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特先生与唐妮小姐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温特先生与唐妮小姐

作者:NfBcW8ZbD1
2021-01-12 21:00

我骗了你,其实我不是温特。

一、

“您好,请问是温特先生家吗?”门外清亮的女声透过精致崭新的防盗门传来。然后就是指节叩在门上的清脆声音。

“稍等!”他把刀藏在裤子身后的口袋里,扯了扯上衣,遮住漏出的刀刃,遮住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恶意。

门打开了,他看到那个女孩穿着深蓝色的过膝裙子,款式正式,贴合在年轻女孩的身上却显得有那么几分俏皮。不过现在可不是欣赏女人的时候。她背着双手,呆呆地看着他,又重复了一句:“请问是温特先生家吗?”

“是的,”他再次确认,“请问您是?”

“……哦哦,我是唐妮,和您之前有过预约的律师……之前我们一直都是网上联系,这次来您家,是想和您正式讨论一下您父亲的遗产分配问题。”

律师……遗产分配……他稍稍迟疑了一下,想到这么弱小的女人也不会有什么攻击性,便很快邀请她进门:“请进来说吧。”她正要跨进门,却犹豫住了:“我的鞋子沾到花园里的泥巴,会把您家地板踩脏的,稍等一下,”她指指鞋柜上的标有“环保餐巾”字样的纸盒,眯起眼笑了笑,“套上鞋套就没问题啦。”她从里面抽出两只蓝色一次性的塑料鞋套,小心翼翼穿上,他看见鞋套完美贴合在她白皙的脚踝上。

还好,这幢小别墅布局还算井井有条,进门就是会客室,省去他不少力气。这么想着,腿一下子磕在茶几角,他倒抽一口冷气,沙发干嘛放得和茶几这么近!年轻女孩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两条雌鹿一样灵巧结实的小腿绕过去,站在沙发前。“……请坐,请坐吧,让您见笑了,”他嘴角也咧了咧,不过很快恢复严肃的神情。桌子上的茶杯里的茶水已经凉了,恐怕又要让眼前这位可爱的客人失望了。

“不好意思,茶水凉了,我给你重新倒吧。”他拿起她面前的茶杯,随手倒在沙发旁边插着寥寥无几几枝花的一只花瓶里,这只漂亮的琉璃花瓶被随手放在了一堆厚厚的书和报纸上,日光透过瓶壁,像是透过教堂的彩色玻璃窗户,照到老旧的实木家具和旧墙纸上,如果不仔细看,一定看不出厚实玻璃上面的血迹。“不用麻烦了,没想到温特先生是这样好客的人……”她仍然亲切地微笑着,“我们来讨论一下正事吧。”

“好的。”他把茶杯放回去,也坐在沙发上,但他没有忘记自己身后口袋里的刀,也没有忘记必要时,要杀掉眼前的陌生女子。

“我一直以为您是特别内向的人……因为您从来不与我电话或视频联系。”唐妮笑了笑。“啊……我确实是一个比较复古的人嘛,如果能选择,我甚至都想书信联系呢。”眼前这位年轻男子笑了起来,的笑容仿佛太阳一般温暖,照亮这幢朴实无华的建筑,“不过,唐妮小姐,如果你想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也可以。”

她低头看看茶几,思考了一会儿,像是害羞了一样。趁这个机会可以抓起那只美丽的花瓶砸向她的头颅,她就会一言不吭地应声倒地,他微笑着想,趁这个机会再在她细嫩的脖颈上划一个口子,鲜血就会喷涌而出,染红地板,染脏自己今天穿的正装。穿清理起来可能会有点麻烦,但是一个活人会不会更麻烦呢?

她突然抬起头:“您的每一本畅销小说我都买了,真想拥有您的亲笔签名!今天见到温特先生更是惊讶,没想到是这么帅气的人……不过您以前未免也太过低调了,如果您愿意与那些媒体合作,热度又能再上一层楼吧!”

然后她露出明媚的笑容,让打着年轻女孩主意的人怔了一下。“毕竟要专心写作嘛……我是那种为了写作可以放弃社交的人,这一点唐妮小姐已经了解了。”

“温特先生自己住方便吗?会定时请人清洁吗?”她突然凑近,“这幢别墅虽然不是很大很新,打扫起来也要很麻烦吧?”

“……不是说要讨论正事吗?”他向身后摸去,攥紧了刀。

“对不起对不起,我见到偶像太激动了……我敢说我是第一个见到您真面目的人!好了我不废话了,关于您父亲的遗产问题呢,之前我和您了解到您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叫……温迪是吗?”她直直地看着他,脸上的微笑也逐渐消失了,“从您口中了解的这个弟弟,所作所为与您相差甚远呢,不学无术,花天酒地,聪明劲儿全用在欺骗父亲与哥哥上面了,真是与您这个哥哥的品行形成鲜明对比。”

“唐妮小姐,虽然你所言属实,我弟弟毕竟是我的家人,还轮不到外人对他评头论足吧……”温特先生俊美的脸上笑容丝毫未变。“他确实是一个骗术高超的人,我和父亲都难以识别他的谎言。”

“显然您的父亲对他没有如此宽容大度,在他的遗嘱里,他清楚地说明要将遗产全部留给您呢。”她垂下眼帘,打开随身携带的黑色皮包,掏出一叠文件,递给温特先生。

温特先生微笑的表情轻轻颤了颤,不过,只有那么微微一刻,就像是午后被微风撩起的树叶,很快回到原来的位置。他接过文件,像是古希腊雕塑的太阳神阿波罗活动了起来,食指上的银戒指闪闪发光,他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高贵的气息。“果然是这样啊……”“什么?您对这份遗嘱有什么疑问吗?温特先生,您的脸色好苍白啊。”温特先生轻轻摇了摇头,拿刀的手松开了刀柄,扯了扯自己的领结,像是改变了自己的主意一样。

“没什么,我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唐妮小姐,有些事情我想拜托你!”他的神情瞬间严肃了起来。

二、

他挥了挥手,告别了那个计程车司机,转身走向这幢别墅,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的环境。在这距离城市很远的郊外,空气都变得凉爽起来,他伸了个懒腰,这趟计程车坐得实在太久,连司机都要忍不住抱怨,如果不是父亲去世,他还有必要来拜访这个自闭的哥哥吗?干脆让他烂死在这荒郊野外好了!

他用拳头砸砸门,大喊:“开门!?”过了一会儿门缓缓地打开了,再多等一秒钟他都要踹门,实际上如果他愿意看一看自己手腕上的表,还没有过去十秒。面前是他那个老样子的哥哥,佝偻着肩膀,穿着肥大的体恤和帆布裤子,戴着平酒瓶底一样厚的眼镜,皮肤是阴冷的白。

“温迪,你好啊……最近还好吗?”“很好很好,除了你给我的生活费有点不够外,都很好。”“温迪,你还是这个样子……算了,进来说吧。”他一脚踩上了哥哥家里毛茸茸的地毯,留下几个鞋印。“等等!门口有鞋套,要不你先带上鞋套再进……花园的泥巴会弄脏地板,”温特拦住弟弟,“在你旁边鞋柜子上的纸盒就是了,自己拿吧。”温迪不情愿地套上鞋套,走进客厅,他的身材高大挺拔,哥哥驼着背走在前面,倒像是一个家仆,实际上他只是因为长期繁重的连载任务过度疲劳了,这才导致相貌相似的两兄弟透露出完全不一样的气质。

“我刚才在给你泡了茶水,你天天抽烟,嗓子不好。”哥哥拿起面前的茶壶和配套的白瓷茶杯,给他倒了自己刚刚冲好的茶水。

“不用麻烦了,我们谈谈别的的,老头儿死了,他的遗产怎么办?哥哥你知道的吧,你亲自送走的他,我看过他那么多次,也不肯我透露遗嘱。”“温迪,你觉得父亲去世,你说这话合适吗?你看望过他多少次?多说一句关心的话都会浪费你的口水吧!大家从小到大对你都那么好,现在父亲已经不在了,你不但不难过,甚至皱一下眉头都不肯!你哪次要钱我没有给过你,最近我也有要给自己花钱的地方……可是我还是没少给你一分钱!还不够吗,温迪?”

温迪没有反驳,冲着哥哥笑了笑,妒忌就像一颗烂牙一样日日夜夜折磨着他,每到晚上让他辗转难眠,哥哥真的不懂吗?从小到大哥哥都顶着光环长大,自己只能活在他的阴翳里,所以这是哥哥欠他的,多少钱也无法弥补!哥哥的优秀就是他自己的原罪!想到这里,温迪感到头晕,浑身发冷,必须要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和一个小吸管,把纸包哆哆嗦嗦放在桌子上打开来,他的手抖得厉害,不小心碰倒了桌子上的琉璃花瓶,厚重的花瓶沿着桌子咕噜噜滚下去,砸到深褐色木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

纸包被打开,露出里面的白色粉末。他正要将吸管插入粉末,却被哥哥一下子打翻了。“你这个王八蛋竟然吸……”温特揪住他的衣领子,结结实实给了他一拳,不过他已经感受不到什么痛苦,究竟是因为没有及时吸药,还是因为哥哥长期宅在家里,拳头的力量已经消失了呢?哥哥的嘴巴在动,估计又在说什么辱骂自己的话,但是不要紧,自己的耳朵嗡嗡的,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无论是愚蠢的父亲和高贵的哥哥,迟早都要死,对!他们迟早都要死!恍惚中他看见那只美丽的花瓶,它是伊甸园的毒蛇,正在向自己吐着鲜红的信子,他伸手摸到这条美丽的毒蛇,然后用力向哥哥的脑袋上挥去!

……已经过去很久了,哥哥倒在地上,再也不会动了。他的眼睛还睁着,里面是凝固的不解和不甘心。温迪在哥哥的衣服上抹了抹自己手上的血,小心翼翼的用手拢着桌子上被打翻的粉末,这次他顺利地吸食到了快乐,他浑身舒畅,像是在在冰天雪地里行走很久的人一下子遇到了温泉,又可以撑几个小时了。

他先是在一楼寻找厕所,然后在厕所里寻找到拖把。仔仔细细地拖干净地板后,他把拖把放回洗手间涮好,然后他架起哥哥的两条胳膊,顺着客厅边缘的楼梯慢慢地拖上楼,尸体像是一块石头似的往下坠,他费了好大功夫才拖到二楼。二楼有三个房间和一个厕所。他放下尸体去看房间,一个房间是书房,另一个是卧室,还有一个是杂物间。他想了想,把尸体拖进了卧室,塞进了衣柜,衣柜的衣服也全是哥哥宽宽大大古古怪怪的T恤之类的衣服,正好可以盖住尸体。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哥哥藏起来,这里又没有别人,也许是自己的潜意识害怕看到一动不动的哥哥,也许是因为担心有不速之客呢。这项工作累的他一屁股坐在哥哥的床上,床还蛮大蛮舒服的,有钱的恐怖畅销书作家可不会亏待自己!他看到床头柜有一些哥哥的衣服,衣服下面漏出一个小小的记事本的一角。他抽了出来,本子里夹着东西,他翻开,是一枚戒指,古典朴素的银戒指,是什么戒指?他挨个手指头试了试,发现只有食指正正好好和戒指完美契合,他就顺手戴上了,诺,自己的哥哥还有情趣给自己买个单身食指戒,单身宅男嘛,就是单纯,和小姑娘一样单纯,想起昨晚的小姑娘伏在他的胸口向他要戒指,要一个诺言,眸子清亮清亮的。他点起一只烟坐在床头,咧嘴笑了笑,拜托了小妹妹,你在酒吧和迪厅要什么真爱嘛。

然后他看向哥哥的记事本,前面的页都被撕掉了,只有夹着戒指的页上写着:“今日行程:见弟弟  一起给律师唐妮打电话 不要忘记 ! ! !”

和我一起……正在这么想着,楼下突然传来门铃声,然后就是那清亮的声音:“有人吗?”回荡在空旷的房子里。他吓出一身冷汗,从自己的臆想中回过神来,他换上哥哥的拖鞋,冲下楼梯,那声音愈发清晰起来,“请问温特先生在家吗?”是年轻女人的声音。他一边回应着“稍等!”一边随手将地板上那只凶器花瓶随便放在沙发旁边的旧报纸旧书上,连擦拭都没有来得及,抄起桌子上一把小小的折叠水果刀藏在身后。

门被打开了。

三、

“您有什么事情拜托我呢?”“唐妮小姐,诚如您之前向我了解到的,我的弟弟有着超强的蛊惑人心的本事,”他转了转身子,面露难色,“我怀疑,他最近和邪教有联系。唐妮小姐,你相信这世界上有超自然的力量吗?”他眼神坚定地望向唐妮小姐的褐色双眸,用温柔的语气说道。“不,我不相信。”唐妮的眼光没有躲闪,脸上也没有笑容。

“唐妮小姐,我的弟弟多次发给我奇奇怪怪的信息,我想那些消息足以证明他的精神方面出现了问题……”“温特先生,可是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影响不是吗?我想你可以给弟弟找一个心理咨询师,毕竟我是律师,对心理咨询也不太了解。”“唐妮小姐!请你一定重视我说的话!这不是玩笑,我可以感受到,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伴随着他的话语,逐渐支配起我的举动。”他用手抚摸着胸口,食指上那枚戒指在阴凉的房间熠熠闪光,像是一滴泪水,为真正的温特先生无声地控诉着,他对不速之客的准备过于匆忙,还没有来得及取下它。与此同时,那种浑身冰凉的感觉又来了,他又需要……需要吸食……得想个办法离开一次才行。

唐妮听见了他的言语带着一丝焦虑,挺直了腰,仿佛重视了起来:“温特先生,如果你觉得自己被骚扰,是可以采取法律手段阻止你弟弟的不正当行为的,到现在为止,你这样做了吗?”“并没有,”他懊恼地拍拍自己的头,“考虑到这是我的亲弟弟,我并没有好意思这样做。”“你可以给我看一下他的骚扰信息么?说不定我能帮你稍稍看一下。”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他在心里欢呼喝彩,他当然没有所谓的骚扰信件,然而他还是镇定地回答道:“唐妮小姐,我的手机上恐怕没有,最近我换了新手机,以前的消息都没有了,您留下我的新手机号吧,以后方便联系,我想到温迪曾经给我寄过信件,我上楼去找找看。”

他正转头要走,唐妮小姐说了一句:“可以让我去一下洗手间么?”不可以,当然不可以!他想到一楼的洗手间里还有拖完血迹的拖把,他不知道那股血的铁锈味儿还有没有消散,如果被她发现了端倪……算了,如果她执意要去,就杀了她!不自觉的,笑意又爬上他的嘴角,唐妮小姐,为你祈祷,祈祷你做出正确的选择,因为我实在不想拖地了:“对不起,唐妮小姐,夏天的厕所有蟑螂,我建议还是不要去了,不过,如果你实在需要就去吧。”他已经想好,若是她进了厕所,他便在门口等着她,等她出来,一刀割开她的喉咙,离厕所不远,还好收拾。

唐妮小姐听到了蟑螂,嫌弃地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又变得平静,像是害怕房屋主人不高兴一样。她说:“算了算了,温特先生,那我能不能出去一下,四周都是树林也不要紧……您先不要关门,我很快回来。”

“可以的。快去快回。”他匆匆忙忙地上了楼。

他在哥哥的房间里又一次吸食了毒品,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与思路,他打开衣柜,哥哥的面容已经变得铁青,身上也浮现了尸斑,身体发出淡淡的臭味,真是令人作呕。要怎么处理呢,如果再用绳子在哥哥的脖子上伪造自杀痕迹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不如伪装出火灾?天然气泄漏……一把火烧掉整栋房子,指纹,DNA,哥哥的面容就一切都没有了,这是完美的计划,这次他不再抱怨自己和哥哥生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只能活成哥哥的替代品,这是天赐的良机!他笑着摸了摸手上的银戒指,自言自语道:“哥哥,这枚戒指将成为你唯一存在过的证据了。”

他下楼,发现唐妮小姐早就坐在沙发上了,她正在乖乖巧巧地等待主人的到来。“对不起唐妮小姐,我就连信件也没有找到,但是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我确实遭受到了那些信息的骚扰。”“温特先生,我愿意相信你,然而,你要知道,证明这一切都需要证据。”“那如果我被他逼疯了自杀怎么办?唐妮小姐,我真的很痛苦,求求你,帮帮我……”

唐妮小姐盯着他,眼睛像是蒙了一层薄雾:“那么如果您的弟弟再给您发骚扰信息,您一定要保存下来,否则您这是诬陷您的兄弟,很可能会被反咬一口……但请您不要抱有轻生的念头,如果您自杀了,或者私自对您的兄弟造成什么伤害,都会被调查的,或者您可以和弟弟好好沟通一下,毕竟是一家人不是吗?”他轻轻摇了摇头:“已经回不了头了……”“什么?您刚刚说什么?”唐妮小姐的语气依旧温柔。“唐妮小姐,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累了,需要休息。我送你出去,你需要打车么?”“不用了,我开车来的,温特先生,我记下你的联系方式吧,如果你再收到骚扰信息,可以和我联系,我帮你找专业处理的律师朋友解决。”“好。”他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送唐妮小姐出了门,临走时,她突然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他:“温特先生,我是真的很爱慕您,任何伤害您的人都不会被放过的。”

他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说:“谢谢你,唐妮小姐。”

他看着她的车由近及远行驶走了,直到明晃晃的车灯变成两个小光点微微在远处闪烁,才发觉已经是傍晚了,火红的夕阳照在树林里,天边的云朵像是溅上了鲜血。他太累了,关上门以后他深陷在沙发里,思考着今天晚上就把房子烧掉,然后跑到酒吧里,警察调查的话,就让小妹妹们给他作不在场证明好了,现在已经没有人和他争财产了,如果再蹦出来个私生女什么的就是电视剧了。

他的电话响了,是唐妮小姐打来的。

四、

她在宽阔无人的马路开了将近二十来分钟的车,急速奔驰着,像是在高速路上一样大胆,直到她的手机振动起来。

她把车停在路边。

她的眼前模糊一片,刚拉好手刹就伏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但是她很快就从包里拿出纸巾擦干眼泪。她又拿出了两样东西,正在震动的手机和一枚小小的银戒指。

她没有忙着接电话,而是缓缓地把戒指套在了自己右手的中指上,那是她在进别墅以前就悄悄褪下的戒指。然后,她不疾不徐地接了电话:“喂,唐妮小姐。”

“警察已经包围温特先生的别墅了,你还好吗?离开了吗?”

“我很好,谢谢你,唐妮小姐。”她挂了电话,因为她还要急着和另一个人通话。电话通了。

“是温特先生吗?”

“是的,我是,怎么了,唐妮小姐?你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吗?”电话那头是熟悉的温柔的嗓音。

“哦?您还在屋里么,看您的语气,好像能给我送过来一样?”她笑着说。

“我还在,我刚服用了抗抑郁的药物,只是不知道唐妮小姐在哪里,声音好像有些不对劲?”

她的笑意愈发浓重起来,那笑容不是温和的,是咬牙切齿的,看起来倒有几分恐怖了:“温迪先生,我不是唐妮小姐。”

“唐妮小姐,你在说什么?我是温特。”声音明显发慌了,此时的镇定只是最后的伪装了。

“哦?你是温特,那么自己在家住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还要西装革履?为什么还是会被自己家的茶几绊倒?为什么拖鞋不合脚?”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在说什么?……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骗我说什么口供,痴心妄想!我就应该杀了你!婊子!”

她几乎都能想到对方在空旷的房间里发狂,张牙舞爪的样子,她也发狂大笑起来。

“那么,温迪,我就再给你的蠢猪脑袋几个线索好吗?为什么我会知道进门穿鞋套?你可知自己手上戴的戒指对于它原本的主人又有什么样的意义?温迪,人会说谎,物证不会。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不是他,我希望这是一个你们两个给我开的玩笑。但是不是,这只是你单独制作的,卑劣的,愚蠢的谎言而已。”

“婊子!婊子!婊子!没关系,你现在报警的话,也来不及了,我现在就要追上你,杀了你!然后我要把这一切都烧个干净!”

“可是我之前在花园里的时候,已经和真正的唐妮小姐联系过了,她不仅帮我报警,还时刻和警方联系着呢。死心吧,温迪,房子没有可以藏匿的地方,也没有暗道什么电视剧里的玩意儿,有这个时间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一想你怎样在地狱里给你的哥哥赎罪,我在想,杀了人还能这样镇定自若的畜生,应该还有别的罪状加持吧。”

电话那头没有再说话,她听见了手机落地的声音以及后续警察破门而入的声音,她仔细地听,认真地听,听完了全过程,然后挂了电话。

她挂上档,踩下油门,头也不回地向前行驶而去。

五、

“这个戒指真好看,我真喜欢,迟早有一天我还要一个,戴在无名指上!”

“一个普通的银戒指就把你乐成这样?等着给你买个带钻的,你还不得哭?”

“您是谁啊?大名鼎鼎的大作家,多少小姑娘喜欢着,这钻戒还不一定戴我手上呢!”

“不,这是我的承诺。我的小编辑,你知道我没了你根本没办法和外界交流……除了父亲和弟弟,但是,父亲已经看不到那一天了……对了,明天弟弟要拜访我,但是,估计就是遗产的问题吧,哈哈,我一直在想我这个哥哥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让他这么讨厌我,但是他要的我都会尽力给的,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还没有见过他呢。”

“哈哈,我们是双胞胎,和我长得一样,不过这孩子能言善辩又开朗活泼的,真怕你会喜欢上他!”

“不会的,我爱你。你的记事本……哦,在那儿,我把你的行程记一下……一起给律师唐妮打电话……不要忘记……哎别在我耳朵边儿吹气,怪痒的,写不好字儿了!”

“搬过来吧,我们一起住,工作也方便。明天我先把戒指藏起来,不告诉他我有女朋友,等你来,我们给他个惊喜。”

她看了看他清亮真挚的眼神和修长中指上的戒指,说:“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