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也在以爱的名义控制父母
生活

生活:你是否也在以爱的名义控制父母

作者:呆呆彤
2020-12-24 08:00

小北正在店里生闷气,买了个房子要接爸妈过来住,沟通了很多次,好说歹说父母就是不来。

明明老家各种生活都不方便,父母还是坚持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老窝,他们俩在老家过的挺好的,你们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

每次讨论这个问题,双方就像两块拒绝被烧热的硬铁丝,谁都很难折弯彼此一点。小北最终拗不过父母,但是生了气,跟父母撂了电话。

夏天湿漉漉的空气夹杂着青草的香味,是小北喜欢的味道。

东子曾经说小北上辈子应该是一只兔子,但是今天小北对喜欢的味道无感,夜色越来越浓。

放下电话,小北打算早关门回家,这时文叔来了,肩上背了一个蛇皮袋子。

文叔1米7的个头,圆脸,敦实的身形,结结实实,小麦色皮肤,花白的头发,说一口普通话,但是不标准。

文叔是小北店铺里边的小区业主,小北店里有个打印机,有时候附近有需要的,会来打印个学生作业之类的东西,小北会收点纸墨的费用。文叔有两个孙子孙女上学,文叔负责接送,有时候会来打印个孩子作业。就这么熟了。

文叔进门把袋子放到地上,袋子里是洋葱,个头大的快赶上桌子上的罐头瓶子了。带着没干透的泥巴,一看就是刚从地里刨出来,泥土的香味让人踏实,小北也帮父母种过地,泥土的气味熟悉亲切。

小北很吃惊问:“文叔,你这是从哪里带来的洋葱啊?”

文叔很骄傲的昂着花白头发的脑袋说:“哪里来的?当然是我自己种的啊。”

小北不信,文叔退休前是个乡镇上的校长,儿女成才,文叔自己的退休金也有万把块,花都花不了。

“你天天早上送孙子,下午接孙子,周末还要辅导作业,哪来的时间种这个啊?”

文叔说:“那你就不知道了吧,每天我送完孙子都是接着开车回乡下种地,下午再赶回来接孙子。”

文叔沙发上一坐,小北就知道半个小时是走不了了,干脆烧上水边喝边聊。

小北喜欢和文叔一起聊,文叔有文化,说起话来有深度,知道的也多,又慈祥,所以总是聊的很投机。

文叔退休后就来了城里看孙子,每天除了接送孩子别的没什么事情,一点都不累,孩子们以为给父母提供了体面悠闲的退休生活。

只有文叔自己知道,日复一日的生活渐渐的吞噬了自己的精气神,仿佛本来健壮的大树慢慢的失去水分,感受不到风吹,叶子却在安静中不可阻止的变黄掉落,被一种困顿腐朽的感觉溶解。

渐渐的开始每天浑身酸痛,到后来干脆发展到眼睛、鼻子、嘴巴,整个脑壳都疼。

吃饭没有食欲,吃点东西消化不好,睡觉睡不着。

儿子女儿给送到医院各种检查,医生说缺乏运动,得运动,所谓的运动就是散散步,跳跳广场舞。

可是文叔干不来,说不会跳舞。医生忠告,不运动你的身体就好不了。既然没什么实病,就没当回事。

文叔的身体状况一直不见好转,文叔害怕自己变成老旧的火车,浑身长满锈,最后停运。

直到上次老友家喜宴,邀请文叔回家住了几天,去地里溜达了一下,顺便劳动了一上午,身体竟然久违的舒坦轻松。

文叔恍然大悟,还是离不开土地啊。以前工作之余的时间都是在地里劳作的。

从此以后文叔就开始了早上送完孩子,驱车40分钟回家种地的生活模式。

一开始稍微有点忙乎,一个星期左右就适应了。

可是这件事被儿子和女儿知道后,却非常反对,理由是太累了,辛苦了一辈子,终于退休享享清福了,又这么折腾,心疼的不得了,而且让同事亲戚知道了,还以为老父亲受到了虐待呢。

女儿来看他,各种劝,家里又不缺钱,这里什么都能买,干嘛这么辛苦啊,天天长途跋涉的。

过后走了,打电话又心疼的哭,半路又折回来,爱的绑架对峙中,文叔最后发了火,我的事儿我有数,不用你们管。

一年了,文叔几乎风雨无阻的来回两地穿梭,种的地瓜小的2-3斤,大的长到7斤多。

大热天挥汗如雨,累了地头一坐,摘个黄瓜一洗就能吃,不打农药,不上化肥。亲戚朋友都吃上了天然无公害蔬果。

当然最大的收获是,文叔的身体再也没闹过毛病,每天出上一身汗,感觉全身的经络血管都打通了,毒素随着汗水排到体外,全身说不出的轻松。

睡得香吃得饱,照文叔的话说就是,现在的胃口有多好,要是石头蛋能咬动,都能给吃了。

对这一件事,儿女们从一开始的不解,心疼,夹杂着些许面子上挂不住,到一年之后的慢慢理解。

文叔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希望有一天能得到孩子的支持。

文叔对小北说:“我喜欢来你这里坐坐,因为你喜欢听我说,平常孩子回家了,吃饭不是一个点,吃完饭各忙个的,平常上班,根本没什么交流,他们不知道我离不开土地,也放不下儿女。”文叔也需要有个人懂。

小北那一刻真的懂了,文叔站在自己出生长大的地方,赤脚走到田里,劳作起来,膀子甩开仿佛回到年轻时代,头顶蓝天,脚踩黄土地,看着亲手种的各种瓜瓜苗苗一天天的长大结果,心里的喜悦是油然而生的,身体自然好起来,文叔说这是劳动治百病。这是修行。

因为放不下孙子,知道孩子忙,所以坚持两头跑,这种忙碌但充实又踏实的生活,让文叔达成了爱自己和爱孩子之间的平衡,这对文叔来说是一场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修行。

小北替文叔感到高兴。

送走文叔,小北一看时间还不太晚,给妈妈去了个电话。

尊重自己爱的人,支持他们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是最无私的爱,小北不要再以爱的名控制爸爸妈妈。

刚要睡觉的妈妈接起电话,有些担心的问“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

小北说:“爸妈,我想通了,你们想在哪里生活就在哪里生活,什么时候想来的时候再来,只要你和老爸开心。快睡觉吧,我爱你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