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20章 走偏锋

作者:觅朝云
2021-01-14 11:00

第20章 走偏锋

秋意渐浓,梁帝在宫中设宴群臣,共度中秋,却不想一场瓢泼大雨自末时起便倾泻而下,三两个时辰后仍没有要消停的迹象。京城大小街道上积满没过脚踝的雨水,马车行人来来往往都极不方便。

无奈之下,宫里传出消息,晚宴推迟到明日。

这样大且毫无征兆的雨,上一次落在京城还是七年前。宋嘉禾记得,白家受刑的那一日,父亲将她和母亲锁在房中,当晚风雨声伴随着母亲凄厉的哭喊,格外清晰可怖。

第二天天没亮,母亲就让下人打开门,光脚跑去了菜市口,宋嘉禾偷偷跟在她身后,却连一点痕迹都没看到。

大雨冲刷了血迹,也冲刷掉了罪恶,如今,它依然要站在梁帝那边吗?

此刻,宋嘉禾静默地立在窗前,不时有冰冷的雨珠溅起,争先恐后地往她脸上扑,但她却像毫无感觉般一动不动。内心卷积的烦闷让她放在窗栏上的手格外用力,只恨不能捏碎这碍事却又无辜的木头。

敲门声响起,宋嘉禾收回思绪,却见甄姬拎着个沉重的盒子,笑道:“中秋夜大雨搅兴,不如我们自己找点乐子,对月共推牌九如何?”

说着,她踏入房间,身后一把雨伞掀开雨帘,露出梁淮安的脸。看来他们今夜,是早商量好了要来打搅自己了。

宋嘉禾叹口气,与裴原一起将轮椅推了进来:“今夜哪来的月亮?”

“心中有月,何处都有月。”梁淮安递给她一盒点心,“齐芳斋的月饼,豆沙五仁蛋黄冰皮的各买了三个,你紧着喜欢的挑。”

接过月饼的时候宋嘉禾神色有些复杂,她是最喜欢齐芳斋的点心没错,可自从母亲去世后,她一次都没再光临过那家铺子,梁淮安又是从哪打听到的?还是说,这又是巧合?

谎言就是有这样的威力,当发现对方欺骗自己时,后来思考每一件事情,都会忍不住带上猜疑。

宋嘉禾对裴原道:“辛苦你今日冒着大雨去排队了。”

裴原嘿嘿一笑:“不辛苦,也幸亏今儿大雨,不然至少要排上小半个时辰。”

梁淮安面色有些古怪,明明月饼是他送的,怎么宋嘉禾光谢裴原不谢自己呢?

那边儿说话间,甄姬已经和兰儿收拾好了桌子,将麻将牌规整地码成四条,吆喝着他们快点加入。

在场五位,数兰儿和裴原最穷,于是他们便一轮换一人,陪三位主子打牌。梁淮安是宋嘉禾的上家,短短七把,他已经给她放了五次炮了。

裴原啧了一声:“王爷,再这样我可不跟您玩儿了啊。”

梁淮安刚吃了他的牌,道:“不玩就不玩,又不是没人替你。”

裴原:“……”

看着他吃瘪的样子,兰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宋嘉禾抬眸,发现对面甄姬的脸上也有淡淡笑意。那夜过后,梁淮安给她说明白了,甄姬是他养在府上的医师,二人之间半点男女关系都没有,但她还是笃定,甄姬是喜欢梁淮安的。

只是,她对他的喜欢竟已经深到可以毫无芥蒂地跟自己做姐妹的程度了吗?又或许,她也同梁淮安一样,擅长伪装呢?

这晚,五人一直闹到深夜才散去,梁淮安很自然地留宿在了清风苑。他总觉得宋嘉禾这些日子情绪有些不对,可每每对视,他又很难从那双澄澈的眼中发现些什么。

梁淮安想,大概是两人已成婚三月,报仇一事却没有太大的进展,宋嘉禾心里着急,却又不好明说。看来,有些安排得加快速度了。

他心里揣着谋略沉沉睡去,没有注意到一双柔软的手,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主动攀上了自己。

黑夜中,宋嘉禾听着逐渐湮灭的风雨声,望着梁淮安模糊的侧脸,在心中默默道:“王爷,咱们的夫妻情分,就到此为止吧。”

第二日,宋嘉禾打扮地格外漂亮。梁淮安以为他把小女孩儿脾气养回来了些,心里高兴,抬手抚上她柔软的小脸。

宋嘉禾下意识一躲,躲完自己都觉得不妥,又咬着唇往前靠了靠。梁淮安的手还没放下,这次却只落到了她头顶的珠翠,满意地想,自己挑的发钗果然很衬她。

出乎意料地,宋嘉禾往他手心里蹭了蹭,像只撒娇的猫儿。他赶紧收回手,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走吧。”

梁帝之所以会因大雨取消晚宴,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安排了一场盛大的烟火会,需得在晴朗的晚上才能展现出摄人魂魄的美来。

绝美的舞娘退下后,众人在内侍官的引导下来到了看台。梁淮安坐着轮椅不方便,故而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虽然没有占据到看烟花最好的位置,但在后头也能清清静静地同宋嘉禾欣赏绚烂的烟花。人在看到惊艳之景时,会不自觉生出激动感,既满足又不满足。

于是,在漫天火树银花之下,在梁淮安砰砰的心跳声中,宋嘉禾缓缓躬下身子,在他嘴角处带着细微胡茬的地方落下一个吻。

这个吻轻柔似羽毛,对于梁淮安来说却如同惊雷贯耳,心底的雀跃一直持续着,只要众人回到宴席后,宋嘉禾离席了很久还没有回来。

梁淮安不安地朝四周望了望,发现同样不在席上的还有郑何。放才去看烟花之时,郑何看宋嘉禾眼光就很耐人寻味了。

不过他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吧?

梁淮安饮下杯烈酒,伺候在侧小太监就趁着添酒的功夫往他手心塞了张小纸条。

梁淮安看完后心里一抖。

完了,出事了。

“陛下?”宋嘉禾后背抵着石雕,桎梏着她的男人醉眼迷离,死猪一样沉,嘴里不住呢喃:“美人儿,让朕香一个。”

他说着便要去解她衣袍,全然没注意到环在他身后的美人的手里,有一个闪着寒光的东西。

用力插进去,白家的血仇就能报一半。

虽然双手忍不住颤抖,但宋嘉禾还是举起了匕首,却没想到突然闪出一个身影捏住了她的手腕,匕首很快脱落在地。

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前的梁帝已倒在那人怀中,显然是被敲晕了过去。宋嘉禾遍身冷汗,咽了下口水打量着眼前苍老却并不浑浊的脸——大内总管蔡公公。

夜风吹散乌云,地上的匕首反射着月光,将梁淮安那张本就锋利的脸衬得更加不近人情。

“宋嘉禾,你好大的胆子。”

宋嘉禾微怔,原来蔡公公是梁淮安的人,原来梁淮安真的生起气来这么可怕。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