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例假,让我撞破了老公和他堂姐的龌龊事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一次例假,让我撞破了老公和他堂姐的龌龊事

作者:卿本佳人
2021-01-15 10:00


当老公向明海将他堂姐小菊带进家门时,我不禁傻眼了……

不是说好请他堂姐来做保姆的吗?怎么还带了个儿子,还是个三岁多点的孩子!

我女儿心心才一岁三个月,路都走不稳,正是需要专人照顾的时候,她居然还带上个差不多大小的孩子一起,到时候心心怎会得到细致的照顾呢?

我抱着心心将房门一关,气鼓鼓地质问向明海,“向明海,你给我说清楚,你堂姐是怎么回事?她是来我们家工作的,怎么还带个孩子?她这样怎能全心全意照顾心心?你之前为什么没跟我说?”

向明海有些心虚地蹭过来抱女儿,“心心来,爸爸抱。”

我身子一转,无视他的讨好,“我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向明海见我真生气了,这才讪讪地开口解释:

“小菊也是个可怜人,离了婚还一个人带个儿子,她娘家人不愿帮她带孩子,也不愿让她回家住,为了养活自己娘俩,只能一边带孩子一边做点零工,赚的钱勉强能糊口,生活很是艰难……我这不是看她可怜,才答应她带着孩子来嘛。”

原来如此!

我这人向来心软,见不得身边有心酸苦楚的可怜人,一旦有所接触,定会伸手帮一把。

“那你干嘛不事先跟我商量,非得要先斩后奏,你要提前跟我说,我能不答应嘛!”我酸着鼻子责怪明海,但这次是怪他不跟我说小菊的心酸处境。

听到小菊的心酸遭遇,我就下定决心让她留下了。

大不了下班回家的时候,我多费些时间照顾心心,这样既可以不耽误她做家务,也可以腾出点时间给她照顾她儿子。

“老婆,你简直是仙女下凡,既漂亮善良又能干,我是上辈子积了多大的德才能遇见你,我发誓,一定会爱好好你一辈子!”明海一把抱住我和心心,彩虹屁一溜一溜,直夸得我内心舒坦不已。

我叫唐玫,娘家是开饭店的,大学读的是室内设计专业,在设计院上班一年后,爸妈不忍心看我又是跑工地,又是熬夜通宵作图,工资还只能勉强够我自己开销,索性就劝我辞去设计师的工作,让我到店里负责管理的工作。

我和向明海的相识,源于饭店内发生的一场纷争。

那天是国庆节,正值午饭时间,客流量足足比平时多了一半的人,饭店内一时间人满为患。

厨师们在厨房忙得人仰马翻,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才够用,服务员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半刻不敢停歇。

即便是这样,也还是有不少顾客生气地不停催促着。

其中有一个一身房地产中介装扮的小伙子,生气地拍打着桌子将服务员喊了去。

“你们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别炒了,我们不吃了,就这速度还敢开饭店,趁早倒闭吧!”

说着,小伙子招呼他那一大桌子同事起来,“走,咱们换别家吃,以后都不要来这鬼地方了,吃个饭都要排上半天队,真是没谁了!”

服务员小妹一听他们要走便急了,这桌客人点了一桌子的菜,其中有两道现宰现杀的生猛海鲜已经处理好了,这时候是不能退单的!

“不好意思先生,马上就炒您的菜了,请再耐心等几分就可以了。”

“马上?就是还没炒呗!没炒在这费个啥劲,咱们走!”小伙子怒瞪了服务员一眼,一副没得商量的架势,拉开身后的凳子就要离开。

看到这种情形,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据我了解,这桌子客人点餐的时间没超过十五分钟,而点菜的时候,由于情况特殊,服务员已经提前跟他们打过招呼,说是三十分钟内一定会给他们上菜,他们当时也同意了的。

而现在他们却不认账了!

委婉说出不能退单之后,小伙子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嗖”一声浑身炸了毛:“我还就退了,你能怎么着!有本事叫人来打我呀!”

“先生您言重了,还请您多担待……”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他们当中有个男子站出来拍了拍那小伙子,劝解道,“既然不能退,咱们就多等几分钟,去哪吃都是吃,别因为这个影响了心情,这样,这顿生日宴我请了,权当兄弟我的一点心意了!”

这场风波就这样被那名男子的慷慨之举给化解了。

而这名男子,就是我现在的老公,向明海。

刚开始,父母极力反对我们的恋情,因为向明海是一名房产中介业务员,除了长相过得去,收入低,学历低,老家还是在大山深处的农村,在我父母眼里简直就是“一无是处”,门不当户不对,跟我们家完全没法匹配。

后来,经过我坚持不懈的努力游说,加上向明海为人勤快肯干,慢慢的,父母放下了芥蒂,接受了我们的感情。

半年后,我们如愿以偿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并且很快就有了女儿心心。

怀孕后,我爸妈让向明海到店里接替我的管理工作,让我在家里安心养身子。

但我并不喜欢窝在家里当一名没有追求的家庭主妇,心心出生满周岁后,我便决定请个保姆来家里照顾她。

正在我着手找保姆时,向明海跟我推荐了他的堂姐小菊。

说她生过孩子,有生养经验,还是自己表姐,肯定不用担心她会对孩子不好。

我一听,那感情好,既是农村来的,肯定朴实勤快,再加上有堂姐弟这层关系,肯定比外面的陌生人来得放心。

于是我一锤定音,痛快地收下了向明海的提议。

果然,小菊非常勤快,每天不但把我女儿照顾地乖巧妥帖,还把一应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每次我特意提前回家帮忙照看孩子,她都劝我不要耽误工作,极力让我回去上班,她一个人照顾两孩子和家务完全没有问题。

时间长了,看到她确实能轻松应对这些事务,女儿也跟她儿子玩得很开心,我渐渐地就不再提前下班帮衬她,将心思放在了饭店的经营管理上。

有时候经常加班到半夜十二点才回家,我就让已经调去负责采购的向明海,按时下班回家帮忙照看女儿。

我和向明海各司其职,共同努力把饭店打理地红红火火,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

如果不是半年后那晚的误打误撞,我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被埋在一个天大的阴谋中,而不自知……

那天晚上,在店里忙到九点多,我肚子突然隐隐作痛了起来,随后一股热流从下面涌了出来。

我一顿,这才想起例假的时间到了。

想着反正今晚客人不是很多,所性就下班回家算了,煮个红糖水,洗个热水澡,再好好睡上一觉,让身体得到最妥帖的保养。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女人再忙再累也要懂得呵护自己,尤其是月经期要特别注意保养。

然而,打开家门的那一刻,我差点被眼前的一幕给气晕了过去!

只见小菊的儿子茂茂,搂着心心正嘴对嘴有模有样地亲吻着,另一只手还不安分地伸进心心的衣服里,笨拙地摩挲着她的后背!

我的血气“噌”一声直往脑门蹿,大步上前一把将茂茂拎开,心疼地将心心紧紧地搂在怀里。

我的宝贝女儿才刚脱离襁褓,就被猥琐了!

虽然对方还是个刚三岁的孩子,但这也不能改变他龌龊的行为!

“你妈妈呢?”我一改之前的温和,厉声问茂茂。

让两个孩子在客厅胡乱瞎玩,怎么一个大人都没在场看着,太不像话了!

“妈,妈和叔叔在房间……”茂茂看到我面目狰狞的样子,吓得不敢抬头看我,就指着曾小菊关着的房门给我看。

在房间?!

我的脑袋“轰”地一声炸响。

孤男寡女在房间里面关着门,能干出点什么正经事?

可转念一想,他们可是堂姐弟关系,怎么可能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可能向明海是在帮小菊修插座换灯泡什么的呢。

然而,随着我走近小菊紧锁的房门,我的腿再也控制不住地颤抖,发软……

因为,那隐隐约约从房间传出来的男女喘息声,瞬间将我心头的那点侥幸,狠狠地绞碎了。

难怪茂茂会模仿大人的亲热动作,他一定是目睹了无数次这对狗男女欢爱的场面……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飞起一脚狠狠地踹向了那扇,遮住一切丑陋面目的房门。

“嘭”地一声门被踹开,里面那两个一丝不挂的狗男女,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呆住,一动不动地张着惊惶的眼睛看着鬼魅一般的我。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我一个箭步冲到两人的跟前,照着向明海的脸,狠狠地扇了几个耳光。

“你们两个不要脸的狗男女,居然跟自己的亲人做这种不要脸的事,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是在干嘛!啊?你们知不知道这叫做乱伦!”我声嘶力竭地吼道,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直线往下落。

试问天底下还什么比把自己老公抓奸在床还要悲催的?而且,对方还是比自己老公还要老的女人!

“还有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真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饥渴,连自己堂弟都不放过,你要是缺男人你跟我讲啊,我给你找十个八个回来伺候你都不成问题!”看着一脸潮红的小菊,我忍不住一把扯住她凌乱的头发,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我这么真心诚意地帮助她,她却在我背后倒打一耙,挖我墙角。

向明海被我踹得清醒过来了,赶紧捡起地上的内裤手忙脚乱地胡乱套了上去,然后跪到我跟前向痛哭我忏悔:

“老婆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求你原谅我,我真的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这种蠢事,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的,我心里只有你一人,我对她只是一时精虫上脑,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都是她勾引我的,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了!”

闻言,小菊脸色一沉,冷笑地朝向明海啐骂道,“向明海,你刚才明明还说你心里还有我,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照顾我一辈子的,你个没种的小男人,你老婆一出现你就怂了,我呸,什么玩意儿!”

说话间没有没有一丝被抓奸在床的恐惧,仿佛这对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这或许才是她真正的面目吧。

“那,那是你用儿子威胁我,我才不得已做出的承诺!”

“如果你不是想睡我,你怎么可能让我重新回你身边,儿子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随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一个令我震惊的真相,逐渐浮出了水面……

原来小菊并非向明海的堂姐,而是他的前妻!

而茂茂,则是他们婚前所生的儿子!

小菊好逸恶劳,整天吃了饭就去搓麻将,不做家务也不管孩子,后来还跟一个牌友勾搭上了,两人也因此离了婚。

离婚的时候,小菊仗着娘家兄弟多,硬是将茂茂抢到身边,还不让向明海探望。

一年后,小菊和那赌鬼姘头闹掰了,恰巧听说向明海找了个有钱的老婆,就主动联系他,愿意把茂茂的抚养权交给他,条件是,他必须提供她一切花销,直到她再嫁为止!

那时正巧赶上我要找保姆,向明海就顺水推舟地将小菊母子俩接到了身边,一来二去,相处时间久了,旧情复燃也是在所难免的事。

如果不是亲眼撞破这出活春宫,我不知道还要被傻乎乎地蒙在鼓里多久,也不知道要帮向明海养情人养儿子到什么时候,更不知道了他们在我眼皮底下做了多少龌龊事!

不知是为了气我,还是为了报复向明海,小菊哈哈大笑地跟我“坦白”,刚开始为了得到我的信任,她跟向明海串通好,只要我一提前回家,向明海就马上给她打电话提醒,让她将表面工作做好,不要让我看出破绽。

平时只要我一离开家,她就立马卸下勤快的伪装,不是躺着玩手机,就是把两个孩子锁在家里,为了防止孩子哭闹惊动邻居,她还买了很多垃圾食品哄他们,她自己一人跑到街上逛街购物,而她的一切花销都是向明海负责采购时偷偷拿下的回扣!

由于没有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也没发现心心身上有被虐待的痕迹,我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将不属于这个房子的人和物通通撵了出去,包括向明海!

离婚的时候,向明海撕破了脸向我讨要一半财产。

房子,车子,存款,甚至还打起了我娘家饭店的主意。

我二话不说,直接给他转了一万块钱,还给他发了一份婚前财产公证证明。

我父母当初同意我们结婚的条件之一,是将所有属于我的婚前财产进行公证,房子,车子,婚前属于我的存款,一样不落。

这些都是经过他签字同意的。

属于我们婚后共同财产的,也只有我们婚后一年的工资收入,除了家庭各种开支,仅剩两万块,一人一万,很公平。

看着账上那一万块钱和财产公证证明,向明海瞬间耷下脑袋,颓败地像个败仗的公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