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21章 再表白

作者:觅朝云
2021-01-14 11:01

第21章 再表白

“三年之期未到,这么快就反悔了?”梁淮安字字不带温度,“宋嘉禾,你哪里来那么大的胆子?”

眼前人刚让他逼着洗了小半个时辰的澡,又被他捏着手腕狠狠扔上了床,此刻手臂和眼尾的红痕一处赛一处醒目,看着着实可怜。

梁淮安本以为,宋嘉禾在漫天烟火下给他的那个吻代表着接受和爱慕,却没想到那只是离别前最后的温柔。他一颗心从云端跌落深渊,从温房坠入冰窟,巨大的落差燃起片燎原野火,将他双眼烧得通红:“今夜动手,你是想让整个宁王府都担上弑君的罪名吗?”

“不,不是的……”宋嘉禾欲言又止,到底是没说出她的具体计划,只是道,“我会把你,还有宁王府,都摘得干干净净。”

听了这话,梁淮安都快气笑了,他兀自分析着:“摘干净?你想怎么摘?是伪造一纸休书,还是说,你要死在我手里?”

宋嘉禾眼神微动,垂下眸子不去看他,这细微的动作被梁淮安尽收眼底,他气急了,不自觉拔高声音:“被我说对了?你真那么想去死?宋嘉禾,谁给你的胆子去死?你与我有约,嫁我为妻,怎么能、怎么敢说死就去死?!”

他捏紧了双拳,控制不住地颤抖着:“活着不好吗?乖乖待在我身边,等我替你报仇不好吗?”

吼到后边儿,梁淮安嗓子都有些嘶哑了,宋嘉禾听着他略带哽咽的语调,不知怎的有些心焦,闷在心里边儿的话脱口而出:“白家满门忠义,我外公和舅舅需要的不仅仅是让害死他们的人偿命,他们更需要清白和真相!”

梁淮安道:“这些,本王都可以给他们,本王甚至还能为他们修建祠堂宗庙,让他们受万民敬仰。”

“是吗?”宋嘉禾坐了起来与他对视,“可是那天晚上我全都看见了,你杀死了,目前唯一能证明他们清白的人。”

梁淮安微愣:“你就是因为这个,才剑走偏锋去刺杀梁帝的?”

一股委屈涌上心头,宋嘉禾鼻头微酸:“你说的,有些事情我没有知道的必要。反正对你来说,只要能得到皇位,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对吗?不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揭发梁帝和郑轮恶行的人,你怎么舍得杀了他?除非,他死了,才对你更有利。”

“你说的没错,他死了,才对我更有利。”梁淮安嘴角勾起一个残忍的弧度:“唯有他死了,我的王妃才永远不会知道那些龌龊的事情。”

宋嘉禾抬眸,眼中满是疑惑,在触及到梁淮安眼神的时候,被那里面的悲伤刺痛了一下,像是冬天指尖倒刺牵扯一般的疼。

“有些事情,我本来打算瞒你一辈子。但现在看来,如果不把误会解释清楚,天知道你下次还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

他深深看了宋嘉禾一眼:“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很沉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其实,白家被陷害一事,你父亲……”

“我父亲也有参与。”宋嘉禾语气平静,像是在说着件别人的事情一般,“这件事,我很早就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时候?”

“人人都说,宋琼怡的性子与我小时候很相像。我那时喜欢炫耀,她也是。有一次,她向我炫耀父亲送了她些庄子做生辰礼,但从前母亲理账从不避着我,所以我知道宋府并没有那些家产。那个时候白家出事不过两年,丞相府很低调,根本不可能购置新地产。”

“我以为她在撒谎,想要戳穿她,便去找管家要来账本。我发现,那些庄子是两年前,也就是白家出事后,无缘无故被划到丞相府名下的。我心中存疑,便托人去查,结果最后郑何告诉我,那些庄子,原是郑家的产业……”

话未说完,宋嘉禾便被一股大力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梁淮安紧紧拥着她:“别说了,本王一点都不想知道了。”

这时候,宋嘉禾的脸颊上,才终于划下两道泪琏来。

“王爷,你是为了瞒我这些,才杀掉来之不易的证人的吗?”宋嘉禾心头大撼,抬手缓缓回抱住了梁淮安,“对不起,是我冲动了,我刚才还那样说你,实在是……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她现在打心眼里觉得,那匹披着羊皮的狼才不是梁淮安,而是自己这只白眼狼。王爷对她好到这个份上,她有什么能够回报的呢?

感受到怀中人的愧疚和羞赧,梁淮安摸了摸她光滑的发丝:“你没有不懂事,也不需要懂事。本王早说过,周显能给你的,本王只多不少,只是,你一直不相信罢了。”

“嘉禾,本王之前说喜欢你,是真的。”

闻言,宋嘉禾又惊又疑,王爷竟然喜欢自己?可是,为什么呢?

小时候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不喜欢自己,如今,她却搞不懂为什么有人会喜欢自己。

父亲喜欢母亲,可她去世不过半年,他便扶正了外室,还接回了个跟她差不多大小的妹妹;周显曾满脸笃定地说长大就娶自己,可他甚至等不及给出确定的答复就要去看宋琼怡;父亲多次夸她是掌上明珠,可当她成了结巴后,这颗明珠就变成了别人。

她有什么值得梁淮安喜欢的?梁淮安的喜欢又会给她带来哪种伤害?

迷茫、恐惧和不安几乎要从眼中溢出,以至于宋嘉禾直接咕哝了出来:“为什么?”

“什么?”

“为什么喜欢我?”盛满太多情绪的眼睛亮晶晶的,宋嘉禾丝毫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到底有多迷人,“是因为小时候那件事吗?”

这个问题,梁淮安也想过很多次。当年梁帝用铁锤敲打他膝盖时,他还处于自暴自弃的状态,甚至想着,要是就这样真正变成一个废人就好了。

断了所有希望,便不会再绝望。

那个时候,那种情势,他根本想不到有谁会来救他,可天上却真的掉下来一个小女孩,哭唧唧地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可不就是要携手相伴一生的?

在宋嘉禾不算太惊讶的目光里,他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床边坐下:“那只是个契机。没有为什么,就是忍不住喜欢了。看见你笑我会心情好,看见宋府怠慢你我会生气,不派人跟着你我就不放心。”

教养嬷嬷从未教过她如何应对夫君的告白,宋嘉禾手足无措,低着头不敢看他,耳垂和脚尖却烧的通红。

几声闷雷响起,紧接着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梁淮安拿被子给人裹严实了,看着她拧巴的样子叹口气:“你现在知道本王的心意了,如果相信我的话,就再也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了,好吗?”

宋嘉禾回过神,在对方余惊未消的语气中点了点头。

“至于梁帝那边,本来我也快动手了,只不过看在他最近做了件好事的份上才让他多活几天罢了。”

宋嘉禾皱眉:“他还能做好事?”

梁淮安脸不红心不跳:“不是给我们赐婚了?”

眼前人脸一热,再次低下头,却没忍住打了个哈欠。今晚对她来说发生了太多事,梁淮安替她放好窗帘,吹了灯就要离开。

“王爷。”

梁淮安坐在轮椅上转头,平静如水的黑眸霎时掀起滔天巨浪。宋嘉禾身上那件单薄的中衣随着少女的动作轻轻落在地上,温柔的月光将胴体勾勒得格外美好,她献祭般唤了他一声,带着些颤抖。

梁淮安的心颤得更厉害,他快速划过去,再次撑着扶手站起来,将人揽入怀中,压着嗓子问:“你做什么?”

怀里人受不了肌肤和布料的摩擦,簌簌发抖,却又因感受到对方有力的心跳而莫名心安了一些。她想起嬷嬷教过的东西,埋在人胸口闷闷道:“王爷不是喜欢我么?”

月光不算明亮,梁淮安看不见她通红的脸,却隔着衣料感受到了温热。有那么一瞬,他几乎要控制不住心中的猛兽。

但最后他只是亲吻了心上人的眼:“真把自己当谢礼了?嘉禾,你喜欢我吗?”

“我……我不知道。”

不是不知道喜不喜欢他,而是不懂喜欢是什么感觉。

梁淮安将人打横抱起,一瞬间的悬空让她紧张异常地抓住了他的衣袖,可对方却只是将她抱回了床上。

“松手。”从刚才开始,他说话就很费劲了,这两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吐出来的。

宋嘉禾连忙收回了手,主动送上门却被拒绝,她有些羞恼,转过身对着墙。

身后传来一声叹息:“宋嘉禾,我等你主动爬我的床。”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