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幽禁漆黑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幽禁漆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M.W.Sir
2021-01-13 22:00

故事发生在布莱克小镇上

“泰勒,你可以讲一下你昨天晚上的经历吗?”米勒坐在泰勒面前的椅子上,问道。泰勒已经九岁了,而泰勒的妈妈正坐在泰勒的身旁。

“我记得,昨天晚上,在用完了卫生间之后,我关了灯,正准备出去。就在我想打开卫生间门的时候,我却发现,我找不到门把手了。然后……”泰勒说话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米勒把头向泰勒倾了一点过去,认真地问道。

“然后,我、我就从上到下把那一整扇门都摸索了一番,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把手。我承认,当时的我,的确变得有些焦躁。我开始拿手用力去拍门,却感觉到门是实的,好像有一堵墙挡在了门的后面。我又拿脚用力去踹门,门却依旧纹丝未动,甚至都没有传出一下我希望听到的那种震荡空气的回声。”

米勒那双充满疑惑的眼睛聚焦在了泰勒的身上。这时的泰勒,正蜷缩着坐在略微凹陷的沙发上的一角,双手在不时的紧握并扭绞着,而她的视线,则一直在执拗地看向地面上的一点。

“我知道,我已经拿这扇门没有任何办法了。”泰勒继续说道,“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慢慢地冷静下来了。因为卫生间并没有透光的窗户或天窗,整个房间当时都是密闭着的。所以正处于黑暗中的我,想先把灯打开,可是,就像找不到门把手一样,我也摸不到控制着灯的开关。”

“我又掏出放在裤兜里面的手机,幸好它还有着百分之五十的电量。终于,我又能在黑暗里看到一缕微光了,即使这缕光太过幽暗,不过也足够给予我莫大的安慰了。在光的帮助下,我竟然也没能看见墙上的灯的开关和门上的把手。我想发一条消息给我正在上夜班的妈妈,告诉她,我正被困在卫生间里,急需她的救援。但手机上却显示,我的消息未发出,我的wifi已断开。我打开了4G网络,手机右上角的状态栏却始终没有流量的标识。我被断网了。我又看向手机界面的左上角,明知道没有信号,我还是给我的妈妈打了个电话。但终究是徒劳。我只能放弃想尽快出去的愿望了。”

米勒表示赞成地点了点头,泰勒继续说:“我开启了手机上的手电筒,把手机倒扣在洗漱台上,我自己则坐在了马桶上面,等待着妈妈下班回来。细小的灯光照向了屋顶,比起之前,现在这个小房间里,已经有一些光亮和温暖了。我在马桶上呆呆的坐着,坐了很长时间。这期间,我还会时不时地去推一下那扇门。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想像到,也许这扇门是需要念咒语才能被开启的。于是我心存侥幸地念了那句我所知道的唯一的咒语:芝麻开门。无用。我只得坐回马桶上面,看了眼时间,晚上十一点。然后我把脑袋枕在两只胳膊上,趴在洗漱台上面,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泰勒的身体颤抖得不是那么地明显了,她接着说道:“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被困在漆黑一片的密林之中,面前引燃着一处篝火。密林深处传来各种飞禽走兽的叫声和树枝抖动的声响。我蜷曲在篝火前,不时警惕着周遭的一切。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篝火里的柴薪即将被燃尽。最后,只剩漆黑一片,我害怕地叫出声来。这声尖叫却把我带回到了现实。我猛然醒来,这个密闭的空间内飘荡起我的回音。我的手机没了电。我又处于黑暗的魔爪之中了。不多时,我仿佛看到眼前有身影飘忽而过,还听到微弱的持续不断的呜咽的声音。来不及多想,我只能蹲下来躲到洗漱台下面的柜子里面。我用双手拽紧柜子的门,以防柜门打开,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躲在柜子里的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心房跳动的声音。不知是不是由于我的心跳声太大,我恍惚觉得那个呜咽声好像消失了,不过我还是不敢走出柜子。”

说完以上的话,泰勒紧张的情绪着实缓解了一些。她抬起头,看着米勒,说道:“直到外面的天亮了,隔着柜门的小小缝隙,我看到有一丝微光从门下方的缝隙里透了过来,我的心才平静了许多。不过我还是缺少走出去的勇气。这时候,“哒哒哒”的高跟鞋鞋跟声又拉紧了我的心弦,它正一步步地向我接近。听到那人在唤我的名字,我听出了是妈妈的声音。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我也打开了柜子的门。”

“警官叔叔,这就是整件事情的经过啦。至于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吧。”在泰勒陈述完之后,妈妈把她抱在了怀里。

米勒点了点头,之后的事情,他的确都一清二楚。泰勒的妈妈见女儿受了惊吓,觉得事出有因,就拨打了报警电话。米勒就赶忙过来调查情况。

听完了泰勒说的话,米勒决定去那个卫生间检查一下。他打开卫生间的门,环顾了一下四周,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表面现象。随后,他打开马桶盖,蹲了下来,对马桶进行了一番细致的检查,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洗漱台上放着的一部手机,因为电量不足而关了机。他又再次蹲了下来,打开洗漱台下面柜子的门,他闻到一股腐烂的味道。柜子里的角落横着一只老鼠的尸体。米勒用两根手指捏住它的尾巴,把它拎了出来。通过仔细地观察,他发觉,这只老鼠的尸体是残缺的。然而,它并非是因为腐烂而残缺;而是因为先被某种生物食去了内脏,变得残缺之后,才腐烂的。

米勒小心翼翼地走下了楼梯,他来到那对母子的面前,晃了晃手中的死老鼠,有些故作轻松地说道:“看吧,这就是你们要找的罪魁祸首啦。想必泰勒昨晚听到的呜咽声应该就是他发出来的了。至于什么卫生间的门打不开、灯打不开、手机没信号的细节,应该都是想象力丰富的泰勒自己臆想出来的吧。我刚刚已经检查了一遍,门的确是完好的,灯也是无损的,而门把手和开关的位置嘛,都原封未动。而泰勒的那个梦嘛,也许是真实的,不过也有可能是恐怖片看多了吧。现在我们可以结案了吗?”说完,他看向泰勒的妈妈,想征询她的意见。

泰勒的妈妈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啊,警官。没想到这竟然是我女儿的一场恶作剧,真是耽误你的时间了。”

“没事,没事。案情调查清楚了就好。那就再见了。”米勒有些着急,准备离开。

“嗯,再见,再见。”泰勒的妈妈连声说道。

而自从米勒提着老鼠走下楼梯直到他转身离去,泰勒一直都维持着疑问和不解的表情。整个过程中,这一表情从未发生过变化。

等泰勒的妈妈送米勒走出门外,米勒对她说道:“泰勒之前有得过幽闭恐惧症吗?”

“没有。”泰勒的妈妈回答。

“那你之后最好带她去找心理医师看一下吧。”米勒提建议道。

听到了米勒的建议,泰勒的妈妈困惑地点着头。

在米勒从泰勒家回到自己的家之后,他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的,时不时就对他那两个年纪尚小的孩子唠唠叨叨一番。以下就是他早晚各一遍的唠叨的内容。

“宝贝们,你们一定要谨记。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你们上完厕所的时候,一定要先出门,再熄灯。记住了嘛?”

“要不然以后就这样好了,我们卫生间的灯就保持常开着的状态好了。再不行的话,你们上厕所的时候,就不要关门好了,不过这样终归是不太好。要不这样,明天我把卫生间的实木门换成玻璃门好了。”

“这样的话,我估计你们两个就没事了。”米勒自我安慰地说道。

不过布莱克镇的情况,我可就不敢保证了。米勒在心里暗暗地想到。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名叫白菜的日本女孩独自待在家中。她刚刚用完卫生间,正准备先关灯,再走出卫生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