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莫欺上神有眼疾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小说:莫欺上神有眼疾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上神三岁
2021-01-10 17:00


神的世界是互不干扰的,大多也互不相见。

没有什么南天门。

没有什么天兵把守。

甚至很多神仙也不住在同一层天地里。

每个神都是孤独的,如果不喜欢孤独他们何必成为神呢。

我叫三岁,掌三界四海、八荒六合之声,也称乐神。住在紫聆森,蘑菇挺多,十多万年不变。

收拾我杂务的小仙平时有些聒噪,对她来说,似乎有十万八千桩事情值得她牵肠挂肚喋喋不休。

近几千年,执掌色彩的美神来的勤快些,她就天天挂在嘴上。

上一刻说,逍遥上神带来的这草编蚂蚱极有趣儿。非要摆在我眉毛上,叫我解闷儿。

这一会子又说,逍遥上神差人送来的话本子好。非要塞我手里叫我看。

下一刻又要说,逍遥上神给的这件白玉茶盏有意思。非要斟了茶叫我饮。

我疲惫的摆摆手道:“雪耳,我们这偌大的紫聆森,也不是没有拿得出手的好东西,怎的眼皮子浅成这死样子。别人给点子小零碎都当宝贝。”

她一边拿了人家给的笔往我手里塞,一边辩驳:“君,逍遥上神何等的睿智,自是知道您不缺法宝,哪回给您带的不是称心的物件,您先写着字儿,我去外边喂那两只上神送的鹤。”

几千年前我去北荒有些公干,路上遇着这位长得一言难尽的仙友。他正被一小仙子缠得寸步难行。

我尾随在后,掩嘴看了半路笑话。

“本上神真的有要事,还请龙女莫再阻拦。”逍遥上神和煦的说道。

“小仙真的仰慕上神良久,上神收了小仙在身边做个洒扫,伺候笔墨都行。”

“上神,您瞧一眼小仙,好歹小仙也算是这四海最好看的龙女。”那小仙几欲往逍遥上神身上贴,恨不能挂在他身上。

“上神,你看我戴的这珍珠好看吗?圆吗?”

……

珍珠圆不圆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别把胸往上神眼上怼,好吗?

我转着夜杀赶将上来,执起逍遥上神一只手,愠怒的说:“你走的这样急,怎的不等等我。”

在那小仙愣神的当儿,我已经带他离了很远。

待我放开他手,欲自行离去时,他却叫住我说:“三岁,我跟你同往一处去。”

我招出坐骑獓狠,转着夜杀坐在角上,阴恻恻睨他一眼:“别动,我这头牛可吃人!”

说完一溜烟的离他十万八千里。

我不待见这个人。

但凡能叫我春心萌动的,都不是好人。

我都不待见。

我正回想经历的那几桩桃花事件,雪耳从外头进来说:“君,逍遥上神又差驭剑使送来了东西。”

她捧过来放下径自打开来瞧:“君,这回逍遥上神送了一瓶子药过来,还有信呢。”

“听闻你患有眼疾,我翻遍医书,几经研制,方成了这药,只需每日擦拭双目,定能治好你这眼疾,可目视千里。”雪耳捧着信读完,她自己先笑了。

“君,您患有眼疾的传言是怎么传出去的?”

我:难道不是你传出去的。

我长到这般年岁,自然也开过几桩桃花。

头一桩是文曲星君府里的一个上仙,长相才华还算不错,递过几样小玩意儿,写过几张羞与人言的花笺。

后续还没展开呢,不知怎么就跟紫聆森一株孩儿参情投意合,耳鬓厮磨了。还是我给安排的婚礼。

过了几百年后,我好容易从自我怀疑里回过神来。这才发觉紫聆森里有个上仙陵游整日在眼前转悠,还托雪耳向我吹了不少的耳旁风。

我见人长得齐整,又是自己地盘上的仙,应该出不了差错,就应承了几回花前月下。

后来有一回陵游出去办差途中,大概遇到了什么机缘,入赘到别家仙府去了,听说还是个男上神。

我只好叫人备了一份厚重的嫁妆给他,显示本上神大度。

这事也没少给我郁闷,生出一种长得好看的都不靠谱的错误认知。

这使我又陷入了自我怀疑。

接下来几千年,仙友渡没少嘘寒问暖,可每次我刚要生出些情愫时,他就消失。

等我没了那层意思又赶上来撩拨,几千年下来,几次三番的,这层窗户纸都要糊成城墙了,眼看是没法再捅破了。

现在我们紫聆森一干人等见了他就烦,尤其是雪耳,烦他烦到一米八。

经此几番人事,我对自己眼瞎不识人这事深信不疑。

于是叫雪耳对外称我患了眼疾,不外出,不见客。

我站在獓狠的角上,手执夜杀,面对来势凶凶的四头一足兽,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光是这凶兽周身发光,就把我闪瞎了。

只能先用淼华杀它们一个半残,再用本命法器夜杀化剑近搏。加上獓狠的辅助,才杀了这几头凶兽,不过,我的一条胳膊近乎废了。

浑身是血的站在獓狠角上,我挥开三危殿外的几个守卫小仙,用夜杀的啸声毁了他们的五识。

龙女擦了擦嘴角的血说:“难得见到乐神这般神武的时候。”

我拿夜杀指着她:“他呢,交出来。”

龙女凄然的笑道:“你怎知他不是自愿来的。”

我道:“不管如何,我要带他走。”

嗜血的獓狠替我省去了很多麻烦。我几乎翻遍了整个三危殿,才在地牢里找到他。

待我找到他时,那个玉树临风玉竹般的上神,遍体鳞伤的坐在那里。坐得端方,端的是一个美神该有的雅正。

送他回府后。我坐在獓狠的角上回了紫聆森。

雪耳见我伤成这样,一不找药二不寻医,先抱着哭。

这条手臂差不多要被她从身上拽下来了。

还是獓狠去驮了石南医仙来,救了我这手臂。

他也不交代内服外用什么药物,只交代那雪耳莫要离我太近,怕她不经意的再把我这残肢薅下来。

伤没养两天,外头一声巨响,我以为又要遭受雷劫,出去一瞧,逍遥上神直接拔院搬迁过来。

“三岁,你伤未痊愈,我搬来侍疾可好?”逍遥仍是一派温暖。

“不好,你拔院回去吧。”我吊着一条手臂,一点好心情都没有。

“唉,我伤势也不乐观,搬不回去了。”说完还递给雪耳一箱子物件。

没皮没脸的说,多有叨扰,送上些搬迁礼。

安生日子没过上几日,那南海龙王敖钦气势凶凶的上门来讨要说法。

虽说带了一班人马,还不至于到短兵相见。我让雪耳迎了进来。

主宾一番生硬的寒暄,那东海龙王见我不咸不淡的样子,就先开口说:“敢问上神,为何将小女打成重伤,五识具损。”

我回答:“你家龙女重伤上神,我念着龙王几分情面,损她五识已算开恩。”

龙王像是不知事情原委,问道:“小女一向乖顺,不知何故伤了上神。”

我回:“龙女还不至于跟本上神结什么怨,她重伤逍遥上神,囚于三危殿地牢。”

龙王向来护短,他道:“他们之间的恩怨,本王不知,但是上神您重伤小女,怕是不妥当吧。”

“妥不妥你怎么不来问问本上神。”门外走来那个衣袂飘飘,手摇一把光华扇,不是逍遥上神又是何人。

龙王上前见礼。只可惜来人并不理会他,径自走来站到我旁边,一脸谄媚的冲我笑。

我转了转夜杀对着龙王说道:“你觉得不妥吗,堂堂一个上神受这般凌辱,你觉得本上神给你的几分面子不够多是吗!敖钦!”

龙王听出了怒意,行礼说:“小神教女无方,冒犯了逍遥上神,小神心疼女儿一时没问清原由,这就向两位上神请罪。”

逍遥上神冷冷的说道:“下次莫要如此莽撞,打扰乐神与本上神的清静。”

龙王低眉顺目的回:“小神知晓,小神知晓的。”

我浅扯嘴角同他说:“龙王请便,本上神有伤在身就不多留龙王了。”

寒暄都懒得跟他盘桓,直接让雪耳引路送了出去。

“我这紫聆森,真是几万年没有今年热闹呀。”说完我狠狠的睨了一眼旁边的花公鸡。

逍遥上神笑得一脸无害说:“我这就去加一层防御,除了你我,其他们定不能这般出入。”

我“哼”了声,甩袖离去。

回南海的路上龙王身边的人问起:“王,为何这乐神,这般护着那美神。”

龙王道:“这其中怕是没几个人懂的,乐神曾经的情劫就是下界修行的美神。听说,他们曾做过一世的夫妻。”

那人又说:“王,乐神只是文神,我们何必忌惮于她。”

龙王意味深长的道:“她发起狠来,只怕武神都不是她的对手。一般文神会有那样嗜血的坐骑吗?”

她从来只是看上去有些随意。不过是大多数人和事不入她的眼而已。

每日被雪耳用那治眼疾的药早晚各抹上两回,连自己都觉得是个在治眼疾的瞎子,而不是治胳膊的瘸子。

逍遥摇着扇子大大方方的进了我这大蘑菇,他和煦的问:“三岁,你这眼疾可有所好转?”

我回:“好了。”

他也不恼,又问:“那你这胳膊如何了?”

我没好气的回:“好了。”

他忧心的说:“我有些怕。”有的话他不敢说出来。

怕万一抚不了琴,我这个乐神岂不是要成为遗憾。

我懒得正眼看他:“无妨,就是这条手臂没了,石南也能让我长出一条新的来,何况只是伤了。”

他表情一松,心下了然,提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透过纱幔,总觉得依稀有什么光影与他重叠,在深夜的床边,他拭去我脸上的眼泪。

我正透着逆光发着癔症,渡从外头踱步进来。

他向来爱笑,笑起来很是明朗:“上神怎么设了这么严密的结界,莫不是防我的吧!”

可能是时日长了,对于渡,我还是留了一份友情的。

“确是为了防你。”逍遥波澜不惊的摇着扇子回复。

渡看到了坐在我旁边一派祥和的逍遥上神,面上依然是淡淡的笑:“原来逍遥上神也在此,看来这结界不是为防着我一个人的。”

逍遥上神拈着杯子回答:“这是我设的结界。”

渡面上一惊,复又笑道:“原来如此。想来不日便能喝上两位上神的喜酒了。”

逍遥上神回复他道:“当然,介时还请渡神拨冗前来。”

我幽幽的看着他俩在这里表演半天,张嘴说道:“烦请你俩滚出去贫。本上神怕吵。”

逍遥温声对我说:“我送送渡神,你先自己待会。”出去前还给我的杯里续了水。

渡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啥也没说,走了。

“这些年,想来美神没少给在下使绊子啊。”渡冷笑说。

“使绊子不值一提,惦记了不该惦记的人,本上神自然得出手一二。”逍遥上神摇着光华扇语气冷冷的。

“看来今天不打上一架,于理也不合。上神请。”渡说完丢出法器,进入阵中。

二人这一场打的倒是淋漓尽致,互不相让,两位都挂了彩出来,还不忘君子般互相一揖。

……

不喜不悲的日子过得最快,也最舒畅,转眼又过了三百年。

此时,我已经习惯了美神的陪伴。

平平淡淡的,反而才是最好的长久之态吧,如果没有什么动荡的话。

忽有一天,我被祈请,要去北荒处理公务,而雪耳带了獓狠去修剪毛发。我只好自己只身前往。

半途中却不知道误入了什么阵,醒来时被捆仙锁缚住,感知不到法力,夜杀亦被拿走了,浑身疼的有些麻木。

“你醒了。”这声音听着这般嘶哑,而且满到溢出的恨意。

“你是龙女!”我眼前模糊,依稀辨出是她。

“是我,紫苑。”她拿着一把乌金匕首往我身上插,表情平静的像在开玩笑。

“紫苑?”我试想,这名字似乎跟我有些关系。

“一万两千年前,我跟逍遥上神在凡间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来介入,你历你的情劫,你为什么要来横刀夺爱!”恨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更恐怖了些。

“什么?”我追问。

“龙女,你若敢伤她,我定要你性命。”外边传来逍遥的声音,全没了往日里的气定闲神。

“哈哈,上神还真是来得刚刚好啊。不知道你现在可还能对这张脸心生欢喜?”龙女对着他问道。

逍遥想冲到我这里,却被一群人拦住。

“龙女,你今日再要为非作歹,怕是仙界也不能留你。赶紧放了乐神,不要再做无谓之争。”渡说道。

逍遥已然浑身是伤,却仍然拼尽全力想来到我的身边。

想来他们真的是气着了,美神竟然生生抽了那龙女的龙筋,让她穿心而亡。

他先解了我身上的捆仙锁,喂了颗定神丹给我,我知道神识将散,便扯扯嘴,冲他笑了笑。

这几千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对着他笑。

他印了一吻在我的眉心,转脸对渡说:“她,先交给你了。”



我醒来后,已经在紫聆森了。

没有见到逍遥上神。

渡告诉我,逍遥把所有法力渡给了我,护住了我的神识。

你看。

我就知道。

我喜欢过的人总归都留不住。

六百年后,我经过三生石,见上面记着一对夫妻的名字:夏天,紫苑。

而他们对应的就是美神与乐神。

那一世夏天是人界修仙名门的大师兄,龙女是掌门之女亦是他小师妹,而紫苑不过是一普通凡人,他遇到了紫苑,背了师门,只愿与紫苑在一起。

后来紫苑被龙女所杀,历了情劫,升为上神,亦忘了那一段经历。

而逍遥则魔化,在世上历经岁月,熬尽心神,回归神位时已经过了几千年。

再看过去,跟乐神绑在一起的名字依然是美神。

众神都懂,三生石定不了谁的生平,只作记录而已,若你上一世许诺了跟谁有瓜葛,你这一世才会跟谁有瓜葛。

他若不灭,那上面的名字就一直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