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隔壁来了位新邻居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前几天,隔壁来了位新邻居

作者:Yi
2021-01-12 10:00


前几天,你隔壁来了位新邻居。

在大城市里的廉租房,向来不缺这样的人员流动。可是——夜色沉重,你发现邻居先生总在这样的夜里来去。

昏黄的天幕下,你日日站在窗边,看着邻居先生一个人出门,再一个人回来。什么样的人,会在夜里忙碌不休呢?你一边刷新着手机页面,一边想着。

不过很快你没能继续想下去了,刷新完成,页面顶端仍旧是——深夜又一案,连环杀人犯仍未落网......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大,你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可后面依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是什么在身后?恐惧一点一点吞噬着你,你觉得你快要受不了这恐惧的折磨。

“先生,请问C栋908怎么走?”年轻的外卖员显然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而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显然也给他带来了麻烦。不过,我运气真好,遇见了住户。年轻的外卖员高兴地想着。

是人啊......你狠狠松了口气,“您不是这儿的人?”

“是啊,我刚来这里,还不熟悉路,等过两天就好了。”年轻的外卖员带着小伙子特有的青春热情说道。

“那,这么晚了,你家里人放心吗?”

“他们都在老家呢。说不上什么放心不放心的。”

一个人在外打拼吗,你心里有些同情这小伙子了。就在你想要继续聊下去时,你突然发现,视线的角落里,有一个影子!

你猛地转过头,死死盯着那里。

暗淡惨白的路灯下,邻居先生的脸出现在光影交叉处,看不清神色。夜色愈发黏腻,路灯的阴影愈发显得狰狞,像是正择人而嗜的野兽。

你突然想起,从斜前方来的年轻外卖员怎么会在身后发出声响呢?

年轻的外卖员似乎也被面前的场景吓到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先生,这么晚还没回家吗?”你觉得喉咙又干又涩,隐隐传来铁锈的味道。

“正要回家。”邻居先生瞥过你和外卖员一眼,声音在雨夜里显得模糊不清,不像是人类的回答,更像是地狱里的嘶吼。

你再顾不上其他了,匆匆上楼回家。

第二天,你按往常一样守在电视机面前,经过电流传播显得空洞洞的人声传来“昨夜连环杀人又添一案,请广大市民朋友......”

鲜血混合着雨水冲刷地面,身体一点点冰凉。思绪被剧痛所扰,锁于躯体的黑暗。血色模糊了双眼,灯光照在雪白的刀子上,面前人的身影像是重重鬼影,你费尽地眨眨眼,是,邻居先生!

不!你一下从床上弹起。

梦,醒了。

“先生。”邻居先生道。

“嗯。”你极少来这里吃饭,但最近由于邻居先生的存在让你心生不安,而疑心与焦虑最能使得一个人憔悴。可世事巧合,连出门吃饭竟也能遇见他!

“在看什么?”邻居先生问。

“报纸。”你咽咽口水,你实在不愿与邻居先生多做接触却更不愿与他起冲突。

“真惨呐,这已经是第五个被害人了,听说这次的被害人还是个未成年呢。”邻居先生拿过报纸。

“是呀真惨,小女孩呢,四肢都被了,就剩下个头,孤零零的......”你心不在焉的附和着。

饭吃完了,邻居先生匆匆走了。

你将报纸叠好,慢慢踱步回家。

或许,该找邻居先生谈一谈了。至少该弄清楚昨夜的杀人案与他是不是有关联。


“叮咚叮咚——” 

没想到,你还没有去找邻居先生,邻居先生反倒先找上了你。 

“我刚刚搬来这里,一直忙于上夜班,还没来得及拜访先生。带了些吃的,还请先生不要嫌弃。” 

你本不愿意让他进门,但是,吃的?你看着邻居先生手上精美的礼物,犹豫了下,让出一条通道。 

“进来吧。”你的经济条件让你很难拒绝怎样一份礼物。 

“先生怎么不开窗?”邻居先生说着,便打开了灯。 

“不,不是很需要。”你眯了眯眼,尽力让自己适应这样的光线。 

“先生来坐,你似乎有些怕我?” 

“没,没有。” 

“没有就好。欸,我跟家里闹崩,一个人跑来这大城市里,无依无靠的,还是要靠咱们邻里之间互相帮助。” 

“你一个人?” 

“是呀,如果不是一个人,怎么会在半夜都没个煮饭的人,只好自己一个人出去找吃的。诶,先生那天不是看见我了吗?” 

“那天?” 

“先生忘记了吗?就是下暴雨那天啊,听说,就在不远处,还发生了个杀人案呢!我可真幸运。” 

“是呀,你可真幸运。”看来杀人案是真的与邻居先生无关了,你狠狠松了口气,“我去帮您接杯水。” 

“谢谢!” 

“啪——” 

水杯被打碎,邻居先生摔倒在地,你焦急地冲上前查看情况,“先生?先生?”然而邻居先生脸色苍白,毫无反应。 

这可怎么办啊?你掩住眼睛,深呼吸。 

怎么办呢?迷药看来真的很好用。 

谁会害怕一个唯唯诺诺的人呢?恐惧是人最好的掩护色。正如今天的迷药,可不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下的么,你颇为自得地笑了起来。 

深夜里醒着的人从来不止被监视者。 

电视上仍旧放着连环杀人案的相关专访,你转头盯着屏幕,然后在电视上众人的恐惧中,你愉快地笑了——作为连环杀人犯高高在上的怜悯。 

一个人独居,没有亲朋?真是优秀到让你难以忽视的条件呢。 

就如那个雨夜里刚刚杀完人的你遇见的外卖员一样,朝气蓬勃的身体没有被利刃割破,真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啊。只可惜,让突如其来出现的邻居先生给破坏了。 

那,既然没有被发现,下一个,该从谁开始呢? 

你轻松愉快地倒着水,窥视着邻居先生强健的身体,你几乎能看到鲜血突破血管,溅到墙上,浸入地板。你想起前几天雨夜里苍白浮肿的身体,心里感到一阵惋惜,为什么鲜嫩的身体与充足的鲜血总不能完美地结合为一体呢? 

没关系,既然不能结合,那就都杀了吧。 

你取出藏在橱柜夹层的尖刀,慢慢朝邻居先生走去。

“不许动!”

破门声响起,警察迅速包围了嫌疑人。

屋子里,便衣的年轻警察起身。

“凶器有了,你证据确凿!”

年轻的警察注视着面前的连环杀人犯,苍白的脸色、瘦弱的四肢无一不在说明着面前人的孱弱。但就是这样孱弱的人却以残忍的手法无情杀害了五个无辜的受害者。

“为什么?”嘶哑的嗓音怒吼着,不甘地质问。

“本来不确定的,毕竟没有直接证据。但是,报纸上从没有报道过受害者的详细信息。”

“‘是呀真惨,小女孩呢,四肢都被了,就剩下个头,孤零零的......’”

然后,故意上门拜访,故意说出合适的条件,诱导其拿出凶器。成为无数市民梦魇的连环杀人案,至此尘埃落定。

警员们仔细谨慎地收拾完现场将要走了,年轻的便衣警察回望阴冷潮湿黑暗的房间,最后小心翼翼拉开了窗帘。

一缕金黄的阳光悄悄透过窗户,投到屋子里,驱散一室黑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