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 第三十四章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我有心结不可说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1-13 20:01

第34章 我有心结不可说


此时已近四更,但流云却因为刚才的话没了半点睡意。侧头看着自家小姐,眸子里分不出是惊讶还是惶恐。

倚红楼,小姐要邱盛死在倚红楼,那正好是大房外室聂月琼所在的地方,她是要趁大房夫人这几日必定派人前往打探虚实的机会,借大房之口第一时间将邱盛的死讯传给老夫人,毕竟对方正在卧床养病,侯爷一众旁人就算得知消息也会避而不谈,但大房伯母不会,因为上元那日孔明灯前后算计里,贺雪岚和柳清灵是明显参与其中的,大房既然有同邱氏合谋,必然第一时间告知对方变故。

老夫人邱氏之前虽是被迫“养病”不问世事,但本身也确实病痛不少,加上前两天为了大老爷贺传的事气得昏厥,如果再得知亲侄儿丧命,几番刺激下来,就算不死只怕也会瘫痪在床……

流云从来不喜对方,也暗地里诅咒紫蘅院办丧不少回,但那毕竟也是小姐的亲生祖母,这可是谋害长辈,她那么善良单纯的一个人,怎么会下这样决心,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小姐实在太过陌生,她忽然就哭了起来,闷闷两行清泪滑落嘴角,不知是心疼小姐一路所受的打压,还是不忍决绝从前那个温柔善良的少女。那时她虽然愚笨,虽然不如红笺照顾得周到,也会在贺南风忍气吞声有苦不说的时候感到难过,感到气闷,却依旧愿意全心全意替对方考量,因为那时的贺南风善良澄澈仿佛一块通透暖玉,谁都想要护在手心里。

贺南风察觉,回头不由一顿,蹙了蹙眉,看着流云道:“怎么了。”

“小姐,”流云越想,便越止不住掉泪,一开口说话,更是啜泣了起来,“流云是心疼小姐。”

“心疼什么?”

从前她那般受邱氏压迫,受几个姐姐讥诮排挤,也没见两个丫头哭过,如今她将一切掌控手中,流云反而这样难过,贺南风面色不解。

流云啜泣几声道:“流云不知道小姐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小姐再也不是从前的小姐了……”

贺南风一怔,神色便冷了下来。

难怪最近不仅红笺流云虽是依旧尽心尽力,却都不如往前亲近,总是恭敬里夹杂着些许疏离。大抵红笺还好,毕竟年长几岁,又思虑周全一些,所以虽然对她近来行事不解,却也能分辨其中利弊,所以不曾表露半分罅隙。

但流云心思简单得多,今夜这一场后,就忍不住说了出来。小姐已不是从前的小姐了,她心疼和关爱从前的三小姐,对如今心狠手辣步步为营的贺南风,一面惊愕于突如其来的改变,一面又只觉得又敬又怕。

而这,也是贺南风一直以来,都在暗暗担心,都无法搁置的一个心结。

她对前尘的自己,确实是全部厌弃的,那时贺南风一切自以为是的清高,一切愚蠢无知的善良,一切识人不明的执着,才造就了她前尘所有的悲剧。父兄的命运,凌释的死,贺家的破败,她都难辞其咎,也正是因为这些人,在重回人世的那一刻,她就决心要用尽一切力气,一切方法去弥补前尘的过错,去保护他们。

可是这样改变的贺南风,即便她已经竭尽全力地去隐藏了,还是会被人察觉,被这些她所深爱,所在意的人察觉。前尘的贺南风固然愚蠢可弃,却又偏偏因为她的温柔澄澈,她的执着善良,才得到这些人的真心关怀和疼爱。

那时她被邱氏关在柴房时,连府里看守的那个,五六十岁的老妈子,都依旧对她心生怜惜,悄悄额外给与吃食,夜间风寒,还会带了衣裳给她保暖,偶尔说几句宽慰的话语。

那时的文敬候三小姐,美丽温婉,饱读诗书,善良无害,仿佛便是人性善恶的评判工具,柳清灵、宋轩、大房伯母堂姐等等一众,只是利用她的善良愚蠢,而心思干净的人,都会对她生出呵护与怜惜。无奈她走错执迷不悟的末路,辜负了后者的关心疼爱,跳进了前者的算计陷阱。

而今,她满怀着愤怒与伤情,将前尘的贺南风统统厌弃,她要做该做之事,护想护之人,却又总是忍不住隐约忧心,若那些在意的人反而因她今时改变而生戒备疏离,她的父兄若不再疼爱,她的阿释若不再倾心相付,她该怎么办?

她承受不起,所以在元夕夜的画舫上,才会因为凌释一句淡淡话语,就忽然变了脸色,与他莫名置气。她不是气他,也不是气自己,只是对这个前后为难举步维艰的结,深深感到担忧、无奈和无力,所以才那样敏感。

可今夜,流云又再次将她不敢触碰的心结,活生生摆在眼前。让她不得不面对今生所得之外,即将迎来的失去,而这些,对于她却又是最最重要的东西,她无法接受,无法安然处之,怜想怨恨都不知应该对谁,怪自己前尘今时?还是怪所在意的他们不够包容和理解?

贺南风闭目,沉吟良久,半晌,方缓缓睁眼看向对方,一字一句道:“你觉得我变了,那我便问你,我对你和红笺,可有改变。”

流云一面揩泪,一面摇头:“小姐对奴婢们,一直都很好,只是……”

“只是什么。”

“奴婢只是觉得,小姐很多东西都变了……”

从前的贺南风绝不会明知二哥贺玄文将要受伤而不阻止,也绝不会在父兄背后这样多的谋事,更不会对祖母邱氏如此心狠冷情的算计。

她诺诺啜泣,似要继续说什么,被贺南风打断道:

“很多变了,对你可有改变。”

流云一怔,又木然摇了摇头:“没,没有。”

“既然对你未变,”贺南风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对方道,“你在害怕心疼什么。”

流云顿了顿,似被对方的气势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奴婢,奴婢……”

贺南风静静看着对方,片刻,似有些无奈,眸色温和了些,语气也放低道:“流云,我知道你和红笺都对是真心为我好,我必然也会真心相报。如果你们认为我的改变叫你们觉得陌生,觉得没有办法接受,便想一想,是从前的我过得好,还是如今的我过得好,你们希望我过得好,对不对。”

流云点了点头。

贺南风便温和一笑,继续道:“我如何变化,对旁人如何,于我们的情意丝毫无干。你和红笺依旧是我想要一直相伴左右的人,而我也需要你们的照顾和帮助。”她抬手替对方别起耳畔散发,“如果你们都因为我这一点变化而疏远,那我该去相信谁,依靠谁。”

流云闻言,不禁心头一软,目光热切地叫了声“小姐”,道:“小姐可以依靠流云,相信流云,奴婢绝对不会疏远小姐的!”

贺南风温柔点头,“那以后,就不要胡思乱想了,知道么。”

“嗯。”

“早点去休息吧。”

流云露出笑容:“小姐你也是,早些休息。”

贺南风一笑,答应下来。目送对方离开房间后,方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陷入岑寂。

流云红笺她能靠这些说辞安抚和挽回,哪怕父亲和兄长她也以如法炮制,因为对方都早对自己有了无尽疼爱和情分,只要为她好,他们能够接受这样的改变,或许以后也会慢慢发觉,这样的贺南风才是最好的。

但凌释不一样,他对她的情意的还未开始,她便以跟前尘截然不同的面貌出现,他有很大很大的可能,反而因此对她不再喜欢,不再情深,不再眷念,那她该怎么办?

就像今时的韩澈,面对今时的贺南风时,也全然不似前尘那般静默无声,又体贴知心的陪伴,前尘那个温柔医者对柔弱病人安静却深切的关心、呵护和包容,在今时的韩澈与贺南风之间,毫无半分存留。但她能接受,因为她只希望对方好,只希望把前尘恩情报答,他不心生眷恋,她不必亏欠,反而更加轻松。

可凌释,是她深爱的人,她立志要保护他,要嫁给他的,若他将自己拒之门外,她无法承受,无论如何都无法承受。

贺南风闭眼凝眉,深深吐了口气,又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穴,许久,才缓缓放下。

多思无益,别无他法。她只能一面向凌释靠近,一面又不得不小心压制自己的心思情绪,只能在靠近他时逐步试探,才知晓自己每一步是过轻还是太重,她既然不会放任自流,便只能迎难而上,哪怕今生将前尘的身份调换过来,让她为了凌释苦苦痴恋一世,她也甘之如饴。

这样想完,心头便疏朗了些,又坐回榻上照着灯光将《淮南子》读完,待预备收书睡觉时,已经不知不觉天明。

贺南风动了动手臂和脖颈,回身走到床边,又看了看一旁挂着父亲给的玉坠儿团扇,露出淡淡笑容。

“计福勿及,虑祸过之,同日披霜,蔽者不伤。”

大燕诸人都不知在这励精图治的景帝晚年几个岁月,会迎来怎样怪诞的雨雪风霜变换,又会为之后局势,埋下怎样可怕的祸根。

但她知道,所以她能早早为自己和所珍爱之人筹谋遮蔽,这是上天给予眷顾和机会,她必定会让贺家、让凌释和所有在意的人,都于洪流激荡中安然无恙,甚至,她要越来越好。

那么周边隐患该先除去的,无论是非其他,只要她在意的人。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