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大王的小娇夫
故事 短篇小说

小说:山大王的小娇夫

作者:若妤灬
2020-12-24 21:00


女版山大王,拐了个俏书生去压床

月黑风高夜,长顶山,风行寨。
房间内,烛光摇曳,林弯弯跨坐在一名容貌清秀的男子身上,双手环胸,笑眯眯地打量着他。
嗯……
唇红齿白,模样俊俏,是她喜欢的模样。
涂了蔻丹的指尖轻轻挑起男子下颌,林弯弯凑身过去,学着烟柳巷里那些姑娘的神态,在他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放心,老娘会好好疼惜你的……”
男子看起来柔柔弱弱地,奇怪的是,被绑着双手压在她身下,面上却不见半点惊慌。
他抬头看她,那双眸子黑盈盈地,细细看去,眸底似乎还有几分极淡笑意。
“姑娘”
他低低开口,目光在她身上扫量一番,“你口水流下来了。”
林弯弯一惊,连忙用手背去擦,入手却没有半点湿意。
她回过神来,杏眸微瞪,“你敢耍我!”

男子轻笑,却是连连摇头,“不敢,还请姑娘一会手下留情。”
林弯弯不知怎么,就见不得这人那双明晃晃地眸子,脸一红,索性脱下鞋来,一手一个砸出去,灭了烛光。
房间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林弯弯清了清嗓子,故作淡定道,“放心,我会轻点的。”
话虽这么说,可是……
半炷香后,疼的直叫的人,却是林弯弯。
黑暗中,她紧紧抓着男子肩膀,小脸苍白一片。
不知什么时候,男子手上绑着的绳索已然不见,修长指尖紧紧箍在林弯弯腰间,掌心灼热滚烫。
月色下,他轻轻勾唇,学着林弯弯刚刚的模样,“姑娘放心,我会轻点的。”
借着月光,林弯弯盯着那张俊俏面孔,心一横,闭眼道,“速战速决!!”


清晨。
林弯弯是在一个温热怀抱中醒来的。
一睁眼,便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眸。
见她醒来,男子瞬间换上一副委屈神色,“姑娘,昨晚,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林弯弯眉心抽了抽。
昨晚,明明是这个男人反客为主,把她折腾的半死!
轻咳一声,林弯弯单手撑着床榻坐起身来,扯起被角挡在胸前,故作老练的道,“老娘御男无数,你这身体只能算是一般。”
男子没应声,目光却轻飘飘地落在了床榻上,唇角勾起几分。
杏色的床褥上,那一抹殷红格外显眼。
林弯弯却丝毫没注意到,反而摸了摸他侧脸,“放心,只要你乖乖留在寨子里,让我生下一个胖麟儿,我一定好好待你!”
男子眉心蹙了几分。
胖麟儿?
合着,他被抓来这风行寨,不只是要当压寨夫君的,还要负责让她怀个孩子?

长顶山上有两大山寨,各自占据着大山的东西两方。
左有黑云寨,右有风行寨。
林弯弯正是这风行寨的现任大当家,为了满足重病父亲想抱孙儿的心愿,她强掳了十几个民男想要做自己的压寨夫婿,却没一个能看上眼的。
这不,昨晚好不容易掳来一个模样俊俏体力又好的,却反倒把自己折腾的半死。
近日,黑云寨隔三差五地便派人来这边骚扰一番,林弯弯烦不胜烦。
她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是那黑云寨的大当家又思春了,又不敢和林弯弯正面冲突,只能时不时地派手下搞些小动作来吸引她注意力。
清晨,两人洗漱过后,林弯弯便收到消息,黑云寨老大这次亲自带人过来了!
林弯弯眉梢一挑,眼底浮起几分戏谑,那个又黑又丑的憨老大,这次怎么敢亲自上她山头来?
林弯弯拍了拍男子肩头,“你先吃饭,我马上回来。”
话落,林弯弯拎起自己的金背大砍刀便向房间外走去。
走到门口,林弯弯忽然回身。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启唇,“何卿。”
林弯弯念叨了两句,灿然一笑,“记住了,我叫林弯弯。”

林弯弯走后,何卿便安静地坐在房间里。
没等来林弯弯,却等来了另一伙人。
是寨子里的二当家姜大成,带着他的一群手下。
姜大成晃悠悠地走进来,手中长刀指了指何卿,“你小子,就是大当家的昨晚带回来的?”
何卿瞥他一眼,应都不应。
姜大成瞬间急了,“你他娘的!老子跟你说话呢!”
何卿坐在桌前,神色淡然,既不应声,也不看他,只是拿起桌上的热茶,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
品了一下茶的回味,赞道,“好茶。”
这幅完完全全无视的模样,让姜大成瞬间恼羞成怒,“你小子是真没见过血,爷爷今天就放你二两血!”
话落,姜大成提刀逼上前来。
何卿却连眸子都不曾抬起半分,只是缓缓放下茶杯,数着“三……”
姜大成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你这是给自己念时辰呢?”
何卿缓缓抬头,“二……”
“一……”
姜大成冷笑着扬起长刀,然而,刀还未落下半分,身后房门便被人猛地踹开!
林弯弯拎着金背大砍刀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姜大成,老娘的人你也敢动,活的不耐烦了?”

再骚扰我娘子,信不信我平了你的黑云寨?

听见这声音,姜大成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手里大刀“咣啷”一声落了地。
回身,姜大成讪笑,“老大,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林弯弯哼了一声,手中的金背大砍刀狠狠掷向地面。
“若是再不回来,老娘的男人都被你欺负了!”
姜大成面色变了变,眼睁睁见这刀竟入地三分。
林弯弯瞥他一眼,走上前来,站在了何卿身旁,俯下身来。
“他有没有伤着你?”
说着,目光将何卿上下打量了一遍。
见他无事,林弯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鬼知道怎么回事,她一想到面前这个柔柔弱弱地小相公也许会被欺负,心就不由得揪紧了。
何卿摇摇头,神色始终平静,反倒把茶杯递到了林弯弯面前,“尝尝。”
林弯弯听话地抿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
林弯弯如实应道,“苦……”
何卿怔了一下,下一刻却直接勾上林弯弯下颌,仰头吻了上去。
“这样还苦不苦?”
林弯弯怔住,手指紧紧捂着唇,涂了蔻丹的指甲与白皙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半晌,林弯弯回过神来,脸却一路红到了耳根。
她有些别扭地转过头,清了清嗓子,“还,还是苦。”
一扭头,却看见了姜大成以及他带来的几名手下一脸震惊的表情。
林弯弯一愣,面上的娇羞表情瞬间消散。
手一抬,拎起一旁的金背大砍刀,林弯弯皱眉,“走!”
众人错愕,“去哪?”
将刀扛在肩上,林弯弯一副彪悍模样,另一只手拽起何卿,扬声道,“那黑老大总是色眯眯地看着我,老娘一想就觉着恶心!”
说着,林弯弯看了一眼身旁神色淡然的何卿,“今天就让他看看,老娘的男人可不是他那种大老粗!”

就这样,林弯弯扛着她标志性地大刀,拽着何卿去了隔壁山头。
“黑老大,出来!”
林弯弯一嗓子吼出,隔壁山寨立马热闹了起来。
黑云寨大当家的立马跑了出来,果然如林弯弯所说,一双眼睛色眯眯地盯着她上下打量。
“弯弯,你怎么来了?”
这句弯弯,叫的林弯弯一阵恶寒,忍不住有些犯恶心。
手中长刀一转,狠狠插在地面上,林弯弯仰着脸,冲着对面吼道。
“黑老大,以后别再跟老娘套近乎,老娘有相公了!”
说着,林弯弯忽然将何卿推了出去,伸手在他胸口拍了拍。
“看见没?这才是老娘的夫婿,温文尔雅,貌比潘安!”
黑老大是典型的山贼形象,穿了件黑色短袍,露出一双精壮有力的胳膊,浑身上下都黑的似碳。
在林弯弯眼里,这就是标准的莽夫形象。
她可不喜欢,她喜欢何卿这款,文文弱弱的带着几分书生气,唇红齿白,清秀卓然。
当然,这家伙在床上可一点都不柔弱!

黑老大愣了很久,将何卿来回打量了个遍,他才嗤笑一声。
“弯弯,你拒绝我那么多次,就为了这小子?”
说着,黑老大摸了摸怀里的长刀,笑道,“怎么说你也是在咱们这山上长大了,身边汉子个顶个的孔武有力,你怎么偏要找这种小白脸?”
黑老大向前走了两步,指了指何卿,冷笑道,“就这种小白脸,老子一个能打十个!”
说着,黑老大握着长刀掂了掂,刀尖直指何卿,“喂,小子,要不要跟老子比试一番?”
何卿还没应声,便被林弯弯挡在了身后。
林弯弯也拎起刀来,一脸不屑,“我们家是老娘当家做主,有什么,冲老娘来!”

黑老大眼底的不甘更浓郁了几分。
他绕开林弯弯,怒目看向何卿,“躲在女人后面算什么?小白脸,到底敢不敢和老子比试一番?”
黑老大吵了半晌,何卿终于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
轻飘飘地目光,竟压的黑老大心头一窒。
回过神来,黑老大只觉着侮辱,想他堂堂黑云寨的大当家,居然被一个文弱书生的眼神吓到了?
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心一横,黑老大也不顾何卿应没应,提着刀冲上前来,“你要是男人,就跟老子比试一番!”
林弯弯脸色阴沉地厉害,面对着暴怒而来的黑老大,林弯弯握着大刀的指尖一紧,颇有种提刀上战场的架势。
然而。
林弯弯正欲动身,便被何卿拦了下来。
这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轻飘飘地按在她肩头的一只手,竟按的她无法动弹半分!
林弯弯一脸震惊,还来不及去问,便看见何卿俯下身来,在她耳根处轻轻亲了一下。
“有相公在,哪还需要娘子亲自动手?”
话落,何卿轻飘飘地抬起手,竟生生握住了黑老大砍下来的手腕。
画面恍若静止,安静的可怕。
一副柔弱书生模样的何卿,竟一只手拦下了黑老大的重重一击!
最主要的是,黑老大憋的面色通红,可手中长刀却根本无法再下降半分,反观何卿,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地模样,就连眉头都不曾皱过半分。
场面安静的有些诡异。
就在众人都愣神时,何卿忽然开了口,手一抬,掌心运了些力,直接将黑老大推的倒退数步。
何卿手一抬,动作自然地将林弯弯揽进怀里,“没听见我娘子说么?她的男人必须是我这种。”
话落,何卿瞥了他一眼,淡声道:
“再骚扰我娘子,信不信我平了你的黑云寨?”


女山贼和小夫君,居然被亲爹下了药

现场一片寂静。
黑老大面色难看,心里却也清楚,面前这个面色清秀的小书生恐怕没那么简单。
可是……林弯弯就在旁边看着,他堂堂黑云寨大当家的,怎么可能跟一个柔弱书生服软?
心一横,黑老大紧紧握着长刀,咬牙道,“就凭你个毛头小子,还想灭我的黑云寨?”
话落,黑老大冷喝一声,“老子先砍了你!”
手腕猛地一用力,黑老大勉强将长刀抽出,朝着何卿狠狠扫来!
与破空声一同响起的,是一道低笑声。
何卿身子向后微微躲了几分,身子一转,几乎没见他动弹,便直接绕到了黑老大身旁。
化掌为刀,一记掌刀落在了黑老大脖颈上。
下一刻。
黑老大直接瘫倒在地,晕了。
现场鸦雀无声。

林弯弯最先反应过来,不敢置信地看向何卿,“你……”
何卿轻飘飘地收回目光,转过头来。
脸上瞬间换上一副无辜神色,“娘子,这人看着身强体壮的,怎么这么虚弱,我轻轻一碰,他就倒了。”
林弯弯不傻,她当然察觉出来何卿好像有秘密,可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更何况——
何卿那副清清秀秀的脸,委委屈屈的神色,她实在不忍心责怪啊!
林弯弯招招手,“过来。”
何卿乖巧地走了过来,主动握住了林弯弯的手,与她十指紧扣。
“娘子,这人……”
何卿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地上不省人事的黑老大。
林弯弯瞥了一眼,嘴角微微抽搐几分,随后清了清嗓子,冲着黑云寨的人吼道,“还愣着干嘛?你们老大怕是得了什么恶疾,赶紧抬回寨子里看病去!”
大当家的一倒,周围几个小山贼乱了阵脚,哪还有空理追究何卿,赶紧抬着大当家回了寨子。
林弯弯看了一眼身旁神色乖巧的男子,抿抿唇,“走吧,带你回去见见我爹。”
何卿乖巧应声,“好。”

风行寨,某房间内。
林弯弯拽着何卿进屋,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床边,“爹……”
话音刚响,躺在床上须发皆白的老人便倏地睁开了眼。
“爹”,林弯弯在床边坐下,伸手指了指何卿,“这就是我刚找的夫君。”
老人连忙将目光转到了何卿身上,将他上下打量一番,随后满意地笑了,“不错,身子挺结实的,好生养。”
林弯弯难得地脸一红,“爹!你说什么呢?再说……”
林弯弯看了一眼身旁的何卿,后半句话没说出口,再说何卿这副清秀模样,爹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结实的?
何卿对上她的目光,微微挑了挑眉,林弯弯连忙转过头来。
她才不想让爹和何卿看出来,她居然会因为他的一个神态动作而脸红心跳。
她是山贼,是这风行寨的大当家!可不是那些养在深闺的怀春姑娘。

说来也怪。
原本被大夫说是患了重症,恐怕活不了多少时日的老爹,在看见何卿后,竟然精神大好,手一撑床榻都自己坐起来了!
林弯弯看的惊讶不已,却也开心,她就爹这一个亲人,当然希望他能长命百岁。
没说几句,林父便招呼一旁的老管家,“福伯,去,给大当家的和我新女婿上两杯热茶!”
说着,林父悄悄地冲着福伯眨了眨眼。
福伯心领神会,立马应声退了下去。
没过片刻,两杯温热的茶水便被端上桌,福伯微微俯身,“大当家的,姑爷,这是老爷赐的茶。”
林弯弯瞥了一眼,皱眉,“这大热天的,谁喝茶啊?不喝!”
何卿看了一眼茶杯,却是别有深意地笑了笑,没应声。
林父清了清嗓子,“必须喝!”
“这是你们新婚,爹给你们赐的茶,必须当着的爹的面一滴不剩的喝光!”
林弯弯无奈撇嘴,“还赐茶,爹,你这架势可真不小。”
说归说,林弯弯还是拿起了茶杯,将其中一杯递给了何卿。
何卿看了一眼茶,笑意加深几分,随后转头看了林父一眼,薄唇微启,“多谢,爹。”
这句爹叫的林父心花怒放,连连应声,催着两人赶紧喝茶。
两人乖乖喝下。
茶杯刚刚放下,林父便立马换了一副神态,马上开始撵人。
“老子的茶都喝了,赶紧回去吧!”
林弯弯一脸莫名,“今天寨子里没什么事,我们陪陪你。”
林父立马板起了脸,“寨子没什么事,你们有!婚都结了,还不抓点紧,让我赶紧抱个小金孙!”
话落,林父冲着福伯点点头,“福伯,把大当家的和姑爷送回房。”
林父还特意加重了“送回房”这三个字。

就这样,林弯弯和何卿被福伯监视着回了房间。
房间内,两人大眼瞪小眼。
半晌,林弯弯猛地站起身来,将衣领松了松,嘴里嘀咕道,“奇怪,今天天儿怎么这么热?”
松了衣领还觉着不够,林弯弯皱着眉,索性解开了两颗扣子,回头去看何卿。
“你热不热?”
何卿点点头,唇角微微弯着,一双眼睛格外地明亮,“热”
不等林弯弯说话,何卿又紧接着道:
“热就对了,因为你爹在茶里下了药。”
林弯弯猛地抬头,“我爹……下药?”
正想说不可能,林弯弯忽然反应过来,抿了抿唇,凑过身来小声问道,“什么药?”
何卿唇角弯起的弧度又加深几分,“春、药。”
尽管已经隐隐猜到几分,可听见这两个字,林弯弯脸色还是不由得红了几分。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何卿淡定无比的神色,忽然觉着有些不太对劲。
“你……你早就知道了?”
何卿一点不瞒她,乖巧地点点头。
“你!”
林弯弯瞪着眼睛看他,“那你怎么不早说?”
话音刚落,何卿手一抬,猛地将她捞入怀中,林弯弯瞬间噤了声。
那张清秀的面孔缓缓靠近,最后,在她唇上轻轻咬了一下,何卿才开口:
“因为……我挺怀念昨晚的。”


被赶走的小夫君,又被她爹连夜送了回来

床榻上,林弯弯瞪着眼睛看向面前这人,小脸通红,“何卿!你……”
何卿却半点不恼,反而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眉梢微微挑了几分,“我怎么了?”
林弯弯眼睛又瞪大了几分,纤细手指捂住嘴,“你……下流!”
何卿低笑一声,抬手将林弯弯捂着唇的手拿开,又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只不过,这次不是一触即开,而是缓缓加深了这个吻。
林弯弯双手抵在他胸前,有些害羞,又有些享受,想要将他推开却又舍不得,只能这么欲拒还迎着。
而体内一阵又一阵的燥热,则在不断告诉着林弯弯——
何卿说的没错,她爹的确是在茶里下了药。
林弯弯紧紧闭着眼,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家老爹,她昨晚就已经和何卿睡了,她爹究竟在急什么!
林弯弯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衣衫被撕开的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布帛被撕开的声音,在这寂静房间内格外刺耳。
林弯弯睁开眼,还没看清何卿的脸,便被他用手掌覆住双眼。
“别看。”
话毕,炙热的吻也随之落下,从她的眉眼一路向下蔓延。
最后,重重吻在她唇上,将林弯弯的嘤咛声尽数吞下。


房间内,春色旖旎。
房间外——
林父笑意吟吟的站在门口,侧耳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知道药效发作,林父才满意地点点头,神清气爽地离开了,那身手矫捷的模样,哪里像是病入膏肓。
……
云雨过后,林弯弯躺在何卿怀里,动也不想动。
这人真是,看着温温和和的,在床榻上却一点也不温柔,她简直快被折腾坏了。
想到这,林弯弯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何卿勾了勾唇角,反倒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语气提了几分,“还想继续?”
林弯弯瞬间怂了,连忙摇头。
何卿低笑一声,目光却落在林弯弯身上不断流转。
他的目光实在太过炙热,林弯弯被看的不太自在,连忙拽起被褥遮住身子,在被子里穿衣。
何卿半撑着手臂,抬头看她,“不睡一觉么?”
林弯弯头也不抬地道,“大白天的睡什么觉!”
说着,林弯弯抬头看他,语气少有的严肃了几分,“你跟我去后院,我有事问你。”
何卿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好。”

后院。
林弯弯拽着何卿走到一块巨石前,努了努嘴,“把它举起来。”
何卿微微咋舌,“举起来?”
这巨石可不是白叫的,起码几百斤重。
何卿似笑非笑地看了林弯弯一眼,指了指自己,“你觉着……我能举起来?”
林弯弯故意板着一张脸,“你试试。”
今天在黑云寨,何卿的反应可不像是个普通人,林弯弯更不相信黑老大会忽然患什么恶疾。
而且,黑老大的身手她是清楚的,虽然说也就是三脚猫的功夫,但他力大无比,有一身的蛮力。
就这样,黑老大今天却被何卿四两拨千斤地,一只手拦下他来势汹汹地长刀,又一掌直接将他击晕。
林弯弯不傻,她几乎肯定,何卿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柔柔弱弱的。

何卿走到巨石旁,俯身,双手抱住巨石,用力……
双手直打颤,巨石却纹丝不动。
何卿又试了两下,拂拂袖子,直起身来,一脸无辜地看向林弯弯,“娘子,举不起来……”
林弯弯气的想骂娘,这家伙明明就没用力好吗!
可何卿眼一眨,脸上神色无辜极了,林弯弯到了嘴边的骂人话终究是没忍心出口。
末了,林弯弯摆了摆手,“举不起就算了。”
算了。
管他何卿是何身份呢,两人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即便他是朝廷的人她都认了。
她林弯弯做事,从不畏手畏脚。

是夜,林弯弯赶在何卿想要进房前将他拦下,何卿一怔,温润眸子眨了眨:
“娘子为何不让我进去?”
林弯弯脸一红,连带着声音也低了几分,“我……”
顿了顿,她清清嗓子,“这几日太疲乏了,今晚你去隔壁睡,我要休息休息。”
何卿笑了笑,却装作不懂,“娘子是身体不舒服?那我更要留下照顾你了。”
说着,身子一歪,从林弯弯身旁进了房间。
林弯弯连忙拽住他衣角,刻意不去看他那副无辜至极的神色,威逼利诱地把他送去了隔壁。
然而,林弯弯躺在床榻上还没舒服两分钟,房门忽然开了。
林弯弯猛地坐起身,便看见何卿缓步走了进来。
“何卿……”
林弯弯压低了嗓子叫他,“我不是让你今晚睡在隔壁吗!”
何卿耸耸肩,指了指身后,“这可不是我要回来的。”
身后适时地响起了福伯的声音,“大当家的,是老爷让我把姑爷送回来的。”
林弯弯:“……”
就这样,何卿又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林弯弯房中,当然,夜里又将她折腾了一番。

第二日。
一向起早的林弯弯难得地赖了床,呈大字型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脑袋放空。
身旁,是安静地看书的何卿。
忽然,有人敲了敲房门,是福伯的声音,“大当家的,老爷请你和姑爷去喝杯茶。”
一听见喝茶二字,林弯弯瞬间打了个哆嗦,连忙出声,“不去!”
她到现在还腰酸腿疼呢……
福伯被林弯弯赶走了,然而,还没躺几分钟,又有人前来敲门。
这次,是林弯弯的一名手下,“大当家的,黑老大来了!”
林弯弯一个轱辘坐起身来,一边飞速地穿衣,一边应道,“知道了!”
林弯弯心想,这黑老大昨日被当众打晕,跌了那么大的面子,今天必定是来讨个说法的。
思及此,林弯弯转头看了一眼仍旧自顾看书的何卿,拍了拍他肩膀,“夫君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顿了顿,林弯弯又补充了一句,“你娘子好歹也是这风行寨的大当家,不会让黑老大动你半分的。”
何卿抬起头来,笑意温和,“好”。

寨子前。
林弯弯手拎她专属的金背大砍刀,另一只手与何卿十指紧扣,身后跟着一群手下,一行人气势浩荡。
然而,让林弯弯惊讶的是,黑老大竟然是独自一人来的。
林弯弯皱眉,黑老大这是搞什么名堂?
想独自一人,干翻她们风行寨?
想到这,林弯弯忍不住撇了撇嘴,这家伙莫不是被何卿一掌刀给劈傻了吧!
想归想,林弯弯带着一行人走上前去,手中大刀猛地一落,倏地插入泥土之中。
“黑老大,说吧,今日过来想怎么样?”
林弯弯清了清嗓子,吼的气势十足。
然而,下一刻,黑老大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举动——
当着众人的面,黑老大猛地跪了下来,大吼一声,“师娘!”
师娘?
所有人都怔住,尤其是林弯弯。
她转头看了何卿一眼,却见他微微蹙眉,似乎也毫不知情。
再看面前的黑老大,他仰头看着何卿,眼底满是狂热:
“师父,你以后就是我黑老大的师父了!”

前几日,我在山下掳走了一位姑娘

所有人都当场惊住,怔怔地看着黑老大。
就连林弯弯都眉心抽了几抽。
林弯弯长这么大,还真没服过谁,有一说一,这黑老大算是一个。
众人尴尬,黑老大却一点也不觉着,他单膝跪地,看也不看当初一门心思追求的林弯弯,满眼狂热的看向何卿。
“师父,俺黑老大对那些武功高强之人不太感兴趣,就喜好一个力气,想不到您看着文文弱弱的,居然有如此巨力,您一定要收我为徒!”
向来神色温和的何卿,都忍不住抿了抿唇角。
半晌。
他清了清嗓子,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收。”
黑老大肩头瞬间垮了下去,“为何不收?”
说着,黑老大头一扬,“师父,只要您同意收我为徒,整个黑云寨都是您的!”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
可何卿面色不变,仍旧淡声道,“不收,你这点功夫,远达不到我收徒的……”
话没说完,忽然被林弯弯打断,“收!”

说着,林弯弯冲着何卿眨眨眼,拽了拽他袖口,“夫君,收了他!”
后半句话,林弯弯没有说出口。
收了他,黑云寨都是她的,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收并了整个山头,傻子才不收!
何卿怔了怔,眼底浮现出几分无奈,轻笑着摇摇头,语气宠溺,“好,那就收了。”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一场荒诞的认师大会就这样落了幕。
最得意的人当属林弯弯了,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并了隔壁黑云寨,林弯弯乐的一整天都是笑眯眯地。
然而,没开心两天,麻烦便找上门来了——
林弯弯正在寨子里管教黑云寨的原本手下,山下却有一群武林中人找上门来。
大喊着让黑老大放人。
林弯弯听着寨子下的喊声,赶紧把黑老大叫了过来,桌子自一拍,林弯弯冷声道,“黑老大,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怪不得……
林弯弯这两天还纳闷,就算是想要拜师,怎么这么容易就把黑云寨拱手相让,原来是惹了麻烦,想要把她推出去当冤大头呢!
黑老大摸了摸后脑勺,讪笑道,“也没什么,就是前几日……在山下掳了一个姑娘。”


林弯弯陡然皱眉,“强掳民女?黑老大,你这事也做!”
黑老大讪笑一声,没说话。
林弯弯压下怒气,继续问道,“那姑娘和山下这门派有什么关系?”
黑老大眼神闪躲了一下,支吾道,“我也是才知道,她……她是落雪派掌门的独生女……”
林弯弯扶额。
落雪派虽然不算什么大门派,却怎么也是武林正派,这可怎么办才好。
而且,人家是武林门派,门下弟子个个都精通武艺,她们这是山寨,寨子里多数都是些不懂功夫,空有一身蛮力的莽夫。
真要打起来,恐怕这一个寨子都不够人家打的。


眼见着山下声音越来越大,林弯弯猛地拍了下桌子,喝道,“那还等什么,等人家攻上山头吗?还不赶紧去把人放了!”
黑老大擦了擦额上冷汗,“人……人前两天就跑了,早就找不到了……”
林弯弯瞪他一眼,倏地站起身来,“走,带人下山,我去说。”
说着,林弯弯转头看了何卿一眼,语气缓和了几分,“你就留在这等我。”
她其实是怕一会如果真打起来,何卿有个什么闪失。
她可舍不得。
何卿却摇摇头,主动牵起她的手,“走吧,你夫君也没那么弱。”
林弯弯一想也是,上次何卿一记掌刀劈晕了黑老大,说不定真有些武艺的。


林弯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了寨子。
山下,有一年轻男子带着一群门下弟子,见了黑老大怒目喝道,“黑奎,赶紧把我小师妹放出来!”
黑老大战战兢兢上前,“人……人早就跑了!”
男子不信,二话不说便带人攻上山寨。
林弯弯沉着一张脸,手中紧紧握着她的金背大砍刀,这一仗,半数是败了。
但是,她作为这风行山的大当家,即便是站着死,也不能后退半步。
眼见着山寨这边不敌,林弯弯握紧刀柄,正欲上前参战,却忽然被人拦下。
是何卿。
他面色淡然,轻轻拍了拍林弯弯肩头,“交给相公。”
话落,不等林弯弯说话,何卿一个提纵,纵身跃入人群之中。


接下来的片刻里。
林弯弯怔怔地看着,眼底满是震惊。
那些打的寨子里人还不了手的门派弟子,竟被何卿轻飘飘地击退。
即便林弯弯都看的出来,何卿绝对没有用全力。
两边皆惊,纷纷停下手来。
领头那名男子皱皱眉,抬头看向何卿,语气也谨慎了几分,“敢问阁下贵姓?”
何卿瞥他一眼,薄唇轻启,“你还不配问这话,让你们掌门出来。”
青年男子面色陡然一沉,“好大的口气!”
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道厉喝声,“青玄,住嘴!”
门派弟子连忙分开一条路,一名白发老者缓步走出,一路走到了何卿身前,看了何卿一眼,垂首问道:
“敢问——阁下可是何宗主?”


不是武林盟主,是林弯弯的相公

林弯弯有些疑惑地转头看了一眼自家相公,“何宗主?”
何卿正欲和她解释,林弯弯又皱着眉补充了一句,“你骗我!你不是说你叫何卿么,怎么又变成了何宗主?”
何卿怔住。
这……自家小娘子的脑回路简直让他震惊,他该怎么告诉她,何宗主是别人对他的称谓,而不是他的名字……
索性揽住林弯弯肩头,低声说道,“等回去再和你说。”
话落,何卿转头看向那名老者,点点头,语气颇为清淡,“沈掌门,你女儿之前确是被黑奎掳走,但是,几日前已经逃下山了,现在这黑云寨已经被我娘子接手。”
林弯弯有些惊讶地看了何卿一眼,即便是她都听了出来,何卿这后半句话警告意味颇浓。
意思就是,这山寨已经是我娘子的了,你若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别再来找麻烦。
林弯弯轻轻拽了拽何卿袖口,怎么可能,人家怎么说也是一个门派的掌门人,怎么会被何卿这么一句话给吓走?


然而。
那落雪派掌门人,还真被吓走了。
他看了何卿一眼,俯首作了一辑,“老夫相信何宗主为人,何宗主既然开了口,那想必小女定是已经不在这山寨中,老夫这就下山去找!”
话落,他道了句告辞,便带着一众弟子匆匆离开。
这边,林弯弯等人惊讶不已。
林弯弯即便是性子再单纯,此刻也察觉出不对劲来,她转念一想,才忽然明白,“所以……”
“何宗主不是你的名字,而是……你是某个宗门的宗主?”
何卿点点头,俯下身来,轻声问她,“听说过何天宗么?”
林弯弯怔怔地点点头。


何天宗……
她要是没听说过,可就太孤陋寡闻了。
那可是真正的名门正派,有着百年传承,在江湖上地位颇高,一呼百应。
听闻,接连几任武林盟主,都是出自何天宗。
相比而言,落雪派简直就是过家家,不值一提。
也直到这一刻,林弯弯才忽然想起,这届武林盟主,听说就是何天宗的现任宗主,好像……
就是叫何卿!
林弯弯彻底回不过神来,她之前真的从来都没有把眼前这个看起来清清秀秀,柔柔弱弱的小相公,和那个高不可及的武林盟主联系在一起!


回过神,林弯弯拽着他袖口的手倏地松开,说话时都忍不住结巴了几分,“武……武林盟主?”
何卿轻笑,按着她脑袋落下一吻,语气温和,“不是武林盟主,是林弯弯的相公。”
林弯弯脸颊瞬间红了。
还想再问些什么,何卿却忽然将她揽入怀中,“好了,先回房,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然而,片刻后,林弯弯却皱着一张小脸,大骂何卿是骗子!
这人回房后并没有先回答她的问题,而是……
先把她按倒在床榻上,白日宣淫了一番!


雕花床榻上。
林弯弯双手紧紧抵在他胸口,皱眉道,“你还没告诉我……”
话说了一半,余下的话音尽数被他吞入腹中。
惩罚般在她唇上咬了一下,何卿低声道,“不许分心,一会我什么都告诉你。”
林弯弯心有不甘,却被他按的紧紧地,半分也动弹不得。
一番云雨。
何卿心满意足地靠坐在床榻边,林弯弯窝在他怀里,一副不满的模样,像极了一个小怨妇。
何卿低头看她一眼,轻笑,“娘子想知道什么,说吧。”
林弯弯看他一眼,“你真是何天宗宗主,现任武林盟主?”
何卿点点头,也不再瞒她,“如假包换。”
林弯弯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你堂堂武林盟主,怎么会被抓来我这个小山寨?”
闻言,何卿笑了,“因为我是自愿的。”


自愿的?
林弯弯疑惑,这人好端端的武林盟主不当,为啥非要跑来她这里当什么压寨小夫君?
何卿却在她唇上轻轻亲了一下,低声道,“娘子恐怕不记得,咱们早就见过面。”
林弯弯怔住,早就见过面?
然后,她从何卿的描述中回忆起了她原本已经淡忘了的一段故事。
数月前,她在山中遇见一名清秀男子,男子前方不远处,有一头虎视眈眈的猛虎。
林弯弯当即便冲上去美救英雄,拎着金背大砍刀吓跑了猛虎。
何卿闻言忍不住笑了笑,“娘子管那叫做猛虎?”
林弯弯面色一红,“小虽小了些,却也好歹是老虎么。”
何卿笑而不语,那明明就是一头幼虎,他见着可爱,正想逗弄一番,却忽然冲出来一名红袍女子。
女子行为彪悍极了,手拎金背大砍刀,舞的虎虎生威,将那刚出生不久的幼虎给吓跑了,然后回来拍了拍他肩膀,语气豪迈。
“小公子放心,在这片山头,只要有我林弯弯在,没有猛兽敢伤人!”
何卿当时只觉有趣,正想再交谈两句,林弯弯便被手下叫走了,说是隔壁黑云寨老大找上门来了。
自此,两人再无交集,何卿却因为当初的惊鸿一瞥而久久难以忘怀。
后来,何卿有空时,便经常会去山脚下转一转,一次偶然间听说,山顶风行寨的大当家林弯弯最近到处强掳民男回去做压寨相公,何卿一听,正合他意,便主动被抓,送上门来了。
只不过……
他是的确没有想到,林弯弯竟如此豪迈,当天晚上便与他入了洞房。
思及此,何卿不禁心头一动,翻身将林弯弯揽入怀中,“娘子。”
“嗯?”
“爹最近心情不太好,整天想着抱孙子,不如我们……”
林弯弯面色一红,“不如什么?”
温热的吻随之落下,“不如我们加把劲,让你怀个大胖麟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