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别穿裤子了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求求你别穿裤子了

作者:Leviosa
2020-12-17 09:00

当年,陆峰刚追我那会,我俩是异地,但就这,也没挡住陆峰对我的思念,愣是能从B城开车来A城找我,就为了陪我吃顿饭,看我一眼。

不过有一次好巧不巧,这么个晚饭的功夫,就被我妈同事看到了。

然后,我妈就知道了,再然后,我的世界彻底开启了暴走模式。

其实,以陆峰的条件,足以让我家人举双手双脚赞同我们交往,我也20多岁了,没什么可隐瞒的。

但我就是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太多,毕竟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打着“为你好”三个字的名号,实行各种控制和干扰。

果然,自从知道陆峰在追我之后,我妈先是例行盘问我半天,在我把陆峰大体条件告诉我妈之后,我妈疯了。

首先,我妈打电话告知我外婆,然后和我外婆两个人开始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以陆峰的条件,为什么会看上我,要想继续拴住陆峰,我的优势在哪里。

经过一个下午的讨论,她们二人终于讨论出了一个答案,那就是,我的脸蛋和身材。

毕竟十个男人九个色。

所以,想拴住陆峰,就要把我“仅有的”优势:脸蛋和身材贯彻到底。

想通了这一点后,我妈和我外婆开始制定详细的作战计划,那架势,我都怀疑陆峰是不是个豪门。

而作战计划里,最重要的是盯着我穿衣打扮的问题。

因为我有些传说中的梨形身材,虽然我真的不胖,但腿型不好看,再加上我特别喜欢跷二郎腿,导致小腿有些外翻。

因此,稍微紧身一点的裤子,不管版型多好看,在我腿上,效果多多少少都会打个折扣。

所以我适合穿裙子,其实我自己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但,在经历过骑自行车不小心走光和为了防走光差点撞电线杆子上之后,在经历出去玩干这干那都不方便之后;

我毅然决定,把美丽抛在脑后,选择让我舒适且自由的裤子,尽管我穿裤子的确没有穿裙子好看。

但我妈和外婆不这么觉得,她们俩觉得,我能拴住陆峰的优势就只有脸蛋和身材了,所以必须要把这优势贯彻到底啊。

既然穿裤子暴露缺点,那就坚决不能穿,而且夏天又不用考虑温度,所以她俩希望我出门只穿裙子,还得配着高跟鞋,还得再仔仔细细化个妆。

每次我看着我妈盯着我一顿打扮然后满脸笑容地把我推出去找陆峰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妈,像极了古代青楼的老鸨子。

有一次陆峰工作上遇到了很多烦心事,导致他整个人在那段时间都有点神经质,知道我来了B城,大晚上的非得要见我一面。

我也来不及打扮,套个牛仔裤,穿了个普通T恤,一双球鞋,跟家里人打个招呼就急匆匆出了门。

回来之后,外婆瞪大了双眼盯着我,盯得我直发毛。半天,外婆开口:“你就穿这一身出去的?”

我:“啊?”

我低头看自己一身穿搭,普普通通的九分牛仔裤,就露了个脚脖子,连个破洞都没有,也干干净净的,T恤也就是普通的T恤,长度也正好。

我实在想不出来我这身打扮,怎么至于让我外婆这么惊讶。

看我一脸疑惑,外婆开始了埋怨:“你不是出去见陆峰吗,怎么这么一身就出去了?

我:“这一身,怎么了,哪不对劲吗?”

外婆:“怎么可以穿裤子出去呢,你穿裤子不好看的呀,这条裤子也不好看。”

我:“哦”。

随后回到房间换睡衣。

但外婆好像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我。

她跟着我进了房间,一边看我换衣服,一边继续唠叨:“明明出去约会,为什么不穿裙子?你也没化妆,黑眼圈都在,没精神。”

我:“陆峰临时约我,没时间化妆”

外婆:“那也该穿裙子啊,今天为啥穿了这么个裤子出去呢,哎呀,哎呀,为啥不穿裙子呢,穿裙子是真的好看啊。”

此时此刻我已经完全压不住我的怒火了,我就纳闷了,我不就是穿了个裤子去约会了吗,还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裤子,至于吗,于是我啪一声摔了门,去另一个房间躲清静。

但我没想到就这么个不能算事的事还没结束。

第二天,我就接到了我妈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就是一顿训斥:“你姥姥说昨天穿个裤子跟陆峰出去约会了?”

我胸腔一股怒火没憋住。

我:“对,怎么了?我穿裤子怎么了?我穿着的是正正常常的裤子,就露个脚脖子,破洞都没有,我一个20多岁的人了,穿个裤子还跟你汇报一下?”

我妈:“你XX的别不识好歹,家里人都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你穿裤子不好看你知不知道,平时穿出去难看就不说啥了,约会还穿裤子?!”

然后,我炸了。

我对着电话大吼:“你们都有病吧,我就穿个裤子出门你们要干嘛?你们要干什么!”

我妈:“你个XX,没人管你,什么都不懂的东西。”

我也懒得吵,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件事曾让我一度陷入自我怀疑中,感觉好像我跟陆峰之间的感情只能靠我穿裙子+高跟鞋+化妆才能维持得住。

好像只要我穿几次裤子,素颜几次,让陆峰发现我其实也不那么好看,身材也不那么好,他就会离开我。

后来,为了跟我妈和外婆较劲,也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我开始每次跟陆峰约会都故意穿裤子。

事实证明,不管是穿裤子还是裙子,和陆峰喜欢我这件事几乎没任何关系。

但我妈和外婆却开始越来越崩溃。

从一开始只是磨磨唧唧提几句,到后来苦口婆心,再到后来甚至拦着门不让我穿裤子去跟陆峰约会,逼着我换裙子;

当然,我也没妥协,要么,我不去约会了,要么,我穿裤子去约会。

再再后来大概也知道拦也拦不住我,只能看着,但脸上狰狞的表情告诉了我她们内心有多纠结。

我也不是非要叛逆着故意让她们不开心,我只是希望,我在20多岁的时候,可以自由地选择穿裤子或者裙子。

当外婆发现彻底管不住我的时候,开始跟我促膝长谈,谈话内容就是,不要生气,都是为我好,所以才管,不然怎么没管别人。

我犹豫一会,始终没说出心里话。

每个人都有发表评论,给别人建议的权利。正所谓那句话:“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但,被评论,被给建议的人,也有权利决定听不听,这才叫互相尊重,真的“为你好”。

可他们从一开始,根本就不是在评论或者给我意见,而是直接在下达命令,而后来的一哭二闹,也不全是为我好,那是我不听话的无奈,更是发现我已经不受控制的惊慌失措和气愤。

如果真的是给建议,一两次,三四次我都没听,就不会再说,毕竟我穿的是再正常不过的裤子,不涉及原则问题。

但不管是我外婆宁可耽误出门时间,也要墨迹到我把裤子换成裙子,还是我妈电话里的大喊大叫,都是在传达命令的控制。

我有个朋友,最近在努力给孩子断奶,但始终狠下不这个心,但不行啊,奶一定要断啊,于是,她一狠心,一跺脚,把孩子送到了奶奶家,强行断奶。

不过第一天晚上,她就崩溃了,满脑子都在幻想孩子哭了,哭的嗓子都哑了。甚至都穿好衣服准备冲到孩子奶奶家了,被老公强行拉住。

熬到半夜,她实在忍不住给孩子奶奶打电话,孩子奶奶说,孩子就哭了一会,吵了一会,然后乖乖喝完奶粉就睡了,现在睡得很香。

那一刻,她心里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她觉得孩子没哭,没遭罪真好,又觉得离开自己,孩子却没哭很失落。

每个家人,都是矛盾的结合体,他们既希望你有独立的能力,离开他们你可以自己生活得很好,这样他们会特别放心。

但同时,他们又不希望你能把每件事情都做好,甚至他们希望你应该什么都做不好,这样才能依赖他们,会有一种:“离开我你怎么可以活的很好”的心态。

这种渴望‘被依赖’,被需要的感觉,就是大人的‘奶’。

所以,在我们长大之后,要‘戒奶’的是父母和家人,我们也需要狠心一点,听他们哭,听他们闹。

闹够了,哭过了,他们猛然发现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无需横加干涉。

虽然过程有点痛苦,需要慢慢磨合,但这是我们成长的必经之路,也是父母成长的必经之路。

当我们身上慢慢长出属于我们自己的盔甲的时候,你会惊讶于自己的坚强,家人也会真的放心。

希望我们都能有独自面对生活的勇气,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也希望各位家长相信,你的孩子,可以做自己的骑士,他(她)可以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

晚安全世界。


作者:Leviosa,95后姑娘,时而神经,时而精神。爱好羽毛球,喜欢哈利波特,擅长发表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