眼冒绿光地盯着一碗香喷喷的米饭。那牌子上贴了一张女孩的照片,模样清秀。学历写的是一个普通一本的毕业生,读了硕士,现在上海工作。这略微模糊的描述让她犹豫了一瞬间,但当时王姐身边围堆了大把人,似乎都看中了这个姑娘,她又马上想到一句至理名言——大家都觉得好,那就肯定好。她趁着现在其他人还没有完全聚拢,赶紧一个饿虎扑食,挤了进去,亮出她的“名片”,上面写着“一本大学毕业,已攻读完博士。现任教于一个一本大学。”内容与王姐牌子上写的有着如出一辙的模糊。

多亏她在这儿不遗余力地给她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抢机会,她拿出了几十年在菜市场征伐的经验,总算把儿子的相亲名片戳到了王姐的眼前。王姐定睛一看,面色奇怪,像是纠结又无比不安,迟疑一瞬后立马抓住了她的手。

她邀请王姐去茶馆细谈,路上就开始互相问好,以便到达目的地时可以迅速奔向主题,急切得仿佛她们俩才是需要结婚的人。

两个人坐下喝了口茶水,恢复了精力,就作势严阵以待。
她的目光就直直地射王姐,全身检查似的扫描她,嘴巴宛如炮筒,接二连三地轰炸问题:“王姐,您家住在哪儿,家里人多不?——您女儿想要个什么样丈夫?”

王姐对答如流。她听完后,眼晴一亮,王姐对女婿的要求也正好契合了她的心意——工作稳定,收入稳定,人稳重体贴。心中满意度往上提了不少。

轮到王姐,仍是按照流程问了一遍,得到了同样满意的结果。
两个人无不是身经百战之人,这些问答对于她们来说毫不费力。

可等到话锋悬置儿子女儿的更详细的学历工作时,俩人同时静默,面庞挂上尴尬的笑,背冒冷汗。

她的眼神飘到王姐手里的“名片”上,憋着出了一口气,说:“王姐,您女儿——”
没想到王姐也恰在此时开口,犹豫说:“您的儿子——”
顿时俩人就如哑了火的炮竹,气氛再次凝住。

她忍受着煎熬,思来想去,忽然福至心灵——这是儿子要相看的对象,不如交给儿子来看看,反正王姐牌子上写的、嘴里说的,她都很满意,剩下理应交给儿子来选才是。

她在心中暗暗点头,把通透的目光再次投向王姐,说自己的提议。王姐连连赞同:“婚姻大事,应该让孩子们自己决定。”

谈妥后,两人互留联系方式,约定好回去和自己孩子说说,要两个主角来见上面。相互道别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模样肖似被迫与被偷钱包的主人面对面喝茶终是盼得钱包主人离开的新手小偷。

待到两边都苦口婆心地劝好了,定下了一个时间见面。她两人却还是放不下心,想到自己孩子敷衍了事的态度,就心中一紧,约好一起打着关心孩子的名号去暗中偷看。这一看,果然不出所料。两个人坐在那里相对无言地吃点心喝茶,礼貌冷淡,一点儿发展的意思也没有。她和王姐恨不得自己俩人上场帮他们互相了解。她一激动,碰响了桌椅,相亲的俩人朝她们的方向望来。她们赶紧缩头,这几年儿子女儿越发厌倦她们干扰他们的婚恋之事,在外头忙得不愿归家,要是被他们知道了,又要烦了。再次探头观察的时候,相亲的俩人就热络了起来,互相微笑着聊天说话,又似乎在商量着什么能让他们免于烦扰的事情,脸上的笑容都真实轻松多了。气氛好得她们这偷看的两个人眉开眼笑,眼神交流中透露着熊熊的希望。但她总感觉那俩人的眼神偶尔往她们这儿瞟,就像一个演员在观察台下观众的脸色。

紧接着的半年里,她和王姐有意无意制造机会让俩人相处,明里暗里发出催婚的信号,哪管这二人之前还是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的陌生人、感情要不要培养,一股脑儿全丢到婚后再说吧。好不容易遇见个儿子愿意交往的、她自己也满意的人,她俨然以王姐为准亲家母、以王姐女儿为准儿媳,一心只求儿女家庭美满、子孙绕堂。这婚是结定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些遗憾,儿子结是结婚了,但结婚那阵子人忙,就没有大办酒席,只知会了几个亲近的朋友亲戚。在她还在和王姐挑着黄道吉日,那对新晋夫妻就“啪”地一声递过来两个红本,又火速通知两家父母,说最近忙,没时间办婚礼,就先领了证,其他的事往后再说。说完,两个人隔天就没影了,留下两对父母茫茫然面面相觑,四颗心落地了却觉得地面不稳实,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劲。

不对劲是不对劲,但当看到儿子的朋友圈里开始有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玩的照片,她心里感觉到的古怪也就退隐了。还美滋滋地想,男孩还是得有老婆,免得天天扑在学习上,啥也不管不瞧。

继续往里面走,她眼尖儿地瞧见之前跟她嘚瑟的老刘,人正萎靡地坐在花坛边上。她顿了下,慢腾腾地朝老刘踱去。老刘跟她前后脚来的公园,俩人又恰好选中同一块地盘“摆摊”,这么一来二去,二人就攀谈熟捻起来。

虽然是同时来的,老刘那时候却先她一步给儿子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对象。原本那女孩她也满意,但无奈没老刘速度快,被他抢走了。抢走就算了,他还在她耳朵边上得意洋洋,大谈这个姑娘有多好,儿子有多满意,两人处得多顺利,不出半年就领了证,可惜没有办酒席,大肆宣传一番。他儿子这么优秀就应该配一个这样好的姑娘。一番话听得她牙痒痒,腹热心煎,恨不能把他儿子媳妇抓走。

现在看见老刘如丧家之犬般坐在那里,她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她转悠到老刘身边,故作惊讶地问:“哎呀,老刘!这是怎么了,儿子不是结了婚吗,怎么又到这儿来了?”

老刘掀了掀眼皮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懒得和她打太极,便说:“结啥婚啊结,都是假的,我儿子骗我呢!我说咋这么快就结了,以前我和他妈紧催慢催,他都抵着不愿意,现在愿意了,没想到是这么个愿意法儿!”

老刘唉声叹气,她大惊失色,忙问:“啥意思!你儿子假结婚?那姑娘呢,姑娘是真的吧?”

老刘苦笑:“姑娘是真的,也跟着一起假结婚呗。前几天被我们知道了真相,当着面就说清了,她不想被她爸妈催,就和我儿子想了个这样的法子糊弄我们,我儿子也是这么个意思,唉——你说我们不就想他们早点结婚吗?”
她瞪着眼睛望着老刘,心中升腾起了一种害怕。

老刘还在自顾自地吐苦水:“而且吧,那姑娘也不是那牌子写着的那个意思,人家姑娘名牌大学出身,是个博士还出去留过学,回来就被大公司招进去干活,年收入可高了,我儿子都比不上。她妈相亲时候没写清,我也瞒着人家一些事儿,不敢问也不敢说,结果闹了个大红脸——唉!”

老刘捶胸顿足,回过神来看着她,她那惊得魂儿都飞了的模样让老刘忍不住问道:“你儿子那边还好吧,千万别着了我这道!”

她听了这一番话,心里已经明白了。怪不得她总觉得不对劲,原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她摇摇头,告别了老刘、告别了这个热闹的集市,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