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3章 旧时疾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02 09:00

第3章 旧时疾

午宴开席时,出门赛马的周显和宋琼怡才堪堪回到相府,二人都出了汗,随意将额前碎发拢至耳后,端的是大好年华,意气风发。

宋琼怡夹菜的时候,掌心红痕被于曼瞧了去,后者当即皱眉心疼道:“怡儿,你手怎么了?”

宋琼以不以为意:“没事,骑马的时候摔了一下,幸好大姐的马先倒下,不然我真要在那大石头上磕个窟窿了。”

“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周显心有余悸,他怎么也没想到宋琼怡的好胜心竟如此强,明明马匹不如他,却还是拼了命地在身后追赶。

啪嗒一声,宋嘉禾蹙着眉猛地起身,什么解释都没做便冲了出去。

剩下五人面面相觑,于曼边往宋琼怡手上抹雪花膏边啧了一声:“这孩子,怎么连礼数都忘了?”

梁淮安回头冷冷看她一眼,自己划动轮椅出去了。

“小舅舅,等等我!”

王爷和周显走了,宋耿一家也只好跟了出去,一路上,于曼张口闭口还在责怪宋嘉禾不懂礼数,害的她连药都没给宋琼怡抹完。

“阿娘,别说了,大姐可宝贝她那匹马了。”

宋耿本来有些生气,听到宋琼怡这句话后怒气却瞬间消散了个干净,捏了捏拳头快步向马厩走去。

宋嘉禾到马厩的时候,甜枣正艰难地舔舐着前腿上那道长且深的口子,不时有细密的血渗出来,染红了宋嘉禾整个视线。马儿眼珠氤着水汽,巴巴地望着她,像是在诉说自己的疼痛和委屈。

马医还没到,宋嘉禾嘱咐兰儿回清澜院拿了金疮药和纱布,直接进了马厩替它处理伤口,不肯让其他人靠近。

宋琼怡心里愧疚,捏着鼻子想上前帮忙,却被宋嘉禾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劝退了。那一瞬间,她甚至有些心惊,宋嘉禾从来都是寡淡的,没什么情绪,可方才那个眼神里的怨气和悲怆,也太浓厚了吧?

同样被劝退的还有周显,现在他和宋琼怡在她眼里是害甜枣受伤的凶手,宋嘉禾自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于曼见不得女儿受委屈,帮腔道:“周小将军和琼怡好心帮你,你拗些什么呢?不过是道小伤口,不过是个畜生,你至于吗?”

小伤口?畜生?宋嘉禾的背影微微颤抖,上好药后扭头直直盯着宋耿。

“你闭嘴!”宋耿鲜少对于曼发火,仅有的几次几乎都是因为宋嘉禾。在外人面前被夫君下了面子,于曼不再做声,看向宋嘉禾的目光多了几分怨怼。

“爹,甜枣会死吗?”

甜枣的伤不严重,这点在场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可宋嘉禾那口吻却是那般绝望。直觉告诉梁淮安,甜枣绝不是一只普通的马,于是,他小声唤过裴原,耳语了一番。

“爹,阿拉巴会死吗?”

宋嘉禾的母亲去世后,她发了一场高烧,口吃的毛病便是那时落下的。小半个月后,她总算是能爬起来走走了,却听下人说阿拉巴正在生产。

白婉柔乃将门之女,嫁给宋耿后也时常同好友切磋骑术,阿拉巴便是她最喜欢的一匹马,也是她留给宋嘉禾唯一的活物。

可那天晚上,阿拉巴留了好多血,把生命给了甜枣。当时,羸弱的宋嘉禾在父亲怀里泣不成声,她好不容易才接受了母亲的离开,实在无法再面对阿拉巴的死讯。后来,宋耿牵着她去看甜枣,对她说:“你看,阿拉巴虽然离开了,但她留下了小马陪你;你母亲虽然也走了,但你身体里流着她的血,她便会一辈子都在你身边。所以小嘉禾一定要好好养身体,健健康康地长大,可以吗?”

那时候,宋嘉禾真的很依赖他,可后来,父女之间却越走越远,这还是几年来她第一次喊他爹,而不是疏远客气的“父亲”。

宋耿心里软下去一块:“不会的,甜枣很快就会好起来。”

宋琼怡附和道:“没错,这点小伤口很快就能愈合的。”

肉眼可见地,宋嘉禾慢慢平复了下来,额头贴了贴甜枣,将剩下的护理交给马医处理。

“小女爱马心切,一时失了礼数,王爷和将军请见谅。”

梁淮安道:“大小姐爱马心切情有可原,那么二小姐呢?”

众人皆不解地看他。

“弄伤了姐姐的马,好像从刚才到现在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吧?”

宋琼怡脸上微烫,低垂着头:“我、我忘了,大姐,对不起啊。”

宋嘉禾淡淡点头回应,没说原谅,也没说不原谅。

临行之前,裴原找到宋嘉禾的侍女兰儿,塞给了她两盒药膏。

“甜枣伤口不大,用得着这么多药吗?”

裴原解释道:“这盒白色的是给你家小姐的,这盒黄色的才是给甜枣的,千万不要弄错了。还有,记得你刚才答应的事。”

“你放心,我肯定跟小姐说这些是周小将军送的。”兰儿接下裴原给的金叶子,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做舅舅的替侄子打算天经地义,况且看小姐那晚的神情,的确是很在意周显的。虽然她很气周显今日同二小姐出去赛马,把宋嘉禾丢给阴晴不定的宁王,但自家小姐若是喜欢,她便当周显只是喜欢赛马而已。

鲜嫩的绿吐蕊而出,宋嘉禾额头上的疤一日日淡化,梁淮安此人在她生活中的笔墨却越来越重。无他,只因这几天上至朝廷命官,下至街头卖菜老妪,皆在谈论同一件事——宁王府兵剿尽了黑月山的土匪。

有人骂他狼子野心,有人夸他为民除害,一时间,京城最低调的王爷成了茶余饭后最好的谈资。

从茶馆里回来的兰儿绘声绘色地转述着说书先生的话,毫不掩饰对梁淮安的夸赞:“王爷此事做的真是大快人心,以后去看夫人的时候再也不用担心土匪了!”

宋嘉禾听完微微皱了皱眉,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今圣上是十分忌惮梁淮安的,若不是他十三岁断了双腿,皇位落在谁手中还未可知。宁王一向神秘低调,此番弄出这么大动静,怕不是要惊动宫里那位。

然而她的担心有些多余,三日后,梁淮安为民除害的伟岸形象就变成了博红颜一笑的浪荡子。知情人透露,黑月山土匪不要命地招惹了宁王府最美的侍妾甄姬,这才引来了杀身之祸。

宁王府内美妾无数,横着被人抬出去的却不少,而那甄姬则足足在梁淮安身边待了五年之久,足以见得他是真的很宠爱她。

宋嘉禾正在给山茶花剪枝,听到这里突然很想知道那甄姬究竟有多美,不为别的,只为她阴差阳错间为自己额头上的伤口报了仇。

三日前的夜晚暴雨滂沱,宁王府府兵将黑月山最大的匪帮马家寨团团围住,裴原撑伞推着梁淮安划过泥泞。黑伞掀开雨帘,露出男人鹰隼般锐利的眼,只一眼,便让抄着家伙的土匪消了气焰。

“想活命可以,告诉本王,元宵节那晚劫了位姑娘的杂碎住在哪个山头?”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