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片名暂定为《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第二部 爱囚(3)

作者:若妤灬
2021-01-04 09:00

那个不解风情的向导,一杯酒浇灭了烂桃花


我愣了愣,话没过脑便脱口而出。
“向导,你唱错了。”
他怔了怔,忽然轻声笑了,“没唱错。”
说完,他便移开了目光,不再说话。
我抿了抿唇,也没再和他辩解,耳边音乐声回荡,我却忍不住去看他的侧脸。
此刻正值黄昏,余晖在他脸上渡了一层淡金色的光。
莫名地,我竟忽然感觉面前这人很熟悉。
很熟悉。

身后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工作人员们都收拾好出来了。
我一惊,下意识地扯下耳机还给了向丛,女演员与导演,也许稍微有些亲近的举动就会被传出潜规则的传闻来。
向丛不急不缓地收回耳机,看了我一眼,忽然转身说道,“大家今天辛苦了,一起出去吃饭聚一下,我请客。”
身后一阵欢呼声。
向丛转过身来看我,轻声问道,“晚上有事吗?一起吧。”
我怔怔地摇摇头,“没,没事。”

有那么一瞬间。
我甚至以为向丛请整个剧组吃饭,就是为了我。
回过神来,我又忍不住笑自己痴心妄想。
怎么可能?
他是享誉国际的国宝级导演,而我,不过是个被他选中符合角色的幸运儿。
我更加不自在了。

这是我第一次参与这种酒局,而且,我不会喝酒。
看着对面那个女人端着酒杯游走在一众男人之中,游刃有余的模样,我竟隐隐有些羡慕。
我本就不善交际,更没有那样能跟一众导演富豪谈笑的心境。
忽然,我被点名了。
“陈小姐,我们向导可是对你青眼有加啊,那么多当红女星主动找上门来,向导看都不敢直接拒绝,最后力排众议直接定了你,你说说,你得怎么感谢我们向导啊?” 
说话的,是囚爱的一名制作人,在剧组里我也见过他,只是没有说过话。

忽然被点名,我不免有些紧张,注意点却莫名其妙地集中在了“力排众议”四个字。
所以说……
当初所有人其实都不同意用我这个相貌平平,演技拙劣的女生的,为什么向丛会这么支持我?
我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
向丛此刻正端着一杯酒轻轻抿着,目光落在桌面上,神色平淡。
在一桌子的起哄声中,我不得已端起了酒杯,有些局促地对着向丛说道,“向导,我……我敬您一杯吧,感谢您……”
然而,话还没说完,便忽然被向丛打断。

他转过头,略显不悦地看了一眼我手中的酒杯。
眉心微微蹙起,直接伸手抢过,自己仰头一干二净。
所有人都怔住。
包括我。
我愣愣地看着他,不明白向丛这是什么意思,嫌我说的不够好?
放下酒杯,向丛转头看我,脸上没有什么神色起伏,声音也异常平静:“女孩子,别喝酒。”

桌上沉默了两秒,随后一阵起哄声。
周围一名看起来与向丛十分熟悉的投资商搂着他肩膀说道,“不是吧,向导,之前那些主动往你身上贴的女孩子们就算喝成狗你也不会多看一眼,怎么到咱们女主角这里你就怜香惜玉了!”
向丛瞥他一眼,半笑着道,“喝酒也堵不住你的嘴。”
话落,向丛便开始猛灌他的酒。
向丛酒量似乎很好,几轮下来,刚刚说话的那名投资商已经醉的说话都大舌头了,向丛却只是脸微微红了几分。

有着向丛的庇护,一桌子的人再没有谁找我麻烦。
我老老实实的吃饭。
碗里,已经被向丛夹的菜堆成了一座小山。
我愈发地好奇,向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似乎在平时的生活中,他的话也很少,为人有些淡漠,但是又很细心,他每次给我夹菜都用的是公筷,给我夹虾时,也都擦干净手然后剥好再放进我碗里。
他的这些举动自然也被桌上众人看进了眼底,大家看向我的目光都有些不太对劲了。
可我心里也十分疑惑——
我和向丛,明明就是只见过这么两次面啊。
难道……向丛对我一见钟情?
怎么可能!
我既没有惊世美貌,也没有旷世才学,从头到脚没有半点太过出众的地方,而向丛呢,31岁的年纪在男人身上属于风华正茂,享誉国际的著名导演,身价不菲,相貌不说多惊艳,起码也绝对算是个小帅哥。
想要嫁给他的女明星不计其数,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对我一见钟情?

一顿饭,吃的我惴惴不安。
我不明白向丛的寓意,也担心自己会不自觉地陷进去。
面对这样一个男人,或许很难做到不动心吧?
然而,自始至终,向丛从未有过什么逾距的举动,倒也让我渐渐放下心来。
只不过——
酒席渐尽,向丛忽然给我夹了一只鸡腿放进我碗里,带着几分哽咽地轻声说道,“给,你之前一直念叨着说不想吃馒头了,想吃鸡腿。”
我愣住。
我什么时候和向丛说过,我想吃鸡腿?

我疑惑地抬头,却刚巧撞上了向丛的目光,他垂眸看我,神色平静,唇角却抿的很紧,眼底似乎有惊涛骇浪,也有几分极淡的酒意。
我了然。
他可能是喝醉了。
为了不拂他的面子,我咬了两口鸡腿,抬头赞叹道,“好吃!”
向丛静静地看着我,忽然笑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似乎看见他眼眶红了几分,随后,他转过头去,声音很低,“好吃就多吃点。”

我不明所以,只是在心里想,原来向导喝醉以后这么感性。
看着我吃了鸡腿,向丛又给我盛了一碗汤,轻声道,“这个汤不油腻,喝点还助消化。”
我点点头。
向丛实在是体贴的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桌上人也跟着笑着起哄,却不敢开太过火的玩笑,只是笑着说向导对我不一般。
向丛轻轻地笑,既不说话,也不解释,只是默默地和他们喝酒。
饭吃到一半,那个投资商带来的女人被叫起给大家倒酒。
女人很有眼色,也很懂风情,起身替诸位倒酒,却能无伤大雅的在不经意间和桌上每位男士来一场亲密接触,撩拨又不过火。

轮到向丛时,那女人目光明显火热了几分。
毕竟,向丛这个有才有钱又有颜的男人可比桌上那几个大腹便便的投资商令人感兴趣多了。
女人走到向丛身边,一屁股将我挤开,俯下身来替他倒酒,胸前的圆润故作无意地碰了碰他手臂。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
向丛陡然皱眉,手里握着的酒杯忽然抬起,朝着女人头顶倒了下去……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