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恋上小青梅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竹马恋上小青梅(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28 17:00

相识二十几年,他居然被邻居家的妹妹睡了


今年八月,沈关回国了。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夏悠悠算账。
这个小丫头,说好一起做个单身dog的,怎么就忽然谈恋爱了?
机场内。
向来成熟内敛的沈关也没有了平日的沉稳劲,拖着行李箱健步如飞。
卡其色风衣随着他的动作翩飞,沈关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眉头紧锁。
他倒要看看,谁家的猪拱了他妹妹!

南江市。
明江锦苑小区。
沈关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到了B栋201房门口。
“咚咚咚”
修长指节微微屈起,不轻不重地叩着房门。
很快,房门自内打开。
沈关却瞬间怔住。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男生,面容清秀,皮肤白皙,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鼻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有些疑惑地看着沈关,“请问你找谁?”
沈关不应声,目光缓缓地将他自上而下打量一番,薄唇微启,淡声道,“夏悠悠呢?”
男生看起来斯斯文文地,伸手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悠悠在洗澡呢。”



洗澡二字一入耳,沈关血压蹭蹭地往上涨。
眉心一蹙,沈关直接推门而入。
男生有些意外,愣了一下连忙喊他,“喂!你是谁啊?”
沈关熟稔地走到了卫生间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一道脆生生地嗓音伴着流水声响起,“有啥事等我洗完澡再说!”
沈关眸色幽深,始终紧紧抿着的唇轻启几分,“是我。”
下一刻,水声瞬间停止。
紧接着,便是一阵窸窸窣窣地穿衣声。
很快,卫生间房门打开,女生探头出来,一眼便看见了沈关。
“沈关!”
惊呼一声,夏悠悠飞奔过去,伸长手臂整个人挂在了沈关身上。
带着水汽的发丝落在他鼻尖,很香,也很痒。
沈关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表情略微有些松动。
双手绅士地张开,沈关低声道,“下来,都多大了。”
说归说,可那双始终紧紧抿着的薄唇,还是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几分。

夏悠悠从沈关身上跳下来,不自在地扯了扯衣裤。
她出来的急,身上水都没擦就直接穿了衣服,此刻衣裤贴在身上,难受死了。
忽然。
一阵脚步声传来,清秀的小男生走过来,皱眉看着沈关,“你是……”
沈关回身看他,“你就是夏悠悠的男朋友?”
男生愣了一下,缓缓看了夏悠悠一眼,随后点头道,“对,我是夏悠悠男朋友。”
听到他承认,沈关心头忽然酸涩了几分。
他精心呵护了这么多年的小白菜,就出国两年,她就被拱了。
诶。
怪他。
早知如此,他死都不肯出国。
沈关沉默了几秒,忽然听见男生问道,“你是?”
沈关看了夏悠悠一眼,漫不经心地开口,“我是她哥。”
说着,沈关低声道,“这丫头傻乎乎的,好欺负,也好骗,你要是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后面的话,沈关没说出口,目光却陡然冷了几分,威胁的意味不要太浓。
小男生当即摇着头说不敢。

夏悠悠不满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嘴里嘟囔道,“你才笨……”
沈关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随后转头看向小男生,“这都几点了,还不回家?”
小男生一愣,看着腕表嘀咕道,“哥,这才下午4点。”
沈关眉梢一挑,神色有些唬人,“都4点了,马上天黑了,各回各家,要约会明天白天再约。”
说着,沈关转头对着夏悠悠道,“我这次回国多待些天,会每天监督你的。”
夏悠悠鼓了鼓嘴巴,没应声。
小男生愣愣地站在一旁,又看了一眼腕表,犹豫道,“那……悠悠,哥,我先走了?”
夏悠悠恨铁不成钢的看他一眼,“他能揍你怎么的?看你那怂样!”
小男生没应声,转身匆匆忙忙地走了。
也不是他怂,实在是沈关板着脸的模样太过唬人。
房门轻轻关上,房间里就剩下了沈关和夏悠悠。
以及,门口沈关的那个巨大的行李箱。
沈关神色瞬间就柔和了几分,没办法,对着这个小丫头,他严肃不起来啊。
气氛正安静,一声肚子响忽然传来。
夏悠悠摸了摸肚子,歪着头冲着他笑,“饿了。”
沈关瞬间就败下阵来,“想吃什么?”
夏悠悠想都没想,“想吃你做的红烧鱼,红烧肉,红焖肘子,可乐鸡翅。”
沈关眉心抽了抽,“你家小男友是多久没给你吃肉了?”

说归说,沈关还是乖乖地去超市买了各种鸡鸭鱼肉,以及几种绿叶蔬菜。
夏悠悠不停地在旁边嘀咕,不想吃菜,最后都被沈关一记目光堵了回去。
沈关瞥她一眼,“不能只吃肉,蔬菜水果必须吃。”
说着,又往购物车里扔了几种水果。
夏悠悠撇撇嘴,“好吧。”
她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也就沈关能治得了她。
超市逛到一半,夏悠悠自然地挽住了沈关手臂。
沈关身子一僵,皱着眉低声道,“没大没小,你都有男朋友了,松开。”
夏悠悠瞪他一眼,“呆子!”
说完,夏悠悠一溜烟地独自跑去了收银台。
沈关看着前面那道娇小身影,无奈摇了摇头,夏悠悠还小,她不懂事,他得懂。
自己的小丫头保护的再好,也已经长大了,谈男朋友了,该有的距离他还是要保持的。
沈关叹了一口气,推着购物车快步跟了过去。
其实。
他现在无比希望,陪在小丫头身边的人,是他。


夏悠悠的脾气从来都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等到沈关围着围裙从厨房端出五菜一汤时,夏悠悠的气就已经消了。
握着筷子一顿旋风式吸入,二十分钟后,夏悠悠满足地放下了碗筷。
沈关却又往她碗里夹了些青菜,“吃掉。”
夏悠悠扭过头,“不吃!”
沈关探身过去,“吃掉,不然明天不给你做饭了。”
夏悠悠神色松动几分,最后犹豫地道,“我吃也行,除非你喂我。”
沈关无奈摇头,夹起一块油麦菜递到她嘴边,“张嘴。”
夏悠悠摇头,“不要这样喂!”
“那还能怎么喂?”
“要这样……”
夏悠悠说着,拿起橙汁喝了一口含在嘴里,然后凑过身去,按着沈关脑后,小心翼翼地凑过去。
双唇相接,甜腻的橙汁顺着他唇畔洇入口中。
沈关整个人都怔住了。
“夏悠悠,你……”
夏悠悠抹了抹嘴,明明小脸也红的像猴屁股一样,却还是故作镇定地仰着下巴道,“是不是很有新意?”
沈关:“……”
趁着沈关有点缓不过神来,夏悠悠匆匆两口吃掉碗里的青菜,转头跑回家了。
两家距离很近,这栋小区结构是一梯两户。
而沈关对门那家,就是夏悠悠家。

夏悠悠离开后,沈关愣愣地坐在桌边出神。
过了很久,沈关忽然笑了。
修长指尖轻轻摸了摸嘴唇,似乎还能感受到夏悠悠的温度,唇边仍有几分甜丝丝的感觉。
沈关摇摇头,站起身来。
亏他一向对自己的定力与自律感到自信,可是,在夏悠悠面前,这些屁都不是。
他向来沉稳,可一到这个小丫头面前,他就有点手足无措了。
真是一物降一物。

夜晚。
沈关洗漱后换上睡衣躺下,开了台灯,靠坐在床边看书。
然而,半个小时匆匆而过,他手里的书却没翻动一页。
沈关叹一口气,真是罪过,这大半夜的,他竟满脑子都是那个小丫头。
叹气声刚落,沈关忽然听见房间外传来一阵压的很轻的脚步声。
沈关一怔,瞬间反应过来,小丫头有他家里钥匙。
果然。
几秒钟后,敲门声响起。
夏悠悠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在房门外,声音怯怯地,颇有点楚楚可怜的感觉,“沈关哥,家里太黑了,我好害怕,能过来和你一起睡吗?”
沈关犹豫了一下,还没应声,房门便自外推开。
看清门外那道身影后,沈关瞬间僵住。
大半夜的,夏悠悠身上就穿了条薄薄的真丝睡裙!
沈关微微蹙着眉,喉结上下滚动几番,却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这特么谁受得住啊!


待续未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