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谁不想知道更多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秘密,谁不想知道更多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云间客
2021-01-14 19:00

小心,有眼睛!


江小米最近老觉得有人偷窥自己,工作时,吃饭时,甚至走路时。但很多次下意识回头看身后并没有异常,只好在心里劝着自己说:“最近压力太大,才会疑神疑鬼。”
虽然坚持自己是神经衰弱,可是莫名其妙,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日复一日越加强烈。
“小米?小米?”总经理助手范明明连叫两声。
“啊?哦,明明姐,不好意思,会议记录早就整理好了,我这就给你发过去。”江小米晃晃脑子,暗说:“怎么可就这时候分心了呢!”遂在电脑上翻找文件夹。
“不用了,唐雨已经把会议记录交过了。我是问你关于公司周年庆的策划,你已经拖了一星期了。”范明明翻白眼,这种公司小白,现在拿工资的场子比发工资的大,活都不干还想升职加薪。
“啊!哦,我已经做好啦,现在就给你发过去。”江小米继续操作鼠标。
“貌似也不用了,人家唐雨已经发过来了。”范明明手机振铃,表示收到新邮件。
“额?”江小米目瞪口呆。
“回头请唐雨吃个饭好好感谢一下吧。”范明明抱着一沓资料回助理办公室,高跟鞋在地上发出笃笃声。
江小米看向唐雨坐的位置。正巧,唐雨从电脑中探出头,对她欣然一笑。
江小米大学毕业两年半,几次跳槽来到这家韩国外企上班,目前处于三个月实习期的第三个月,这对于她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毕竟这年头上司好说话,内部环境优,每周双休假的工作,实在是太难找了,更何况薪资丰厚,发展潜力大,足够让她使出吃奶的劲留下来。
虽然说江小米只是个普通一本毕业的,但两年工作经验加上精通英语韩语,在这个外企文化浓郁的环境里如鱼得水,但公司最后只留下一个正式员工,眼下还留着的,有三个人。
唐雨就是其中一个,另一个仪倩太内向,做事小心严谨但效率不高,况且领导评价比较中肯,不足为惧。
江小米暗自下决心。

傍晚五点下班,窗外天色尚早。江小米喝一口刚泡好的卡布奇诺,打算奋战到天亮。
放下卡奇杯,江小米双手飞速在键盘上跳跃,眼睛紧盯电脑屏幕,偷窥的感觉挥之不去,这使她精神焦虑。终于,再也忍受不了了。
“啊!谁啊!有病吧!”
江小米把手头的文件扔到半空。突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转身,是唐雨。
只见唐雨推一把鼻梁上的眼镜。“你是不是……也感觉有人在监视你?”
江小米双手环抱臂间。“是么?”一副质问的眼神盯着唐雨。
“你是不是跟我一样神经衰弱,无论在干什么,都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唐雨说话怯生生的,显然她也受到很大困扰。
“你想说明什么。压力大,是自己的调节能力不行。”江小米弯下腰收拾资料。
唐雨走上前想要帮忙,被江小米制止。忙退两步站在一边,说着:“不是哦,我刚才看到,你的身后有一只眼睛。”
“呵!笑话,一个人身后怎么可能长眼睛!但是人为的就有可能了。”江小米收拾完资料,一边分类整理一边说。
“快得了吧,我想逼你走还用得着跟踪你。还不如色诱上位来的快。”唐雨叹气摇头,“我只是觉得你是聪明人,想要你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
“什么意思?”江小米疑惑。
“我查到那个眼睛在哪里了。”唐雨微微一笑。
行走在路灯下,昏黄的灯光将影子拉扯老长。江小米觉得自己差不多是疯了,竟然真的会听一个竞争对手的话,乖乖跟她来查什么眼睛。
提拉包带,也稍微提拉惴惴不安的心。在唐雨的带领下,差不多走了两个小时的路,坐地铁,倒公交,居然还要步行半个小时,才摸到这个犄角旮旯。
江小米跟在唐雨身后,或有或无,她看到什么东西依附在唐雨的包里,扭动翻滚,似一个活物。
江小米瞪大眼睛。
那活物缓缓爬出包,竟然是一颗大眼睛,黑色的瞳仁凝视江小米。
“啊!”
眼睛缩回包里。
“怎么了?”唐雨扭头,“你,也看到眼睛了么?”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江小米尚处于震惊之中,不能自已。
“没什么,我今天下午看见有眼睛从你后衣领里爬出来。”
唐雨话音刚落,江小米尖叫着把包扔到地上,疯狂在衣服里找寻。
唐雨拾起包。“没用的,找是找不到的,只有找到卖眼睛的人,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真的有人监视我,是谁在监视我,谁啊!”江小米栗色屁剪短发乱成一团,衣衫凌乱。
“很多啊,比如一直想赶你离开公司的我,想猥亵你的财务总监张涛,甚至小偷,门卫,广告商,你爸妈都想。很多个理由,很多个借口,谁不是活在别人的监视下。”唐雨把包扔给江小米,从自己包里拿出刚才现出原形的眼睛,“这是我妈给我买的,看着我是不是安全。还有,这是我哥给我买的,看我有没有胡闹,好好工作。”唐雨淡然又掏出一只来。
“啊!”江小米表示自己难以接受。
“行啦,你不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在监视你么,我们到了。”唐雨身后是一扇普通的黄漆木门。
“这里不可能是卖眼睛的地方吧。”江小米强迫自己面对现实,而且监视这件事确实忍无可忍。
“当然不是,卖眼睛的人怎么可能把客户资料给你。听我哥说这位小哥会黑技术。”唐雨敲门。
门开,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
“请问是周先生么?”唐雨面带微笑,推一把黑框眼镜。
“嗯,唐雨小姐是吧,进来坐吧。”周把门打开,邀请两位女士。
江小米回想起那只眼睛,毛骨悚然。倘若有人时时刻刻监视她,就算是家人也会有些抗拒。诚然,她并没有什么秘密。
“周先生,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要查清楚,有人在我们二人身上安了眼睛,麻烦您找到眼睛并查出那个人是谁。”唐雨进屋,坐在沙发上,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周。又说道:“当然,报酬也是丰厚的。”
周接过信封,摸摸厚度。“这很简单,请问还有别的要求么?比如反监视。我们现有一系列业务套餐,你们可以看看。”
“我的天,反监视,还业务套餐?”江小米一直在打量面前的这个人,一米七五干瘦干瘦的小伙子,长相干净,脸色苍白,普通白T恤,蓝色牛仔裤,除了偏厚重的玳瑁眼镜,和一般高中生没什么区别。
“当然,这是业务单。”周从茶几上拿起价目表,递给她们,“小本经营,价格从优。你们先看吧,我去查查眼睛的出处,根据描述,这种安全性极低的眼睛,一个小时就能有结果。”

江小米饶有兴趣看向价目表,眼睛安装范围有指定人群的,有单独个人的,还有体检。
“体检是什么意思?”江小米问。
唐雨答:“就是检查一下有多少个人在你身上安了眼睛。”
“多少个人?能有多少个人?”江小米恍然如梦,“秘密究竟有多好,怎么这么多人想知道。”
“也不一定都是窥探。那种群众眼睛,大部分商人都会安装,了解顾客喜好和习惯。一般业务公司也有,掌握客户的基本信息,喏,眼睛所得到的个人信息,也是可以整理倒卖的,市价五毛钱每人。”周指尖在电脑飞速跳跃,“我推荐你价目单右上角的反侦查眼睛,这样谁在看你,不用体检,就可以知道,同时感到不喜欢也可以屏蔽掉。”
“那这个共享眼睛是什么?”江小米问。
“有些人喜欢将自己暴露在公众视角下呗。”唐雨狡黠笑着,“总有些人有特殊爱好。”
“这怎么到处都是眼睛!”江小米想到无论干什么总有一大堆人盯着你,甚至连厕纸的牌子他们都想看到。
“好了,我查到了。”打印机吐出黑乎乎的纸。
江小米一眼就看到仪倩的照片。“怎么可能是她?”
“是谁都有可能。”唐雨拿起细看。
江小米凑上脑袋。
“现在查到人了,姐,你给的钱有点多,要不然我给你个优惠,顺便把偷窥你的人身份曝光吧。”周对唐雨说。
“哈哈,嗯,行。”唐雨不假思索。
江小米看着两人谈笑风生。“谁又不想知道些秘密呢。”
交谈完毕,在搞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唐雨二人启程告别。
“不方便给名片,想要更多了解,可以随时来找我。”周从电脑后探出头,对江小米说。
江小米怔怔看着他,被唐雨拉走。
深夜,江小米坐在书桌前,轻咬笔头。
第二天一早,刚来公司就听人在小声议论,江小米看到仪倩的位置已经空了。
“小米,总监让你去一趟办公室。”范明明提着给经理买的咖啡,路过江小米,轻声提及:“估计是谁能留下来,你有希望哦!”
“额,我马上去!”江小米抱起资料,心花怒放。
办公室里。“总监,这是我整理的关于咱们分公司这个月的财务报表。”
“嗯,小米,你把门一关,过来坐下。”总监正在把玩一只帕克钢笔,流线型的笔身设计以及厚重的笔杆,握在手里别有种高级感。
“总监找我是有什么事么?”江小米很期待。
“仪倩离职了,你知道么?”张涛说。
江小米装作惊讶。“我见她今早没来,以为只是请假。”
“没事,只是想告诉你,我对你的期望可是很高啊。”张涛离开真皮旋转椅,拍拍江小米的肩。
隔着衣物感受到老流氓油腻腻冰冷冷的手掌,江小米身子发怵,想到昨晚唐雨讲过,这变态对她图谋不轨,泛起一阵寒恶。“承蒙总监厚爱,我会努力的。”
张涛阴阳怪气笑两声,把电脑转个头,显示器对着江小米的脸。“你看看吧。”
视频里是关于江小米威胁仪倩的镜头,画面最后竟然还有一群打手。
“总监,这不是我,不会是我干的。”江小米慌忙站起极力否认。“我昨晚下班后跟唐雨在一起,直到深夜才回家,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绝不是我干的。”
“唐雨?”张涛柳叶眼眯得狭长。
“嗯嗯。”江小米收敛神情,这里是职场,不能太多失态。
张涛凑近江小米耳朵。“可是,这视频是唐雨告发你的啊。”
江小米怔怔然不知其所言,嘴唇略张,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小米啊,我可是一直很看好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张涛手脚不安分,指尖划过小米的臀部,腰间,胸侧。
江小米意识到,威胁同事,这要是记在档案里,她可就全完了。强忍心中不适,“那总监的意思是……”
张涛见她放弃抵抗,行为更加大胆,将手从职业裙下端深入,又缓缓拿出。
“总监!”江小米挣扎开,“还望总监珍重!”
“呵呵,珍重,你们不是为了上位啥都肯做么?”张涛笑着,嘲讽江小米装清高。
“这根本就是你们的计谋。跟踪我的人根本就是总监,对么。唐雨知道你的秘密之后,便威胁你跟她合演这场戏,然后你们各取所需。”江小米站在办公桌一边和张涛对立。
张涛一股子邪笑。“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现在证据就在面前。不过我倒是可以删掉视频,让唐雨那个贱人滚蛋,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你想多了吧!”江小米的手机里传来一阵旖旎的声音。女主角唐雨攀龙附凤好不快活,男主角打了马赛克,但是身形……
“啊!”办公室外面传来尖叫,很是轰动。
“你!”张涛目瞪绝眦。
“总监,你的意思是……”江小米眼神凌厉。

后记
“小米!”范明明抱着一沓资料走过。
“嗯,明明姐,我已经把周年庆要准备的物资都报备了。”江小米从电脑里探出头。
“没事,喏,给你买的咖啡。”范明明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能留下来。”高跟鞋笃笃远走。
江小米笑笑,手机铃响。
“姐,事情办的怎么样?”周声音懒懒的。
“嗯,钱打你账上。”江小米喝一口咖啡。
“好嘞,对了,姐,你怎么知道那女人包里另一个眼睛里面有东西。那天唐雨找我就是为了删掉里面的内容。”周随口一问,并不怎么好奇。
“因为,秘密嘛,谁都想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