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守夜人的荣耀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守夜人的荣耀(二)

作者:疯欲狂
2021-01-09 21:00

点击阅读上集:守夜人的荣耀(一)

等两位师兄到集合点的时候,除他们以外,所有人都到齐了。

二师兄按下剑光,斜靠在一颗大树上,悠悠然喝了一口酒,全然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至于大师兄,他的存在感太低了,都没几个人察觉到他。

“青元子果然像传说中一样潇洒,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个。”阴阳怪气出言挑衅的是青城山年轻一代第一人令狐忧,他平时最恨别人拿他和二师兄做比较。

二师兄没有理他,又喝了一口酒,向众人拱手道,“此次任务,全赖各位出手了。”

“哼,你的威名都是吹出来的吧。”令狐忧不依不挠,“你的修为不会被那个妖女吸干了吧。”

二师兄的脸色陡然变冷。

他没有说话,只是拔剑!出剑!

这些都是大师兄告诉我的,他还说,二师兄那天只出了一剑,就抹平了那座妖山,连带山上的大小妖怪一千七百三十二头。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鹤鸣山天一道,剑绝青元子,依然是名不虚传。


我很好奇,为什么一向淡然自若的二师兄,听到“妖女”两个字就勃然大怒。

二师兄肯定不会告诉我,我只能缠着大师兄。

原来那是一段在世人看来很狗血的恋情。

三年前,二师兄下山游历的时候,对花恋蝶一见钟情。以二师兄的修为来说,他当然一眼就看出了花恋蝶的真身,一只九尾灵猫。

他也明白,九尾灵猫,世间只有一个地方有,妖圣花无缺的青丘山。

但所谓爱情,不正是如此吗?明知不可而为之,不讲道理。

故事的结局不用我多说,如果不是师父燃烧气血,与花无缺硬撼了一场,二师兄或许已经死了。

虽然没死,但二人从此也落了个永世不得相见的惩罚。

“为什么二师兄他们不跑呢?”我那时还小,天真地问。

“跑?除非你跑到黑暗之门那边的世界,不然怎么逃得过妖圣的追踪。”

黑暗之门?


黑暗之门。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空间裂缝,不知何时,也不知何地,突兀出现。

大量的黑暗生物从其中蜂拥而出,嗜杀成性,完全没有理智。

师父说,“人间之内的妖可以和解,鬼可以共存,但是黑暗之门,这是一场侵略,来自异世界的侵略,只有你死我活!

他们的世界已经被黑暗彻底侵蚀,就连他们自己,也变成了黑暗的爪牙,我们必须守住我们的家园!”

所以,我们开始自称守夜人。

从我十五岁那年开始,黑暗之门不再是短暂存在的状态,越来越多的黑暗之门开始有了永恒洞开的迹象。

“这是黑暗全面侵蚀开始的迹象。”师父如此说。


山上的生活早已不再平静,黑暗之门大量且长久的出现,将整个世界都拉入了战火之中,没有任何修士可以置身事外。

大师兄和二师兄都在外奔波作战,为了守护世界挥洒着年轻人的热血。

师父在山上坐镇,偶尔出手一次,抵挡强大的魔物。

而我呢,我并不是很喜欢修行,我更喜欢读书,上兵伐谋这个词,永远是我的最爱。

在漫长的岁月里,大师兄也不再像个个憨厚敦实的老农,身上充溢着一股冲天的杀气,和二师兄一起,闯下了偌大的名头。

剑绝青元,一剑霜寒十四州。

拳绝玄元,一臂之内玄无敌。


战事日渐焦灼,各门各派都忙的不可开交,此方世界本土的妖,鬼,怪之属,更是独木难支。

迫不得已,师父只能联合武当,昆仑,青丘,酆都等派,成立了守夜联盟。

攘外必先合内,此方世界一切有灵众生,皆要齐心协力。

在这种大环境下,二师兄终于和花恋蝶相见了,在花恋蝶的陪伴下,二师兄意气飞扬,境界一日千里,剑气冲霄!

好景不长,魔物毕竟无穷无尽,而我们要培养出一个能投入战斗的新生力量,起码需要二十年。

战线被压的节节后退,连师父也不得不经常出战。

我再也没办法安心在道观里待着,下山的那一天,我突然有种预感:

天不生我广元子,人道万古如长夜。


师父的确慧眼如炬,转眼五年过去,我已经成长为联军统帅,可局势已经更加不容乐观了,天地之间满目疮痍,生灵涂炭。

昆仑老祖以生命为代价,将战场强行开辟在了昆仑祖境,只求世俗界的安稳。

武当真武道长只身潜往黑暗之门那边的世界,在垂死之际带回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只要能粉碎黑暗界石,就能彻底关闭两界通道,从此断开两界的联系。

但是我们已经被重重包围,身后就是昆仑关,昆仑关一破,世俗界将再无阻碍,届时必是永无天日的无望深渊。

只能守着。

死守!


我曾经有种感觉,天不生我广元子,人道万古如长夜。

老头说到这里,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

我只是改良了丹药的炼制、兵器的生产,最大的贡献也只不过是还原了上古时代的两大阵法。

周天星斗大阵,靠这个,我们才能一直坚守。

诛仙剑阵,是我们最后翻盘的基础。

其实我根本不算什么,更多的前辈为这个世界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昆仑老祖和真武道长甚至魂飞魄散,连转世投胎的希望都没有了。

青丘之主花无缺的九尾断的只剩下五尾,号称酆都不灭他不死的鬼主重楼,练鬼身都不再凝练。

真的守不住了,破釜沉舟,殊死一搏吧。


为了派谁去黑暗之门内打破黑暗界石的事情,昆仑关内吵成了一锅粥。

不是没人去,而是想去的人太多。

我师父,大师兄,二师兄,重楼,花无缺,都想去。

最后的最后,我点名了二师兄,因为他是世间绝顶的剑仙。

我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他能靠着冠绝天下的速度完成这次绝地反击。

但我却忘了属于二师兄的骄傲:

七尺男儿三尺剑,人可死,剑不可退。


我计划好了一切。

为二师兄送行的那天,他把酒葫芦抛向我,说:“小家伙,来两口。”二师兄脸上的笑容依旧,一如当初在道观门口的初见。

我笑笑,猛地灌了两口酒,说:“二师兄,一切小心。”

二师兄沉默了一会,说:“如果我能活着回来,一定要求师父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在门规里加一条,可以什么都不行,但一定要能喝酒!”

不等我答话,他拂袖而起,大笑着御剑而去。

身上那件血染的青袍,在夜风中飒飒飘摇,像一只孤傲的苍鹰。

“等我回来喝酒!”

这是二师兄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二师兄走到一半,发现身后远远缀着一个人,是花恋蝶。

他又惊又怒,“回去!回昆仑关去!”

花恋蝶不说话,只是用那双明媚的眼睛,坚定地看着他。

“好了,听话,回昆仑关等我,等我回来就立刻向伯父提亲。”

花恋蝶还是不说话,只盯着他看。

二师兄没有办法,说又说不过,只能任由花恋蝶跟着。

花恋蝶对二师兄说,“我昨晚做噩梦了,我梦见昆仑关外,漫天妖魔,你以身化万剑,身死道消。我不管,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