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舍山的阴影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五舍山的阴影

作者:
2020-12-22 11:06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精神正处在极度紧张的状态当中。

虽然我一厢情愿地想让医生为我加上更多的镇定剂,因为他们是唯一可以让我忍受折磨,继续在病床上苟延残喘的东西,但量剂已经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程度了。

再这样下去,当药物中断以后,我将会陷入更加癫狂的精神状态当中,失去所有生存的信心和希望。

现在的时间是深夜,我实在无法再独自忍受医院诡异的寂静和角落里可怕的阴影,所以只好起身,趁着月光,也趁着我的神智还算清醒,我必须将我的所见所闻给记录下来,警告世人永远不要靠近那座可怖的五舍山。

在我的讲述结束以后,我会因为难以忍受精神上的焦虑,而从医院那破旧的窗户上跳下去,摔死在位于深夜的、肮脏的街道上。

当你读到这里,你一定会认为我只是一个一心想要寻死的疯子,那你一定无法体会我接下来所要讲述的故事,以及背后的可怕真相。

从大学毕业以后,出于想要对国家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一份贡献,也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我来到了江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乡村教师。

当时,江西的交通还不算发达,我不得不换乘了几趟巴士,并且靠着江西老人的驴车,在薄薄的、积满雪的乡村小道上慢慢穿行后,才终于来到了位于五舍山下的村落。

我走下驴车,跨过一旁的小道,来到了村庄旁的山顶,村庄的景色一览无余。

黄昏下,陈旧的木屋、烟囱、屋梁,墓地全都一览无余,弯曲的道路在村民的木屋之间形成了错综复杂的迷宫,仿佛没有尽头,令人目眩。

村落的后方,远远的,就是那座神秘的五舍山。

在来的路上,车夫一直在和我聊天,了解到我是来做教师的大学生后,车夫的表情却并没显得特别意外。

“唉,又是一个大学生吗?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听话,不让做的事情偏要做,不让去的地方也偏要去...”

车夫的话语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向他询问,是不是之前就来过像自己一样的知青了。

车夫的回答是肯定的,只是关于之前的大学生在这里发生了什么,车夫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不停的叮嘱我,千万不要靠近村庄后面的那座五舍山。

“那座山邪性的很,村民从来不会去那座山上放牧或砍柴,连靠近都不愿意。”

车子滚过布满石子的道路时发出了很响的声音,但是我仍然可以感受到车夫的语气里带有一阵强烈的波动。

我坐在车夫的身后,无法看到他的脸庞,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对那座五舍山带有着一股巨大的畏惧感,仿佛深山里有着什么未知的东西一样。

而那座庞大的五舍山现在就在我的眼前。

站在山顶上,我可以一览无余整个村庄的全貌,但是我只能在浓厚的雾气中,隐约睹见五舍山的模样。

第一眼看上去,五舍山和其他我见过的大山没有什么区别,本就出身在农村的我敢保证,见过的山脉数不胜数,但这座五舍山,见到它的第一眼,我却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诡异。

首先是它的颜色。

整座山的颜色如同岩石上已经腐烂了的藻类植物,充斥着病态的绿色,如同油腻的下水道的绿色液体一般,在粘稠雾气的覆盖下,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其次是它的形状。

透过雾气,即使现在天色已晚,我仍然感受它那巨大的黑影,仿佛无声的巨人一般,远远地矗立着,凝视着自己。这样的景象让我不禁沉重地呼吸起来,在这不净的黑暗中,我不得不暂时将目光移开这座大山。

孤独而贫穷的我一人来到了这里,怀揣着梦想来到了这个贫穷的村庄,当时天真的我还不知道,这个村庄背后存在着的秘密,以及那座山里的可怕东西。

可当时的我又怎么可能会意识到呢?

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情,相比于那座诡异的大山,就正常的许多了。

村民热情地接待了我,他们很高兴有新的教师来到了这里。

村长带我向村里唯一的一所小学走去,这里将会成为我教书和住宿的地方。

在整理行李的时候,我实在抑制不住心中的疑惑,向村长打探之前的教师发生了什么。

村长原本和蔼的表情突然变得惊悚起来,眼神飘忽不定,不敢望向我,只和我解释说之前的那个教师,是因为在山中行走的时候,不慎摔下了悬崖,最后连尸体都找不到。

一开始我还有些疑问,但是当听到村长语气里的哀悼和可怜,使我又不得不相信了他所说的话。

之后的一段日子,我开始了我的教书生涯。

在给村庄里孩子传授知识的那段日子里,平凡而又充实,这样的时光使我短暂的忘记了村庄背后那座布满阴影的大山,以及它所带给我的压抑。

村民给我的感觉非常和蔼,只要不去刻意地提及位于村庄身后的那座山脉,村民们就会显得格外淳朴与自然。

但是事情要是一直这么一帆风顺的话,我也不会颤抖着写下这篇文章。

事情要从中元节的前一天晚上说起。

刚刚从村长家蹭完饭的我,头脑因为喝了酒还有些昏沉,在迷迷糊糊当中,我回到了住所,但正当我准备洗漱睡觉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计划。

夜已经有些深了,这时候会是谁呢?

打开门,我看到了一个苍老的背影,驼着背,焦急地用枯木般的手敲着门。

“阿婆?”

我不免有些惊讶,门口的老人我非常熟悉,她是我的一个学生,阿牛的婆婆。

阿牛是留守儿童,读五年级,算是所有孩子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平时性子有些急,家里也只有一个八十来岁的阿婆,两人就在靠近墓地的一个木屋里相依为命。

“老师,您一定要救救阿牛!阿牛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阿婆的语气里带着可悲的哭腔,令人心生怜悯,我只得赶紧把老人请进屋,向她详细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人的阐述的语气带着止不住的颤抖和浓重的沙哑声,即便是这样,我也大概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阿牛本来只是在房屋附近放牧,但不知怎得,今天的雾气格外的浓厚,其中一只绵羊意外地突然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放牧的地方位于村庄的后方,那是一处墓地,而墓地之后就是那座阴险的五舍山。阿牛以为绵羊去往了五舍山的方向,于是不得不孤身一人,穿过墓地,前往五舍山,寻找他丢失的绵羊。

可是直到深夜,阿牛还是没有回来,可怜的阿婆只好想到找人帮忙,可村里那有人愿意靠近那座他们从小就畏惧的大山。

无助的阿婆只好找上了我,希望我可以帮助她找回失踪的阿牛。

此刻,学生的安危就摆在我的面前,出于油然而生的使命感,我毫不犹豫的相信了阿婆的话,即使内心深处仍然保有对五舍山的一丝恐惧,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提上天灯,披上大衣,趁着夜色,前往了五舍山,寻找阿牛的身影。

此时的天气还有一些寒冷,落下的雪花几乎全部都被风吹散了。村民们都已经睡去,周围的门窗都在紧闭着,似乎是在有意识的防范着什么。

无人的街道上只有我还提着微弱的电灯,穿过迷宫般的的街道,向着村庄的后方走去。

我本想叫着几个村里的年轻人,同我一起前去五舍山寻找阿牛,但是当我想起村庄的人们对这座山都有着一种病态般的畏惧,我便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们肯定没人愿意靠近那座大山。

按照我的猜测,如果阿婆的诉述没错的话,阿牛一定是在山里迷了路。

十二月的冬天已经很冷了,如果把阿牛独自一人丢在深山里,恐怕会被冻死。

即使很不喜欢那座诡异的大山,我也必须要拯救学生的性命。

我在充满着未知的道路上继续前进着,路上虽然有些积雪,但行走还不算是太难,终于,在冷风中挣扎了几十分钟以后,我来到了漆黑一片的墓地。

墓碑如同幽灵般站在墓地里,在更远的地方似乎可以看到那不洁的、拥有黑色轮廓的五舍山。

鬼火在坟墓上舞蹈,显现出了一副可怕的景象,可是很奇妙,它们没有留下影子。墓地的中间有一条直直的小道,走过这条小道,再穿过一片黑森林,就会到达五舍山。

怀揣着巨大的不安,我迈着步子,向墓地中那条曲折的小道走去。

狭窄的小道有些潮湿,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奇怪的味道,风越来越大,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也可能是出于对这片墓地的厌恶,我加快了脚步,终于来到了墓地后方的树林。

树林里碰巧有一处台阶,布满了深绿色的青苔。顺着台阶,我一头扎入了黑色的森林,想着五舍山不断行进。

手里的提灯勉强可以照亮前方的道路,没有了墓地时那种诡异的压抑感,我的思绪稍微清醒了许多。

此刻的我多少有些犹豫和后悔,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就贸然踏入这片阴冷的森林,我萌生了退缩的念头,但很快脚下的土地逐渐呈现上升的趋势,我知道我距离五舍山越来越近了。

脚下粗糙的台阶不断向上,顺着山体向远处蔓延,耳边的寒风不断穿出如同恶灵哀嚎般的声音,令人不禁栗然。

忽然,我发现,在石阶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一处幽暗而又巨大的洞口。

我不禁有些咂舌,洞口的高大超乎了我的想象,足足有十米高,根本不像是人类可以建造的,我只能认为它是自然形成的。

洞口似乎是突然出现的,周围已经没有了可以继续上山的路,我站在洞口前,打量着四周,想要发现一点有关于阿牛的痕迹,同时判断要不要进入这个充满威胁的洞穴。

我提着电灯,在洞口徘徊着,突然发现洞口的周围居然有着一些诡异的浮雕。

浮雕向上和洞穴里不断蔓延,周围刻有一些我从未见过的文字,文字由一些昆虫符号组成,像是蟑螂、蚊子、甲虫、蜥蜴等等。

最让我痴迷的,还是洞口周围那些,不断向内延伸的浮雕,这些尺寸大的惊人的浮雕依旧清晰可见,我不得不靠近洞穴内部一些才可以看清。

我想这些浮雕可能在描述一种人,或者说是一种特殊的人。我不敢仔细描述他们的面孔和躯体,仅仅是回忆就让我感到眩晕。

这东西比我听说过的所有鬼怪都要更加怪异,虽然带着锯齿般的手臂和脚掌,并且有着宽的惊人的、锋利的牙齿,以及尖细的眼睛,背后还长有锋利而修长的翅膀,但它们的整体外形已经同人类达到了可憎的程度。更奇怪的是,我注意到了相较于浮雕上的其他生物,这些个体的雕刻的相当不符合比例。

因为在浮雕上,这些个体似乎正在试图杀死一只类似于猛犸象的生物,但浮雕将其表现的几乎和那些史前巨兽差不多一样大小。

这些壁画让我充满了畏惧,我不敢再向内走去,一时间,我只能站在洞穴的门口,任由月光将奇异的倒影投射在我面前寂静的峡谷里。

这时,洞穴里突然传出了一股难闻的刺鼻臭味,随着而来的是脚下土地传来的一阵巨大的颤动。

是的,那就是一阵巨大的震动,我险些有些无法站稳,不过最后还是靠着身旁的一处树枝,勉强稳住了身体。
突然之间,我看到了它。
洞口里首先发出了一阵苍白的光芒,然后我便看到了那东西的眼睛——那是一双惨白色的,巨大而又尖细的眼睛,同时,随着那双眼睛变得越来越清晰,地上的抖动越变得越来越剧烈,仿佛在宣告着它的到来。靠着那东西眼睛里的白色亮光,我终于勉强看清了它的全貌,和浮雕上描绘的生物简直一模一样。

那是一个令人憎恶、仿佛民间传说里的巨人一般的庞然大物,和洞口的高度一样,足足有十米之高。它像是一只噩梦里才会出现的庞然大物,用覆盖着鳞片的翅膀,发出了有缓慢而又低沉的声响,同时伸出了它那锯齿般的巨臂,冲着洞口飞扑过来。

我想我当时一定是疯了。

我发疯般地爬下刚刚的石阶,神志不清的向山下冲去。

其中的经过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回忆,我觉得自己曾经大声尖叫过,并且在没办法尖叫的时候还曾古怪地大笑不止,地上的震动还在持续,我一个不慎,失足坠下了山坡,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南昌的医院里。

村庄的村民放牧时在墓地旁的树林里发现了我,由于村里没有相应的医疗条件,只好把我送到了市里的医院。

搭救我的村民告诉我,那天夜里,以五舍山为圆心,整个江西都发生了地震,村民还告诉我,我在刚刚醒来时,还因为精神错乱说了不少胡话,不过也没有人认真关注过这些言语。

自然也没人相信我的故事。

我向村民询问阿牛的情况,那个去五舍山里寻找丢失绵阳的孩子找到了吗。

村民的回答令我震惊,他告诉我阿牛根本没有去什么五舍山,只是跑去小伙伴家玩耍,并且在那里过夜,只是没有告诉阿婆,所以阿婆才会以为孙子靠近了那座禁忌的大山。

如今在夜里,尤其是在满月的时候,我便会看到它。

我试图用过安眠药,但药物只好给我短暂的安宁,我仍然无法忘记,阴暗山洞里的那双苍白的眼睛。

所以,我准备结束这一切。

也许有一天,有人会从我写下的这份完整的叙述中得知我所经历的一切,或许他们会耻笑这些内容,但这绝对不是一场幻想。

 每当在深夜,当我闭上眼睛,我的眼前就会出现一副栩栩如生得让人毛骨悚然的画面。一看到角落里的阴影,我就会想起那个漆黑的洞穴,已经里面那无可名状的东西。
我梦到有一天,那些东西,会从深山当中突然钻出,也许会伴随着剧烈的地震,用它们锋利的爪子拖走软弱的人类。

我梦见有一天,世界会陷入无尽的黑暗当中,如同那深不可测的地底一样。

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听见门外有些声音,像是金属般的躯体在重重地撞击着大门。

不能让它们找到我!

天哪!那双眼睛!

窗户!窗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