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白玉簪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白玉簪

作者:林玖
2020-12-31 08:00

  ----相遇

“你听说了吗?最近白将军又大破敌军,打的邻国将领那叫一个惨字啊。”
    
“你听说了吗?最近白将军又大破敌军,打的邻国将领那叫一个惨字啊。”
 “是啊是啊,白将军真是年少有为,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郎,竟如此英勇,今后啊,不知哪家姑娘有这福分咯。”

俩个老妇在市井里一言我一句的交谈。

自从白将军胜仗归来。整个大柒国都喜气洋洋,各家各户前都贴满了赞扬白将军功绩的对联,皇上还因此下旨让所有士兵归乡享乐一年。只为庆祝这次大破邻国。

百姓间有着各种传言,有的说白将军是天上的武神下凡,甚至还有的说他是大柒国的国运。
     
轿中的女子却不以为然,“不过是胜了一回,竟也值得传的这番玄乎?”

这轿中女子倒是生的副好模样,肤若凝脂,眉若细柳,用白玉花簪别住了原本松散长发,一身淡青色的长衫衬得竟像位误落凡间的仙子。
     
“小姐,你要是再这样说,老爷可是要生气了。”身边的阿玉连忙打断。
     
“哪有这样说自己夫婿的。小姐,咱可不能失了礼啊。被人抓着话柄,可要闹闲话了。”
     
“夫婿?呵,父亲也真是狠心,为了与白家交好,竟让我嫁给个素未谋面之人,他可为我顾虑过半分。不过是为了他丞相的位置罢了。”只见原本波澜不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恨意。
      
是啊,身为皓府二小姐,她皓月,自是不如大姐皓雪,大姐背后还有嫡母为她出谋划策。她皓月呢?只有祖父见着她可怜,教她识字练剑,无非是看在她生母几分薄面上,可怜她几分罢了。
    
 祖父几年前也便卧病在床,从此皓月的生活更是无人问津。自然也只能由着父亲做主。
     
可父亲子女众多,大姐倾国倾城,三小姐小家碧玉。哪个不是他的掌上明珠,深得他的宠爱。唯独只有她这个二小姐入不了他父亲的眼,便顺着这个意把她嫁到白家,好与白家交好,稳固自己在朝堂上的地位,让他这个丞相坐的更加长远,在他的眼中,她皓月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 。
皓月的眼底闪过一丝恨意。手中的绿豆糕也缓缓放下了。
         
“小姐,到了小姐!”小玉殷勤的喊着。皓月这才回过神,用手拨起绣着玉兰的轿帘。

阳光顺着帘子打过,印在皓月淡青的长衫上,散着微亮的光,皓月提起脚缓缓地下了轿。

街道上过往的男子纷纷投来了仰慕的目光,停下脚步,又稍稍叹气。满脸失望的稍稍离开了。

随即迎面而来的便是乐柳楼的招牌,宝蓝的匾额上刻着的金色字眼格外映眼,字的周围还刻着百鸟朝凤。门上还雕着娇艳欲滴的牡丹。富丽堂皇,自是独出一阁,不与别阁相似。
          
“这就是京城大名鼎鼎的乐柳楼? ”小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别的酒楼都是大门开着,生怕没有客人,这家却是紧闭着。还真是奇怪,小姐你在这等着,我去敲敲门。” 

还没等小玉敲门,门便自个开了,里面走出一位身着黑色缎袍,金丝滚边,绣着蛟龙的模样,袖边缂丝花纹,是暗云花样,月白色束腰,墨发被素色羊脂玉簪束起。从容自若的朝外边走来。 
            
“大胆奴婢,竟敢扰了太子的圣驾。”只听见一声吼叫。小玉见状一时慌了神,额头上渗出细汗。身子不由得抖了起来。
            
皓月见状连忙跪下。“是臣女的不是,没有管好自己的丫鬟,冲撞了太子圣驾。只怪臣女管教不严,请太子责罚。”说完,那双深邃的眼睛便扫向皓月,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你自称臣女,你是哪家的女儿?本太子怎么没见过你呢?”太子打趣的问着。
               
“臣女是皓丞相家的二女儿。皓月。”
                 
“哦?是吗?本太子只知道丞相家有个倾国倾城的大小姐,倒从未听过还有一个美丽可人的二小姐。皓丞相真有福分。女儿个个都生的美艳动人呢。”太子的目光落在了皓月身上,淡青色的长衫衬的形体修长,头上只见一支白玉花簪,到更显得脱俗。
    
“臣女乃一庶女,怎敢与姐姐并提。姐姐自是倾国倾城,臣女乃是一介胭脂俗粉,自是不如姐姐那般迷人。殿下莫要说笑,美艳动人的是姐姐,与皓月没有半分关系。请殿下莫要玷了姐姐的名声。”
     
皓月的声音并没有因为太子的威严而胆怯,反而一旁的小玉扯着皓月的裙摆,叫她少说些。皓月的手也搭在小玉的手上,仿佛那样能给小玉些安慰。
                 
太子见她这般倔强模样便走近,眼底闪过一次诧异的光,凑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的说到:“但本太子认为,你比她更美。本太子想要你做我的太子妃,如何?”
                 
皓月的脸上掠过一丝慌张,连忙说“太子殿下莫要说笑,整个柒国子民都知道你要娶的是大姐。请不要戏弄臣女,毁了太子殿下名誉。”
              
“是吗?可我不在乎呢?”太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随即便登上了马车。皓月身上的白芍花味久久萦绕在太子的鼻尖,走时还不忘挑起帘子,望了眼皓月,心底似乎涌上一股暖意。久久的不能平息。
                  
“小姐,谢谢你。”小玉抽泣着说到,“都是小玉的不好,害的小姐替我冲撞了太子殿下。要是以后太子刁难小姐了怎么办。小玉不想让小姐被罚。” 

皓月伸出手掐了掐小玉的脸,“好啦好啦,这不没事了吗。再说我可舍不得让我的小玉儿被罚呢。不然谁给我做绿豆糕吃啊。”

小玉只差一把抱住自家小姐好好的撒上一娇,这时乐柳楼里走出了一名男子。


 ——斟茶

乐柳楼里走出一位男子,身着深紫直襟长袍,袖口用银丝镀着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墨色白虎纹带,坠在腰间的白玉随着步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请问姑娘可是皓家二小姐?”那人问道。

皓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她心中已有了定数,知道她皓家还有位二小姐的便只能是白家那位将军了。

都说将军们个个都应是身材魁梧,气势凌人。可眼前这位明明是风度翩翩,气宇昂扬。丝毫没有半分沙场血性的少年,真的是百姓口中的武神转世吗?皓月的心中不免疑惑。

没等皓月想完,白羽便笑着道:“在战场我是一军主帅,自然是气势恢宏,以稳定军心,脱下一身沉重的铠甲,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少年郎罢了。”

“将军此番是低看了自个儿还是高看了这世间的少年郎?要是大柒国的男子都如将军这般智勇双全,大柒国景象便应当再翻上一翻。” 皓月的言语中没有半分温度。头上的白玉簪花到是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自从白羽班师回朝,朝中大臣们个个将女儿送进白家,也不知塌坏了他白家多少门槛,没曾想父亲为了仰仗皓丞相这棵大树,便将皓家女儿指婚与他,本想着见到皓家小姐好好的揣摩一番,眼前的这位皓二小姐,虽说没有皓大小姐般倾国倾城,但也算的上是个冰清玉洁的美女了,还有这双冰冷的眼眸,却格外显得神秘。

“哦?没想到二小姐如此看中本将军,看来这婚事二小姐是应了?”   

“将军本就智勇双全,又深得皇上信任,不是有多少大家闺秀为将军夜不能寐。若是不能驾与将军,恐落得个抱憾而终的下场。”

“姑娘真是好一个抱憾而终呢,别家的姑娘是挤破了脑袋也想嫁入我白家,姑娘这番,倒像是在指责本将军薄情寡义?”白羽眉头紧皱了些。

难道这个皓月对他这个气宇不凡将军没有半分心思?

皓月一言不发 只向白羽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开了。

白羽望着那抹淡青色的背影,竟有些出神。

皓月想来这白将军对她应无半分心思,过些时日便能了了这段婚事。换做谁也不愿娶一个自己不爱的为妻。不过,这到也是省了皓月个大麻烦,若是现在离开皓家,那以前所做的都将功亏一篑。皓月的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皓家欠我母亲的账,我要一一算来。”皓月摘下了头上的白玉簪,将轻它放在袖口中,随即小玉便从袖口处拿出一支金簪替皓月换下了。

又过几日,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上元节,百姓们门前挂满了火红灯笼,街头小贩的吆喝声,百姓们的喝彩声充斥着整个京城。这天,未出阁的姑娘们都可向自己心仪的男子送一个香囊,以示心意。男子不能拒绝,若男子亦有心意,则回赠姑娘一支发簪。二人便算成了。男子也能向心仪的姑娘送上一支簪子,以表其心意。

日暮时,还有灯谜大赛,礼品是一支精巧的钗子,听说拿到此钗赠与心上人,会得到神明的祝福,因此许多男子为讨心爱的女子欢心,便前来参赛。

“小姐小姐!听说今日白将军会来府上。想来是邀请小姐一起去逛灯会的,小姐可莫要负了将军一片心思呢。”小玉边说,边拉着自家小姐的袖子晃着。圆圆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我上次那番待他,他这番前来,定是要退了这门婚事的。”皓月的眸子里闪冰冷的光,原本拿着绿豆糕的手,也缓缓放下了。

她不能离开,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半夜里惊醒的无助,梦里母亲的惨死。还有父亲那张冰冷的脸。她是不会让一个杀人凶手,站在死人的面前的,至少不会让他好过。

“小姐小姐!”小玉用手在自家小姐眼前晃了晃,皓月这才回过神来,将手中握紧着的书放了下来。摆摆手,唤丫鬟们伺候洗漱。


待皓月收拾了一番之后便赶往大厅,没想到刚踏进大厅便看到太子殿下端坐在上,冰蓝色的大袍绣着雅致的竹叶滚边,淡蓝色的祥云腰带间坠了一枚刻着奕字的白玉。眉眼间透着一丝丝帝王的气息。

“还不赶紧跪下向太子行礼?”站在一旁的皓丞相呵斥道。

“臣女,参见太子殿下”皓月的心已经坠入了冰窖。

“先起来吧。”太子原本冰冷的脸上有了一丝暖意。

“谢太子殿下。”皓月缓缓起身坐在了大厅最末端的位置。

“皓丞相,只听闻府中有位大小姐倾国倾城,没想到这二小姐也是个清新脱俗的美人。丞相真是好福气呢,女儿们个个貌美,不知本太子是否有这艳福,娶一个去我那东宫呢?”

皓丞相一听连忙跪下开口道,“太子看上臣女,是臣的福分。”

皓丞相心里一想,太子这话莫不是要与他结成亲家,若真娶了他皓家女儿,便是太子妃,日后便是皇后,这日后在朝堂上莫不是更加稳固。便是越想越乐,以至于在太子面前失了礼数。

皓月见到自己的父亲这般模样,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茶盏,眼神里透露出一丝的杀气。

太子抬头望了望坐在角落的皓月,见她神情冰冷的好似乎不像个未出阁的小姐,倒像是块千年的寒冰。心底竟有些难受,可见皓月在这丞相府中可谓是受尽了委屈。太子手中的茶盏又握紧了半分。


顷刻,皓雪迈着轻快的步子朝大厅走来,一袭鹅黄色的丝缎长裙,用银色的细丝别着珍珠,头上戴着金色蝴蝶发簪,微仰的脸精致透彻,鹅黄色丝缎下若隐若现的雪白的肌肤,眸间清澈。任旁人见了都恨不得抱进怀里好好的疼惜一番。

“臣女,给太子请安。”皓雪的声音娓娓道来,倒像是古乐般温婉动听。太子殿下摆摆手,便招呼她坐下了。

皓雪见着坐在末端的皓月,便道:“听闻今日白将军也会与我们一同去灯会呢,二妹妹可要好好与白将军增进增进情义,以免到时候自己一人独守空房。”l

皓月丝毫没有理会,只是默默的喝着手中的茶。

太子倒是皱了皱眉头,心中不由升起了怒火。抬头望了望末端的皓月,一袭淡紫色的纱裙端庄娴雅,面色不改的喝着手中的茶,似乎刚才被说的并不是自己,而是旁人。

皓丞相见太子茶水凉了,便对着皓雪说道

“快去替太子斟茶。”

皓雪见状,连忙起身。

“不必了,就让皓二小姐,替本太子斟茶吧。”


——真相
皓月起身,走到太子身旁。伸手去接太子手中的茶盏。抬起头便看到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夹杂些许温情,皓月心弦似乎被什么东西扣了一番,久久的不能平息。

是啊,自从母亲惨死之后,所有人待她就如同那街头上的流浪狗般,眼底尽是怜悯,没有一丝温度,就算她身为丞相家二小姐,衣食无忧。在这丞相府中却是如履薄冰。她小心翼翼的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这颗心早已化作了冻结千年的寒冰。

皓月出了神,只听见啪的一声,那支碧玉做的茶盏摔成了俩半,杯中的淡绿的茶溅在了皓月淡紫色的裙摆上变成了深紫,皓月伸手准备去捡起那碎成俩半的茶盏,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了她。

“这些事让下人们做就行了,小心划伤了手。”太子那温润如玉的声音从皓月的耳旁传来。皓月的上浮起了一丝丝的红晕。

站在一旁的皓丞相望着眼前这番景象,心里打鼓似的七上八下,他的女儿嫁给太子他是固然高兴的很,但他心中所想的是他的大女儿,若是这二女儿,从小便与他疏远,更是因为她母亲的事与她闹的这番不快,若她成为了这大柒国的皇后,把他的所作所为一一揭露,恐怕这朝堂之上,再无他一席之地了。他这么多年处心积虑就全毁了。皓丞相的脸渐渐黑了下来。

坐在一旁的皓雪更是握紧了手中的茶盏,绝美的脸上露出了冷冽的气息。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打破了厅内的沉静。

“白羽,参见太子殿下,皓丞相。”白羽的眼神停留了在了那握着的手中。心中划过一丝的不悦。

皓月回过神来,连忙从太子的手中挣脱开来,连忙跪下。袖口中的白玉簪掉到了地上。皓丞相的脸上露出了慌张的神情。

“太子殿下恕罪,臣女一时手滑,不小心打碎了太子的茶盏。臣女再重新拿个茶盏给太子殿下斟茶。”

太子殿下没有应她,伸手去捡起地上的玉簪,眼神中的光黯淡下来。将其重新递给了皓月。

随即摆摆手说道:“不过是一盏茶罢了,闻莺阁的赏灯大会就要开始了,别为了这些小事扫了本太子的兴致。”

皓月望了望裙摆的茶渍。

“太子殿下说的是,可臣女须得回去换件衣裳。太子殿下先与将军和姐姐先行去吧,可别耽误了赏灯大会。”

“白羽就在这里等二小姐,太子与大小姐先行去吧。”站在一旁的白羽说道。

太子摆摆手便与皓雪走出了丞相府。

皓雪自是心底乐开了花,本以为太子殿下与皓月真有那么爱恨情长,没想到是自个儿多想了,太子一定也是看皓月可怜才怜悯她一番罢了。堂堂一国太子怎么会看得上个庶女,皓月越想越开心,嘴角也扬起了笑容。

太子殿下倒是一脸沉静,眼神中透露出的一丝疑问。

她到底是谁,她手中怎么会有那个信物,那可是可以号令整个大柒国杀手的信物,她到底是谁,父皇一直在寻求的,怎么会在她手中。莫非她就是那个人的女儿。不可能,那个人早已在二十年前就死了,怎么可能还有个女儿。他一想到皓月那张温柔似水的脸。他慌了,这是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失了分寸。

想当年父皇为了得到这个信物可谓是对南枯家赶尽杀绝,就连刚出生的娃娃也不曾放过,若父皇知道这个信物如今在皓月手中,以父皇的性子,指不定会怎么使出什么样狠毒的招数来。

他不想,他要隐瞒下来,他是不会让旁人伤了她半分。在他第一次见到她,他就已经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了。可他早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另一边,皓月提着被茶水弄脏了的裙摆,大步朝着自个的阁楼走去。

太子殿下那份柔情还在皓月的心头,她原本打算趁着这件事避开这个太子,可没想到他的举动却令她差点乱了分寸。

待她换完衣裳回来,只见白羽站在花园的路上等她,一袭深紫外袍,袖口还渡着竹纹,手握麒麟玉扇,残阳照在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眉宇间也透露着英气。

“小姐,白将军真实好生俊秀啊。小姐可真是好福气。”小玉看着眼前这个公子,心底也不免动了几分心思。“小姐快去吧,别让将军久等了。”

“麻烦将军了。”皓月朝白羽行了个礼。

“二小姐严重了,姑娘本就是我白羽未过门的娘子。这不是本将军应该做的吗?”白羽望了望眼前的的女子一抹淡橙色的长裙,头上别着碧玉兰花簪。到真是一副好模样。

说完二人便出了丞相府,一路向着赏灯大会的方向前去,一路上可谓是热闹非凡 长安城的处处都挂满了火红火红的灯笼,路上的姑娘们一个个是婀娜多姿,男子们便是四处观望,寻找自个儿的心上人,小孩子们就打着灯笼在街头跑着闹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闻莺阁这边更是人山人海,书生们个个意气风发,磨拳搽掌,施展着自己的才华。

那些有钱的世家大族们则是乘着这个机会,来拉拢这些有才华横溢的书生做自己的幕僚。

太子和皓雪坐在闻莺阁的上厢房。

“妹妹与白将军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到,莫非是二人不想与我们一同。才寻着这番由头不前往吧。”皓雪笑着说道。

“本太子平日最烦话多的人,望大小姐好自为之。”太子不耐烦地说道。

皓雪见状连忙跪下,一张绝美的脸上落满泪珠。“臣女知错,臣女不该多话。望太子殿下饶恕。”

太子望望眼前的她,便想起她与皓月第一次见面时的模样,索性摆摆手,便不再追究。

另一边皓月与白将军被人群冲散了,皓月也索性不去找他,免得自个要回应他的各种问题,自顾自的往闻莺阁走去, 突然旁边有一老翁叫住了她。

“姑娘留步。”

皓月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眼前这个老翁,穿着深蓝破布长衫,穿着草鞋。头发凌乱,面黄肌瘦。皓月认为他就是个要饭的乞丐,打算施舍些银两便离开,还没等皓月拿出钱财。老翁便开口说道。

“我知道姑娘想知道真相,老夫也在这里等候姑娘多时。”

“老翁你说笑了,皓月不过一介女子,哪知道什么真相不真相的。”皓月转头便想离开。

“姑娘难道不想知道那年在丞相府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老翁笑着问到。

  老翁慢慢的张口说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