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9章 归宁日

作者:觅朝云
2021-01-06 11:00

第9章 归宁日

此后连续两夜,梁淮安都歇在了侍妾甄姬处,但宋嘉禾不仅丝毫没觉得放松,反而累的腰酸背疼。

周显乃皇亲国戚,宋嘉禾花了近半份嫁妆的赏金,才好不容易找到敢对他下手的人。如今梁淮安开口找她借一大笔钱,算上剩下半份嫁妆,也还差了一千多两银子。

夜过三更,月影婆娑,清风苑主房内依旧灯火通明,主仆二人正伏案赶制发簪,熬得双眼酸胀不已。

梁淮安的记忆没有出错,宋嘉禾的确从小就喜欢亮晶晶的珠宝,更喜欢亲手将它们打造成首饰发钗,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她已经两三年没开过工具箱了。

握在手中的那块岫玉已初具兰花雏形,却在雕刻最后一片花瓣时下偏了刀,好在她反应及时,以割破手的代价挽回了整朵玉兰的美感。

兰儿忙去拿了金疮药,边涂抹边心疼道:“小姐,要不咱们直接跟王爷承认了吧,左右他也不会怪罪你。您手都伤成这样了,还怎么赶的出活儿?”

在宋嘉禾这,撒出去的慌只有拼命圆上的份,哪有轻易就戳穿的?

“伤在左手,无碍。”她打了个哈欠,待兰儿包扎好伤口后便又拿起了刻刀,神情专注,下刀精准,疲惫的双眼中却迸射着沉迷的光彩。

兰儿微怔,她已经很久没在小姐眼中见过这种光彩了,连夜赶制簪子是形势所迫没错,可这更是她所热爱的东西。不知怎地,一股惋惜和酸涩浮上心头,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小姐也不至于连自己最喜欢的事情都要放弃三年。

铺天盖地的困意被宋嘉禾专注的神情打散,兰儿不再劝阻,饮下一碗浓茶便继续给她打下手。

如此两夜后,宋嘉禾眼下的乌青已经连脂粉都盖不住了,以至于归宁日那天,众人见了她皆是欲言又止。

本来,宋耿对于梁淮安那些坊间传闻是不信的,可见到自家女儿这般模样,心中不禁五味陈杂,有些后悔,又有些无奈。他想同她说说话,可宋嘉禾却跟往常一样,只顾低头吃饭,筷子也永远只往自己面前那两三盘菜里伸,仿佛回家吃饭只是种任务,而她只想赶快完成。

这种想法让他心脏蓦地一疼,赶紧夹了块桂花糖藕放在宋嘉禾碗里。

宋嘉禾抬头,正对上宋耿带着些讨好与歉意的笑容,她早已习惯父亲这种心血来潮的示好,便道了声谢谢。

然而,她只是用筷子戳了戳那块桂花糖藕,却并没有要吃下去的意思。

从刚才起就一直关注着她的宋耿问:“怎么不吃?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吃桂花糖藕了不是吗?”

白家祖籍在苏州,白婉柔嗜甜如命,宋嘉禾的口味同她一脉相承,即使从小长在京城,也独独偏爱各种甜食,尤其是桂花糖藕。

只是,如今宋府厨子做的桂花糖藕,却与往常不同了。

宋嘉禾点点头,正想硬着头皮吃下,另一双筷子却伸到她碗里夹走了糖藕,将上面那层花生碎仔细刮掉后才重新放回。

梁淮安朝宋耿正色道:“本王的王妃不能吃花生,会起红疹的。”

尴尬之色爬了宋耿满脸,他惭愧道:“是,我一时没注意那糖藕上有层花生碎。”

宋嘉禾看看碗中“干净”了的桂花糖藕,又瞥瞥梁淮安锋利又柔和的侧脸,嘴唇不自觉微微勾起,低头咬了口甜蜜软糯的糖藕。

新婚之夜模糊的记忆在此刻被唤醒,她还记得梁淮安看到她身上红疹时紧皱的眉,却忘了睡下后也是那人替自己涂抹了清凉的药膏。

周显看着对面二人,表情很是古怪复杂。也许他本意并不想显得那么古怪,可无奈脸上淤青未消,做什么表情都很奇怪。

于曼很是心疼女婿,愤愤道:“查清楚是谁干的了吗?天子脚下竟敢偷袭皇亲国戚,简直胆大包天!”

“娘,你别说了。”一向骄纵的宋琼怡都这样说了,可见下手之人的身份不简单。

宋耿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问:“所以查到了?”

“回岳父,人抓是抓到了,”周显咬牙切齿道,“可惜当晚便跑了。”

宋嘉禾的心随着他的话起起落落,她当初找的是群英会的高手,应当不会被京城里的酒囊饭袋抓住才对。看样子他们应该没招供就逃走了,否则周显此刻不会那么心平气和地与自己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哪成想,周显接下来便丢下一句:“逃跑前已经招了,可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宋嘉禾有些紧张,丝毫没注意到身旁梁淮安微微勾起的嘴角。

“谁、谁啊?”她开口问到。

“除了那纨绔还能有谁?”周显愤愤放下酒杯,“我与郑何那厮不共戴天,他最好祈祷一辈子不要落在我手上!”

新婚之夜给人套麻袋打了一顿这种事,普通人尚且不能接受,更何况他这种天之骄子呢?

宋嘉禾一愣,郑何?

一听是郑家独子,宋耿立刻了然:“郑轮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显儿,你万万不可冲动行事。”

于曼疑惑道:“可是郑何与你素不相识,为何要雇人行凶?”

那日奎山游猎她没去,宋琼怡也没好意思把郑何讽刺他们这段说给她听,正想随意找个理由糊弄过去,梁淮安却道:“本王知道。”

接着,他拍拍手让裴原进来,后者得令后立马绘声绘色地将当日情景复述了出来。他越讲,宋耿夫妇和周显夫妇脸上的表情就越挂不住,伺候在侧的侍女听到不该听的,皆是低头眼观鼻鼻观心。

门外的兰儿忍不住捂嘴笑了,裴原这本事做侍卫屈才了,该去说书才是。

这会儿,宋嘉禾瞧着梁淮安脸上似有若无的笑意才终于反应过来,原来他早就猜到了是自己雇人打的周显,这才一边找自己借钱一边将替她将锅甩到郑家头上去。

她咬牙,一时间真不知道是该谢他还是骂他。

这一段后,众人皆没了胃口。席后,宋耿留了梁淮安切磋棋艺,周显和宋琼怡在一旁观战,于曼也忙着给女儿女婿端果盘,宋嘉禾便借口想回清澜院看看离开了。

围着后院转了一圈,宋嘉禾并没有回清澜院,而是从侧门潜入了父亲的书房。整座丞相府都是母亲亲手设计的,她自然知道从哪走经过的下人最少,更何况,母亲从前还经常带着她从侧门给伏案写奏折的父亲送一碗香甜的南瓜粥。

如今,书房的风格已与从前大相径庭,尽管早已习惯了于曼艳俗的审美,宋嘉禾还是没忍住在心里嫌弃了一番。她轻车熟路地触摸着每一个柜子,终于找到了记忆中的暗格,可里边儿的东西却不知何时被人换走了。

她不甘心,继续寻找了许久却依旧毫无收获,只得悻悻离去。

如今论辈分,宋嘉禾是他舅母,没有必要再向他行礼,本应淡淡点头后离开,却实在欣赏他脸上淤青,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在周显看来,无疑是遗憾中带着惋惜,于是他喊住她,小心开口问道:“小舅舅他,对你好吗?”

宋嘉禾脸上浮起抹冷笑,转头却又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但她眼下的乌青实在太过刺眼,周显踌躇许久,终是落下一声叹息:“嘉禾,对不起。”

时至今日,他仍旧看不清自己的感情,喜欢记忆中的宋嘉禾,却又忍不住对如今的宋琼怡动心。犹豫踌躇之间,竟阴差阳错地让宋嘉禾嫁给了小舅舅,尽管他知道梁淮安并不像外界所说的那般冰冷绝情,却也不相信他会怜香惜玉。

更何况,奎山游猎上宋嘉禾虽句句要和他解除婚约,实际上句句都透着不舍和难过。他想,宋嘉禾是喜欢自己的,而他永远欠她的。

愧疚涌上心头,他解下腰间玉佩:“这玉佩全西北的人都认识,日后若有需要我的地方,刀山火海,我都为你淌。”

西北各民族部落分散杂居,交战不断,直到周显的父亲任镇远大将军后才让他们化干戈为玉帛,共同对抗凶狠的西狄。周显的这块玉佩各部族无人不识,只要拿着它去西北,便能一路畅通无阻。

宋嘉禾忍不住笑了,要不怎么说周显愚钝呢,觉得亏欠于人就把最好的东西往外送,丝毫不想想对方到底用不用的上,又到底值不值得。

她原不想要,不知怎地又改了注意,主动走近周显,接过玉佩的时候故意蹭了蹭他掌心。周显一愣,方才近在咫尺的山茶花香早已远离,他却有些恍惚,仿佛第一次对长大了的宋嘉禾动了心。

宋嘉禾微微扭头,发现不远处竹林已空无一人,但地上杂草却明显又被轮椅碾压过的痕迹,眼中不禁流露出胜利者的狡黠。

借口府中有事,梁淮安没留在丞相府吃晚饭,未时便带着宋嘉禾离开了,一路上二人相顾无言。马车哒哒行驶了许久,却依旧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宋嘉禾察觉不对,掀开轿帘看了看,发现这果然不是回宁王府的路,而像是在出城?

迎上她疑惑的目光,梁淮安淡淡解释道:“今儿是归宁日。”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