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8章 血污现

作者:觅朝云
2021-01-13 11:00

第18章 血污现

宋嘉禾还没来得及回话,马车便堪堪停了下来,裴原掀开帘子:“王爷,咱们遇上了郑轮大人。”

梁朝律令,官员马车相遇,官阶低的那位除了让道外,还需下马车行礼;若官阶相同,那么两位大人都需要下马车互相行礼。

宁王府里有不少梁帝的眼线,因此梁淮安每次出门都小心非常,往往要在繁华处甩掉那些探子,然后再换衣服换马车。如今要回王府,自然重新坐回了宁王府的马车。

“想见他吗?”

“郑大人每见我一次就闹心一次,为何不见?”宋嘉禾说着,示意裴原将帘子全部掀开,而后就看见了正朝他们行礼的郑轮。

给梁淮安行礼,郑轮本就心不甘情不愿,如今又来个让他儿子颓废多时的宋嘉禾,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那句“微臣拜见王爷、王妃”。

郑轮眼下一片青黑,似乎刚从皇宫里出来,梁淮安随意对付了两句,马车便再次行驶起来。

宋嘉禾道:“郑轮今日看起来,似乎格外失意。”

“第一宠臣的位子被抢走了,能不失意吗?”梁淮安冷笑一声,“不过我也没想到,梁帝今年不过才三十多,就开始追求长生不老之术了。”

尽管岁数不大,但梁帝沉迷酒色,夜夜笙歌,有好几次都差点在上朝的时候睡了过去。郑轮虽是奸臣,却也想再多靠梁帝这棵大树几年,于是,他今日斗胆劝谏了一番,却挨了好一顿臭骂。

“这世上之人,没一个是不贪心的。帝王们坐拥天下,自然就想要长生不老,可古往今来,方士每每入宫,总是预兆着王朝的衰败。”

梁淮安觉得宋嘉禾这番言论甚是有趣,问:“那你也会贪心吗?”

宋嘉禾微微愣了一下,她小时候好像确实挺贪心的,什么好玩意儿都想要,可后来,她想要的东西却经年未变,除了替母亲和白家报仇外,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让她贪心的了。

但她还是回答道:“人本性如此,我自然也会贪心。”

梁淮安若有所思:“若本王有朝一日得了江山,想要的定然不是长生不老。”

他目光灼灼地看向宋嘉禾,眼神炙热到让对方往了顺着他的话往下问,只是道:“等到了那个位子,王爷可能就不这么想了。”

“也许吧。”

马车堪堪停下,梁淮安今夜打算宿在书房,进了府门便要同宋嘉禾往不同的方向走。

“王爷,”宋嘉禾从荷包中掏出一根红绳,“手给我一下。”

喜庆的红绕上指根,梁淮安才反应过来宋嘉禾这是要给他做扳指,眼神不由亮了几分:“材料够吗?不够就去库房里挑,对了裴原,管家怎么还没把库房钥匙交给王妃?”

裴原尴尬地咳嗽一声:“那个,王爷……库房钥匙在甄夫人手里。”

气氛瞬间有些僵硬,最后还是宋嘉禾开口打破了沉默:“没事,做个扳指的原料我还是有的,不过成色差了些,王爷若是想要好的,可以差人送块玉料过来。”

就这样,各色金玉翡翠流水般送去了清风苑,宋嘉禾偶尔雕磨累了,抬起头一看,恍惚间觉得自己开了间珠宝铺子。

前段时间做了发钗和耳环后,她感觉自己的手艺又回来了,可如今拿着块沉静通透的和田青玉,下刀时竟还隐隐有些紧张。

梁淮安审美水平极高,她一定要做出像样的礼物才行。

近来,梁淮安时常不在府中,倒是甄姬借口要教宋嘉禾按摩手法,日日都往清风苑跑,可真的到了,却总打扰她做扳指。

宋嘉禾不胜其扰,只好采用迂回战术:“我做这个扳指就只是为了答谢王爷而已,不会跟你争宠的。日后也是一样,只要你不主动招惹我,我们就能做好姐妹。”

不知为何,一向伶牙俐齿的甄姬在听完宋嘉禾这话后竟难得的没有还嘴,只是低低笑了一声:“那我便更要日日过来看姐姐了。”

宋嘉禾:“……”

甄姬说到做到,此后连续往清风苑跑了七八日,却在第九天缺席了。宋嘉禾想起她昨日离开时咳嗽了好几声,不禁有些担心,便叫兰儿煨了姜汤带去红梅馆。

然而红梅馆的下人却说,甄夫人从昨晚开始就没出过门了。

此时已然入秋,宋嘉禾琢磨着她可能有些着凉,便将姜汤递给甄姬的侍女,又嘱咐她好好照顾主子。

晚些时候,宋嘉禾终于完成了青玉扳指的最后一道工序,叫过刚进门的兰儿问:“怎么样,好看吗?”

兰儿夸赞道:“太好看了!不,不能用好看这个词来形容,这扳指很有气质,一看就像王爷会戴在手上的东西。”

“你这张嘴呀,都快赶上裴原了。”话虽如此,但宋嘉禾还是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兰儿又道:“方才我碰见裴原了,想来王爷应该也回府了,不知一会儿会不会过来。”

细细数来,宋嘉禾已将近十日没见过梁淮安了,她瞧这窗外天色已晚,估计他今夜多半又要宿在书房了。

明日起床,他会不会又已经出府了?

“下午煨的姜汤,还有吗?”

片刻后,宋嘉禾拿着食盒和装扳指的木匣子来到了梁淮安书房前,踌躇半响,才压下羞赧敲了敲门。

屋内烛火通明,却半天无人应门,宋嘉禾本想离开,却隐隐听见一阵微弱却诡异的声音。

像是某种野兽的哀嚎,又像是疯人的呓语。

她口吃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不喜欢说话,又对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十分敏感,因此听力比常人要好很多。

好奇心驱使她推开房门,循着声音来到书架前。宋嘉禾十分肯定,这后面有暗室。

只是,这是梁淮安的书房,她应该进去吗?

思忖片刻后,宋嘉禾决定将汤放在桌子上离开,可眼神像下瞥的时候却在地上看见了醒目的血迹!

这会儿离的近了,她更加清晰地分辨出,这声音是人受不了疼痛发出的叫喊,而且,还是个男人。

谁受伤了?会不会是梁淮安?甄姬今日也刚好不在,是不是在暗室内替他疗伤?

血迹于宋嘉禾来说是永远的噩梦,大片瑰丽的红将她拖入无尽的恐惧和慌乱之中,她努力定下心神,开始寻找开暗室的机关。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