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闺蜜的爱情
散文

散文:闺蜜的爱情

作者:书离子
2020-12-29 11:00

冬至过后,原本是平平淡淡的一天,突然来了一条重大的消息,震呆了我。

“今天我结婚了。”

上面附带民政局电脑上的结婚照,两人面带微笑,面相竟有点相似。

我的闺蜜,谢园,生于韶关,是一个九七年的姑娘,肤色就有点偏黄,一米五八的个子,说不上胖,但身材很好,就是小腿比较粗,比我早一年来到佛山打工。

我喜欢她的脸,圆圆的,特别是笑起来像一个甜甜的汤圆。

不幸的是她的父母早些年就分居,为了孩子倒也是瞒了一些时日,最终还是离婚了。她说她一早就知道了,妈妈在佛山,爸爸在老家,常年分居无话可说。


她与父母的关系也很冷淡,母亲只会问她拿钱,平常也没有一句关心,父亲也很淡漠。

在她的内心深处,格外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庭。

今年年初她开始频繁的相亲,一个星期的恋爱,红娘牵线,灵魂之类的网站她都一一尝试。

七月底,认识了一个男生,叫温文杰,我陪着她去见面。双方都带了一个人,防止尴尬。

初次见面,男方都很有礼貌,注重细节,碗筷都帮我们烫洗好,主动斟茶等。

两人都是老乡,全程用老乡话交谈,虽然我听不懂,但是他们聊得很融洽,男的说话很风趣幽默,不然谢园怎么会掩面而笑。

就是长相一般,个头还只比谢园高半个。

温文杰做卖酒的生意,这次来佛山刚好住到他表哥家里,恰巧住的地方距离谢园很近,经常晚上等谢园下班之后约她去吃宵夜。

做买卖的人都好能喝酒,每次都开五六瓶以上的啤酒自己全喝完。

还喜欢让谢园陪着他喝,一开始还可以拒绝,次数多了也就不好意思拒绝,便也陪喝了起来。

谢园觉得经常吃夜宵太贵了,温文杰就无所谓反正他挣得多,月入都有两万块钱。

半个月过去,谢园发现自己跟温文杰的相处越来越哥们了,根本不是谈恋爱。

一次醉酒,温文杰故意透漏出自己离婚的事实,还说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

温文杰说她太单纯,甚至有点傻,连带说我们这两点一线的上下班,根本不可能找到男朋友。

那一刻她感到无比的失落,甚至还有点难过。她喜欢上温文杰了,不舍得断联系。

继续交谈,一个又一个窒息的消息砸碎了她的心。

温文杰收入高是因为他们公司的客户全是中年的妇女,说几句哄人的话那些富婆就会买他们的产品。

他还炒股,把钱全投入,信用卡也刷爆,最后血本无归,找她工资月入都没有八千的来借钱。

语气很冲,没了往日的温柔。

谢园没有借,她说这是原则问题。

大概温文杰也恼怒了,微信拉黑了谢园。

闺蜜的爱情来得快,却不容易走出啊!

渴望被爱,没有安全感,没有完全了解一个人,在付出一点心动之后,牢牢抓住那不真实的假象,最后只能转身继续寻找下一个来慰藉自己受伤的心。

十二月底,谢园约我见面。

她变得憔悴了些,双眼深深的疲劳,眼袋厚重浑黑,但是脸上洋溢着笑容。

十二月初,谢园老家的一个叔叔给她介绍了一个男人。

算得上是一个暴发户,男方以前家里穷早早出来打工开挖掘机,父母是一个典型的农村老实人的形象。

父亲种地,母亲打理小小的果园,后院养了满地的土鸭土鸡,生活不算富裕,但胜在勤劳。

他有点腼腆,个子一米七三,偏瘦,说话声小胆子却不小,初次见面就表白:“我喜欢你。”

明目张胆的亲了一下她的脸颊,他说牵了手就代表在一起了。

第二次见面,是在一个动人的夜晚,漫天星辰,两人倚靠在车边上,男方突兀的说:“我们领证吧”

谢园脱口而出:“你有病吧。”

第三次见面,两人开车去了三百公里外的地方游玩,晚上没有回去,开了房。

男方就像是一头饿狼一样三番四次的想要对她用强的,最后她一个人睡了一整晚的沙发。

现在谢园说当时她不想不清不楚的发生关系,她委屈的哭了,男方最后妥协。

现在想想觉得当时的她老公也蛮搞笑。

实际情况却是,男方老家的地被政府征收了,按人口每人可以分得六十万。

如果他跟男方结婚,私人将得到三十万。

没有一点经商的头脑,只会打工。可是打工又不会挣大钱,死拿着一份工资。

一千五百的生活费,一个月总得有两三次社交,每次社交都要花费两百来块,毕竟除了吃快餐,大多数的门店吃一顿饭都要两三百最少。

偶尔还会买点奢侈品,不多,也就一两件。

更别谈女生买衣服的冲动,又去了几百块。

每月还要上交父母五百块钱,最后剩下自己兜里不过一千五百,一年存的款也不到两万。那三十万以我们老实的打工人,没三十年以上根本不可能挣到。

结婚之后拿到三十万,就算最后离婚收场,靠着三十万她也可以买一套房子的首付了,多少人一辈子也买不起房。

父亲说互相喜欢就可以了。

母亲说反正有钱干啥都可以。

谢园说她很现实,有了钱她干什么都可以。

我试图劝她不要冲动结婚,一辈子很长,头婚对一个女人来说很重要,可是我却无法反驳她的道理,就连她父亲也一样,除了那个为了财巴不得女儿结婚的母亲。

结婚都是有风险。


就算他婚前对你好,那婚后谁知道。

没有一辈子的稳定。

婚姻刚开始,她说她现在过得很好,很幸运,好几个夜晚都不敢相信上天会这么眷顾她。

老公很黏她,温柔对她,还会给她钱花,过完年他们就回老家,预计三月份会把酒,说请我当姐妹。

一直想在佛山找个本地人结婚的她,嫁给了现实。

如果男方日后对她好,双赢这个结果倒也一箭双雕。

结婚固然值得期待,你的人生,将在你的选择下迈进历史的轨迹。

青春,不言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