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
小说连载 操控 故事

小说:操控(14)

作者:兰叶V
2021-01-11 13:00

亲子鉴定后,生父伙同保姆对我下毒手(32)

想了想,石荷又补充了一句,“云姨,既然你的情况这么特殊,不如明天开始你就回家照顾你母亲吧……”
 
话还没说完,云姨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荷小姐,别这样,我妈妈治病需要花钱,我们家没钱,都指望着我的工资,我要是没工作了,我妈也活不成了……”
 
快六十岁的人了,跪下时,花白的头发微微颤动,令人有点于心不忍。
 
毕竟她在罗家有好几年时间了,石荷终究是不忍心,扶起她,“云姨,并非我要赶你走,你知道的,我姐的公司已经破产了,我姐夫至今不常回家。
 
你别看这个家挺大,但是每个月的物业费水电费也几千元。这房子当初是贷款买的,现在每个月要还房贷两万多。我姐夫不在,这些钱都需要我来支付,我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请家政,还希望你能理解。”
 
石荷不想再继续说下去,家里的事,本不该由她来说的,但是罗俊生公司破产后,他只偶尔回来,现在也不知去向,这个家,只有她在苦苦撑着。
 
罗俊生之前给那笔钱花了不少,就算有多余的,也不够偿还房贷和小豆子的治疗费用。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打算。
 
眼下,必须要想办法减少家庭的开支。
 
如果云姨和许清秀不在罗家住着,她完全可以把这一套房子租出去,换一个小一点的房子,这样她和小豆子过得会相对轻松一些。


“荷小姐,我也在罗家做了好几年了,罗家就算再不济,也不能比我们这些穷人还穷吧。再说家里的画呀首饰呀,还有太太的那些包包呀,在必要的时候还是可以变卖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钱人家拔一根腿毛,都比我们这些穷人的腿还粗呢。”云姨可能真的怕被逐出罗家,激动地劝石荷把她留下。
 
此刻,她认准了一个理,能拖一个月是一个月,或许一个月之后就会有别的转机呢。
 
石荷也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太久,再说下去心里就要起了厌烦,所以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云姨,罗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这件事拖太久对你也不好,希望你尽快找到下一家。”
 
话到此,已算是仁至义尽,再说下去就完全没有必要了。石荷转身进房间,叫高甜带着小豆子一起出门去吃饭。
 
“我们先下楼去吃饭,你和清秀,也可以商量商量该怎么办。”石荷转身带上门的时候,特意叮嘱了愣愣地站在一旁的许清秀和背对着她在擦眼泪的云姨。


几个人围坐在餐桌前。
 
石荷面如蜡色,想起云姨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心里就很气恼。
 
也就是在前几日,石荷发现家里的一些不常戴的首饰不见了,心里想着家里也没别人,除了云姨和许清秀,不会再有别人。
 
姐姐不常背的一只包,前几日她竟然发现有个邻居的太太在背,当时石荷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早上查监控时,在门口那个角落,石荷看到那个邻居跟云姨在笑脸,好像还往云姨的怀里塞了个信封。
 
所以她怀疑云姨在家里偷东西出去卖。
 
看她在憋气,刘瑾华也纳闷,“刚才怎么不直接让她们搬出去呢,既然你已经知道她偷卖你姐姐的包了,留她在这,不是更闹心吗?”
 
石荷神色恹恹,“再给她几天的时间吧,毕竟找下一份工作也需要时间的。她在罗家做了四年,我姐并没有把她当成一个佣人。大多时候,她跟我们一起坐在餐桌上吃饭,家里的吃穿用度,不会刻意针对她做另外的安排。”
 
“就连她现在住的房间,也不像别家把储物间改改就做佣人房,连窗户都没有。云姨住的房间跟我的一样大,当时跟家里的家具配套布置的,一张一米八的大床,房间里还放下一张梳妆柜和衣柜,像极了主人间。”
 
石媛是出了名的心善,一开始就没想额外布置保姆间,以免落人口实。可她不知,吃穿上的逾规,时间一长,难免会让人滋生心里上的逾规。
 
云姨常在心里想,自己在罗家兢兢业业,拿的也不过是区区的五千元工资,而石媛和罗俊生,随便买条皮带价格也好几千。
 
贫富的差距容易让人心生怨念。明明所有的人都是光着身子来,为什么活到后来,有些人珠光宝气地往身上穿戴,而自己活到了这把年纪,只能荆钗布裙地度过残生?


越想心里的怨念就越重,云姨几次敛神,才把那股怒意压下去。
 
她在房间里收拾衣服,许清秀在一旁畏惧地看着她,“姑姑,你是不是真的会被赶出罗家呀?你要是走了,那我在这里就住不下去了。”许清秀茫然地看着窗外。
 
“要是我当初不听你的话,不来北京,我现在可能已经找到一户好人家,说不定都谈婚论嫁了呢。”说着,许清秀眼睛酸涩,眼泪马上要滴下来。
 
当初在老家,那份工作说不上多好,但它也是铁饭碗。如果当初不听姑姑的话来北京,而是在老家找个门当户对的结婚,这一辈子起码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现在居无定所不说,下一份工作在哪里还不知道,更别说婚姻大事了。
 
想啊想,许清秀心里的委屈啊化成了眼泪,茫然的未来让她憋不住低声哭了。
 
云姨心烦地呵斥了她一声,“有那时间哭,还不如想想办法呢?”
 
“她以为她叫我走,我就会乖乖地走?哼,我许云可不是那种任人搓圆捏扁的人。”说这话时,那股阴狠像薄薄一层雾气拢在双眸,就连旁边的许清秀,看到那双眼里的精芒,身体也禁不住陡然一颤。
 
“这几天,你先出去找份工作,她不是说了限定我们一周内搬走吗?如果找不到,一周后,我会求她再宽限几天,到时候……到时候或许就会有转机了。”
 
说到转机,云姨脸上的那层薄薄的怒意这才像太阳照射后的黑云慢慢散开。


南苑华府小区边上的一家中餐厅,靠窗的那个位置,石荷他们已经吃好了,只小豆子在用小勺子勺着碟子里的甜点。
 
今天的事,让在座的每个人显得心事重重。
 
“那人特意把许清秀引开,把小豆子抱走之后又送回来,你说他是什么居心?”石荷想不透,会有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抱走孩子又送回来?
 
餐桌前一片沉寂,大家都在等着饭后上来的茶点。小豆子把一勺冰淇淋送进嘴里后,忽然眼睛发直地看向窗外,手指着霓虹深处的一个身影。
 
石荷循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穿过霓虹消失在城市深处。
 
“那人是谁?”石荷预感那个身影不简单,小豆子从不会乱指别人的。
 
可她并没有得到小豆子的回答,取而代之的是小豆子脸上的微笑,“打针,不怕……打针,不怕。”小豆子眼里还有一丝喜悦,好像在说小姨,你看我打针都不怕,我多勇敢。
 
但这句话吓到了石荷,她急得声音高了几度,“什么打针?你说什么?”
 
深深的不安在体内窜动,石荷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把正送果盘的服务员撞了一个趔趄。果盘里的冬枣跳到地上,滚了几个大圈。
 
可石荷完全顾不上这些,她急忙撩开小豆子手臂反复查看,果然,在他左侧的小手手臂上,看到一个红色的小针口。


刘瑾华忙接过果盘,向服务员说对不起。
 
等他把服务员送走时,才看到石荷像被钉子钉在原地一样,正怔怔地看着小豆子的胳膊,“这里,有人给他打针了。”
 
“不,也许不是打针。”石荷马上又否定自己的猜测,“这个位置,看起来像是,抽血。有人给小豆子抽血了。”
 
这一声,把在场的人都吓到了,高甜说要不然我们报警吧。
 
“现在警察的事太多,或许管不到我们,队里的警力有限。就算真的报警,这件事也是一拖再拖。我们不能只依靠警方。”
 
可能大家的表情吓到了小豆子,他刚才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知道大家担心他,他也不敢闹事,只轻轻地走到石荷身边,温热的小脸蛋贴在石荷的脸上。
 
石荷忙搂着他,心里害怕极了,万一小豆子真的出事了,自己该如何向姐姐交代呀。
 
“瑾华,你和高甜能不能陪陪我,这段时间,我们一定要看好小豆子,绝不能让他离开我们的视线范围。”
 
“如果大家有什么事,轮流去办,我怕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石荷眼神渴求地看着另外两人。


当时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在楼下商议守护孩子的同时,南苑华府的楼上,有人正在监视着他们的动态。
 
“务必在一周内找个机会,单独把孩子带出来。”那人又给云姨发来信息。看来,确定是亲父子无疑了,不然也不会要求单独把孩子带出来。
 
云姨看着那条信息愣怔了几秒,眼前忽然闪过她儿子的笑脸,“妈,我就要娶小英了,等娶了小英,我们俩人一起孝敬你。”
 
小英是她儿子谈的对象。
 
出门做家政时,她儿子是在太混了,不仅没有工作,还三天两头逼云姨要钱,恨不得喝她的血吸她的骨髓。
 
可世间的事就是那么怪,自从认识了这个叫小英的女孩,儿子性情大变,也开始出去找工作了。唯一的难处就是,娶这姑娘要花十八万彩礼。
 
上周,儿子又来电话,说小英已经怀有身孕了,今年他就要当父亲,云姨就要做奶奶了。
 
电话里的笑声和两年前那个浑浑噩噩的小混蛋简直判若两人,当时云姨心里就想,十八万娶这姑娘,值了。
 
为了儿子的彩礼,为了她的孙子,即便有什么不情愿也要忍一忍。
 
云姨眨一眨酸涩的眼睛,给那人回复了一个字。
 
好!


阅读其它篇章:操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