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王瘸子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王瘸子

作者:彭世全
2020-12-22 17:00

桂花走几个月了,王瘸子仍在丧妻痛苦中,觉得媳妇没死,在生活里晃来晃去。回村,找张半仙算了一卦,说桂花不舍三个狗娃。
 
那天,王瘸子在修理店忙,大狗气喘吁吁地跑来:“爹,狗剩头好热,说胡话。”

王瘸子放下工具,一边跛着脚跑,一边说:“大狗快去找小姨……”

王瘸子把狗剩送到医院,已烧成了肺炎。

小姨赶到医院,看着狗剩心痛的说:“没妈的孩子遭孽哟。”

狗剩烧昏了也喊:“小姨,姥姥。”

小姨听得心都碎了,掉着泪,边跟狗剩物理降温,边说:“俺离不开小狗狗了。”

大狗说:“小姨,俺想娘。”

二狗哭着喊:“俺要小姨、姥爷。”

王瘸子也跟着流泪说:“狗剩好啦,都去小姨家,有姥姥、姥爷照着,俺也省心。”

小姨自姐桂花走后,常来姐夫家看狗狗,走多了,村里也有嚼舌根哩,你看姐走了,小姨子脚就跟上了。小姨听到后,心里难受,听多了,时间长了,想一想,嚼呗!也就不在乎了。

实际,小姨也有段痛苦的婚姻,对小姨伤害大,现在一提,心存恐惧,仍单身。但追求她的男人也不少,也可能没放下,高不成低不就。王瘸子也跟小姨说:“以前的事翻篇了,人啊,就那几十年,找个人家,眨眼就一辈子。”

小姨笑了笑说:“姐夫,人家好找,要对得上眼哩。”

王瘸子去看狗狗。小姨、姥姥,姥爷正与狗狗一起玩得好开心。对小姨笑了笑说:“狗狗皮,劳心哩。”
 
小姨指着狗剩说:“跟狗狗玩开心,姥姥、姥爷也高兴。过来一起,好有个照应。”

王瘸子结巴的说:“这……这……你是俺狗狗小姨,不方便哩。”

小姨惊愕,脸红红的,看着王瘸子,脸带愠怒,尴尬的说:“姐夫,俺是可怜小狗狗,怕今后遭孽。”说完,小姨搂着狗剩流泪。

那天,王瘸子急急忙忙地来找小姨,说:“小姨,有事,你看咋弄哩?”

 小姨说:“你说哩。”

王瘸子擦了擦汗,笑着说:“俺家那房被公家占了,赔偿俺,要三套房,补点钱;要两套,还给俺几十万。”王瘸子说完后,看着小姨,又笑了笑说:“小姨,你看,这事咋整哩?”

小姨说:“你跟俺姐商量,狗窝该有哩。”

王瘸子憨憨地笑说:“也是。你得给俺拿拿主意。”
 
小姨说:“俺是姨。”
 
王瘸子笑嘻嘻地,跛着脚上前说:“小姨,俺想要三套,对狗娃娘也是个交待,但俺差钱哩。”

小姨听着,想想也是,狗娃长大,没房也是问题,笑了笑说:“姐夫,有话说呗。”
 
王瘸子难过的说:“想借钱。”

小姨说:“中。虽钱不多,姥姥,姥爷早就说过,死后全给狗娃,这就先给,不够俺再补上。但产权得属三个狗狗哩,得立个据。”

王瘸子心喜,望着小姨。眼里饱含着激动的泪花,高兴的说:“小姨,中。”

王瘸子赔了三套房,一夜成了香馍馍,有的娘带着大姑娘来相亲,有朋友介绍,王瘸子实在推不脱,不得已,去敷衍见见。但这一传,王瘸子吃嫩草,流传好多版本,一段时间,修理店好热闹哟,有的说,嘿,一个瘸子,三个拖扳,还花心。

其实,王瘸子心里还装着桂花,半夜醒来是桂花的影。这房也是桂花当年省吃节穿盖的,没想成了金蛋蛋。又想小姨存钱也不容易,还有俩位老人存的血汗钱,平时狗狗的开支也是小姨。王瘸子觉得心里愧疚。去房屋中介,挂了套卖房的信息,中介估价,吓了一大跳。王瘸子笑开啦,还了小姨、老爷的钱,还剩好多哟。

王瘸子去小姨家,大狗、二狗上学了。小姨牵着狗剩提着菜回家。王瘸子滿心欢喜,看着小姨。小姨和狗剩像什么都没看见,从他面前走了过去。王瘸子顿时紧张,毛毛汗直冒。

王瘸子一跛一跛跟在后面,小姨不搭理,进了小姨家,小姨指着王瘸子说:“姐夫,你能!”

王瘸子呆了,红着脸,结巴着说:“小姨,俺想卖套房……”

小姨没等王瘸子说完,打断地说:“房是大狗,二狗,狗剩哩。”

王瘸子跛着脚,结结巴巴地说:“小姨,姥姥,姥爷年龄也大了,怕要用钱时,拿不出哩。”
 
小姨把立的字据晃了晃说:“姐夫,这个没忘哩。”

王瘸子蔫了,望着小姨,心里明白,小姨也是为狗狗好。

王瘸子背着手,念着:咋不长记性,俺真笨!一跛一跛往回走。刚到家,修理店的房东李老婆子一颠一颠跑来说:“瘸子,瘸子,喜事、喜事哩,俺远房家亲戚小女啊,长得可好看、水灵、黄花哩,在店里等你。”

王瘸子苦涩笑笑说:“房不卖了,抵债哩,还得跟你租房。”

李老婆子一听,拉下脸说:“没房,谁嫁你瘸子!”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王瘸子看着远去的李老婆子,心倒敞亮了好多。自言自语地说:“呸!王瘸子啊,王瘸子,为啥不娶小姨!”

第二天,王瘸子一跛一跛去找小姨,笑着结巴地说:“小姨,俺……俺搬过来……”

小姨说:“俺有人家了,姐夫住小姨家不方便哩。”

王瘸子红着脸,想说又说不出,跛着脚,结巴的说:“俺……进房……坐坐……说。”

小姨碰的声把门关上。王瘸子随门声震醒,呆呆地望着……

晚上大狗来了。自从狗狗去小姨那里后,长得胖胖哩。王瘸子看着儿子,啥气都消了,心存感激小姨和姥姥、姥爷。

爹,小姨家来了个叔叔,高高的哩,可好看了。大狗讲时小手还比划着。王瘸子一听,急忙问:“说些啥呀?”

大狗说:“没听清,好像……是说借啥……”
 
王瘸子坐不住了,蹭的站了起来,拉着大狗就走,一跛一跛的,去咻,像咻桂花那样咻……

远远望去,好像是小姨一手牵着二狗、一手牵着狗剩正向他走来,王瘸子跛着脚迎了上去……

多年后,王瘸子因病去逝,小姨将王瘸子与姐桂花合葬。大狗、二狗、狗剩对后妈小姨很有孝心。大狗把小姨接到一起生活。


【作者简介】彭世全(乡人),四川自贡市人。首届全国先觉杯文学大奖赛获优秀奖并收入该书(纸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