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旅客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时间旅客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oneluv0801
2021-01-10 08:00

“我骗了你,在你面前的这个人早在十年前的那场意外中去世了。”路思雨有点颓唐的坐在地上,她没有去看对面男子的脸色,不过她猜一定是苍白如纸的。

“你……”男子踉跄的退了几步,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十年前、十年前的那场意外。“不…不可能,你就是思雨,思雨没有死,不不不…”男子有些语无伦次,他不相信,不相信他的孙女死了,而且还是因为那场意外。

思雨,不,应该说是H。她有些怜悯面前这人,十年前的意外可谓让他众叛亲离,但是好像他的这个众叛亲离有点太便宜他了。

H是一名时间旅客。她穿梭于各个位面。十年前她刚好在东京,也刚好经历了那次意外。

当时的H已经是时空总局中的一个资深的时间旅客,她也是其他时间旅客需要学习的榜样。可以说她经历过的每一个位面都可以说是完美解决各个位面所出现的不符合那个时代的东西。但是当她从时空总局出来的时候却脚步沉重,因为这次的任务很奇怪,是让她好好做人。

H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卧室,她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身上插着很多仪器,除此之外她四周的空间都呈封闭状态。

她刚醒一会,她面前封闭的门就打开了,她看着面前的男子欣喜若狂的注视着她,嘴里还念念有词,说着什么“我终于成功了”。

男子摸了摸H的脸,很温柔的声音却让H觉得自己在冰窟里。

“给我好好活着,别再给我弄的满身是伤的回来了”

“你是谁?”H看着男子,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她刚醒来时觉得自己脑袋里面的记忆好像消散了一般,她只知道她叫H,其他的她什么也不记得了。

“我……我是你爷爷”路项愣了一下马上就调整了过来。他看了看H,又继续道“你的名字叫路思雨,你的父母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路项说完就离开了,走之前吩咐他身后的医生把她身上插着的管子给取下来。

一年后。

H已经完全恢复了行动能力,她也基本掌握了自己的信息。路思雨,19岁,东京人,父母双亡,爷爷路项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

路思雨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旁边路项给她安排的保镖,她真的不明白了,她也是一个成年人了,为什么路项从不让她出去。

她每次提出她要出去,路项总会说什么不可以,她的身体还没有好。现在她已经好了,路项也终于松口让她出去,不过必须要保镖护着。路思雨看着这些一本正经的保镖就头疼,她想去玩游乐设施,他们说老爷吩咐,小姐你不可以去玩游乐设施。

路思雨听着这些保镖义正言辞的话,再看他们身上健硕的肌肉,她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还是放弃抵抗好了,她可不想在这大街上被这些保镖架着走。

不过路思雨决定甩开保镖,被保镖跟着的感觉真的不怎么好。这个想法一旦形成,路思雨就在规划自己的路线,她看了看前方人多的地方,马上就计上心头。

路思雨一直往人多的地方窜,刚好她又比较小只,这些保镖又是大块头,在这么拥挤的地方被挤得步履维艰。路思雨趁保镖被挤的情况下顺利的逃出了保镖的重重包围。

“终于甩掉你们了,真的是,搞得那么严肃”路思雨看了看身后,确定没人追过来之后,拍了拍手,蹦蹦跳跳的离开了游乐园。

路思雨不知道她走后,一个男子跟上了他的步伐。

“我要你们好好看着思雨,你们倒好,自己回来了,思雨丢了,你们可以给我滚了”路项看着面前的大块头就气打一处来。他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给我查一下游乐园的监控”路项吩咐下去之后,就摸了摸太阳穴,他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董事长,思雨离开游乐园了,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会尽快查清楚,再发消息给您”秘书进来把刚刚调查监控的结果报告给路项,路项点了点头。

秘书出去后,路项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拨通了一个电话。

“你的计划开始了吗?”路项听到电话对面的人的话之后,他那混浊的眼睛有了一丝亮光,他大笑着说道“好,好,我要让时航体会一下身败名裂的滋味”挂断电话,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刚刚被思雨气到的郁结一扫而空。

思雨离开游乐园之后去了一家咖啡馆,她进去之后,对面的人看到她有一瞬间的惊讶,不过转瞬即逝。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饮品?”茯苓走过来,把点餐单交给了路思雨。路思雨看了看手上的点餐单,看着面前的女子突然脑袋一疼,她有些痛苦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脑袋中掠过,但是她却抓不住这个短暂的记忆。

茯苓看到路思雨痛苦的抱着脑袋,叹了口气,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的输入了一丝专属于时间旅客的气息给路思雨。路思雨疼得直接晕了过去,茯苓抱着路思雨进入了一个暗门。

昏迷的路思雨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但她的识海里却是另一番景象。路思雨原本乱七八糟的识海因为茯苓的那一抹气息,竟然慢慢的一条一条的分出来,而且路思雨也想起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任务,同时她也记起了这个身体自身的记忆。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路项的阴谋。

路思雨睁开眼睛,看到对面坐着的女子。她伸手过去,对面的女子幻化成一个小兔子站在路思雨的手上。

“茯苓,这次谢谢你,不然我真的就成为路项的棋子了。”兔子哼唧哼唧的摩擦着路思雨的手掌,路思雨因为茯苓的这个动作笑了笑。

“你啊你,还是这么调皮”路思雨摸了摸小兔子的头,“茯苓,这次的任务为什么是让我好好做人啊,而且路项让我活下去是让我做她的棋子,那这次的任务到底怎么回事啊?”

“主人,这次的任务你也可以完成的,而且我发现时空总局的能量在消散,时局长好像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不知怎么的一直没有回击。主人,我先走了,时空总局有危险,你先完成任务。”茯苓幻化成人形之后,本来是坐在对面的位置上,但是她手上的手环却响了起来,她留下这句话之后就消失了。

“茯苓……”路思雨本来要追上去的,但是她这具身体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拉扯她,好像总感觉这具身体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她一样。她潜入识海,果然看到了一个小人,她看到路思雨后走了过来。

“H,我先请你帮我做个事,不要让我爷爷再错下去了,十年前的那边意外不是时航叔父的错,而是他啊!”路思雨说着说着眼泪就跟着流了下来。

H看着这个虚影,不知不觉间自己也泪流满面。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她怎么会流泪,时间旅客的感情都是被清除了的,这个感觉太过久远,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了。

“好,我答应你”H抹掉眼泪,郑重的看着虚影。虚影看到H这个样子,有些释怀的笑了笑,之后就消散了。H看着虚影消散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里空落落的,H摇了摇头,让这些情绪在脑海中消失。现在她就是路思雨了,路思雨也就是她了。

当路思雨回到路家老宅的时候灯火通明,但是这种感觉却让她感觉很落寞。路思雨一进门,门口的人看到路思雨回来,都有些担忧的问路思雨没事吧,身体还好吗。路思雨看了看她们,笑了笑就去书房找路项去了。

她打开书房门,看到路项坐在椅子上处理公务。路项看到她进来就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着路思雨无恙之后就收回目光,继续自己的事情。

“后天是爸爸和妈妈的忌日,我们一起去看看吧”路思雨看了看路项,看他因为他这句话抖了一下,她就知道他还没有释怀。

“好,爷爷答应你。你快去吃饭吧,一天了你也该饿了吧。”路项说出这句话时握笔的手紧了紧,不过掩饰的再好路思雨还是注意到了。路思雨心想真的是老江湖,这样了还可以不动声色。

转眼就到了路思雨父母的忌日,她和路项一起来到墓园。她看到路项的脸色越走近越轻松,她猜刚刚那通电话一定让他很兴奋吧,不过也止于此了。

“爷爷,爸爸妈妈是因为什么车祸啊?”路思雨装作不明白的样子问路项。

路项叹了口气“是你时航叔父为了不要你父亲成为公司新的董事长,他为了他的利益对你父亲下了手,唉,怪爷爷没有看到他的狼子野心啊!才让你们父母这么年轻就……不过这次爷爷已经报仇了。”

路项把手中的花放在墓碑上,看了看天,他觉得今天的天是他觉得十年来最蓝的一次。

“哦……但是为什么我听说时航叔父十年前和父亲是称兄道弟的朋友,当年他可是从来没有掌过权的,为什么他有能力让父亲发生意外,而且十年前我和父母也在车子里,你都忘了吗?”

路思雨有些可怜的看着路项,路项怎么狠心让这一车子的人都死于他一手策划的车祸,为了自己公司的发展,对拒绝与他合作的人他可以下狠手,就算是自己的亲戚他也要打压。

可能上天看他坏事做多了,就搭上了他全家的性命,而且这还需要他亲自动手去杀害。

“哦,对了,我骗了你一件事,十年前路思雨就去世了,只是她的身体被时航叔父带走了,所以你一直找不到路思雨的身体,时航叔父建了时空总局,就是为了让路思雨的三魂六魄重新回到身体。”

“可能你有点不可置信,但是时航叔父为了我,为了你的孙女他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这就是为什么你让时空间谍攻打时空总局的时候时航叔父没有还击,因为他已经病入膏肓了。”

路思雨哭着说出这些话,她终于知道时航叔父说的那句好好做人是什么意思了,但是她的时航叔父却没了,他的身体也已归于浩瀚。

“不不不……不会的,不会的,时航就是杀害你父母的凶手,不是我不是我”路项歇斯底里的在那里哭喊。路思雨看着他,让早已等待多时的警察带走了路项。

人都离开后,她才真的虚脱的坐在地上。她感觉她的身体中的力量在消散,虽然她H就是路思雨,但是这种违背自然的事本来就不可取。

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她的身体也消失在了墓地,而原来是两个墓碑的位置成了三个,而新的那一个写着“路思雨之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