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粪坑弃书案,谁是行凶者
故事 短篇小说

原创小说:粪坑弃书案,谁是行凶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方泊兮
2021-01-02 20:00

这是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一件事。

"咦,真奇怪,这是谁把书都扔到粪坑里了?“一名上厕所的同学发现了这一异常的现象,而且,看起来不像是一失手掉到里面的,因为里面的书不是一本,而是一大摞书,很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一怪事,有担任班委的学生把这事告诉了初三64班的老师,刘老师到班里问问,看有没有丢书的。一调查,还真查出来了。

上午第一节课,是数学课,张老师走进教室,学生起立后,老师让坐下。准备开始上课。可是,下面传来了一声惊叫,“我的书呢?谁把我的书拿走了?”原来,昨天课桌上还摆着一排的书,一夜之后的今天,当别的同学都上课时,王小明却看不到自己的书,他伤心地趴在桌子上,泣不成声。张老师走过来,问了问情况,说:“先跟同桌一块看吧,下课了,让班主任给查查。”张老师劝慰王小明后,准备回到讲台讲课,这时,班主任刘老师进来了,说:“刚才,有学生反映有大量的书籍被扔到厕所的粪坑里了,不知道是不是咱们班的同学丢的?”张老师说:“应该是王小明的,你看,刚才还在那儿哭的!这可怎么办呢?”刘老师一听,心里一咯噔,没想到,果然是自己班的学生,而且还是好学生,学习尖子。“这是谁干的?”刘老师虎着脸,向班里的其他同学扫视了一圈,尤其多看了一会那些学习不好喜欢捣乱的学生。学生的脸上写满了恐惧,没有人承认,“我再说一句,是谁干的,赶快承认,要是不承认,报了案了,查出来了,就得坐房子,判几年刑,知道不知道,性质非常严重!”下面仍没有人说话,刘老师于是说:”这样,先上课吧,是谁干的,下课后可以单独来找我,承认了,什么事都没有,只要赔偿人家,承认错误就行,咱们保护你,这样,对谁都好,要是不知悔改,交给公安局,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刘老师说完,回头对张老师说:”你上课吧!"然后,就从教室出来了。

他正往宿舍办公室走,迎面碰上了李校长,他跟校长打招呼,校长回了他后,问他:”听说,有人学生是你班的,书叫别人给扔到厕所的粪坑里了,是有这事不是?“刘老师说:”是有,就在今天早上发现的。我正想把这事给你报告一下呢!“”有什么线索没有?“校长问。”暂时还没有。我已经在班里说了,给他坦白自首的机会,要是他能私下里承认了,咱们也不为难他,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班的。晚点,我再找班委的干部打听一下,昨天晚上回宿舍的学生情况,看是谁回来的最晚。“校长听了,说:”行。先这样吧,不一定就是你班里的人干的,要是找不来了,就把全校毕业班的这几个班的学生集合到一块,开个会。最好是他能主动承认,把影响控制到最小。”刘老师说“好。”

一直到深夜,还没有学生来主动向他坦白,刘老师很生气,并且,从班干部那里调查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最值得怀疑的是差生韩文佳。学习成绩不好,肯定嫉妒学习好的,所以,把人家的书扔到粪坑里泄私愤,这也合乎作案动机。刘老师想,如果他不主动承认,出校长出面向公安局报案将这事查个水落石出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明天找他谈谈话,也许会有新的线索。

第二天,下课后,刘老师把韩文佳单独叫到了宿舍办公室,让他坐下后,刘老师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韩文佳一脸懵,说:“不知道啊!”“你自己做的事,还不清楚吗?”韩文佳一听更懵了,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自己做的什么事?”刘老师说:“前天晚上下学后,你去哪里了?”“下学后,回宿舍了?”“谁可以作证?”“班长,还有我同桌陈明都可以。”“老实交待吧,是不是你把马小明的书扔到厕所的粪坑里的?你跟我说,不要紧,我拿自己的人格给你保密,你是未成年人,可能会有不成熟的想法,犯一些错误也可以理解,关键是知错能改——“”别说了,刘老师,我真的没有干,为什么都觉得是我啊?是不是因为我学习成绩不好啊!怎么都这样啊,刘老师,你不要诬陷我啊,我真的是清白的……“刘老师一看,事情到这种地步了,是没法再说下去了,说:”你要是良心过得去,你就这样吧!你敢发誓,不是你干的吗?“韩文佳说:“怎么不敢啊?要是我干的,让我出门就叫车给撞死!”刘老师听完,安慰他说:“你不要激动,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也应该理解,我作为班主任,是需要为每个学生负责的,王小明遇到这种意外,每一个有爱心的人都会对他非常地同情,都希望能伸张正义,让坏人受到惩罚。你说不是你干的,那就不是。我相信你,有什么线索跟老师反映,咱们早点把这件事调查清楚。”韩文佳答应了,问问老师没别的事了,然后,就回去了。

第三天,校长开了全初三毕业班,大会上把最近发生这件事做了通报,会上严肃地批评了某些人的行为给学校带来了极坏的影响,最后,撂下一句话,如果没有人在一周内自首,都不准毕业。

“现在怎么样了?查出来了吗?”张老师问。

“没有。”刘老师说。“你有什么线索吗?”

张老师欲言又止,搪塞道:“没有。这么长时间还查不出,恐怕不是这些学生干的吧!”刘老师没说什么。

第四天,第五天,没有什么动静,第六天,刘海丽来了。刘海丽说,刘老师,韩文佳前天就转学了,肯定是他干的,做贼心虚。他干的不承认,又转学走了,别人谁承认啊?要是都不承认了,那这届学生都毕不了业,该怎么办呢?”

刘老师说:“到时候再说吧!应该是校长的一种策略,还能真不让学生毕业啊?那学生家长恐怕就会不干了!”

刘海丽走后,张同来了,张同是班干部,他说:“刘老师,现在有没有人来你儿自首呢?”刘老师说:“还没有。怎么了?你有什么线索吗?”张同说:“这样吧,我想好了,你就跟校长说是我干的吧!我们再凑钱给王小明买一套书,这事就这样了结了吧!不然的话,恐怕会影响学生们的学习,毕业快毕业了!”张同的一番话让刘老师猛然惊醒,是啊,这事不能再拖了,毕竟,学生的升学率才是最重要的事,这么较真都查不出来的案子,就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

第七天,上边教育部门打来电话,问:“你们学校老师是不是逼供学生啊!人家家长已经投诉了……”校长把这事跟刘老师一说,刘老师头都大了,这事已经发酵了,聋子没治好,治成哑巴了,那我可就完了,这事必须划上句号。

第八天,学校发了一个声明,经过各个部门的共同努力,已经妥善得到解决。班主任刘老师也在班里宣布:“已经有学生知错悔改,不是咱们班学生所为,为保护未成年人的未来,咱们就不再予以追究,只让他赔偿就行了,大家要端正心态,团结互助,公平竞争,并引以为戒。大家不必再关注这件事了,专心学习,争取以最优秀的成绩毕业,考上好中专或上高中……”

十几年后,当刘老师退休时,忽然听到有人提及当年的事,而最令他震惊的是,那次把王小明的书扔到厕所粪坑里的就是他的侄子刘清!原来真正嫉妒王小明的就是刘清。刘老师一下子恍然大悟,莫非张老师知道了,却没有在当时告诉我?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