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片名暂定为《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第二部 爱囚(6)

作者:若妤灬
2021-01-06 13:00

如果你是许雯雯,你会爱上那个绑架你的杀人狂魔吗?


我瞬间回过神来,才反应过来此刻是在拍戏,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深吸一口气,我抬头去看,却发现——
向丛脸色不太好。
不,是很不好。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唇角不自觉地抿了一下,随后单手撑了一下床面,站起身来。

向丛一言未发,然而,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出来了他脸色有些不太对劲。
刚刚那名喊卡的工作人员看样子更是后悔不已。
向丛冷着一张脸,连带着周遭气氛都冷了几分。
去摄影机前看了一遍,向丛吐出两字:重拍。
那名工作人员似乎是个愣头青,一脸疑惑地看着向丛说道,“向导,这段拍的挺好啊,您看,这……”
话没说完,向丛转身看他,目光冷冽,“我说——重拍。”
对上向丛目光,那人瞬间打了个寒颤,连忙住了嘴,点头应下。

机器,灯光准备就绪。
我和向丛又要重新拍一次。
我坐在床上等着,心却跳的越来越快,一回想起刚刚和向丛的亲密戏份,我就脸红心跳。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不止一个瞬间,我真的以为我和向丛就是一对相爱的恋人,在这个昏暗逼仄的小房间里缠绵。

再次开拍。
向丛上了床。
镜头下,此刻的他是向一,他冷着一张脸看我,神色冷冽,气质阴郁。
随着剧情发展,我再一次被他拽到身下紧紧按住。
他的吻接憧而至。
这一次,我们似乎更默契了些,我按着剧本中的描述,先是抗拒地伸手去推他胸口,却又怯弱地不敢用力。
可是,随着他的爱抚与这个吻的加重,我不由自主地将手改为揽住他脖颈……
这次,没有人敢喊卡。
向丛似乎很有耐心,他的掌心在我腰上轻轻摩挲着,却又吻的很用力,另一只手紧紧扣在我脑后,像是要把我揉进他身体里一般。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
久到我甚至都有些呼吸不顺,向丛才放开了我。
直到这时,工作人员才喊了卡。

向丛坐起身来,看了我一眼,却忽然笑了。
他伸手替我仔细地擦了擦嘴角,眼底笑意似星光。 
所有工作人员都默契地看向了别处,向丛将我拽起来,随后起身向摄影机走去。
看了一遍录制视频,向丛淡声道,“从这里开始,后面剪掉。”
所有人都不敢问,默默点头,只有刚刚那个愣头青又开了口,“为什么啊?向导,咱们刚刚吻戏拍了快十分钟,为什么就留这一分钟?”
看他那副样子,估计还想吐槽向丛,忍了忍倒也没出口。
向丛瞥他一眼,“再这么多问题,明天就别来了。”
那人缩了缩肩膀,没敢再说话。

旁人看见这一幕,或许会觉着向丛霸气,可我分明就看他是有些心虚—— 
我怎么忽然有种感觉,这家伙似乎就是在借着拍戏的机会占我便宜呢?
中场休息。
我去上了个厕所,一回来,刚巧看见向丛站在窗前,指尖轻轻摩挲着嘴唇,不知在想些什么,唇角还挂了几分傻笑。
其实,我和向丛还算不上熟稔。
可是那一刻,也不知怎么想的,我走上去猛地拍了拍他肩膀。
向丛一惊,敛去笑意转身,却在看见我的一瞬间愣了一下。
回过神,他轻笑,“我刚刚是不是太用力了?”

这下,换我愣神了,我诧异地看着他,“什么?”
他轻笑,忽然伸出手——
指腹在我唇上轻轻擦了一下,低声说道,“嘴唇都有点被我亲肿了。”
其实向丛本意也许没什么,可我就是瞬间红透了脸。
我移开目光看向别处,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幸好,这时有工作人员喊着开饭了,我才松了一口气,匆忙地和向丛打了声招呼,便跟着工作人员们去领盒饭了。

不得不说,向丛还是大方,这剧组的盒饭好的远超我预期。
我领了一份盒饭,端去了角落里的一张小桌上,正准备开吃,面前忽然一暗。
有人停在了桌前。
我抬头去看,是向丛。
他手里拎着一个保温饭盒,放在了我桌上。
我有些诧异,“这是……”
他轻笑,“我早上让助理去买的鸡汤。”
说着,他打开盖子,香味瞬间四溢,“还是热的,尝尝。”

我回过神来,原本想要拒绝,可他的话却先一步堵住了我的嘴。
他低声道,“放心喝,剧组的福利,男女主都有。”
听见这话,我才放心下来,向丛拿着一次性碗给我倒了满满一碗鸡汤,我尝了一口——
嗯,味道真不错。
然而,大半碗鸡汤下肚,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男女主,不就是我和向丛么?
我抬头看他,却见向丛轻声笑着,拿起我的碗,神态自然地将我剩下的那一点鸡汤喝下,“男主也喝了。”

好吧。
我又没出息的脸红了。

接下来的戏份,拍摄的都格外地顺利。
也许是身处这座当初事件发生的小屋子,身临其境比较有代入感,也许是向丛演技太有感染力,总之,我的情绪很轻易地被感染,总是能够一秒入戏。
甚至,我经常忘记了自己是在拍戏,不止一次地以为,我就是那个爱上了绑匪的许雯雯。
拍了一下午的戏,剧组终于在天黑前收工了。
坐在车上,我看着窗外出神。
我,有点难以出戏了。
今天收工时,刚巧拍到“我”和“向一”互生情愫的部分。
我爱上了那个杀人狂魔,那个绑架我,甚至曾经有过杀死我的念头的男人。
我纠结无比,却又难抵满腔爱意。
回酒店的路上,我始终难以从这种情绪中抽离。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能够对许雯雯感同身受。
我甚至在想,会不会是许雯雯在天有灵,在这个曾经发生过太多事情的小屋子里看着我?
我忽然就理解了多年前的那个女生。
如果是我,我想,我也会在这种情况下爱上向一。
爱上那个双手沾上了鲜血的“恶魔”。

正出神,身侧忽然响起了向丛的声音:
“在想什么?”
我回神,转过身去看他,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可能太入戏了,有点难以抽离。”
他轻声笑了笑,目光移到了窗外,看着远处的群山轻声道,“我也太入戏了。”
我忽然和这名与我对戏了几日的男人生了几分好奇,我彻底转过身去,面向着他,低声问道,“如果你是向一,在这种情况下,你会爱上许雯雯吗?”
他愣了一下。
回过神,他毫不犹豫地点头,“会。”
停顿了片刻,他又补充道,“一定会。”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问我,“你呢?”
“如果你是许雯雯,你会爱上那个绑架你的杀人狂魔么?”
我笑了笑,“会。”
我也一定会。
向丛没说话,只是轻声地笑了。 

接下来的一路上,我和向丛各自看着窗外,谁都没有先说话。
车子很快停在了酒店门口。
我和向丛一起下了车,剧组里有人提议去喝酒,我原本想要拒绝的,可是,看着向丛同意去了,我竟也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我们坐了满满一大桌,很热闹。
没有了上次的那些投资商,这次吃饭的都是剧组里的工作人员或演员,大家都较为熟稔,向丛又没什么架子,大家也比较放的开。
酒过三巡,大家提议玩游戏。
最常见的真心话游戏。
大家提议让我转桌上的酒瓶,酒瓶停下来的时候,瓶口朝谁,谁就要回答问题。

一顿饭下来,我和大家也熟悉了一些,就也没多推辞,站起身来用力转动了酒瓶——
啤酒瓶转了好多圈,最后缓缓停下。
居然是向丛!
所有人一阵惊呼,看向我和向丛的目光都别有深意了起来。
我不由得在心里感慨,怎么偏偏停在了向丛面前!
众人一阵揶揄后,有人提出了问题:“向导,说一下,你有没有特别爱过一个人,她现在在哪?”
向丛沉默了一下,却又忽然笑了,“有。”
众人却不依不饶,“向导,这问题你只回答了一半,她现在在哪啊?”
不知道为什么,向丛忽然抬头看向我,目光格外深邃,我甚至看不出他眼底的情绪。
半晌,他低声道,“我认罚。”
说着,他仰头喝了一杯酒。

众人多少有些失望,却也不敢太过逼他,只能纷纷催促着让向丛转酒瓶。
他看了我一眼,转动了酒瓶——
好死不死地,酒瓶这次停在了我面前。
桌上起哄声陡然炸响。
所有人都拍着巴掌起哄,笑着看着我们两个,我感觉自己脸红的厉害,放在桌下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
向丛或许是最淡定的那个人。
他缓缓坐下,静静地看着我,提出了他的问题——
“咱们剧组里所有男性,你最喜欢谁?”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