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他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初心
2021-01-13 15:00

“铃......铃.......铃”,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道:“他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桀桀桀……”


寒冷冬天的夜晚,大街上人烟稀少,寂寥无声,偶尔传来的声音更会衬托街道的冷清,脚下那冰冷铁青的水泥路,更让人寒冷几分。
 
而那被冷空气紧紧包围的一座座楼房、沉默无助地矗立着,饱尝着四周袭来的寒潮,给人一种冷漠,压抑、甚至就要窒息的苍凉。
 
在不知名的街道拐角,一个男人嘴里发出“嗬……嗬……嗬”的声音,身体一软随后倒在垃圾堆旁,绝望无助的眼神定格在了此刻。
 
翌日,随着一声“啊”的尖叫,他的尸体被早起买菜的大妈发现。警察们闻讯赶来,刚当上警察一个月的王猛也随着师傅老张来到了案发现场。
 
王猛跟着老刘分开围观的群众,用手挑开封锁线走进了现场。

“什么情况?”老张询问着最早来到现场的警察,“经痕迹科现场初步勘察,没有打斗痕迹,没有血迹。因为这条路是通往早市的必经之路,所以现场脚印很乱,暂时没有其他发现。”
 
老张听后点点头随即问道:看到审死官了没?“我在这呢”。

顺着声音王猛看到迎面走来一个面无表情正在脱着橡胶手套的男人。
 
只见这个男人对老张说:“死者男性,年龄33岁,身高183公分,尸体呈仰卧状,尸体四肢和面部已经发凉,面部瘀血发绀、肿胀、瘀点性出血,牙齿出血,有明显尸斑出现。估计死亡时间在五到六小时左右,也就是凌晨1点前后,颈部有明显的青紫痕迹,是窒息而亡。”
 
“那就是他杀了呗”老张轻描淡写的说道,“不,就目前情况来看,是自杀。”
 
听到这里,王猛吃惊看着面前的审死官小声嘀咕:“自己把自己掐死?这不是电影里遇到被鬼杀的情节吗?”

突然,王猛感觉旁边传来了一道冰冷的目光。审死官斜视着王猛说:“不要把你的无知当成你愚昧的资本,没做尸体解剖之前,一切都是猜测。”
 
老张不紧不慢的吐出烟圈,指了指王猛说:“刚出校门一个月的雏叫王猛,你老沈别跟孩子置气。王猛啊,这是咱们的法医沈聪,外号审死官,你俩相互认识认识”。
 
“我没有置气,我在陈述道理。还有下回不要在我面前抽烟,让我想起解剖过肺癌的切片。”
 
说罢沈聪头也不回的坐上警车走了,留下气的直跺脚的老张和一脸郁闷的王猛。

王猛和老张也坐上警车,回到队里等着尸检结果。通过身份确认,死者名叫李阳,是社会闲散人员,打架斗殴常事,社会关系复杂。家里父母双亡,兄弟三人聚集七八个地痞流氓,经常欺负周边商贩。
 
过了一会,李阳的家里人来到警局认领尸体,李阳的大哥叫李伟,二哥叫做李壮。
 
这两个人长得是满脸横肉,一身的煞气。看到尸体后,两人抱着尸体痛哭,并说李阳不可能自杀,一定是有人谋害。
 
当老张提出尸检的时候,他俩犹豫了。他们觉得这样对自己兄弟不负责,人死了都没有全尸。
 
但是审死官的一句话,却让两个人无话可说,“如果想证明,他不是自杀,只有尸检才能提供证据”。
 
李阳死后的第三天,老张带着王猛和刑警队的人研究案情的时候,沈聪走到老刘旁边说:“尸检报告出来了,死者生前吸食了强烈致幻的药物,但这种药物并不致死。”
 
老张抬起头,看着沈聪说:“还有其他的吗? 难道是吸毒产生幻觉,把自己掐死了?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沈聪点点头说“目前来看是这样的,没有外伤而且身上没有别人的指纹。”
 
正当老张和沈聪讨论案情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响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王猛接通电话后吃惊的对着老张说,师傅又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李阳的大哥李伟。

老张看了一眼沈聪说道,你还觉得这是一起自杀吗?说完就带着人奔向了案发现场。

李伟死在了自己家中,尸体面朝东南方向跪着,尸体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
 
王猛看着现场忙碌的其他同事,用手拉了拉老张说,师傅这是什么情况?
 
老张摸了摸下巴道,看现场情况来说,应该有第二个人,因为尸体有被挪动的痕迹。现在现场勘查情况没出来,还没有发现跟第二个人有关的线索。走,跟我去了解了解情况。
 
李伟住的小区是个老小区,单元门的门锁都坏了,单元楼里光线昏暗,而且墙面贴满了开锁,办证一类的小广告。
 
来到楼下排查时,居住一楼的一对年约50岁左右的夫妇,正巧买菜回来。大妈看见警察来了那眼神都变了,不停的问着是不是发生大案了,老张说还在调查,不方便透露,然后就走起流程开始询问了。
 
大妈叫刘秀华,她说李伟这个人就是个黑社会,坏事都做绝了,小区里人人都怕他。

他经常欺负附近的小商小贩,讹人钱财,还美其名曰保护费,他和他的两个兄弟是这一带有名的地痞。
 
她说昨天晚上凌晨的时候,迷迷糊糊听到有人骂骂咧咧的踹单元门,然后她披起衣服在窗户看到是李伟喝多了在踹门。
 
她也没多想就回屋睡觉了。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她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走出了单元门,因为没见过所以特意多看了几眼。
 
老张好像瞬间抓住了什么,神色严肃的询问道,您看清那个人长什么样了吗?刘秀华摇了摇头,太晚了而且那个人捂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
 
老张扭过头对王猛道,都记下了吗?王猛点点头。一整天排查下来,一共排查了二十二户,排查完的时候天都黑了,王猛觉得饿的眼睛有点发花。
 
经过排查,老张和王猛发现这些住户,对李伟三兄弟都很不满。而且李伟三兄弟得罪的人太多,根本无从查起。好在刘秀华提供了一条比较有用的线索。但是因为这个老小区,监控都没有,所以这条线索也就断了。

老张找到了李壮,听到大哥惨死在家中,李壮将拳头紧紧攥住,手指甲嵌进肉里流出了血,但他却感受不到疼痛,此刻的李壮已经有些癫狂。
 
张警官,你问我们得罪过谁吗,跟谁有仇?我他妈怎么知道,我们三个兄弟就是混道上的,得罪的多了。李壮咬牙切齿的说着。
 
那你昨天干嘛去了,王猛一边记录一边询问。李壮回答道,我昨天去找跟老三最近接触过的人,然后喝多了就在他们那睡着了。
 
王猛正要继续询问,老张拍了拍王猛。对着李壮说,你要是想起来什么线索就来告诉我们,那我们回去整理案情去了。
 
说完老张扭头带着王猛走出了李壮的家。王猛疑惑的看着老张问,师傅怎么不继续问了?老张看着王猛说,你这样问不出什么的,据我观察李壮应该是猜到了一些事情,但是他现在不想说,我们先回警局等报告出来了再说。
 
老张和王猛回到了警局,因为线索太少只能一步步排查,调查社会关系,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就当老张和王猛正在苦苦寻找线索时,沈聪来到了他们身边。
 
我在李伟的尸体里发现了和李阳一样的致幻药物,并且李伟的手机里有一条短信。老张忙问是什么,“十年前的冤魂来复仇了”。

十年前的冤魂?电话号码查了吗?老张皱了皱眉说道。让技术科的人查了,但是这个号码是网络拨号,而且是外国的服务器,目前没法确定。沈聪无奈的摊了摊手说。老张叹了口气,唉,看来有的忙了。
 
老张和王猛一起翻找十年前的卷宗,看看能否在这里找到一些线索。毕竟那条短信提到了十年前,经过一夜的翻找,终于找到了一起案件。
 
十年前,棚户区改造期间,有一户人家姓赵因为拆迁条件没有谈拢,成为钉子户。后来,有人雇佣了李伟三兄弟,当晚这三兄弟带领一伙人半夜闯进屋子,不由分说进行殴打,并将一家三口,丢弃在路边,他们的房屋也被强行拆除。
 
这家男主人被殴打重伤,李伟因这件事被判了七年。没想到的是,这家男人身体孱弱,在李伟入狱的第二年就死了。而他妻子因状告无果,在男人死后的半年也郁郁而终,剩下一个孩子叫赵峰不知所踪。
 
王猛看到这里不由大骂起来,这些个畜生死了活该,师傅咱们还有必要查下去吗?
 
老张等王猛撒完火平静地说道,小子记住你是个警察,警察的天职是维护社会治安,打击违法犯罪。老张继续说道,看来我们要找李壮谈一谈十年前的事情了。说罢,拉着极不情愿的王猛开车来到了李壮家。
 
二人出来时候天已经黑了,刚到李壮家就看到了虚掩的大门,老张和王猛迅速的冲进屋中,一眼就看见倒地的李壮,老张伸手摸了下李壮的脖颈说道,快打120人还有气。
 
忽然外面响起了急促下楼的脚步声,老张立即奔向楼下去追。八分钟后,李壮被匆忙赶来的急救车拉回了医院。经医生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

在病房外,老张和王猛碰面了。师傅,人抓到了吗?王猛问道。老张摇摇头说,没抓到,让他给溜了。天太黑,这人七拐八拐的不见了,李壮怎么样了?
 
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如果刀在往左三公分那他就可以去地狱报到了,王猛嘲笑的说道。老张没有理会王猛,对着前来查房的大夫问道,您好我是警察,里面的人多久能够醒过来,我们有问题要问他。
 
医生说再过个3小时就能醒过来,但是病人刚做完手术还是需要多休息,不能进行太长时间的询问。老张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3个小时后,李壮醒了过来。老张走到病床前开始询问,李壮杀你的人脸看清了吗?李壮虚弱的说,没有他把脸蒙上了,是个男的,身高大概1米8左右,但是右手手腕有一个纹身,是一朵花。王猛按着李壮的描述画了出来。
 
还有其他线索吗?老张说道。李壮摇摇头,没有说话。老张继续说道,十年前的事你还记得吗。李壮听到后,眼神死死地盯着老张说,是他?肯定是他!老张问是谁,难道是十年前那个孩子?
 
肯定是他,前几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一个嘶哑的声音对我说:他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十年了该结束了。这几天我一直等他,但是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他。
 
当晚我回到家里,就被袭击了,然后在我俩撕扯的时候,他往我的脸上喷洒了一种气体,然后我就失去了反抗能力,后来的事你们就都知道了。
 
老张叫来警局的同事对李壮进行监护,他和王猛则回到警局继续查找线索。王猛回到警局后,出奇盯着那朵花的图案。老张看了一眼王猛问道,怎么又发现?王猛先是点头,然后又摇摇头的说道,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王猛继续说道,这花是彼岸花,代表着死亡的前兆。老张一听顿时眼睛一亮问,你在哪里看到过?王猛仔细回忆了一下说,好像是刘秀华家。


第二天老张和王猛又一次来到了刘秀华家里,刘秀华问道您二位有什么事情吗,老张没什么,就是来找您了解一点事情。这时,刘秀华的儿子回来了。看到老张和王猛神情有些不自然,但老张却看见他眼神里透露着一丝紧张。
 
老张随口问道,您是刘秀华女士的儿子?我是警察。男人接过老张递过来的警官证看了一眼。最近的杀人案你听说了吗,挺奇怪的。有什么奇怪的,他们那样的人早就该死了,每活一天都是罪孽男人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老张问道。男人看了一眼老张说,我叫刘峰。王猛向刘峰边走边说道,请您过来我们想询问一下,李伟他们的相关情况。话刚说完,王猛一下子拉住刘峰的右手,趁机观察他的手腕。
 
结果什么都没有,刘峰诧异的看着王猛说警官您这是干什么。王猛笑着说看你人挺壮实,想试试力气,没什么不好意思啊。
 
王猛从刘秀华家中出来后看着老张说道,没有理由啊,他的右手为什么没有彼岸花呢?老张没有说什么,直到回到了车里,他看着王猛说道:你还记得魔术表演吗,魔术师的手法就是让观众看到他们想看的,然后在不经意间的转换,让你觉得神奇。有时候你看的越多,反而越容易受骗,眼见不一定为实。走吧,回去找沈聪化验一下,看看这个能否定罪。说罢从口袋中拿出警官证。

回到警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老张找到沈聪并把警官证递了过去说道,嫌疑犯在现场留下的指纹看看能不能和这上面的对上,现在只能看天意了。
 
沈聪看了一眼老张,转了走进了房间。王猛问老张为什么会怀疑是刘秀华的儿子。老张说,你还记得你说过从他们家看到过彼岸花吗,彼岸花经过处理是可以对人产生幻觉。
 
并且我找人查过,刘秀华很早之前出过一次车祸,导致不能生育,那她哪来的孩子,他们在十年前给这个孩子上的户口,这孩子改名叫做刘峰,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刘秀华是十年前的那家女人的姐姐。
 
当天晚上结果出来了,指纹比对结果两者完全一致。随后,老张他们迅速集结人力,当晚就抓住了刘峰。据刘峰交代他就是十年前那家的儿子,赵峰。刘秀华是他的亲姨,他利用彼岸花致幻的效果将其提纯,通过喷出气体让李伟三兄弟产生幻觉。利用李阳贪财的个性把他引诱出来,将其杀害。又分别用短信和合成音效分散其他人的注意力,最后完成复仇。
 
王猛看着审讯室里的赵峰,面露惋惜的神情说,师傅你说他才二十一岁,多可惜啊,为什么就不能放下呢。老张回答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十年前李伟他们犯下的恶,到了今天得到了偿还。对于赵峰来说他是解脱,他背负了这个血海深仇太久了。如果当年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想他应该拥有很美满的家庭,未尝他人苦,莫劝其大度。说罢老张走出门口,默默地点了支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