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沙漠之城
故事 沙漠之城 第一卷 第1章

第一卷 第1章-沙漠之城

作者:曾祥华
2020-12-18 10:00


  那一年,我在广州。

  在增城。 

  在镇龙。 

  镇龙镇是广州的一个小镇。 

  名字听着很让人莫名兴奋,镇龙,是不是真的啊,真的是有龙吗?真的是被镇住了吗? 

  镇龙镇是广州的一个小镇。 

  和许多其他的小镇一样,南国的许多小镇,其实都不是小镇了。 

  它们工业发达,机器轰鸣,马达沸腾,各种喧嚣,各种传说,各种悲欢。 

  不过镇龙镇还真的算是小的了。 

  整个镇就只有一条大马路,这条路连着广州和增城,通向汕头。 

  这条路就叫做广汕路。 

  那个年头,广汕路是一条破旧不堪的路。 

  这也怪不得它的,被那样蹂躏,怎么可能还能保持完好呢! 

  我记得是那一年的秋天。 

  当我走下长途车的时候,广汕路用它热情似火的灰尘迎接了我。 

  我愣住了,以为自己走进了沙漠。 

  程志勇就在沙漠的另一边等着我。 

  “祥华,还怕你找不到呢!” 

  我笑了笑,心里想着,这地方还真不好找呢! 

  就这样,那一年的秋天,我应朋友程志勇的邀请,去了广州,去了镇龙。



  那一年的秋天,气温降的很突然。 

  南国就是这样,昨天还是烈阳,今天就秋风瑟瑟了。 

  让人一点防备都没有。 

  可能是厄尔尼诺的影响,天气变化无常,给冷暖的人间,又平添了许多的冷暖。 

  我记得冷空气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在南国度过的最漫长的一个秋了。 

  南国没有冬天。 

  所以一直到第二年转春,人们还以为秋没有完呢! 

  绵绵长长的秋日,绵绵长长的秋思! 

  我就是在那一年,那个秋,认识飘飘的! 

  那天黄昏,秋日退下去了。 

  余晖映照的大地,一片苍凉。 

  秋风徐徐而来,被风吹过的灌木丛发出婆娑的回响,仿佛不禁这寒冷而颤颤呻吟。 

  天空灰蒙蒙的。 

  秋意弥漫整个天空,那秋意浓厚得很,像是要将所有物事都侵蚀了去。 

  可是你依然会觉得那秋很美。 

  秋的美,寒冷中透着寂寥,渗着悲伤,带着温柔。 

  静立在窗前,默默地望向天际,人仿佛要被融化。 

  脑海中涌现许多的画面,从来凉秋,都是如斯,引人入画,引人入梦。 

  我在家中辗转难眠。 

  风儿穿过罅隙,呜呜似美人低泣。 

  我的心绪纷乱,没来由的莫名伤悲。 



  我在秋风中点燃了香烟。 

  烟雾被风吹散开去。 

  散去的还有愁绪,还有伤悲,还有寂寞。 

  秋夜的灯火仿佛没有温度。 

  倾泻下来的光束像泼下的冷水一般。 

  一路上,冰冷的路灯没有给我半点暖意,仿佛让我觉得更加寒冷。 

  我沿着马路走了一段,渐渐感到冷得不行。 

  我躲进一条巷子,沿着巷子踽踽而行。 

  一张醒目的通缉令贴在一根电线杆上,我瞥了一眼,看不清那副画像,只隐约看出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几个女人坐在小房子的门前,她们遥遥看着我,脸上带着苍白的微笑。 

  “先生,需要服务吗?” 

  “先生,需要服务吗?” 

  “先生,需要服务吗?” 

  我没有理睬她们,巷子很小,我的胆子也很小。 

  身后传来嘻嘻的笑声。 

  我扭头望了一眼,带着好奇。 

  一个男人快速地闪进屋子里去了。 

  可是那女人还是望着我,脸上的笑更加浓艳。我明白她笑里头的意思,我心里原本的一丝怜悯,被她的笑抹杀了。 

  穿过巷子,路的尽头传来幽幽的歌声。 

  粤语歌,《飘雪》,陈慧娴的歌。 

  这样的日子听这样的歌,听歌的人儿会是怎样的人呢? 

  歌声被凉风凉透。 

  即使温暖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也让人觉得歌声凄凉。 

  我被歌声吸引。 

  沿着一条石子路走进去,我看见远处一片黢黑。 

  仔细的看,原来是一座低矮的山丘。 

  原来沿着这条路走,便是路的尽头了。 

  我看见山丘的脚下有一间平房,个个房间的灯都亮着,歌声正是从房子里传出来的。 

  音乐进入中门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年轻女孩子的低吟。 

  又见雪飘过,飘于深深记忆中。 

  或许她很是喜欢这段旋律,反复吟唱,越唱越是好听。 

  她的粤语不是很标准,但旋律却掌握的很好,歌中浓烈的愁怨,经她吟来,竟别有一番风味。 

  我猜想,唱歌的女孩子会是怎样的容颜。 

  我描绘着她的模样,心中充满了期待。


  年轻女孩的歌声在我快到门前的时候停了下来。 

  我意犹未尽,希望她能继续唱下去。 

  伫立门前,音乐继续,可女孩的声音终究还是被原唱掩盖了。 

  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仔细凝望眼前的房子,它的上面挂着招牌。 

  绕指柔…… 

  按摩店! 

  原来是家按摩店,名字可是美的很呢! 

  只是看着这三个字,便觉得心中柔软,就好像有双温柔的手轻轻抚摸着脊背,让人刹那酥软。 

  只是…… 

  是不是和…… 

  我心中有点忐忑。 

  若是唱歌的女孩子也笑着一样的笑容,做着一样的事情…… 

  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最后我还是走了进去。 

  于是,我见到了飘飘。 

  唱歌的女孩就是飘飘。 

  我进来之前描绘了许多她的模样,可是,她还是和我想象的人儿不一样。 

  我本来以为她会是飘逸的长发,她却是短发。 

  我想着她的脸圆圆的,她却是细小的瓜子脸。 

  我以为她的个子不会很高,她却是高高的,瘦瘦的。 

  我想着她的脸上带着轻轻的忧愁,她却是浅浅的微笑。 

  飘飘穿着粉红色的外套。 

  脖子上系着一条天蓝色的丝巾。 

  里面是紧身的白色秋衣,虽然有点厚,但依然可以显出她丰满的胸型。 

  她没有穿丝袜,但腿上皮肤的颜色非常均匀,不仔细看,还以为她穿了肉色的丝袜呢!这么冷的天,她不穿丝袜,就靠外套裹着,她居然没有觉着寒冷。 

  她坐在门口的沙发上。 

  沙发的另一端窝着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年纪挺小的,看着就只有十六七岁。 

  可打扮得却无比艳丽,我瞅了一下她的脸,被她猩红的嘴唇吓到,便不敢再多看了。 

  飘飘并没有注意我的到来。 

  她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我看了看杂志的样式,似乎是本合装本读者。 

  她看得正入神,眉头锁着,不知是不是看着悲伤的故事。 

  音乐声正是从门边传来的。 

  在沙发边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电脑桌,电脑开着,从小音箱里传出悠扬柔美的歌声。 

  我就这样站在飘飘的旁边,没有走进去,也没有出声。 

  静静的听着歌,瞅着飘飘的脖颈。 

  她雪白的脖颈很细很白,就像冬日的湖面一样,反射着白炽灯的光芒。 

  “先生,您好呢!您请进!” 

  女人的声音非常温柔,虽然听上去不是年轻女子的声音,没有那么的清脆,但却多了时光的味道,很有质感。 

  声音将我从朦胧的心猿意马中唤醒。 

  我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露出一丝丝窘迫,脸上泛起轻微的红晕。 

  我循着声音望了过去。 

  原来声音的主人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女人。 

  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但脸上没有丝毫的皱纹,连眼角的细纹都没有,皮肤也非常嫩滑,就像水流过的青石一样。 

  光滑中透着诱人的光辉。 

  她的脸很小,五官无比精致,和古时候画匠所作的仕女图一般。 

  我听出她的口音中带着湘北常德的味道,心中对她有些许好感。 

  “您是来按摩的吧?” 

  女人温柔的轻声问,她的声音很低,听着像是女人睡前的轻呓。 

  “是的。”我点了点头,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出来是干什么的,不过来都来了,就一切随缘了。 

  “只是这样的天气。”我望了一眼门外。 

  “这样的天气,按摩似乎不合时宜呢!” 

  “先生不用担心,房间里都有暖器呢!” 

  “哦,好吧。其实能安静睡一会也很好。” 

  我说明我的来意,我想若是和巷子里的女人一样,她应该不会继续留我下来。 

  “您有熟悉的技师吗?” 

  “很抱歉,我是第一次来……” 

  “那您是让我给您介绍,还是……” 

  “哦,不用了。”我腼腆一笑,眼睛望着飘飘。她正看着书,并没有留意我们的谈话。 

  女人看出了我的意思,轻声叫了一声:“飘飘,来客人了呢!” 

  然后,我就看到了飘飘的眼睛。 

  飘飘的眼睛并不大。 

  但却很明亮,很清澈。 

  或许是还沉浸在书里的故事中吧,她的双眼带着一丝迷茫。 

  飘飘的脸并没有给我温柔的感觉,如果只是看她的脸,我甚至觉得她是一个冰冷的人。 

  可是看了她的双眼,我瞬间感觉到她的身体里蕴藏着巨大的温柔。 

  要有多么的温柔,才能有这么柔和的目光啊! 

  那眼中的柔光,像是天山的湖水一样澄净。 

  被她注视一眼,我仿佛要变成了一颗小石头,然后轻轻地跃进她的湖中。 

  “你好,你有时间吗?”我对着飘飘点了点头。 

  她噗嗤笑了出声:“先生,您是客人呢,您不用这样问我的。” 

  “可是你在看书呢……” 

  “没事啊,我也看的累了!” 

  “你似乎在看读者?” 

  飘飘脸红了起来,她有点不好意思:“您见笑了,没事打发时间呢!我也没什么文化,字都认不全呢。”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天很冷,我搓了搓手,她站了起来,拉着我的胳膊,笑着道:“外面冷呢,我带您去房间吧!房间里有电暖器,开着很暖和。”


 
  按摩的房间是隔开的。 

  我跟在飘飘的身后,穿过一个过道,我听见有的房间里传来轻轻敲打的声音。 

  飘飘领着我一直往前走,直到过道的尽头。 

  我看见尽头挨着墙边摆着一株万年青,万年青的上面还吊着一些小布袋子,像是佛家布施时给施主的小袋子。 

  过道左手边有个房门,房门敞开着,似乎里面的窗户也没有关,站在门边能察觉到外面渗进来的冷空气。 

  飘飘走了进去。 

  随即便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她自言自语道:“好冷呢,好冷!这么冷,先生你居然还过来按摩呢!” 

  她似乎立即察觉到说了句废话,又接连说道:“其实按摩不分什么季节,冷天按摩还更舒服呢!” 

  飘飘将窗户关了,然后打开了电暖器。 

  接着她将按摩床铺好,又从柜子里取出一床棉被,摆放在床头,过了一会,她觉得里面暖和了,便让我进去了。 

  房间很小。 

  里面摆放着一张小小的按摩床,床头放了一个小柜子。 

  柜子上摆放着茶具,还有一个烟灰缸,烟灰缸里没有一个烟头,不知道是清理了还是没有客人过来。 

  墙边还摆了一盆竹子。 

  竹子上挂着些小风铃,还有几个明信片。 

  房间里有股清新的气味,闻了之后觉得很是清爽。 

  墙上贴着两幅画,一副是山水,一副是一个抱着瓶子的半裸的美女。 

  还有一副人体经络图,上面密密麻麻的标注了好些文字,看了之后有点头晕。 

  “这是什么的香味呢?”我很是好奇房间里的那股清香,闻着太舒服了。 

  “不知道呢,是小凤姐从家乡带过来的呢!她说她们老家用这种水驱蚊子的!” 

  “小凤姐是谁呢?” 

  “你见过了呀!和你打招呼的就是姐姐啊!她是老板娘呢,对我们可好了!” 

  原来那位声音温柔的女人叫做小凤。 

  “她的笑容好温暖,客人见到这样的笑容,怕是都不愿意走了吧!” 

  “小凤姐的脸上永远都是那样的笑容,我就没有见过她有不开心的时候!” 

  “你们的店子还真是偏僻啊!” 

  “小凤姐说,在马路边太招摇了,还是偏僻一点好。” 

  “只是这样不怕没什么客人吗?” 

  “客人是会少点,不过倒也没那么多事。” 

  我不明白飘飘的话中含义,不过飘飘没有往下说的意思,我也不好多问。 

  此时房间的温度非常的适宜,甚至还感觉有一点点热了起来。 

  脱下外套,飘飘伸手接过去,挂在床边的衣架上。 

  她的背影纤细,似乎弱不禁风,可她却给我一种平平稳稳的感觉,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竟让我感觉好踏实。 


  按摩具有久远的历史了。 

  但按摩师作为一个职业,应该还是近代的事情。 

  经过专业培训的按摩师,对人体经络必定非常熟稔,衡量一个按摩师的技术好坏,就看她按摩经络的手法如何了。 

  传统按摩中,按摩的手法有推、拿、按、摩、搓等十五种基本手法。 

  很多野路子的技师不懂这些基本的东西,按摩的时候只是随意揉揉客人的身体,有的只是抚摸一下,有的就是纯粹陪客人聊天打发时间。 

  真正懂得按摩的人其实是很少的。 

  不过真正去按摩的人其实也不多。 

  很多人去按摩店,并不是舒筋活络。 

  其中的种种,去过的人自然明白。 

  飘飘自然是专业的按摩师。 

  我躺下来之后,她用热毛巾敷我的脸,再用湿纸巾反复擦拭,清洁完面部,我觉得整个人逐渐放松了下来。 

  她让我闭上眼睛。 

  她让我放松下来,她说了好几遍放松,然后她的手轻轻地在我脸上抚摸,我感觉自己仿似回到了童年。 

  她的手很轻柔。 

  女人的力量似乎就是来自于她们的轻柔。 

  她的语调也是轻轻柔柔的,她俯着身子,在我耳边轻声说着放松。 

  她身上的体香与房间的清香有点区别,她的香味比较淡,似荷香。 

  头部按摩从太阳穴开始。 

  飘飘的手法非常纯熟,穴位找的非常准确,力度也非常好。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感觉整个人焕然一新了。 

  “你的技术是师傅教的吧?” 

  飘飘的手法很专业,我想一定受过正规的训练。 

  年轻的女孩子出来按摩一般都不会认真的学习手法,即使学也只是学点皮毛罢了。 

  她们想着以后也不一定从事技师这个职业,所以也就没有那么上心了。 

  “是师傅教的,学了好几个月呢!” 

  “好几个月,那你是很用心的学的呢!打算一直做这一行吗?” 

  “不知道呢,不过也没有别的本事啊!先生觉得我按的怎么样呢?“ 

  “你是专业的按摩师呢!”我由衷赞美。 

  “您是在夸我吗?不是开我玩笑吧?”飘飘眉眼含笑,似乎不相信我是真心夸她。 

  “这里小地方,怎么会有你这么优秀的按摩师呢!怎么不去大城市呢?” 

  “去大城市?小凤姐就是我的师傅呀,我不在这里,还能去哪里呢?” 

  我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温柔的美丽的女人的样子,她真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了。 

  “你是这里最好的技师吧?” 

  “我哪里是哦!”飘飘笑出了声,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 

  “哦?你不是……” 

  “应该是小丽吧,可惜小丽今天不在呢!” 

  “小丽?她多大了啊?” 

  “应该和我差不多吧,好像比我小一点点呢!她技术好,人也特别漂亮,是这里的头牌呢!” 

  飘飘介绍小丽的时候,丝毫看不出她有一丝丝的嫉妒。 

  飘飘把我的头微微抬起,然后缓慢向各个方向旋转。 

  “先生,是不是出现疼痛呢?” 

  “还好,有轻微的酸楚。” 

  “我帮您再检查一下吧!” 

  飘飘似乎在数着颈椎的节数,找准了之后,她从最突出的颈椎开始往上,手轻轻按压颈椎及左右两侧。 

  过了一会她轻舒了一口气。 

  “您的颈椎没什么问题。您是不是不怎么看书?” 

  我还真是不怎么看书。 

  “平时太忙了。应该向你学习呢!再忙也应该抽出时间看书是吧!” 

  “您别取笑我了呢!我那是打发时间,也看不出什么来,书上写的东西都看不明白,就拣些浅显易懂的看。我再看看您的肩吧!” 

  “好的,谢谢,这两天还真是觉得肩有点酸楚的感觉呢!” 

  “哦,那我好好检查一下。



  按摩的时候,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很快我就呆了一个小时了,按摩店是按钟算时间的,所以按摩的时候也叫上钟。 

  一般一个小时就是一个钟,不过也有五十分钟或者四十分钟一个钟的。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了。 

  我来的时候昏昏沉沉只想睡觉,可是现在一点睡意也没有。 

  外面的寒风吹拂着山上的小树,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是夜里的秋虫在叫唤一般。 

  也有夜行人的声音,开着大马力的摩托车,在空旷的夜里呼啸而过,仿佛原野上的独行兽一般,发出尖锐又刺耳的声音。 

  “您是要回去了吗?” 

  “没有呢,这里可以过夜吗?” 

  “偶尔会有客人留宿,不过都是喝醉酒的客人。您不想回去吗?” 

  “如果可以,我想在这里住一晚。” 

  “可以的,那您还按吗?” 

  “按呀,我们边按边聊吧!” 

  “您要按几个钟啊?” 

  “按到我睡着了吧,我最近老是失眠,睡不好,就想好好睡一觉。” 

  飘飘笑了笑。 

  “您是第一个来这里只想睡觉的!” 

  “以前没有过吗?” 

  “我没有碰见过呢!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来按摩的客人很多,什么客人都有呢!有失恋了来这里哭的,有离婚了来这里哭的,有破产了来这里哭的,有失业了来这里哭的。” 

  “我什么也不是呢。我来广州没有多久,一个人闷着,所以出来溜达了。” 

  “您刚来广州吗?这里可不算是广州呢,这里偏僻得很,没什么消遣的地方。” 

  “您从哪里来的呢?” 

  “我从深圳过来的呢!” 

  “深圳吗,那多好,您可来错地方了呢!” 

  “没什么,换份工作,就来这里了,偏是偏了一点,不过远离烦嚣,也过得自在。” 

  “您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飘飘似乎犹豫着不敢问,可是最后还是好奇地问了出来,她疑惑地望着我,像是在猜想着我的职业。 

  “以后再慢慢聊这个吧!” 

  飘飘有点尴尬,不过她很快就笑了起来。 

  “是我多嘴了,您不用和我说呢!” 

  我连忙转移话题。 

  “今年秋天是不是特别的冷啊?” 

  “是啊,我来广州有好几个年头了,还没这么冷过呢,不知道会不会下雪呢!您见过下雪吗?” 

  “广州不会下雪吧?” 

  “真的很冷呢,这可说不准了。听老人家说,广州以前也下过雪。” 

  “那也要等到冬天再看了。” 

  “您会在广州过冬吗?” 

  “今年哪里也不想去了,应该留下来了。” 

  “我还说不定呢,不过也可能留下来。小凤姐说要回一趟老家,到时候店里没人,就只好我留下来了。” 

  “如果留下来,就一起过年吧!” 

  飘飘怔了一下,旋即开心笑了出声。 

  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笑看上去如同子夜的昙花,明艳却带着淡淡的凄美。 

  “您说笑呢,您怎么会和我一起过年呢!您这次来了,下次都还不一定来呢!” 

  “下次一定来呢!” 

  “不过我们都习惯了,客人来了又走,很平常的事情。” 

  “熟客很少吗?” 

  “有一些客人本来经常来的,可是后来也再不来了。按摩店就是这样的啊,不光是客人,按摩的技师也是,经常会有技师干一段时间就走了的!” 

  “哦,为什么不在一个地方一直做下去呢?” 

  “很多原因啊。有的找到更好的工作了,有的男朋友不想她再干这一行了,有的找到人包养了……” 

  “你的工资高吗?” 

  “之前还可以的,不过现在少了一点了。” 

  “为什么呢?” 

  “竞争大呀,开按摩店的人多啊,很多按摩店不光是按摩的啊!” 

  “不是按摩是什么呢?” 

  飘飘噗嗤一声又笑了起来。 

  她用手指了指外面说道:“您来的时候没有经过前面的巷子吗?” 

  我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然后摆了摆手,飘飘明白我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看先生的样子,也不像去那种地方的人呢!” 

  我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本来以前生意还可以的,可是自从巷子里多了她们之后,我们的生意就淡了许多。” 

  飘飘低蹙着眉头,略显忧伤地说道。 

  “有个姐妹本来在我们店子里的,现在也去了那里。” 

  我的脑海浮现出那个对我笑的女人的面容。 

  “去了那种地方,以后还怎么生活呢?” 

  “她是偷偷做的,她家里缺钱用,她也是没有办法。” 

  “那也不能这样毁了自己啊!” 

  “小凤姐也是这样说的,可是她听不进去,她说她干几个月就不干了。” 

  “可是这几个月……她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呢!” 

  “干这一行的,谁还会去想以后呢!” 

  飘飘的神情哀伤,不知是在哀伤那个女人,还是在想着自己的以后。 

  我叹了叹气,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一下,然后又拍了几下,低声说道:“你们挺不容易的!” 

  可飘飘却没事儿的笑了起来。 

  她的眼中看不出哀伤和忧虑,我的话似乎没有在她的心中溅起丝丝涟漪。 

  我想着她或许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并不会为未知的明天而忧愁。 

  “哎呦,您的手好冰冷呢!” 

  “是有点儿冷。” 

  “我给您盖上被子吧。可盖上被子按摩就不会那么方便了……” 

  “那就不按了吧,我们就这样聊一会吧,钱照付就可以啦!” 

  “先生是觉得我按的不好吧!” 

  飘飘不好意思笑了笑,语气中带着一点点儿伤感。 

  她做这一行,客人如果觉得不舒服,对她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不是,我有点儿倦怠了,你也累了吧!” 

  “我不累呢!都还没使什么劲呢!” 

  “我们休息一下再按吧,时间照样算吧!”我很诚恳地对她解释。 

  “那好吧,先生口渴吗。我给您沏壶茶吧!” 

  “也好,难道你会沏茶?” 

  “在以前工作的地方学过一点点,也只是懂一点点了。我也不爱喝茶,所以也没什么兴趣认真学这个,您可别见笑!” 

  我笑望着她,飘飘说话的时候带着小孩子一般的娇羞,虽然她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可是眉宇间透着丝丝的可爱俏皮,让人见了怦然心动。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声音很轻很轻,像是怕吵着房里的人了,所以格外的小心翼翼。 

  飘飘站起身来,她缓步去开了门,我背对着她们,但我闻到了一丝丝馥郁的清香,和房间里的味道一模一样。 

  “客人要加钟吗?” 

  温柔的声音中带着温暖,即使语调很低很低,听着也觉得心中畅暖。 

  “客人要加钟呢!小凤姐,客人今晚要留宿呢!” 

  “好的,天气冷呢,可给客人盖好了被子!晚上睡觉别忘了开电暖器,这日子,感冒了可不好受呢!” 

  “小凤姐真细心呢!我记住了,小凤姐!” 

  “恩,你自己也要注意哦!” 

  门又被轻声关上了,飘飘走了进来,脚步轻快,她手里拿着一袋茶叶,茶叶的气味浓郁,在房间里四散开了,让这秋夜又多了一层气息。 

  “是老板娘吗?” 

  “是啊,若是很久没有出去,小凤姐就会过来!” 

  “她是怕客人忘了时间吗?” 

  “也是吧,不过主要还是别的原因。” 

  “那是为了什么呢?” 

  “这个,说了您可别往心里去呢!小凤姐是怕客人对姑娘们动手动脚,或是遇见坏人什么的,所以时间久了,小凤姐都会过来看一下。” 

  我轻声哦了一声。 

  按摩的姑娘被抢劫的事情我也听说过,至于客人动手动脚,应该更是平常见惯的事情了。 

  “您可别介意哦!” 

  飘飘又说了一遍,她看我沉吟不语,以为我心里头生了芥蒂呢! 

  “哦,没事。你沏的是什么茶呢,香味真浓,仿佛茉莉花的香味。” 

  “您可真厉害呢!就是茉莉花茶呢!” 

  “给客人喝这么好的茶,可是浪费了啊!” 

  “不是的,平常我们给客人的也就是普通的乌龙茶。” 

  “哦。” 

  “您的是我自己珍藏的一点花茶,我那里还有红玫瑰花茶和薰衣草花茶,现在是秋,容易口干舌燥,茉莉花茶,生津。” 

  “这么讲究呢!” 

  “是啊。您可别将茉莉花茶和绿茶配着喝哦,绿茶性寒,这个季节不适宜哦!” 

  “他年我若修花史,列做人间第一香。” 

  我被这茉莉花茶清香沁入心脾,不禁吟起宋人江奎的诗句来。 

  “这是在说茉莉花吧,可惜我体会不出这诗中意境来。” 

  飘飘似有点羞惭,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红晕,说话的声音也非常的低。 

  “这是宋代江奎的诗,是说如果有一年若是编撰花的历史,就把茉莉花列在第一名,作为人间最香的花。” 

  “哦,茉莉花原来是花中最香的呀!” 

  “这倒不是,花的香气和美人的美态一样,各有千秋,是没有谁高谁低的!” 

  我说这话的时候不经意的望了飘飘一眼,灯光下她的皮肤粉里透红,真如绽放着的花一般,而她那娇滴滴的神态,就仿似清晨沐着晨露的花蕊一样,让人怜爱。 

  我的心怦然跳动。 

  在这寒冷的秋夜,在这偏僻的小巷,我竟遇着了如此明艳的美人。 

  她静傍在我的身旁,带着温暖的笑容。 

  她的鼻息我都能闻到,她的体香我也能闻到。 

  我甚至可以轻握她的玉手,在她的轻声细语中奢靡入梦。 

  在这荒芜的年代,在这腐朽的年代,难得闻到一丝清香。 

  发霉的情怀,难得的轻轻澎湃。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去的。 

  我记得睡之前,飘飘似乎也累了,她把头趴在我肩上,和我小声地闲聊着,过了一会便没声音了。 

  我在凌晨两点钟的时候醒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用手拍了一下床边,没有人。 

  飘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 

  我听见隔壁仍然传来细碎的声音。 

  过道的灯也依然开着。 

  而外面的音乐也还在循环着,居然还是那首飘雪。 

  我坐了起来。 

  电暖器将房间的温度升到了初夏的水平,让人忘了外面面貌狰狞的寒秋。 

  我掀开被子,发现我的外裤被除了下来。 

  我心中一暖,不禁莫名感动。 

  茉莉花茶的清香依然浓郁,我很快便清醒过来。茶依然带着余温,我轻轻抿了一口,一股清香入喉,身心全被软化了。 

  我小坐了一会,心中全无杂念。 

  此时外面静悄悄的,能清晰听见夜风拂过草木的声音,还有秋虫的低鸣和夜鹰清脆的叫声。 

  远处传来机器的低吼,柴犬的狂吠。 

  还有夜行的人儿在独自吟唱。 

  我很久没有这么平静地聆听夜的声音了。 

  没想到深夜发出的声音那么美妙,夜的空旷让一切声音产生共鸣,那零乱的各种声响不再零乱,而是大有韵味,仿似自然界中的乐手,在奏着欢乐的乐章。 

  过了一会,我听见有人来了。 

  脚步声很轻,然后听见隔壁传来老板娘温柔的声音。 

  “小芙,客人要加钟吗?” 

  “不加了呢!” 

  小女孩似乎有点疲惫了,声音软绵绵的,带着倦怠。 

  “好的。” 

  然后又传来脚步声,可是走了几步之后,脚步声又折了回来。 

  她径直朝我这里走了过来。 

  过了一会,敲门的声音响起。 

  “先生,您醒了吗?” 

  我起身开了门。 

  老板娘的脸上带着微笑,无比善良温暖的微笑,像是母亲般慈祥的微笑,又像是朋友般亲切的微笑。 

  我想,即使是坚硬的石头,在她的微笑里也会软化。 

  那梨涡里的浅笑,像是秋日的菊绽放在她完美无瑕的脸上。 

  那双眼里的笑意,像细雨般滋润人心。 

  昏黄的光线照射在她光洁明艳的脸上,仿似瀑布涌入银亮的湖面,在她的脸上溅起星星般柔和动人的光点。 

  真是完美的女人啊! 

  我在内心轻叹。 

  真是造物主的杰作! 

  “您如果没有睡意,就请来前台休息吧,前台有电视可以看。” 

  我对看电视没有什么兴趣,千篇一律的电视剧,和古板的小学语文老师一样,并不能教人什么真谛。 

  不过我还是起身穿好了外套。 

  一个人呆在狭窄的按摩间里,太过无聊了。 

  即使房间里温暖宜人,可是在这漫漫的秋夜,独自一个人坐着,会觉得寒冷加倍。 

  过道里的灯光比房间明亮。 

  在亮处看老板娘的脸,觉得她更加迷人,简直美得不可方物,让人怦然心动。 

  在这样荒僻的小镇,遇见这样的美人儿,感觉就和聊斋里的书生一样,走进了一个无名山洞,然后偶遇了落入凡尘的仙子,心中的激动和感叹,不可描述。 

  有一些房间的灯已经熄掉了。 

  时间已经很晚,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再过来。 

  经过隔壁房间的时候,门突然打开,小女孩探出头来,小声地对老板娘说道: 

  “小凤姐,客人说还要加钟呢!” 

  我能从她低哑的声音中感觉到她的不耐。 

  “可是已经很晚了,我们都要关门了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每次都不肯走的。” 

  “那你和他说说,最多只能再加一个钟了哦,我在外面等你。” 

  “嗯嗯。” 

  老板娘摇了摇头,然后不再说什么了。 

  房间里的人似乎等的有点不耐烦了,叫了起来: 

  “怎么还不回来,我都说了再加一个钟了。” 

  “你不要急啊!按了那么久,我也要去上个厕所的啊!” 

  “那你快点啊,你们站在那里聊什么呢!” 

  “好好,我这就去了,你不要催了。” 

  小女孩冲老板娘吐了吐舌头,一副苦瓜脸,心中的不快一目了然。 

  我想她应该是遇到难缠的客人了。 

  按摩的人什么样的都有,这里就好比一个微缩的社会,这里面的故事精彩着呢! 



  小女孩没有去厕所。 

  她和我们一起回到了前台,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沙发上嗑起了瓜子。 

  电视里播着偶像剧,似乎是韩剧。 

  那些年韩剧很流行,很多年轻的男孩和女孩喜欢看,也包括一些寂寞无聊的大妈们。 

  飘飘坐在沙发上,她还在看着书,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的很入神。 

  我不想打扰她,于是另外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虽然休息室在大门左手边靠里,但仍有风从门外吹进来,带着丝丝凉气。不过空气对流之后,感觉外面比按摩间清爽许多。 

  按摩间的香气太浓,闻一下觉得沁人,闻久了就会沉郁,失去了清爽的味道。 

  老板娘走了进来,她端着一个小碟子,里面放着瓜子和水果。 

  有红提和沙塘桔,还有几片切好的哈密瓜。 

  “先生,您吃点水果吧!” 

  她说话的时候语调像是经过过滤了一般,每一个字的音调都是那么细和柔软。 

  似乎不够温柔的声音都被她筛滤掉了。 

  “老板娘客气了!” 

  “先生叫我小凤吧!看样子您和我年龄相仿呢!”她站在我的身旁,声音和她的人一样,仿佛也带着香气。 

  “我属蛇的,应该比你大一点。” 

  “您大一点呢,我属羊的!” 

  “老板娘属羊的啊,可是你看上去好年轻呢!”我由衷的赞美,对这样一个女人,什么样的赞美都合适。 

  “先生说笑了,三十几岁的女人呢!豆腐渣了吧!”小凤浅笑连连,她开着自己的玩笑,但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哀伤。 

  我想她应该是一个自立已久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细胞核里都是满满的自信,每一个毛孔里都散发着芬芳。 

  “小凤姐是豆腐渣,那天底下的女人只怕都是豆腐渣了!”小芙乖巧地笑着说道。她长得虽不是极美,但样子却很讨人喜欢。 

  “就是就是,我要是到了小凤姐这个年纪,只怕都是豆腐渣的渣了!”飘飘不知什么时候合上了书,嗑着瓜子。 

  果然是本读者,还是最新版的。 

  小凤的脸上依然是淡淡的笑容,并没有因为她们的夸赞而变得更加的高兴。 

  我望了飘飘一眼,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件蓝色的袄子,看上去有点臃肿,下身也穿了黑色的打底裤,还在腿上盖了薄薄的一床毛毯。 

  “你们都开着我的玩笑呢!先生,让您见笑了!”小凤的脸上似乎有点红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羞涩。 

  小芙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小凤姐,脸红了呢!” 

  她笑的有点大声,笑完以后立即掩着嘴,似乎想起了什么。她轻轻的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些许不安。 

  过了一会,从过道那头传来了男人的吼声。 

  “你们他妈的还要不要给老子按摩了,老子等了很久了。” 

  然后听见哐啷一声,应是有东西摔在了地上。 

  “他又发脾气了。”小芙对着小凤扮了个鬼脸,然后快步朝过道走去了。 

  飘飘摇了摇头,低声对小凤说道:“我真怕小芙会出什么事情呢!” 

  小凤面带愁容,没有说什么。 

  此时一股冷风从门口吹了进来,像是带着谁的愤怒一般,将休息室的门帘吹得叮当直响。小凤望向门外,幽幽地叹道:“天好冷啊!” 

  她的声音悠长,像被风拉长了一般,尾音许久不散。 

  外面的风儿带着哀怨,像失了魂的女人一般。 

  听着风吹过的声音,尤其是秋夜里,总免不了心绪不宁。 

  飘飘看了一会儿书,不禁哈欠连连,她拿眼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和我说什么,可是过了一会她又将话头儿拽了回去。 

  “这天啊,似乎在跟谁较着劲儿呢!”飘飘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和我说话。 

  “天气总是这么反复无常的吧!”我轻声应了一句。 

  “先生说的真是呢!老天爷是不会和任何人讲情面的!” 

  “所以人还是要靠自己咯。”小凤插了一句,她语调很轻,可是说出的话却给人很沉重的感觉。 

  “先生,我们这些女孩子虽然都做些低贱的工作,可是我们靠的是自己的双手呢!” 

  “是的是的!” 

  我本来想解释我并没有看轻她们,也没有觉得按摩这一行有什么低贱的,可是我想了想还是不说的好,说了反而显得自己伪装了。 

  “这天儿,只想早早躲进被窝里!小凤姐,我睡去了。先生,您也早点休息吧!我不陪您了哦!” 

  飘飘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身形高挑,虽说裹着件黄色的棉袄,可还是能显出她的好身材来。 

  尤其是细长的腿,看上去更加的纤细。 

  我望着她的背影,心思荡漾。 

  这么美丽的女子! 

  这么偏僻的小镇! 

  一个按摩女郎! 

  这真是写故事的脚本呢!或许,她身上正藏着美丽的故事呢!会是什么呢?她是哪里人啊?她为什么做这行啊?她结婚了吗?她有孩子吗?她一个人在广州吗? 

  这么美丽的女子,她如果有了男人,那男人一定对她很好吧?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坐到沙发上,拿着飘飘的读者。我翻了一下,里面大多讲的是人生哲学,有的非常深刻。 

  飘飘看这样的书,还那么的入迷,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电视放着韩剧,剧中的女主角很是迷人,在冬日里穿着风衣走在雪地上,那纤长的身影,即便是无聊飞过的雁群,也会多看她一眼吧。 

  在电暖器的作用下,房间里的温度非常适宜,只是空气有点干燥,皮肤的水分散发的比较快,呆久了会觉得身上痒。 

  我是干性皮肤,就更加的不适了。 

  小凤应该也觉得空气太过干燥了,她拿了个喷水的小瓶子,在房间里喷了几下。这下子房间的温度又降了下去,还多了馥郁的香气,感觉没那么难受了。 

  尤其是那香气,浓郁却又不腻人,芬芳却又不令人眩晕,我觉得是熟悉的问道,只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了。 

  此时已是深夜了。 

  外面除了风的呼啸声,人和机器的声音已经很少了,在万籁俱寂的秋夜,在寒冷又孤独的秋夜,在异乡陌生的房子里,我的心中全是惆怅。 

  回首往昔,我心如飞絮,任凭着这愁煞人的秋风吹舞。 

  除了嗟叹和感怀,我没有别的心绪。 

  茶几上放着小凤新沏的茶。 

  茶壶嘴还在喷着朦胧的水汽,水汽冉冉升腾,像云雾般缭绕在电视屏幕和小凤的脸之前。画面如梦似幻,秋风钻了进来,水汽跟着舞动,画面也似乎在晃动。 

  小凤的脸变得遥远。 

  小凤的脸触不可及,但她脸上温柔而迷人的微笑依然清晰,即使轮廓渐渐淡去,笑意依然久久不散。 

  秋风吹进我的脖子,向着身体里面滑进去,似乎想要冻结我的肉体,甚至企图冻结我的灵魂。 

  可我的意识依然无比清晰。 

  我想此刻即便是珠江的水倾泻在我的身上,我也依然能保持清醒。 

  因为此刻,小凤温暖的面庞就在我的面前。 

  似乎只要我伸出双手,她便会握住我冰冷的手,放于她的胸前。即使隔着寒冷的空气,我也能感觉到她手心的温度。 

  她美丽的眼一直注视着我。 

  她眼里的温度让周围的空气沸腾,整个房间似乎沉浸在热气球之中,我感觉到身体内部的燥热。 

  真是美得令人窒息的人儿。 

  “先生是哪里人呢?”她盈盈坐下,用她那温软如玉的湘北口音问我。 

  “如果没有听错,你是常德人吧!”我没有急着回答。 

  “先生听出来了呢!不过我是益阳人呢!益阳挨着常德,所以也差不多吧!” 

  “难怪……”我拖着长长的尾音,没有讲话说完。 

  “难怪什么呢,先生!”她笑着问我,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难怪你这么漂亮呀!益阳出美女,真是名不虚传啊!听说陕西米脂出美女,不知道和益阳比又如何呢?” 

  “先生见笑了,各个地方都有漂亮的女人呢!益阳也不尽是美女啊,像我这样平凡的女人多着呢!” 

  “如果像你这样都只是平凡之姿,那我真的想去益阳好好看一看了。只怕随便往街上一站,便是一段艳遇吧!” 

  “艳遇之都应该是凤凰呢!” 

  “凤凰也是湖南的啊!湖南真是好地方,出了好多美人,美得令人心旌摇荡,即使和古代有名的美人相比,想必也不落下风吧!” 

  “古代的美人您又没有见过,你怎么知道谁更美呢!” 

  “古代的美人是见不到了,不过眼前的美人倒是见到了!” 

  我抿了一口茶,故意低下头不去看她,但我的眼角却偷偷的瞄向她,想看她听了我风骚的话语后会不会露出羞涩的表情。 

  但她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低着头在那里泡茶。 

  她倒了一杯出来,没有急着去喝,而是放在那里,待水温合适了,她轻轻地端起茶杯,却也没有立即去品尝,而是靠近杯沿深深地嗅着茶的香气。 

  “你是品茶的行家啊!” 

  我轻声赞美,也端起茶杯深深嗅了嗅,但水温已经很低了,茶香低沉,闻不到馥郁的香气了。 

  “一杯好茶,必定是色香味俱全的。所以饮茶,先要学会闻茶香。如果只是品茶汤,而不是闻茶香的话,那真是太可惜了。” 

  她说着饶有深意的话,脸上的表情淡然,也没有看向我,似是自言自语,却每一个字都清晰地钻进了我的耳里。 

  我不禁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晕,为我方才的轻佻而自惭形秽了。 

  “我听先生的口音,似乎是湖北荆州一带的!” 

  小凤望着我,虽已是深夜,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倦怠。她看上去依然神采奕奕,而且妆容也很干净整洁,真像是绽放于午夜的幽兰,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是的呢,我是荆州公安的。小地方呢,你不一定知道的!” 

  “哦,可真是巧了,我还真的知道公安呢!公安是不是有个南平镇?” 

  “是的啊,南平是个大镇,不过我不是南平的!” 

  “先生是哪里的呢?” 

  “我是孟溪的!” 

  “哦!”小凤轻声哦了一句,便沉默了下来。她竟然知道南平,见闻还真是广呢。 

  “老板娘去过荆州吗?”我疑惑地问道。 

  “没有机会去呢!” 

  “那就奇怪了,你连小地方的地名都知道呢!”我猜想是不是来过公安的客人,所以她才知道南平这个小地方。 

  不过我也没有问出来,说不定里面藏着故事呢! 

  说不定会勾起她的回忆。 

  说不定回忆里的东西,会有一部分不是那么愉快的呢! 

  “小丽是南平的!” 

  小凤望着我,她以为我不知道小丽,于是接着说道: 

  “小丽是这里的技师,这里的头牌。你见了小丽,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美人了!” 

  飘飘之前也夸小丽漂亮,现在小凤也这样说,我心里于是想着小丽究竟是多么漂亮的一个人儿了。 

  “小丽今晚不在,她去城里了。” 

  我略带遗憾的应了一声。 

  “先生下次过来,让小丽帮您按吧!” 

  之前飘飘也说让小丽帮我按,现在小凤也这样说。我想小丽不仅漂亮,只怕也是十分讨人喜爱的,即便是同行,对她也充满了好感。 

  而这么美丽的人儿还是我的同乡。 

  居然和我一样,呆在这个凄凉的小镇。我们相距不过几千米的距离,我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我们说不定曾经在某个路口擦肩而过,说不定去过同一家便利店。 

  这么美丽的人儿,原来一直就在我的附近。 

  我情思幽长,不断有美丽的画面在我的脑中跳跃,令我心神不宁。 

  秋日里秋思最是绵长。 

  许多旖旎的美梦,既不适合温暖的春季,也不适合炎炎的夏季,而冬日里思绪往往也会冬眠,只有在凋零的秋里,伫立在冷冷的窗前,看着风中飘舞的黄叶,看着远方山峦起伏的脊梁,心才会凄然,才会刹那柔软。 

  “先生,您刚才一直恍惚呢!” 

  小凤嘴角含笑,眼里带着明澈的光芒,她用手轻轻摇了摇我的肩膀,将我从恍惚中唤醒。 

  “见笑了。” 

  我回过神来,可我并没有露出尴尬的表情,而是还在回味着自己恍惚时心中涌漾的心情。 

  “先生刚才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呢,没什么呢!”我支吾着。 

  “只是突然想起了某个故友,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她了!” 

  “先生真是念着旧情呢!先生以后可要常来我们这里呢!” 

  小凤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非常的柔和,话虽然很轻很轻,可是却很有力量,让人除了说好,生不起半点拒绝的念头。 

  “一定常来的!” 

  “先生回去之后,说不定又忙于工作了,说不定就忘了我们这里了呢!” 

  “我会每周都来一次的啊!” 

  “我们希望您常来呢!” 

  “也会的,也会的,只要有时间我都会过来的!” 

  “我们这里做的是正规的按摩,很多客人来了几次之后,就会厌倦了,便再也不回来了啊!” 

  小凤话中带着幽怨,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容,并不像是在悲伤。 

  “我只做正规的按摩,我肩膀和腰都不舒服,需要经常按摩一下的!” 

  “先生年纪并不是很大呢,怎么会腰痛呢?”小凤露出关切的表情,我知道她是真心在关心我。 

  “应该是读书的时候,运动时不小心留下的旧患。” 

  “先生是大学毕业吧?”小凤好奇地问了一句。 

  “是的,只是多虚度了几年光阴罢了。” 

  “您真谦虚,您身上的气质和别人就是不一样。” 

  “哪有什么气质,多了许多的酸腐吧!你可别笑话我了!” 

  小凤莞尔一笑:“您那是气质,不是酸腐!” 

  她忽然很开心地笑个不停,似乎想到了什么,一直嘻嘻地笑着,却不说话,我被她弄得迷惑了,却也不好意思问她,也只能随着她淡淡地笑着。 

  她笑了一会,有点不好意思地望着我说道:“我想起了我初中时候的数学老师,他那才叫……” 

  她话没有说完,又接着笑了起来。 

  我的脑海中瞬间冒出一个古板的数学老师的形象。 

  我读书的时候,老师似乎也都是这个形象。 

  我忽然发现,有意思的老师真的很少很少。 

  我不禁也嘻嘻的笑了起来。 



  小凤看了看时间,然后叫了一声:“小芙,客人快到钟了啊!” 

  过道里传来男人的咆哮:“催什么催,老子没给你钱吗?” 

  然后便是小芙低声下气地声音,应该是在不停地安抚那个男人。而男人则一直骂骂咧咧,似乎生了很大的气,不骂个狗血淋头不能解他心头大恨。 

  小凤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因为男人的咒骂而有丝毫的怨气。 

  她只是摇了摇头,很小声很小声地对我说道:“诺,这就是没有读大学的样子!”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 

  我也觉得小凤说的有道理,读书或许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即使气质改不了,脾气或许还是可以改一改的。 

  我摇了摇头,这摇头有一半是在赞同小凤的话,有一半是对小凤她们的生活表示无奈。或许她们自己并没有觉得有多么无奈,或许她们和飘飘的想法一样,既然干不了别的,那就好好做着呗。 

  顺从,我忽然觉得生命里处处都能找到这两个字。 

  我不禁又摇了摇头。 

  我的睡意已经没有了。 

  我看了看时间,将近三点了,难怪即使坐在开着电暖器的房间里也能感到一丝丝的凉意。 

  原来夜已是如此的深,夜里的露气此时应该是最浓的时候了吧。 

  秋露重,一不小心就容易着凉,夜里睡觉的人儿,若是打了被子,次日梦醒,一定会头晕脑沉,鼻息不顺。 

  不过秋露如珠,在秋夜里看见晶莹剔透的露珠儿,心思也会剔透,所以古来文人,多爱秋露,醉饮秋露,即是因此了。 

  小凤将房间里的灯悉数关掉了,若是从外面看,此时的小屋便只剩下正门的一盏孤灯在凉夜里惨惨地亮着。 

  “先生要是累了,便去休息吧!” 

  小凤在我对面的塑料椅子上坐了下来。我想那椅子一定十分的冰凉,于是便从沙发挪了挪位置,让出很大的地方来。 

  “你坐沙发吧!” 

  “沙发有点小了。不过这屋子也不大,放不下太大的家具,这休息室平时没有客人真的来休息,这么小的按摩店,客人都是按完了立即就走,即使有客人对女孩子有好感,舍不得立即就走,也只是在按摩房里磨蹭几下,不会来这前台。” 

  “那我是不是很特殊?” 

  “先生是有文化的人呢,您的心思可不是我们这些平庸的人能猜到的啊!不过我想先生来按摩,应该不是只是按摩的啊!” 

  “今天实在是不想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所以出来溜达。然后就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至于别的意思,那倒真是没有。” 

  “小店子怕是让先生失望了吧!” 

  “飘飘按的很好呢,我也美美的睡了一觉啊!” 

  小凤抿嘴而笑,没有继续再说什么了。 

  她伸出手来拿桌上的茶壶,由于离得有点距离,她的衣袖自然地往后缩进去了一截。 

  在昏黄的灯光映衬下,我看见了她雪白的手臂,白晃晃的直刺眼睛。就在她手腕往上一点点,我看到了一朵绽放的菊。 

  菊的颜色很深,图案有点大,几乎占满了整个手臂,非常显眼。 

  女子纹身,大多纹在脖颈后面或是脚踝小腿等处,像这样纹在手臂上的并不多,而纹很大很大的就更少了。 

  只有女的纹身师或是江湖女子才会这样。 

  小凤手臂上的纹身,让我震惊。


点击阅读:其它章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