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送亲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送亲

作者:
2020-12-21 06:00


《诗经》上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意思是说“桃花怒放千万朵,色彩鲜艳红似火。这位姑娘嫁过门,夫妻美满又和顺。”别人家的婚事见得多了,早已没有什么感觉了,今年十一国庆假期,我的外甥女出嫁,《诗经》这句诗,恰如其分。第一次给自己的晚辈送亲,虽然跨越两市不同于以往的几十年内的任何一次送亲,但仍旧感到很高兴。这真是一件大喜事,人海茫茫中她与他千里姻缘一线牵,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值得祝福。

此前,得知是10月5日结婚的消息后,赶快查日历。发现是周一,虽然是国庆节,我跟妻子仍旧担心可能不很顺利的,因为我们这里的工作比马云阿里巴巴的996还要忙,数十年来,不知道什么叫完整的国庆假期,不是放两天就是放三天,跟一个周末有什么区别?心里忐忑着,期望今年能是个例外,多放几天假。并且,我心里也隐隐担忧,这次送亲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以前都是本地,这次,外甥女退到外地,我们也需要从家里出发一直到男方家。我的担忧,有二,一是会不会有可能感染新冠病毒,二是我最怵坐车,坐车时间长,心脏与脖子都感觉不舒服。我最理想的生活就是择一城终老,择一人终老。不求荣华富贵,但求知足常乐。第一个疑问很快就排除掉,因为我们这些地方处于内陆,风险极低可以忽略不计。第二个疑问,也可以忽略掉,因为路程并不太远,对我来说,这么久没有出去这么远的路,又不是天天地奔波于异地,况且,她的一生会因为我们的心意而终生幸福,我们作为亲人不能不去!最初,我打算一个人去,妻子坚决也去,推掉了不少事,于是,我们才一起前往。
10月4日,我姐让我明天也就是大喜的日子的凌晨5点半前,到一个S小区的西门口等候,坐中巴回到我们老家,还让我通知堂妹也这个点到那个地方集合。我答应了。明天就要去送亲了,除了随礼外,我还想送她一幅字,但我没有长时间练毛笔字,练钢笔字有几年了,新订购的印章也来了,就开始写一张字,也算是书法吧,写完后,盖上章,看看来挺惬意的!自我感觉良好吧!关于写字,我觉得一方面要勤奋练习,另一方面也要学会表现自我,一有机会就来一幅作品,有这种作品感,把自己写的每一个字每一篇字都视作一幅作品,像鸟儿珍爱自己的羽毛一样。由点到线再到面,彻底通过练书法改变自己的认知与书写习惯,成为一个跟从前完全不同的人,这也可以视作一种修炼。

写完这张字后,我准备好明天要穿的衣服与鞋子,还有去S小区的工具,约十点我们全家人休息。

10月5日,5点的闹钟响了,我们开始起床。当时,我孩子还睡得正香,我们穿好衣服后,因为姐姐一直强调“要让人等车,不要让车等人。”我们赶快给迷迷糊糊的孩子穿衣服,穿好衣服后,他还眯着眼,半睡关醒,真好笑,我们把他叫醒,骑一辆电动车往S小区出发。

外面很黑,我们一出门,便感到天有些冷。幸亏我穿得够厚,上身穿得不够厚。妻子给孩子穿的有些少,我用挡风被挡住孩子,打开了头灯,往目的地出发。还好,到那里后,小区门口的灯这着,但没有车在等我们。我们才松了一口气。只有一个老头在那里,是要旅游的,跟我们去的不是同一个地方。等了10分钟,我说了担心孩子感冒会加重的想法,老婆后悔没给孩子穿得更多,就把自己的大褂脱下给孩子穿上,我带着他们往里面走,找个背风的地方等候。然后,自己去找个单元楼,把电动车锁好停在了那里。怕自己晚点回来了,就又是拍照,又是用语音在便签里录下了放电动车的位置。等到5点38,从小区里出来几辆车后,有一辆车停在我们身边,问是去XX的吗?我们说“是。”这正是我姐雇佣的车。于是,我们一家三口上车。

走到小区外,上了马路,司机旁边一个管事的女人开始清点人数,我堂妹没有来,我催她,因为没有她手机号,只能在微信上语音通话,但她没有接,另外还差一个人,是个男的,管事的女人打电话后得知正往这边走,就等了一会儿。坐车的人,有的发来图片让人看,说那边已经吃饭了,咱们还没有走,就有一些不守时的人让这么多人都等他自己。我堂妹估计不来了,等那个迟到的男子来到后,司机决定不再等了。于是,我们就我老家奔去。

一路上,看到东方微亮渐有红光,晨曦很美,有坐车的人用抖音APP拍小视频上传,车里的人说笑戏谑,谈些打麻将输赢的事,不知不觉中到了目的地。

我们下车,到我姐姐家,这里已经准备好了绿豆米饭,肉菜,我们吃了一个馒头,喝了一碗饭,漱漱口后,方便一下,就要走。人很多,我有些不太习惯,很有些担心走这么远的路,会不会有其他不方便的事。在催促声中,我们上了车。

有几个人闲着没事,就打牌消磨时光,玩些小的赌博,车里倒挺开心的。我们上车后,五个中巴直奔H市而来。还好,一路顺利,约8点30,我们到达了H市。停车下来,小区的门口已经有了龙凤呈祥的婚庆道具,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我姐与我姐夫还有亲家与女儿女婿的名字。他们家住在32层楼,我下车后,跟几个老乡去找地方方便去了,就没上楼去看。后来,等他们下来后,听我哥哥说,去的人太多了,连厕所都供不上用。我外甥女的姑夫 招呼我们坐上黑色的奥迪送亲的轿车,这时是10点钟,按计划往亲家去。此前,之所以早些从老家来,也是怕堵车,现在这个时间点出发,也是希望能顺利在12点前把新娘送到亲家家里。亲家是W市的一个村里,他们那边的风俗,结婚当天,新娘的父母不去那里参加婚礼,除了他们,我们亲友团乘坐五个中巴大约120人前往送亲。

跟我们一家三口,同坐一辆车的,有一个口音跟我们不同的,后来,才知道是亲家的好朋友,带路的,招呼的挺急的。我们就这样出发了。走出了H市,来到W市,看到了远处起伏的山脉,我说:“我第一次见到这山,以前没来过这里。只听说过。”老婆说:“我见过多了,以前跟孩子去南方旅游,在这儿大大学时也来过这里。你经常不出去,连这也没有见过啊!”车在走,我在车里欣赏外面的风景,路上的车很多,还好,一路顺利到达那个S村。
这里是山区,完全不同于平原,有的房子建的比其他房子高许多,

我们到达后,我老婆跟孩子送新娘子了,我们被招呼来到一个饭店里,在这里举行婚礼。外面有不少人忙碌着,准备着做饭,备菜。这里就是个普通的村庄,我们去找厕所,厕所外面没有标志,里面倒是有男女区别的字。男厕有三个坑位与小便池,人多了,也有些紧张。方便完之后,没有洗手的地方。到饭店里之后,一眼可看到东边有大屏幕,播放着新郎与新娘的大幅婚纱照。有台子,周围都是亲友坐着,有几十桌。我们被安排到约三个单独的房间。最初我们坐的那个地方,可以放四五桌,北边的抽烟抽得很凶,屋里暖和,上面有不少的蝇,比我们县城里的卫生条件要稍差些。后来,她三叔带我们到另一间稍好的房间,就这样,婚礼在外面进行,我们在这里吃菜喝酒吃饭。风俗不同,这样参加婚礼还真是几十年来头一遭。

最初,各个桌上都放了约八个凉菜,炒花生,拌黄瓜,牛肉片,蹄筋,灌肠,还有西瓜块,一小盘瓜子,上面放着几块喜糖。我们不一会儿就吃完了。有些不太习惯,一般参加婚礼,往往瓜子提供得特别多,并且,也没有水与茶,后来,送来了不少矿泉水。也送来了酒,外面举行着婚礼,我们这里已经开始吃喝了。听她三叔介绍,外面还没有开始呢,要等婚礼完他们才开始喜宴。我们在这间屋里已经是搞特殊待遇了。以前,婚宴上,喝酒划拳特别热闹,自从国家新的政策规定后,现在没有人强劝你喝酒,这个谁也都能理解,健康与安全是第一位的。别的桌上也开始了,我们这也开始打锅见面,依酒场上规矩来。我们这里,有我,还有我哥哥,还有她三叔,个子高,挺健谈的,曾经是我的学长,还有她姑父,也挺年轻的,还有二舅,以前见他时还没有退休,现在已经退了十几年了,还有一个表哥,以及他的孙子,我们坐在一桌,她三叔热情的介绍我们认识。凉菜完了上热菜,最后上一个丸子汤,接下来,上馒头,上大米饭,一小盆。期间,有一个风俗,就是谢厨子,准备几碗好吃的,还有红包,向厨子道谢。后来,新郎父母、新郎与新娘(我外甥女)过来敬酒,今天她很漂亮,丈夫长得又高又帅,挺好的年轻小伙子。我们都感到很高兴。哥哥酒量不行,没喝几杯,就有些上头,后来,又去其他桌了敬了几杯,有些醉了。她三叔提醒我照顾好我哥哥。我跟我哥往外边走,到外边透透风。这时候,婚宴基本上已经结束了,我们就准备回家。

我们走到广场上,中巴分两组,一组回到H市,另一组,回到老家。我们坐上回老家的车。走到YN县界,遇到了堵车,转了好几个地方都是堵,后来,打算走高速,一直到下午五点多才回到县城。车不进县城,我让他在北环与DK街停车,让我的朋友来接我们。他家就住在那个S小区,我们跟他聊了一会儿,明天他还要出远门。上有老,下有小,为了两个孩子打拼,挺辛苦的!我找到我的电动车,带着老婆与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

(3450字。2020年10月6日21:5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