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爱上的女老师,差点要了我的命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17岁爱上的女老师,差点要了我的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左左
2021-01-08 17:00


顾睿第一次见到苏蓝,是在十七岁的夏天。

那天黄昏,顾睿的父亲刚下班回家,门铃突然响了。

母亲去开门,一个年轻的女人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塑料果盘,里面是鲜红欲滴的圣女果。

她站在玄关处,迅速向室内瞄了一眼,很快又垂下头,有些局促地说:“姐,老家自己种的,没上化肥,也没打农药,送点儿给你们尝尝!”

顾睿的母亲接过来,连连道谢。

女人走后,父亲皱着眉头问:“谁啊这是?”

母亲八卦道:“楼下新搬来的邻居,小情侣,俩人都没工作,说是正创业呢,见面特别热情。住这种房子就这点儿好处,容易和邻居打成一片!”

父亲小声嘟哝:“无事献殷勤。这种不三不四的小年轻,你少跟他们套近乎!”

母亲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嗔怪:“你这人真是,眼里就没个好人。我都打听过了,他们俩都是A大毕业的,男的学广告设计,女的学英语,我还想让他们有空来给睿睿补课呢!”

顾睿坐在沙发上,头微微侧着,还保持向门口张望的姿势,父母亲谈话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嗡嗡响。

他像着了魔一般,眼前不断闪现着刚刚那个女人的身影。

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特别好看的眼睛,深邃、明亮、清澈。母亲开门的一瞬间,她像一束突然照进来的光,身上的藕色连衣裙随风漫卷,翩飞如蝶。

少年的心底仿佛生出无数柔软的触角,轻轻地裹住他的五脏六腑,继而蔓延开来,泛起又酸又甜的异样情绪。

他哑着嗓子说:“妈,是该找人来给我补补英语了,马上就高三,每次考试都是英语拖我后腿!”

母亲喜出望外地对父亲说:“瞧,睿睿现在开窍了,知道学了!”

也趁机对顾睿絮叨:“睿睿啊,最后一年了,你可得用点儿功,考个好大学,也不枉我和你爸陪着你窝在这破地方!”

顾睿沉默不言。

小学毕业,他们一家三口就从新区的别墅搬到这栋小破旧的学区房里,一住就是五年。母亲归心似箭,天天盼着顾睿高考结束,赶紧搬回去。

第二天晚上,母亲殷勤地引着苏蓝走进顾睿的房间,笑容可掬地介绍道:“这就是我儿子,英语有些偏科,劳您费心了!”

又对顾睿说:“睿睿,这位是苏蓝姐姐,以后由她来给你补习英语,住得近,也方便,你可要好好学啊!”

顾睿愣愣的,他很想在苏蓝面前表现得自然一点儿、老练一点儿,却紧张拘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像见到严师的小学生。

倒是苏蓝,很温柔地对顾睿点头微笑。灯光下,她有种不真实的美,皮肤瓷白细腻,眉目如画,清丽脱俗。

少年的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烧不尽。长风一吹,野草就连了天。

那些夏夜,顾睿时常偷偷透过英语复习资料,长久地凝视苏蓝的脸。

她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能让顾睿心跳加速。

偶尔,苏蓝注意到顾睿两眼呆滞,会拿笔敲敲他的书:“嘿,看书,别盯着我,我脸上可没单词!”

顾睿回过神,耳朵根都是红的。

苏蓝来补课时,母亲经常进来送点儿水果,跟她寒暄几句,但顾睿的父亲向来不管不问,视而不见,连话都没跟她说过。
 
周六晚上,母亲下楼买东西了,家里只有顾睿和父亲在。
 
苏蓝来了,顾睿一看见她,内心就雀跃不已。她一向准点,今天倒提前了二十分钟,真是意外的惊喜。
 
顾睿的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看书,苏蓝走近,满面笑容地打招呼:“还没睡呐?”
 
父亲微微一愣,对苏蓝礼貌地点了点头,回卧室去了。
 
苏蓝便讪讪地进了顾睿的房间,过了会儿,顾睿的父亲又折回客厅拿书,苏蓝悄悄向外瞥了一眼,压低嗓子说:“嘿,你爸看起来好严肃哦!”
 
顾睿笑笑,想到刚才的一幕,略带歉意地说:“你别介意,我爸就这样,除了我妈,他好像没正眼看过别的女人。”
 
苏蓝的眼睛眨巴了几下,脸上出现片刻的僵滞,片刻后,她才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是吗?那他真是个好男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顾睿和苏蓝慢慢熟悉起来,对她的好感越来越浓。就连晚上做梦,梦里也全是苏蓝的面孔,和她读英语时柔和动听的声音。

让他郁闷的是,他的这些心思,苏蓝仿佛浑然不觉,她看他的眼神,就是大人看孩子的眼神,她是单纯地把他当学生、当弟弟来看待。

顾睿把苏蓝对他的无视归结于她有男朋友上,因此,在楼下遇到苏蓝的男朋友时,顾睿总是冷冷地、充满敌意地瞪他。

他觉得这个长得又高又壮、面容寡淡阴郁的男人,根本配不上苏蓝。

他们那么穷,和另一对夫妻合租一套一居室。苏蓝和男朋友住客厅,四周用木板隔起来,暗无天日,密不透风。

整个夏天,苏蓝就只有两套衣服,来回替换着穿。一套是刚见面时穿的那条藕色连衣裙,还有一条牛仔短裙,搭一件白色T恤。

这个叫蔡东的男人,名义上创业,却整天宅在家里什么也不干。苏蓝有一次不小心点了他发给她的语音,蔡东命令她:“今天该发补习费了吧,去买两斤排骨回来!”

苏蓝很惶恐似的,急忙按返回键,顾睿故意问:“你们俩就靠你给我补习养家?这点儿钱够吗?”

苏蓝迟疑了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解释,她其实想找工作,可蔡东非要让她和他一起创业。

说这话的时候,她带着一种担忧和焦虑,眉心紧紧地蹙起来。

顾睿粗声道:“你干嘛非要听他的?”

苏蓝说:“我打小没了爸妈,是他爸妈把我养大的,我们一起长大,又一起考上大学,我向来都是听他的!”

苏蓝的身世原来这么凄苦,但她这副逆来顺受的模样,让顾睿在心疼的同时,又充满了嫉妒。

他冷哼一声,挑衅地说:“我觉得你根本不爱他,你只是在报恩;他也根本不爱你,他只是在利用你。你还什么都听他的,那他让你犯罪,让你杀人放火你也听啊?”

苏蓝像是被他这句话吓住了,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好半天才掩饰地笑着,又拿笔敲他的书:“嘿,小孩子懂什么爱不爱的!”

顾睿生气地说:“我不是小孩子,我马上十八岁了,当然知道什么是爱。我要是爱一个女人,就努力奋斗,让她住最好的房子,穿最漂亮的衣服。才不会天天窝在出租屋里靠她养,做天上掉馅饼的梦。”

苏蓝呆了片刻,叹了口气:“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来看这篇阅读理解!”

顾睿开始毫不掩饰地对苏蓝好。苏蓝再来补习时,不等母亲进来招待,他自己就会端茶倒水,把水果饮料零食摆一桌。

还把父亲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偷偷拿来,硬让苏蓝吃,看到苏蓝把巧克力含在嘴里,他便眼巴巴地追问:“好吃吗?”

苏蓝点点头,顾睿心满意足地笑了。他是真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拿来一股脑献给她。

周末,母亲带顾睿去买鞋子。顾睿在商场的橱窗里看到一条白裙子,除了腰上有一根细细的带子,没有任何别的装饰。料子是纯棉的,触手柔软。顾睿趁母亲不备,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下。

他觉得这条裙子最适合苏蓝,洁净无瑕,朴实无华,但她穿上一定惊艳无比。

晚上,苏蓝如常来到他的房间,顾睿把裙子拿出来,放到她的包里,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酷酷地说:“喏,送你的!”

苏蓝有些吃惊,她红着脸把裙子拿出来:“补习费你妈妈给过我了,不能再额外收你的东西!”

顾睿倔强地抢过她的包,把裙子塞进去,拉上拉链:“跟补习无关,我就是想送你!”

顿了下,又温柔地说:“明天来上课,穿这条裙子好吗?”

苏蓝没有再拒绝说不要,也没有回答他。她只是愣愣地看着顾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就在那天晚上,顾睿再次梦见苏蓝。

梦里,苏蓝真的穿着他送的那条白裙子,长发披散开来,像刚下凡的仙子。

她微微笑着,一步一步向他走来。走到顾睿面前时,她突然把裙子脱了,赤身裸体地、无声地依偎在顾睿怀里,他们俩严丝合缝地拥抱在一起。他低下头,疯狂地亲吻她。

醒来,顾睿浑身颤抖,他听见自己在黑夜里大口喘息的声音。而身下,一片潮湿滑腻冰凉,他觉得自己邪恶肮脏,却又欲罢不能地一遍遍咂摸梦里的情景。


第二天,顾睿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他期待着快点儿见到苏蓝,看到她穿白裙子的模样。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补习时间到了,苏蓝却没来,母亲出去了一趟,回来后一脸惊讶地说,苏蓝和她男朋友搬走了。

顾睿目瞪口呆,身体像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道口子,有森冷的风,呼啸着灌进来,在他空荡荡的心里攻城略地,哐哐作响。

父亲问:“好端端地,怎么搬走了?”

母亲也是满脸郁闷,愤愤地说:“谁知道呢,这些年轻人,真是不负责任,说好了至少给睿睿补半年,招呼不打就走了。听他们合租的人说,苏蓝的男朋友不愿意搬,是她执意要走,两个人为此还吵了一架!”

父亲看了顾睿一眼,轻描淡写地说:“走了就走了吧,再给睿睿找个家教,马上暑假了,出来兼职的大学生多得是。对了,这次不要找女老师,挺不方便的,我在家还得穿得衣冠整齐!”

在父母面前,顾睿极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局外人般听着他们俩议论。片刻后,他默然走进房间,阖上门,把自己抛在床上,很想大哭一场。

一定是那条裙子,让苏蓝觉出了异样。还有,他的梦,他不该做那样的梦,来亵渎美好的苏蓝。


苏蓝住的房子很快又搬进了新的房客,是个陪读的母亲和一个刚上初中的小男孩。

顾睿在门口站了会儿,慢慢上楼了,像是踩在烂泥塘上,每一步都走得跌跌撞撞。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顾睿下了晚自习回家。

走到胡同口的阴影处,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窸窣的脚步声,还没等他回头,就感觉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了一下,一阵钝痛袭来,他瞬间失去了意识。


待续未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