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出独见云寒凉(1)
故事 短篇小说

小说:月出独见云寒凉(2)

作者:广思君
2020-12-21 13:00

第1集:
月出独见云寒凉(1)



此时的云国朝堂上被看不见的迷雾笼罩着,在雾里的每个人都感到黑暗与窒息,听到每个消息都惶惶不安,向往着光明却又怕被突如其来的光明刺伤。

“寒将军为何会突然暴毙!”云霜坐在朝堂之中,腿却在微微发抖。“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想要反吗!”

众臣齐齐跪下,却哑然无声。

“顺安公主,逝者已矣,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派何人来继承寒将军的职位,蜀国可是在麟州蠢蠢欲动啊。”张丞相开了口。

云霜深呼了一口气:“既如此,张丞相有人选了吗?”

“臣,确有一人选,他就是寒骁之子,寒青。”

云霜眼皮一抬,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做了决定:“好,准了。明日,寒青就启程吧。”

屋内灯火摇曳,寒青虽有父亲莫名身死的疑问,但还是没有张口问她,今天领了旨后,早早的就让他回去收拾了,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

他是想和父亲一样上阵杀敌,守卫着这个国,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方式,父亲死的不明不白,一时间他还是没能接受这个事实。宫里宫外的传言他也不知那个是真,他轻轻抚摸着父亲给他的玉佩,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

却是她。

“寒侍卫,不,你马上就是寒将军了。今天我来,就是为你践行。”

他抬头看着她,她自从回来后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好像在江南一起游览时兴奋的小姑娘并不是一个人。

“公主,臣有个不情之请”

她示意让他继续说下去

“臣,并不想要当将军…臣没有作战经验,前去边境也是我的心愿,所以就先从士兵做起吧,我想好好锻炼自己,以后,有了能力就自然就可以承担将军的责任。”

“也好,你是想证明自己,并不是靠你父亲才得来的荣耀,那,我就等着,你当上将军的那一天。”她的眼中充满了期许,她拿起酒杯一饮而下,“寒青,你父亲的事,最好不要去查了,知道太多,对你不好。”

寒青望着她,却不懂这话里的含义。他听到过传言说是顺安公主派人秘密杀害寒将军的,他不愿相信,而如今听到她的话,心里却逐渐冷了起来。

云霜慢慢靠近他“如果想知道,你可以去查,不过,先把麟州给我整治好,如今,你不能知道。蜀国要是退了兵,那我把将军之位堂堂正正的给你,你呢,也可以去查,我绝不阻拦。”

她说完这句话,起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停住了:“寒青,你还记得那个灯谜吗?'春 不 见'。但我还是希望,下个春天,能看见你。麟州寒冷,你多保重。”

她走了,却好像掉了什么东西。寒青目送她离去的身影,捡起她掉落的荷包,只见上面绣了一句诗“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但…今晚过后,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无形的屏障,把本不亲近的人,越推越远……

半年后,寒青已经从稚嫩少年蜕变成了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他凭自己的实力承担着将军的责任。他也想让云霜知道,他是有用的。

在他当上将军的那天,收到了她的信件,云霜告诉了寒骁意外身死的原因,当时有人想要加害寒骁的军队,伪造的证据实是找不出破绽,为保全大局,月云霜用密令让寒骁做出抉择,之后就是他暴病身亡的消息传了回来。

她想趁这段时间找出幕后之人,也想让无辜之人在天得到慰藉。究竟是谁在虎视眈眈,躲在暗处,随时准备致命一击。

对于这些勾心斗角之事,寒青并不想去查,他只想着忠义之士,终会有重见光明的那天。

那天正是与蜀国决战的重要时刻,天降大雨,令人不安,躲在暗处的力量终于开始行动了……

一道天雷落下,云国的粮仓突然着起火来,众人赶忙去灭火,而敌国趁着慌乱之际,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伤亡惨重。身负重伤的寒青带着剩下的人躲进麟州早前修的密道之中,这才捡回一命。

此战惨败,云国已经无力再与之抗争,蜀国提出联姻之举,点名要顺安公主前来和亲,方可保两国太平。

云国受了巨创,朝堂之上,却在纷纷指责寒青的临阵逃脱,战败之际没有以死谢罪,反而躲了起来。朝臣们,你一句,我一句,顿时便嘈杂起来。

“好了!是我要他这样做的。”云霜发了声,朝堂也渐渐的安静下来。“是我让他,在危机之时,要保卒。”

“既如此麟州失守,而我云国也无力抗争,摄政长公主,那这和亲之事…”张丞相站了出来,他现在有一肚子的话会规劝公主答应和亲。

“不必再说,和亲,我会去。已经着手准备了,你们不必忧心,我生来就是云国,只要是为云国好的,我都会去做,剩下的我也会安排好,没什么事,就退朝吧。”云霜扶着额头,神情恍惚。

大殿变得只剩她一人时,她孤零零地坐在那里,望着殿外将要抽绿的柳枝,叹了口气:“春天将至,你,该来见我了。”



摄政长公主召寒将军回都,公主亲封他为振威大将军,寒青也成了护送公主和亲的将军。

寒青的伤势并未痊愈,但他还是领了旨匆匆赶回中都,当快到她的宫前,他却放慢了脚步。

这本是极为熟悉的路,可如今走着却十分的陌生,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她的气息。故人仍在,可是,他该如何面对。

他们春天初见,又在春天重逢。他等这一天等了好久,虽然只过了一年,相思的苦楚,度日如年。他慢慢走进宫门,那一树桃花依旧开的繁茂,只见她一人坐在树下,满天飞散的落花更显她的落寞哀思。

等到寒青走近她的时候,月云霜回过头来:“你回来了。那灯谜到底是骗人的,我们还是在春天遇到了。”

她对他一笑,霎那间,在他心中她已经是无可替代的存在,这世间繁花又怎能与她相比,山谷悠悠,蝶舞翩翩,琴瑟和,仙音不绝,曼曼轻歌,所谓此生不负。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看它开的多好,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它了,你陪我一起看看吧。”她的语气很淡却微微透露出悲凉的语调。寒青并没有多说什么,只默默坐在她的身边,他想永远这样,这样,一直守护着她。

“寒青,你为我开心吗,我就要嫁人了,嫁的,还是蜀国的皇帝,多好。”她嘲讽的一笑。仿佛在嘲笑自己,也嘲笑自己的未来。

寒青凝望着她,她也转过头来,云霜的发丝上落着一片花瓣,他抬手轻轻地为她拂去,心,却在怦怦跳动。

“云霜,我带你走吧。”他说。

这句话他很淡然说了出口,却不知他用了近五年的时间,全部的身心为代价。

云霜听到这话先是愣了一下,转而欣喜,却用了几秒钟的时间,神情恢复如常。

“振威将军,你莫要说笑。”

“云霜,这便是我的心意,我此生并没有太大的抱负,我只想与心爱之人共度一生,这一世便无憾。我愿意舍弃一切,只要你……”

“可我不愿。”她的眸子变得冷漠异常,“我此生,全部身家性命都是属于云国的,至死,方休。”她转身离开,“如果想离开,我可以放你走,寻一个姑娘,好好的,过一辈子吧。”决绝背影后的她,早已泪流满面。

偌大的庭院中,只留下满园的春色和立于树下的他。

云霜,既然你还是选择了家国,那我,还是选择你。

几日后,公主出嫁,虽是战败求和,但顺安公主曾是摄政公主,于国家有恩,再者也是想冲冲喜,所以还是要办的喜庆些,中都热闹非凡,城中处处张灯结彩。宫内,红色的盖头缓缓落下,盖住她精致的绝美却无半点喜色,毫无半点生机的面庞。

当送亲车队慢慢驶离中都时,她扔下盖头,回首一望,泪,早已模糊了双眼。

这是她再也回不去的故土了,她所有的希望、感情与快乐,都随着呼啸的风,吹散了。

夜幕降临,随行队伍开始支营搭帐,寒青为云霜铺好床褥,起身前去寻她,她坐在篝火旁手里拿着寒青给她烤好的鸡腿,出着神。看见他过来,往旁边挪了一下位置。

“寒将军,你吃吧,我不饿。”

他并没有照她的话语回答“云霜,你守护你的,我也会一直守护我想要保护的。”

她皱起眉头“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把我送到蜀国,你就自由了。这样下去对你没好处。”

“有没有好处,也只有我自己知道,苦楚也好,快乐也好,也是由我来承受,你中,是在担心我吗?”他一挑眉,满心欢喜的看着她。

“你僭越了。”她低下头为他倒了一杯酒,“寒将军,我若有亏欠你的事,都让这一杯酒,了却了吧。”她举起酒杯,看着他。

“呵,你并不欠我什么,我只想知道你为何下令派我我送去和亲,既然你想放我自由,此举又是何意呢。”

“你是我最信赖的人,只此一点,足矣。”

“好。”他点点头,“时候不早了,公主早些休息吧,我会一直守在帐前,方不辜负你对我的信任。”直到看不见寒青的背影时,云霜拿起酒杯,一饮而下,火光中闪烁着点点泪光。

她睡了很久,在梦中,她被寒青抱起,他那温暖的怀抱抵御了外面的一切腥风血雨,外面不断有人被杀死,不断的有人来追杀他们,但她却不害怕,寒青在她身边,无论怎样,都很安心。

嘀嗒。一滴水落在她脸上,热乎乎的,下意识地用手抹去,却闻到一股血腥味,她猛的睁开眼,才意识到,那都不是梦境。

她睁眼看到寒青躺在血泊里,已经昏死过去,她跑出山洞,远远地往外望去,他们的营地已经造人袭击,恐怕也只有他们两人活了下来。

所幸,云霜懂些医术,去山里采了些草药回来,连忙为他包扎止血,几天后,云霜采果子回来的时候发觉他已经醒过来了。

“寒青!太好了,你醒过来了。”她扔下采好的果子,跑到他面前,犹豫了一会,伸出手臂,抱住了他。

“我,我真的好害怕,你,你醒来就好。”她哭出了音。

“好了,没事,你看,我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吗,我可是要保护你一辈子的。”寒青已经忘却了疼痛,她柔软的身子可以抚慰满身伤痕的他。

良久,云霜松开了手,“五天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什么也没有意识到?”

“前一晚的酒里有人做了手脚,所以你会一直昏睡过去,也只有我和几个人没有喝这个酒,那天夜里,有人想要整个送亲队伍消失,目标也确是冲你而去,还好我就守在你门前,把你及时救了出来。”

“其他的人…全都…死了?”她的眼里充满了惊慌与无措。

“有几个人逃了,估计是被有心人派来的卧底,不过,他们还落下了一样东西。”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雕刻成小鸟的坠子。

“张丞相!果然……哼,这个老东西。”她咬着嘴唇,死死的握着拳头,身体在微微颤抖。

寒青看着她,想到了公主侍从临死前告诉他的那件事。他被公主召回来完全是受到了张文成的胁迫,他回来,则性命无忧,所以到头来,她选择了家国同时也选择了他。

他伸出手贴上她微微发烫的脸庞,柔声说道:“不要怕,我,永远都在你身边,直到形神俱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