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囚爱(4)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0-12-29 13:02

杀过人的人,死后会下地狱么?



外面走廊视线也较为昏暗,只有一处破旧的窗子,窗外天色有些阴沉。
我的心紧紧绷着。
那个男人究竟要做什么?
他不会还想再杀人吧!
我趴在门缝里看着,却只能看见走廊里那个被绑着的大爷,和地上那具早已没有了声息的尸体。
不知是冷还是怕,我身子忍不住地颤抖着。


忽然—— 
那个被绑着的大爷原本正惊恐地四处看着,刚巧,他转过头来时,隔着门缝与我视线对上了。
他陡然睁大了眼睛,呜咽声更大了些。
那一刻,我忽然相信了,原来人的眼睛真的会说话。
他看向我的目光先是惊恐,然后又转为了浓浓的希望,他呜咽着,身子被牢牢绑住,只能向我这边艰难地鞠躬。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让我救他。
可是,我自身都难保,又怎么救的了他……
我看了一圈,没见小走廊里有人,便壮着胆子低声说道,“我……我也出不去,门被锁上了。”
他看了一眼我房门上的锁,眼底的光,渐渐灭了。
忽然。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寒风瞬间呼啸而入。
有人缓步走了进来。



我和那名老大爷几乎同时抬头看去——
是他。
那个刚才还半是强迫半是温柔地亲我的男人,此刻携着寒风踏入屋里,手里拎着一柄不知从哪寻来的斧头。
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拎着斧头向那个老大爷走去,忽然,走到一半,他停下身来,毫无预兆地看向了我的方向——
“啊!”
我再忍不住,一声惊呼脱口而出。
他皱皱眉,扔掉了手里的斧头,转而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脚步声渐近。
我甚至能够听见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心里刚刚紧绷着的那根弦瞬间崩溃,我尖叫一声,转身跑回了床上。
当我再一次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时,他开门进来了。
门口,他停下身形,静静地看着我。
半晌,他忽然开口:“很怕我?”
我哪里敢承认,连忙摇头,身子却忍不住地发抖,“没有……”
他不说话,向我缓步走来。
每走一步,都好像踏在了我心尖上,吓的我忍不住发颤。



终于,他停在了床边。
我身子抖的厉害,却还是硬撑着解释道,“我……我是太冷了……真的。”
他站在床边,挡住了房间里仅有的光线,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那目光有如实质一般落在我身上,扫过肌肤,带来阵阵寒意。
那一瞬间,我真的濒临崩溃。
他会不会嫌我看到的太多了,这次彻底要杀掉我?
我脑中胡思乱想着,甚至余光在四处看着周围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勉强防身。
很可惜,这床上空空如也,除了一床薄薄的被子,什么都没有。



忽然。
他双手撑着床面,俯下身来。
“你……你别过来!”
我被他忽然的举动吓到,身子向后靠了靠,紧紧贴在了墙壁上。
我咽了下口水,鼓足了勇气抬头看他,“我们说好了的,我……我陪你,陪你睡觉,你别杀我,行吗?”
我紧紧抿着唇,紧张的等着他的回答。
可是,半晌没有等来他的回应。
他忽然抬起手,向衣服里掏去——
我的心陡然提起。


然而,他并没有如我想象那般从怀里掏出刀来杀掉我,相反——
他手里握着一个馒头,递到了我面前。
我怔怔地看着,久久回不过神来。
所以……
他不是来杀我的,而是,给我送吃的?


良久,我抬头看去。
他逆光站着,有些看不清脸上表情,见我看他,他才低声道,“吃吧。”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语气算不上温和,却也没有了最初的那股子阴冷。
我却还是不敢接。
然而,他的耐心似乎已经被我耗到了极限,他皱皱眉,直接攥住我手腕,把馒头放在了我掌心。
馒头,是温热的。
他冷声道,“不够和我说。”
话落,他转身便走。
我瞬间回过神来,连忙拽住了他的手,低声求道,“我……我想上厕所。”


这是真的。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没能出去这房间一步,我已经憋尿憋到快要爆炸了。
他愣了一下,回过身来。
我还是忍不住怕他,拽着他的手颤抖了一下,声音更轻了些,“我……我真的忍不住了。”
他没说话,推开我的手,转手走了。


我怔怔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所以,就这么走了?
然而,正当我看着手里的馒头发呆时,门忽然开了,这人又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只木桶。
我愣了愣,他不会是……让我在屋子里解决吧?
果然。
他把木桶放在了门口,淡声道,“上在里面,我会拿走倒掉。”
话落,他转身出门,门口很快又传来了上锁的声音。

 

我缩在墙角,又冷又饿。
便扯起被子裹在身上,小口地吃起了馒头。
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馒头,还是温热的,很香。
可是我却味同嚼蜡,满脑子都是刚刚那名老大爷惊恐又绝望的眼神。
其实,刚刚我想要开口求他的,可是对上那双泛着冷意的目光,我还是怂了。
我就是个俗人,贪生怕死,真的没有胆量去替那个老大爷求情。
更何况…… 
其实我自己都说不准,他会不会哪天把我也给杀了。
毕竟,我们之间说破了天,也就最多算是一夜情的关系。 



忽然——
门外响起了一道闷哼声!
我手一抖,馒头掉在了床上。
这声音,像极了刚刚那名老大爷的呜咽声,他会不会已经……
我不敢细想,一想就忍不住的颤抖。
门外,细碎的呜咽声仍在继续,在这昏暗的环境中听起来格外渗人。
忽然,我隐约听见了他的声音。
“想求饶?”
“当年她们求饶的时候你是怎么下得去手的?那么小的孩子,你他妈也忍心?!”
他声音很低,却很冷。
冷到隔着一张房门,我都听的心里一阵发憷。


我默默回想了一下他说的那番话,心里忍不住在犯嘀咕。
难道——
他不是什么变态杀人狂,而是和这些人有仇?
可是想想也不应该,什么仇能涉及到这么多老人啊?
来时的路上,我听周围的大爷大妈们聊天得知,他们都是同一个老年社团的,听说,他们这个社团都成立十几年了。
整个旅游团除了这个统一报名的老年社团,就只剩下我这个倒霉蛋,以及门外的那个男人了。
从猜测中回过神来,我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然而,门外却鸦雀无声。
就连刚刚那道呜咽声都消失了。


忽然的安静让我有些恐惧,我一个人在这昏暗的房间里,周围没有半点声音。
我开始胡思乱想……
难道,他已经把那个老人杀死了?
我摸不清门外究竟是什么状况,犹豫再三,还是鼓足了勇气,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赤着脚走到了门口。
顺着门缝看去——
一声惊叫陡然堵在了喉咙口。
我被吓的不行,连连后退两步,伸手捂着胸口,心脏砰砰地跳着。


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
刚刚,我趴在门缝里向外看时,刚巧对上了他近在咫尺的眸子。
回过神,我捂着胸口,对着门口的方向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就是想过来上个厕所……”
不知道他相信了没有,那双低沉的目光仍旧透过门缝落在我身上。
片刻后,他没说话,却掏出钥匙开了门。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却也借着他开门的机会,看见了门外的恐惧景象——
小走廊里,一横一竖地躺了两个人,准确来讲,应该是两具尸体了。
地上一片暗红,血腥味格外浓烈。
我连忙移开目光,强忍着没有惊叫出声,可是身子却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他缓步走到我身前,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他手里拎着的斧头。
斧头上满是鲜血,血腥味扑鼻而来。
我不由得一阵干呕。
“呕——”
呕了一声,我连忙捂住了嘴,慌乱之间索性一把抱住了他,哭着求道,“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你别杀我。”
他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手一松,扔了那把染血的斧头。
我的心一松。
然而,下一刻,他忽然毫无预兆地俯下身,抱住了我。
我被他拥入怀里,陌生又有几分熟悉的气味混合着血腥味将我笼罩。
我动也不敢动,安静地缩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


良久,他的身子有了轻微的颤抖。
他紧紧抱着我,将脸埋在了我脖颈上,声音闷闷地,音色很低:
“你说,杀过人的人,死后会下地狱么?”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囚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