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亦离亦不离
生活

生活:亦离亦不离

作者:白开水
2020-12-16 19:00

我们总是聚少离多,如两岸。

离别似是一个永远都逃避不开的话题,有相聚就必有离别,离别后才会更加期待下一次的重聚。人与人之间的情谊,有时候往往在这样无数次的离离合合中,愈显珍贵,愈发坚固。

我曾目睹过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别离。

他们之间的第一场别离是一场沉默的离别,没有再见,没有告别,甚至一句多余的语言也没有。他们把自己的孩子交给最亲近的父母,他们把自己的身影留给偌大的城市。他们承担不起一场隆重的告别会,也不能用煽情的话语加以点缀,他们只得向自己的父母私底下交代几句,而后偷偷摸摸地离开。因为孩子还小,还不是特别懂事,无法从他们郑重宣告的离开中体会到他们身为人父人母的辛酸与不易,却只会哭哭啼啼地叫个不停。但是他们不忍心看到,所以只能选择悄悄离场,等待下一次的相聚。这样的离别,无声无息,却在无声无息中满溢出父母的不舍与挂念。

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第二次别离,是孩子做了告别者,而父母扮演着送别者。这次离别的双方都是懂事理的大人了,该有场像模像样,由语言支配的离前告别了。

像当年自己离开一样,父母同样也是舍不得孩子离开的,如果可以选择,他们又怎么会忍心让孩子离开呢?可是孩子不懂,孩子想到的是自己终于能脱离父母的管束,自由自在地去生活了,孩子在这场告别中没有过多的言语,也不想说过多的话语,他们只想加快这个进程的发展,而父母仍是这个过程中产生不舍情绪的角色,却只能目送着孩子离开。

这样的情境又岂止止于父母与孩子之间呢?

我也曾经历过“各式各样”的别离。

小的时候送别家人,总会有想和他们一起离开的冲动。也许当时的我认为,只有那样,我们一起离开了,便不能说明我们分开了,只是换了一个不同的地方,继续生活而已。

后来就逐渐变成离开的人,和家人告别。那个时候离开,心里并没有太多的不舍,多的却是对新环境的期待与向往。等到在新环境里待过一阵子后,自己才会对抽象的家有一个具体的概念——原来,我是想家的。当再次回到家后,这种感觉就愈发地强烈,“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儿都是在流浪。”这句话再俗也罢,却不可否认说的句句在理。

再后来遇到一些不一样的人,结伴走过人生旅程的一段段路,就像一趟趟列车上遇到和你同一个目的地的乘客一样,虽然他们不像家人一般,天生就有一种亲切感,但你们在车上通过长时间的相处,互相熟悉,便形成了朋友这层关系,等到列车抵达目的地,你们的行进轨迹不再一致,又和他们相互作别。

似乎每一个阶段的我们都在离别。我们渴望相聚,却在重复着离别;我们总感觉重聚太短,而离别却总是漫长。
是不是也可以想一想,就是这些时不时的间断性的离开,让人与人之间不至于生厌,而又保持着最初的情谊不至于变质。
总之我们聚少离多,因为每一个人都在奋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