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富二代的奇葩婚事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富二代的奇葩婚事

作者:小燕
2020-12-27 19:00


2019年2月10号,正月初六——杨轶永远都记得这个日子。

那天是他的死党金小开的生日,也是他们这群家境不俗的“富二代”们新年的第一次聚会。

杨轶还记得,那天他从他爸家出门时,心情很糟——父母离婚后,他爸再婚了,生了两个女儿,他对女儿呵护备至,满脸温柔,对杨轶却总是一副铁脸。

“过年你都二十五了,一天天的,就知道跟那些人鬼混,都混出什么名堂了?想当年我二十五岁的时候,赤手空拳,已经赚下第一桶金了,你呢?”

他爸只要一见到他,一定会提“想当年”,这让杨轶压力巨大——他爸是个精明的商人,总是埋怨这个唯一的儿子不够有商业头脑。

不仅如此,每次杨轶来这儿,他爸都会提前给他安排相亲。

这一次安排的,是个富家千金,姓王,长相不错,但是一脸的自以为是,她跟杨轶那个势利眼继母聊得十分投机,就连说话的方式和口气,都非常相像。

“我们家平时去哪里玩?哪有时间啊,家里生意那么忙,过年的时候我想去巴黎shopping,我爸妈陪我去的,一个星期,我爸就说了,他损失了一单几千万的生意来陪我!亏死了!”

杨轶光听着这些话,就觉得够够的了。

他一直忍到了吃完午饭,忍着听完对方的花式炫耀,终于,四点多,对方像公主恩典属下一般地对他点头:“走吧杨轶,你送我回去,或者,你带我在附近走走?哎,可惜,南京压根就没什么好看的地方,你不知道,要散步,就应该去伦敦……”

杨轶终于没压住,顶回去了:“那您去伦敦吧,慢走,不送。”

王公主脸都绿了,气得当场拂袖而去。

继母恼得跺脚:“看吧看吧!我一片好心好意,被人当作驴肝肺!到底还要我怎么做才能满意?”

就因为这个,当天,在他爸家,杨轶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臭骂。

他爸拍着桌子喊:“你有没有脑子?二十五岁白长的吗?这样的女孩子你打灯笼都找不到!你瞪着我干什么?你打算在外面找真爱?我警告你,杨轶,找对象这件事上,你踏踏实实地照着我安排的路走!那些乱七八糟的女孩子,一个也别想进门!”

“把她给我追回来!”这是他摔门离开时,他爸的命令。

很多时候,杨轶都想怼他爸:“你是不是记性太差,早忘了,你跟我妈离婚,就是因为你净找一些乱七八糟的女人?”

但他终究没有怼。

他的性格,更像他妈——感性,大度,心还挺软。

外婆说,这叫单纯,善良,但死党小开每每就会嘲笑:“得了吧杨轶,你去问问你那些女朋友,她们准会啐你一脸,骂你,你个渣男,心黑着呢!”

确实,杨轶交往过不少女朋友,每次分手,他一点也不心软——因为他心里明白,那些女孩子,大多是冲着他的家境,或者他漂亮的相貌而来的。

“这不正常吗?难道你还想因为爱情?”提到“爱情”,小开就更嘲笑,“富二代是没有爱情的,尤其是咱们这种,立不起来的寄生富二代。”

是啊,那时候,杨轶也这么看的——他爸他妈都是南京有名的企业家,他被人称为“金陵四少”之一,这样的家世,就决定了,他的婚姻,一定都是联姻。

一切都是为了利益。

哪里来的爱情?

那天,从他爸家离开,去往开元路那家台球会所的路上,杨轶还这么想。

他当然没有去追王公主,不仅没追,他还在心底啐骂:女人,都是一样的!

他当然也不会想到,这一天,除了王公主,他还会遇到一个特别的女人——一个彻底扭转他的想法,改写他一生的女人。

到达会所的时候,聚会已经开始——小开邀了一堆美女,包下了整个三楼,弄了个别开生面的party。
 
为了制造气氛,小开还特意做了个夸张又俗气的横幅拉在三楼入口处。
 
并且,小开让人把暖气开到极致,进来的姑娘们大多穿得清凉,放眼望去,一屋子的前凸后翘大长腿。
 
杨轶快步走进去,砰的一声,迎头就撞上了一个女孩子。

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小开请来的网红,杨轶大多见过,但这个女孩,他没见过。
 
她高而瘦,黑色的长发简单地束在脑后,露出干净的脸,和那些大眼、尖下巴的网红脸不同,她单眼皮,长眼睛,眼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与众不同的魅惑。

杨轶一愣,内心无端地砰砰直跳。

他本能地对女孩轻轻一笑。

以往,他这么一笑,对方一定会羞涩地伸出手的。

但,她只是微微皱眉,一脸的倨傲和冷漠。
 
她扫过杨轶的脸,眼睛居然都不作停留。

她施施然走开了。

杨轶相当丢面子,有点恼,又不禁冷笑,真是绿茶本茶!拼命挤到这个party来的女孩子,目的是什么,谁不知道?
装什么清高?

等她知道他的身份,到时候舔着脸过来求认识的时候,他要好好地嘲笑一番!

杨轶心里想着,进屋后,和小开以及那群哥们寒暄几句,便找了个长相不赖的女孩子,一边喝酒,一边亲密地聊天。

但他的眼角,老是不由自主地在追那张冷傲的脸。
 
确实,没法不让人注意她——她站在灯下,正一个人津津有味地在最角落的桌上打台球,灯在她好看的五官上投下好看的影子,她身上那件普通人极难驾驭的绿色吊带长裙,也更映衬出她的白皙和独特的气质。

“哟,杨轶,飞机场你也有兴趣了?那一看就是A-,”小开端着酒,挤到杨轶身边坐下,又小声凑近他的耳朵,“怎么,包子吃腻了,想尝尝旺仔小馒头?”
 
“你求我,我就告诉你她的名字。”小开贱贱地笑。
 
“切,”杨轶白了小开一眼,啜了一口杯中的香槟,还不忘冷冷地朝远处那个绿色身影丢了个黑脸,“就那姿色?我会看上她?”
 
“装逼!接着装杨轶!我就喜欢看你装逼的样子!”小开拍着腿大笑,笑归笑,他向来最懂杨轶的心思,他立刻问那个快要挤到杨轶怀里的小网红,“哎,那女的叫什么名字?”
 
小网红茫然,旁边几个女的也都摇头:“不认识,没见过。”
 
“行,我就为你赴汤蹈火吧杨轶!”小开一口饮尽杯中的酒,走到台球桌旁,他一边跟她说话,一边手指指着杨轶。
 
杨轶有点小紧张,假装平静地喝了一口酒,用眼角的余光在打量。
 
只见她懒懒地抬起眼睛,冷冷地扫了杨轶一眼,继续打球。
 
几分钟后,小开灰溜溜地回来了。
 
“那女的真特么的比你还会装逼!”小开有点恼,“也不知道是谁带过来的,一点都不懂事,搞不好是外地的,连你杨轶金陵四少的名头都不知道,真是没见识!”


杨轶佯装无所谓地摆手,继续喝酒,但他的眼睛总时不时地瞟向那个角落。
 
心头有东西在顽强地冒出头。
 
那个时候,他理解为不甘,和雄性动物天生的征服欲望——毕竟,他这样外貌和家境都属上品的男人,从来都是被女孩子倒追的。
 
那还是他第一次尝到被拒绝的滋味。
 
很久以后,杨轶才明白,其实,那是天然的吸引——就像一堆贝壳,我们伸手第一个拿取的,往往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漂亮的,而是最吸引我们的那个,也是最喜欢的那个。
 
当然,彼时,自尊和骄傲是绝不允许他主动去找她的。
 
杨轶干脆远离那个绿色身影,喝了好一会酒,跟几个小网红搂搂抱抱地玩了一圈,再回来,她不见了。
 
他心一沉,环顾四周,转了几圈,终于看到一抹绿色飘进了卫生间的方向。
 
他松了口气,犹豫了两秒,只两秒,便大踏步去往卫生间。
 
他在洗手区漫不经心地洗手,眼角瞟着隔壁女卫出来的路径,一个又一个艳丽的女孩从他余光里过来过去,但始终没有看到那个绿色身影出来。
 
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杨轶终于忍不住了——罢,不就是主动一次吗?反正这里没人看见!
 
他扭头去了女卫,门大开着,显然,里面没有人!
 
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没看到出来啊!
 
杨轶转身,准备出去找,刚起步,眼角就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绿色的裙角——在女卫和男卫之间,那条狭长的、昏暗的、弧形的过道里。

有两个人影紧贴在一起。
杨轶跟上去,还没看清,就听到一声柔媚入骨的呻吟——

分享到:

1条评论,1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