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猴精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猴精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张慧峰
2020-12-28 11:00

“猴精”是我的二哥的绰号,他长得浓眉大眼,但是有些瘦小,人们说,浓缩的是精华,就称他“猴精”,但也有人说他傻。既曰“猴精”,何以为傻?这就有些典故了。
  
二哥年轻时,农村还很闭塞,村里的青年们找对象时,全凭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俩人结婚前只见一次面,名日“相亲”,也就是看看对方长相如何,傻还是不傻?二嫂和二哥相亲时,二哥人还算英俊,二嫂就相中了,但二嫂为人极其精明,专门托人去我们村打听了一下。去的人回来说,二哥的外号叫“猴精”,既然是猴一样精,人必然聪明,但精明的二嫂这次却失算了。
  
结婚后,二嫂才发现二哥人太老实,和二嫂生活在一起,一天到晚说不上几句话。二嫂说“吃饭”,他便答“嗯”;二嫂说“下地”,他便说“走”;二嫂骂“死鬼,你就不能多说一个字”,二哥便憨憨地望着二嫂笑。二哥为人木讷之至,二嫂后悔不迭。
  
“当初订婚时,因为他外号叫‘猴精’,我才同意了这门婚事,可谁能想到他这般老实呢?”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但那个年月不时兴离婚,二嫂便在我家留了下来。二嫂的话着实让村里人兴奋了一段时间,精明的二嫂成了村里人耻笑的对象。老实是傻子的大号,人们便说二哥并不“猴精”,而是有些傻。二哥的傻名声就这样传扬开来。
  
二嫂经常训斥二哥,村里有好事的人便怂恿着二哥去揍二嫂。
  
“‘猴精’,知道不?女人是苦虫,不打她不行,嫌她不听话,一打一个灵。”
  
二哥笑笑,不信那人的“鬼话”。可是,有一次他喝醉了酒,竟真的要对二嫂动手了。
  
二哥趁着酒性,骂骂咧咧地去揪二嫂的衣服。二嫂往旁边一闪,一脚踹了过去,二哥晃晃悠悠地向前冲了两步,一下子掉进了院落里的粪坑中。二哥呆头呆脑地站在粪坑中,出了一身冷汗后,他酒醒了,浑身臭烘烘地爬了上来。
  
要知道,二嫂又高又壮,比二哥的个头高出一头,打起架来,二哥根本不是对手。打架的事儿迅速传遍了全村,二哥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从此,二嫂知道二哥打不过他,就没少“修理”了二哥。
  
村子后面有一片山坡,山上是县里的林场。夏天,二哥去林场拾柴火,他忽然发现树林中冒出了一缕烟。不好!有山火,他冲了上去。
  
淡淡的火苗舔着旁边的枯枝败叶,眼看就要燃烧起来。二哥解开腰带,撩起裤子,撒了一泡尿,火苗在燃放出最后几缕烟雾之后,渐渐地熄灭了。
  
二哥提着裤子,转过身来,却看见村里的满囤叔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满囤叔是县里的护林员,他也看见了林内的烟火。跑到树林里,他愣了一下,然后,他明白了一切,亲切地拍了一下正在提裤子的二哥。
  
“‘猴精’,好样的。”他冲二哥竖起了大拇指。
  
二哥憨憨地不好意思地笑着,一边系着腰带,一边下了山坡。“‘猴精’保护了国家的财产,县政府奖给他2000元钱。”消息迅速传遍整个村庄。
  
二哥没要奖金,他把奖金捐给了村里的小学,给学校里的孩子们买了许多故事书。听说,二嫂因为这事又和二哥吵了一架,骂他是傻瓜。
  
初冬时节,小河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村里的孩子们放学了,就到河边去玩耍,几个小孩子就在河里溜起了冰。忽然,那个叫洁的女孩儿脚下“咔嚓”响了一下,她坠入了河中,孩子们慌了神,逃上了岸,被吓得哇哇大哭。
  
二哥去集市上买东西,回来时,他正巧路过河边。当他看见了河里的一幕时,立刻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救人。
  
他从书包里拿出一根绳子,一头拴在岸边的大树上,另一头扔向河中。小女孩挣扎着,抓住了绳子。幸运的是河水不太深,女孩把绳子系在腰上,二哥把他拽上了河岸。
  
“‘猴精’真是猴精。”村里人议论着,“他一点也不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