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生也可看作生活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谋生也可看作生活

作者: 远山
2020-12-20 17:00

午后的阳光铺在屋檐上朦胧一片,映衬着店铺门口挂着的楷体招牌,老街这时候仿佛进入了午休,偶尔只见几只黑色的飞鸟穿过,伴着格外清晰的啼叫声。
我顺路拜访了这条长街,那些坐在矮凳上的女人正摆弄着要售卖的手工制品。
她们很耐心地穿着手里的珠花,粗糙的手指在细活上笨拙地辗转,我走过去,和其中一人攀谈,问她这样能挣多少,她只是不好意思地笑笑,轻声答道,挣不了多少。金钱好像已经是构成生活期望值之外的东西,这里的人们都裹在老街惬意而漫长的岁月当中,却把手上的物什视作了每日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女人抬起那张吃过穷苦而沧桑的脸,向我展示一点她生命中的小确幸:“这些珠花多余的可以拿去穿一串项链,或者是做一个小手环给女儿,偶尔还有多余的曲别针,找上一块图案漂亮的布料,可以为儿子做个勋章。”

她和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从心底冒出的欢喜,没想过这种获取有多么廉价,也不曾抱怨过这份工作的艰难,或者是厌恶这种繁琐细腻的程序。那些本应该由于为了谋生而表现的不情愿,在她这里却都变成了望着手里的工艺活时温软的眼神。
我曾把所有身不由己的事情看成是现实给予的压力,曾以为在未来变为成年人后注定会被奔波忙碌的日子所吞噬,然而却又想到了那些隐匿在生命中的一些感动。
就好像是在低头穿了一整天的珠花后,突然抬头间,能发现铺满全身的斑驳树影,以及嗅闻到在风中摇曳的桂花香。那些本来看似无聊枯燥的事物,也因为那些不易发现的美好而变得生动起来。
生活不一定就是站在谋生的对立面的。
当朝九晚五的工作日鞭笞着你疲惫的身体时,或许在下班后你能邂逅一只橘黄色的条纹猫咪,还可能是天际的一抹娇艳的云霞,又或许是深夜归家后爱人做好等待许久的热汤,这些都将成为你生命中最庆幸的部分,或许正是因为有过谋生的痛苦垫在胸口,你才会在疲惫不堪时更轻易被这些细节所打动。换句话说,那种每天拥有足够的现金,去全世界拍照打卡旅游景点的,就是所谓的享受生活了吗。
生活可能是不在轨迹之内发生的事情,也可能是每个人都一定会经历的挫折艰难,但是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要归结为不开心的、不美好的。不要把自己拘束在所谓的大众定义的生活期望当中,而是去想想,什么才是自己真正觉得人生最珍贵的,最真实的东西。
有时候又会觉得,其实能够把谋生看成生活,正是我们这群年轻人应该具备的能力,正是因为能发现在奔波忙碌的谋生过程中的美好,所以才使得生命不会这么沉重有压力。而且,“老并不是生理机能的退化,而更是心理上的不长进,开始退缩在日复一日的单调重复中,不再对新事物有好奇,不再有梦想,不再愿意试探自己潜在的各种可能。”心理上的老就像击碎生活的一把重锤,同时伴随着我们对生命的感知能力的下降,在真正意义上,把自己剥离于生活之外,活成为了谋生而生存的行尸走肉。

王小波曾经说,担心自己不可以像斯汤达一样说,自己活过,爱过,写过,“很怕落到什么都说不出的结果,所以正在努力工作。”他的生命中的所有喜悦都是编织在谋生的经历里的,就像书里的王二,不管是劳改时候受批斗,或者是搞科研时受尽批评责骂,还是做一个整日裹着黑皮衣的流氓文青,他的整个人生经历当中,都因为自身对所有事情的热爱,对所有工作都付出一样的认真努力,而充满了有趣的故事。
这不是所谓的精神胜利法,而正是因为不肯妥协,所以更加要努力工作。

你要为生命中的每一件事情去努力,你应该要让每一件事情都成为不可替代的人生痕迹,这所经历的一切,难道仅仅是因为一开始你为了生活而奔波,选择去吃苦受难的,就一定要将它冠以不情愿似的“谋生”二字吗?
谋生也可以看作生活。
从来都不存在只会压迫、麻痹人们精神的谋生行为,在谋生与生活之间的转变,往往只差一个善于发现的,有趣的灵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