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孔秀才
故事 短篇故事

民间故事:孔秀才

作者:金琳
2020-12-18 06:00

康熙年间,山东曲阜县有一个青年名叫孔尚任,据说是孔子的六十四代孙,他的一部《桃花扇》手抄本传到了皇宫。

一天康熙皇帝拿起《桃花扇》,漫不经心地一翻,几行字跃入他的眼帘:“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实事实人,有凭有据。”几句作者先声自白,吸引了康熙皇帝的兴趣,禁不住往下看去,越看越迷,一口气读完。

转而对身边的太监说:“这个孔尚任在哪里?”

太监告诉他说:“据说著这书的孔尚任是个山东人,太平盛世,一介草民我想就在山东。”

孔尚任自幼聪明,才华横溢,读书用功,学识渊博。可他时运不济,穷愁潦倒,功名难就,只在县里中了一名小小的秀才。

孔尚任虽然是名小秀才,但胸怀磊落,忧国忧民,有胆有识,敢说敢为。郁郁不得志的他是在十分贫穷中写成了一部《桃花扇》。

孔尚任的《桃花扇》手稿完成后,一经传阅,不断有人来抄;东抄西抄,致使《桃花扇》的手抄本传进了皇宫,到了康熙皇帝手上。

康熙八岁做皇帝,十四岁开始亲政,直到六十九岁,在位六十一年。而且也算得上一代明君。此时,康熙正专门下诏征求博学鸿儒的知识分子。于是带上大学士高士奇等,以赴曲阜祭孔为名,去访孔尚任,摆开銮驾,直奔山东而去。

康熙皇帝一到德州,立即派遣御前大臣郝寿和一等带刀侍卫德楞泰,马上到兖州府曲阜县,会见孔府族长衍圣公孔毓文,向孔毓文传谕:皇上明日驾到孔庙“祭孔”,务必做好恭迎圣驾的一切准备。皇上祭了孔,还要召见孔圣六十四代后裔孔尚任,要他给皇上讲书。

孔毓文送走两位大臣,让人找来孔尚任说:“尚任呀,你这穷秀才运气来了,皇帝已到我们山东,明天请你讲书,其中规矩你懂不懂?”

孔尚任说:“不懂,只有瞧着办了。”

孔毓文一听,心里七上八下,又说:“你莫要少年气盛,定要加倍小心,切莫殃及老夫啊!”孔尚任说:“历代皇帝都喜欢高帽,我尽量把他捧高些,吹得他高兴起来,再说下文。”

“皇宫透露,说皇上喜欢上你的《桃花扇》了,读的筋响骨炸,荡气回肠,竟忘记了进御膳,你要多往这上面用心。”

“多谢提醒。”

二人磋商到很晚,孔尚任回到家,望着家徒四壁的屋顶和透进的月光,一夜辗转,不能入睡……

第二天,天刚拂晓,孔尚任打扮停当,在族长孔毓文的带领下,和庙中执事及孔氏后裔人等,立于孔庙门外,恭候圣驾。

时间不长,随着马蹄“哒哒哒”的声音,一队人、旗、锣、伞、盖浩浩荡荡而来,在两排带刀侍卫护卫下,但见一人骑在一匹金鞍银蹬的日月潇湘马上,头戴貂皮镶边帽,两条金龙绣在帽边,大东珠顶子;项下挂一串玺碧翡翠朝珠,颗颗放光;身穿天青色蟠龙袍褂,脚下贡缎朝靴;后面的红顶大员不计其数。到了庙前,孔毓文率众匍匐地下,三呼:“我皇万岁!万万岁!”

那人笑嘻嘻传旨:“卿等平身。”

随即庙前下马,文武百官立刻纷纷下马,然后缓步入庙。孔尚任躲在孔毓文身后细观:但见他年约三十岁,气宇轩昂,举止从容大度,脸上有几颗浅白麻子,春风满面,威严无比,想必这就是康熙皇帝了。

瞬间,礼炮齐鸣,鼓乐齐奏,庙中瑞香缭绕,四壁生辉。

康熙踏上庙宇抬头一看,只见一巨匾,上书 “圣阙”二字。环视殿宇,一派庄严肃穆。祭孔礼毕,康熙转向孔毓文说:“今日是谁应答?”

孔毓文因皇宫大臣有言在先,斗胆奏道:“本应是老臣,只因微臣年老有病,恐失礼仪,特奏请圣裔孔尚任陪侍应对,请圣上恩准。”

“呃,孔尚任?此人是何出身?”

“启奏皇上,他,他……他只是个秀才。”按大清律条,小小秀才是不能见驾的,没有资格。孔毓文有些担心害怕。

康熙皇帝说:“秀才无防,快叫他来。”

孔尚任来到康熙驾前,拜伏于地说:“小民孔尚任磕见万岁!”

“你是秀才?”

“是。”

“秀才平身。”

孔尚任一旁侍立。

康熙道:“大成至圣先师教诲,‘每事问’。朕今日也要每事问。”

孔尚任大胆说:“圣上如每事问,小民必每事答。”

康熙瞟了他一眼,马上走向殿前一棵古柏,指着道;“此树为什么这么矮?”

孔尚任答:“此树是先圣亲手所栽,迄今已有两千多年,树老心空,故而不能再长高了。”

康熙尊孔,听后马上向古柏一揖。

孔尚任说:“从今后这棵树就叫‘皇揖树’了。”

康熙听后微微一笑。

走出大殿,康熙仰望上面一块巨匾,大书“大成殿”三字,把下巴轻轻一抹,问孔尚任:“这匾写得怎么样?”

孔尚任眼珠一转,答:“皇上,这‘大成殿’三字是宋徽宗所写,真是天下无双,给孔庙增加别样精彩,天下人无不称赞。”

康熙听了有些不快,说:“宋徽宗乃是亡国之君,有什么可称赞的?”

孔尚任大胆辩道;“宋徽宗虽是亡国之君,治理江山国土不能与皇上相提并论,但他书法精湛,却是无与伦比。”

康熙变色:“孔秀才,你为何如此推崇宋徽宗?”

孔尚任嗫嚅道:“生员不敢,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

康熙听后心想:你这酸秀才,胆子太大,竟敢蔑视朕躬。转而又微微一笑。立即传旨:将御赐孔庙竹筒呈上。

孔尚任睁大眼睛,只见康熙亲手从竹筒取出一卷用黄绢包好的、黄绫裱就的泥金纸堂幅展开,现出康熙铁爪银钩的四个大字:“万世师表”,气势雄壮,下笔如神。

一时间,大臣近侍,殿上殿下纷纷齐呼:我皇万岁!

孔尚任大吃一惊,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只听康熙问道:“这货比得比不得?”

孔尚任忙奏道:“真乃历代帝王所不及。”

康熙为小秀才的先抑而后扬感到高兴。马上吩咐御前大臣,把“万世师表”四字转敕天下督抚,统统刊刻悬挂于各州、府、县的文庙大成殿上。

不多时,康熙行至先圣的讲学堂,堂中摆设御桌椅。康熙向孔秀才打了一拱道;“先生请坐。”孔尚任高兴得忘乎所以。遂于康熙相向正襟危坐,态度从容以“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为题讲道:“夫为国君者,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如果不是用之于民,而是聚之于己,用之于己,君之富,民则穷;民穷而散之。如散之于民,用之于民,民则富;富而安居乐业,民富则国强也……”

康熙听到这里,心中悦服。却故意挑漏眼,说:“这是先师按战国之时所讲。那时国不及县,今日已四海一家,你这话讲的不对。”

孔秀才镇定自若,答道:“昔日百姓不悦,可以跑到他国去;今日四海一家,走无可走,跑无可跑,兔子逼急了还要咬人。所以秦末有陈胜、吴广揭竿而起,隋末瓦岗寨杀出一个程咬金之故也。唐太宗李世民曾言:‘民尤水也,可以载舟,可以覆舟’。这个比喻太好,所以有贞观之治,万民归心。”

讲到这里,康熙兴趣大增,随问:“朕今日府库充足,粮仓盈余,该如何散财?”

孔尚任一听,喜出望外,终于把皇帝引到圈中来了。于是侃侃而谈;“皇上既到山东,已知山东水患、旱灾连年,灾民遍野,何不诏谕山东各州府,普免钱粮之税。钱粮税免,变相散财,百姓能吃饱穿暖,民心可聚矣。”

康熙微微点头:“此言有理,此言有理!”

孔尚任听皇帝夸奖,继续讲道:“受灾百姓,已经可怜,再强征暴敛,民心必散,民心散,则抱怨,后患无穷矣。”边讲边手舞足蹈了起来。

皇帝听之有理,见他放肆喝道:“大胆!”

孔尚任马上以揖代礼说:“小民忠言。”

康熙接道:“山东钱粮尽免。”

小秀才又大胆说:“山东钱粮虽免,不等于天下受灾百姓都免;常言道:‘圣恩如水,不择四方。’”

康熙点点头说:“朕即回朝传旨,全国受灾之民,钱粮蠲免。”

小秀才立刻匍匐于地磕头道:“皇上如此恩泽万民,盛朝必能长治久安。”

康熙起身。

孔尚任知道应该到此为止了,又满脸陪笑道:“圣主祭礼,光耀儒林,恭请皇上留下御笔。”

康熙微笑:“圣人门前卖文章。朕虽不是汉族皇帝,自幼喜学汉族诗词,略通音律,不妨一试。”

便命取笔来,写出一首五言诗来:鸾辂来东鲁,先蹬夫子堂。

两楹陈俎豆,万仞仰宫墙。

道统唐虞接,遗徽洙泗长。

入门抚松柏,瞻拜肃冠裳。

挥笔泼墨已毕,回过头来叫孔秀才释诗。

孔尚任想,是该给皇上戴高帽的时候了。接过御诗,躬身吟诵后,解道:“历代帝王、学士题诗不少,较之皇上御笔,真是望尘莫及啊!‘鸾辂来东鲁,先蹬夫子堂。’首句开门,二句点题,不用‘鸾驾’,而用‘鸾辂’,真是妙笔。可谓字句工稳,气韵不凡。‘两楹陈俎豆,万仞仰宫墙。’夫子之墙万仞,如把‘仰’字取下,即成‘万仞宫墙’。天下文庙皆可通用。‘道统唐虞接,遗徽洙泗长。入门抚松柏,瞻拜肃冠裳’。陛下乃一代圣君,推崇至圣先师,德才兼备。历来好多帝王来孔庙,仅道仰慕之意,未有这样推崇着,诗格已空前绝后矣。”

康熙问:“秀才知道那些皇帝来过?”

孔尚任答:“唐玄宗,金章宗,宋徽宗,今日的‘鸾辂来东鲁’就是圣上了。”

康熙问:“听说唐玄宗在此题有诗,是吗?”

孔尚任手指外面石碑说:“已刻于石上。较之万岁此诗,相差何止千百倍?随即诵道:夫子何为此,栖栖一代宗。地犹周氐邑,宅及鲁王宫。叹凤决身否,伤麟怨道穷。聊看两楹殿,当与罗时同。’今天皇上对至圣先师高山仰止,有源有流,历代帝王诗才不及远矣。”

康熙心里乐开了花,忽然问道:“孔秀才,为什么天下士子不来京城考试?”

孔尚任借机发牢骚:“启禀皇上,您在诸葛亮《出师表》中摘来‘不求闻达’作为考试官署名之称,谁还来考?考生来考就是要求闻达嘛。不如改为‘博学宏词科’以资鼓励,天下士子,就必捷足先登,献才献艺,为国为民了。”

康熙点头,立即传旨:“把‘不求闻达’科,改为‘博学宏词’科。”

康熙高兴,接着对孔尚任说:“朕今日发现你才华横溢,胆略过人,是个大胆的秀才。你不要以为秀才就无所作为,宋朝的范仲淹,起初也是个不第的秀才。”

孔尚任幽默地说:“启禀皇上,我已立下宏图大愿,终身要当秀才。”

康熙听来感到言中有刺,把话差开问道:“秀才会不会骑马?”

孔尚任答:“生员礼、乐、射、御、书、数,都会。”

康熙命人立刻给他牵一匹马来,并与秀才并辔而行。一会儿,就把大臣侍卫落在了后面。马蹄翻飞,很快到了城里的十字街口,有近二十个叫花子挡住了康熙的坐骑,跪在地上连呼:“万岁!”伸着手要赏钱。

康熙问:“这是些什么人?”

孔尚任谎说:“他们都是圣人的后裔,因山东受灾连年,就是圣人后裔也要讨饭,并胡乱点了几个说:这是曾叁的后人,那是孟夫子的后人,那个是荀子的后人……,恳请皇上加恩。”康熙立刻传旨曲阜县拨库银,各赏圣人门生后裔五十两,以度灾荒。众叫花子于是齐呼:“多谢老爷!”

康熙大怒:“简直不成体统!竟然把朕叫成老爷!”

孔尚任忙解释说:“山东风俗,尊天地为老爷,此称呼是尊万岁为天地,无比尊贵其大矣。”康熙转怒为喜道:“秀才也是圣人后代,今天又陪王伴驾,应该赏你。”

“小民不敢邀赏。”

坚决辞谢而归。

孔尚任到家,面对着自己家的贫穷境况,思绪万千,就在太阳快落山之际,忽然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是个太监,太监见到他说:“孔尚任听旨,皇上口谕命你立刻见驾。”

孔尚任吓得瑟瑟发抖,心想莫非欺君之事事发?”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太监见皇上。

康熙一见孔尚任大喝一声:“小秀才,胆子不小!”

孔尚任说;“小秀才胆子不小,心小。”

康熙微微一笑:“亏你还心小,如心大就要谋王篡位了。哈哈哈!朕封你为国子监博士,二品顶戴,先在御苑南书房陪朕读书两月。”

孔尚任一听,如雷贯耳,自己一个小秀才,九品都够不上,一下子升为二品,一步登天不说,真是金子总会发光啊!


【作者简介】金琳,西安市退休者,近退休时开始投稿,至今在一些报刊杂志(纸质)和一些网络平台被采用发表诗、文300多篇,60多万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