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 第二十九章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孔明灯南风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1-11 20:00

第29章 孔明灯南风失


另一头贺凝雪挽住三妹的手,又看了看宋家四公子,好奇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贺南风似无意般瞥了眼一旁柳清灵,淡淡笑道:“没说什么,我就又向四公子道谢。”

贺凝雪点头,道:“方才宋姐姐说想去放河灯,大哥问你的意思。”

贺南风转头,并未见到凌释兄弟,难免有几分失望,还是道:“那走吧。”

于是贺家众人同宋柳两位小姐向世子宋涟道了谢,便下画舫而来。

时代更迭,各地习俗也有变迁,汉唐时祭奠先人的河灯传到北燕南陈,成了男男女女们许愿之物。

河边夜风吹拂,一旁几个姐姐都在双手合十,闭目许愿,贺南风也从红笺手里接过花灯推下水中,看着它渐行渐远。

片刻,城上钟楼撞响,一声声震荡着行人烟火,花灯水波,原来不知不觉已到二更天时。

“快看!”

不远处传来喧哗,众人抬头,就见前头河岸有人在放孔明灯,一盏一盏形态各异,随夜风缓缓升起,仿佛要替代渐渐隐没的漫天星辰。

几个小姐都亮了眼睛,便听柳清灵道:“我们也去放一盏吧。”

贺南风看着她一笑,点了点头,“走吧。”

放灯的河岸围了不少人,丫鬟们上去买灯,小姐几个等在外头。不多时有买了出来的,便笑吟吟先去放灯。

贺南风在一旁静静看着,半晌,正等到红笺在人群里向她得胜招手时,忽然几个男女簇拥而至,隔断了主仆交互的目光。

红笺一怔,待行人走过时,不由一声惊呼。

贺南风,不见了。

就在这众人分散的片刻之间,便不见了。

“小姐!”

她连忙弃灯冲了出来,一面呼喊一面四方寻找,同行众人见她神情焦急,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妙,纷纷抛下手头天灯到处寻觅,前后不过一眨眼,贺南风恁大一个活人,怎会凭空消失?

其余人尚且存着几分大意,觉贺南风兴许不过到别处走走,只有贺承宇神色凝重如水。

因为四年前的兰月嬷嬷,贺南风的乳母,也是这样眨眼之间走失,便再也没有回来的。

他想起那夜妹妹说的话,兰月当时正劝贺南风去济州云家,因为怀疑夫人云汐之死跟祖母邱氏有关,接着兰月便在游灯时消失了。

而今贺南风揭开云汐身死的真相,让祖母邱氏再无法掌控贺家后宅,便也在游灯时消失。何况,就在前几天,邱家晚辈刚到文敬候府探望过邱氏,贺南风今夜便出了事情……

思绪越明,心头寒意便萦绕越深。又向红笺仔细问了一遍方才情形,更加确信,贺南风是被人刻意安排下,趁乱劫走的。

她一个柔弱少女,还不到十一岁,他们竟也下得了手,便真的半分不顾祖孙情谊么?也不顾他和父亲么?

贺承宇狠狠往树上一拳,胸口起伏不定。

“大哥——”

贺承宇回头:“我们继续找,人应该不远,你去找宋世子和凌世子帮忙。”

贺清嘉点头,眉宇中也满是焦急之色,转身朝画舫跑去。

贺凝雪毕竟年小,见状已险些哭了出来,问贺承宇她要做什么。

贺承宇见这二妹已经自己吓哭,只怕还需人照顾,便让她跟着宋佩,拜托后者多加看护。

宋佩答应下来,思量片刻,道:“我方才看到李大公子也在,不如我和凝雪妹妹去找他帮忙吧。”

李霄阖是禁卫军统领,虽然是出宫赏灯,身边肯定还是有人手可用的,何况万一实在无法,若能让金吾大将军李延广下令搜查,可比兆京衙门有用得多。

贺承宇已经来不及夸奖未婚妻思虑周到,只得感念地看了对方一眼,便各自散去。

宋佩与贺凝雪回身,见一旁柳清灵站在树下似忧似喜神情怪异,便相互对视一眼,各自蹙了蹙眉。

“柳小姐,你不担心我妹妹么。”贺凝雪道。

柳清灵回神,眉眼颇为悲戚道:“我当然担心,只是一时吓傻了。谁知好好放灯,南风却遭到如此不测……”

她说着,便掉下泪来。

贺凝雪闻言皱眉,道:“不过走失一会儿而已,怎么就已经不测了?你这人会不会说话。”

还要说什么,被宋佩拉住,一起找李霄阖而去。留下柳清灵和她的贴身婢女站在水边,沉寂片刻,忽而勾了勾唇,将手中的孔明灯点起,轻轻飞了出去……

不禁之夜,依旧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前人早有词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无数男女再今夜促成良缘,无数情人在灯火阑珊处互道相思,而此刻的贺南风,却耳听四面繁华,身处阴暗一角。

她被捆住手脚,困在一间阴暗的楼阁里,从四处装饰和散发的气味来看,应该就是河边不远处的某家酒楼后厨。因为夜已深,并无人留守,于是被这群恶贼占为己用。

绑走她的是两个粗壮男人,手脚极其有力,不过刹那之间,完全没有挣扎余地,只觉颈后一痛,便晕了过去,醒来就身处此地。

大抵街头来往的人实在太多,带着她这么一个身着锦绣的贵家小姐难免惹人怀疑,所以对方选择先就近藏身,待游人散去,方另行打算。何况这酒楼后厨极其隐秘,就算有人巡查,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贺南风想,抬眸看着两栋雕塑般森然挺立的看守,对着她居高临下,眼神冷漠。

十岁的少女眉目平静,仿佛丝毫不觉自己身处险境,对两个大汉打量片刻,道:“你们,是邱家人吧。”

大汉一怔,有几分诧异地看着她,不知因为对方平静得异常,还是因为一眼看出自己身份。

贺南风笑了笑,又道:“没什么奇怪的,我曾见邱家盛表叔大门口进出时,你们是他的护卫。”

邱家虽是商户起家,但多年来做得家大业大,否则当初也不会有能力照拂流落江湖的老侯爷数年。而今邱家可谓家资巨万,也分了几支,其中邱氏至亲的这一脉仗着文敬候姻亲身份,大肆牟取财产,据说与另外两家的处得并不和善。

邱盛便是邱氏的娘家亲侄,贺南风其实并未见过对方进出情形,也自然没有见过这两人护卫,不过按照对方面貌形容,作出的猜测。毕竟邱盛素来自大又多疑,招纳几个武夫豢养不足为奇,言语试探后察言观色,自然知道真假。

两个大汉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贺南风沉寂片刻,继续道:“我想起来了,四年前元夕夜,我也远远见过你们。”

两人一顿,微微蹙眉。

“你们就在,”贺南风一笑,“兰嬷嬷去买花灯的那个方向。你们当时也是这样将她打晕架走的么,然后呢,又发生什么?”

对方不想她还记得四年前的事,更不想一个十来岁的女娃,在这般情景下不哭不闹不求自保,竟然还想套话。两人愕然对视,都有些不可置信。

门后传来一声轻笑,片刻,走出一个墨绿长衫的中年男人,向贺南风道:

“你这丫头果然胆大包天,难怪叫姑母那样忌讳。”

邱盛比贺佟还年长几岁,大抵多年酒食肉糜,所以五官身形宽广,只一双眼睛如狐狸一般,露着点点精光。

贺南风看着对方,道:“听说盛表叔来探望祖母,怎么匆匆便走了,都不等父亲回来。”

邱盛冷笑,“你这丫头忤逆尊长,气得姑母卧病,你那父亲纵容偏袒,听信谗言责怪亲娘,贺家教养都不是好货。”

他倒会避重就轻颠倒黑白,贺南风闻言似笑非笑道:“那是自然,也亏得祖母一派血脉相承,将穷奢极欲同不择手段的阴狠小人家风,都留给了表叔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才是亲生母子呢。”

“你——”邱盛勃然大怒,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贺南风脸上,面纱坠落,雪白的皮肤上顿时浮起五道猩红印记,“你这不知廉耻的贱人,我就该在四年前将你一起处置了。”

贺南风被打得头脑发昏,勉强撑住,却仿佛着魔一般不怒反笑,看着邱盛两眼发光,“就这样么?表叔,若是这样,你的性命可是不值,你最好趁现在,多打几巴掌。”

邱盛愕然,像看疯子一般看着她,顿了顿,道:“你以为你的大哥能找过来?就算找到,到时候也只会是一具尸体。”

这是说此地隐秘,贺承宇等人就算找到,也要耗费大量时间,肯定来不及救她。

贺南风却似乎毫不在意,看了一眼两个大汉,又看向邱盛,片刻,忽而一笑,道:

“表叔,你以为,我还是四年前的那个贺南风么。”

邱盛一怔,隐约忆起自己四年前在远处,看到对方哭晕在兄长怀里的情形,与而今眼前的少女,全然不似一人。

贺南风收了笑容,平素笼罩周身的温柔缱绻宛如烈日下的积雪消散,只余下一股浓重的阴寒之气,从微微敛起的眼角溢出。

“你以为,我还会把性命交给旁人,等着救护么?”

即便对方是贺承宇,是她亲生兄长,前尘今时,贺南风也早已学会打算万无一失,自不会让希望出现半分差错。

“你——”

邱盛话音未落,忽听得两声风响,随即身后两个黑衣大汉应声倒地,连呼喊都没发出,就没了任何气息。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