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23章 走西北

作者:觅朝云
2021-01-15 11:01

第23章 走西北

宋琼怡怀孕了。

消息传到京城时,已三个月份有余。于曼整日挂念着要去西北看女儿,无奈梁帝最近政务处理得越发少了,许多事情都落到了宋耿这个丞相的肩上,根本抽不出空来。

这时,梁淮安表示,既然岳父岳母无暇抽身,他这个做女婿和舅舅的愿意替二老走一趟西北。

于曼明示暗示了好几次,想同梁淮安的车队一道出发,皆被他毫无回旋余地地拒绝了。最终,她只能愤愤准备些宋琼怡平日里喜欢的东西,托梁淮安给带过去。

临行前一天,宋嘉禾在王府中碰见了一位意外的客人——易清远。

“易掌柜今日怎么有空来王府?”

易清远朝她规规矩矩行了礼后才道:“最近上边儿查的严,颐和茶馆被封了,我自然也成了个闲人,找王爷讨钱来了。”

宋嘉禾有些意外,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被封?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着?谁干的?大家现在还好吗?”

“王妃请放心,官府没有证据,只是封了茶馆而已,大家都很好。”顿了顿,易清远轻笑一声,“本以为御史大夫的独子是个流连梨园的草包,没想到一认真起来,竟做了大理寺少卿,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烧到了我们茶馆身上。”

郑何干的?

宋嘉禾愣了一下,心里边儿是说不出的惊讶。自从上次假“私奔”后,她再没同他说过一句话,中秋宴上碰见了,也不过是微微点头致意。可在她记忆中,郑何最是崇拜行侠仗义的江湖人士了,好端端怎会查封颐和茶馆?

她隐隐生出丝不安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脱离掌控。

易清远道别后走到府门,又听得身后传来一句:“易掌柜,风老板回京了吗?若是回了,我想让王爷带我去见他。”

他脚下一滑,差点被门槛搬到,转身讪笑道:“真不巧了,风老板前几日是回京了,但又出院门去了。”

“这样啊。”宋嘉禾语气中满是失望。

易清远赶紧溜走了。

翌日,宋嘉禾同梁淮安一道坐上了前往西北的马车,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位虽然脊背佝偻但却神采奕奕的老者。梁淮安介绍说,这是京城最有名的大夫,人称黄老翁,也是甄姬学医的师傅,这些年来一直在替梁淮安寻找治疗腿疾之法。

不知是不是因为甄姬的原因,黄老翁几乎要拿鼻孔看宋嘉禾,还经常嘟囔说梁淮安眼拙,居然连他的宝贝徒弟都看不上。

一开始,宋嘉禾并没有太在意,想着梁淮安的腿还要仰仗他治疗,能忍一分是一分,但这种话说得多了,她难免也有点烦闷。

情爱之事向来难测,王爷不喜欢甄姬,难道他还有错?难道这还要怪她?

再说了,虽然甄姬打眼看去的确明艳动人,但自己也不差,而且,她们二人长得还有几分相像。黄老翁骂梁淮安眼拙,岂不是在暗戳戳说自己没有甄姬好看?

梁淮安忍不住送黄老翁一记眼刀:“本王眼光好着呢,你徒弟既然那么好,你自己怎么不去喜欢?”

黄老翁被他气得够呛,当即要去坐另一架马车,走之前哆嗦着伸出手道:“好你个梁淮安,眼拙就算了,竟还编排老夫这种半截身子入了土的人,简直变态!你还别说,要是老夫再年轻个四五十岁,肯定不让你委屈我徒弟!”

“是吗?”梁淮安故意摸了摸他的俊脸,侮辱性不高,伤害性极强。

黄老翁顿时不想再说话,愤愤下了马车。

宋嘉禾这才开口:“气走了他,找不到药了怎么办?”

这次西北之行,看望宋琼怡只是个幌子,他们真正的目的,是去寻找传说中对舒筋活血有奇效的草药——舒禾草。

古老的医书记载,舒禾草长在西北雪山的峭壁上,比雪莲花还要稀有,虽名为草,但实际上能入药的部分只有根部。此草药根扎得极深,生长之地又万分陡峭,寻常采药人不等挖到一丁点,就先失足跌落悬崖了。

更别提,后来雪山地带又被身材魁梧、极擅箭术的赤雷族占领,舒禾草便渐渐在市面上绝迹。

先前周显给宋嘉禾的玉佩在西北各族都相当于通行令牌,但赤雷族除外。他们野蛮、粗暴,又几乎不与外界交流,实在是非常危险的对象。

是故,梁淮安此行带了许多高手侍卫,扮作中原商队,一路向西北而去。

他抬手将宋嘉禾鬓边的碎发绾至耳后,温柔的眼神从下巴流连到美目:“找不到就找不到,王妃甚美,本王不允许别人随便议论你。”

自从中秋宴那晚剖明心迹后,二人扭捏且极有默契地躲了对方两三天,可再次见面后,梁淮安却好像换了策略似的,言语、动作都直白的不行。脸红心跳对宋嘉禾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了。

她尝到了甜丝丝的滋味,嘴上却说:“王爷手伸得再宽,也堵不上悠悠众口;即使堵上了,也有人会在心里说我丑。”

“那些人不用管。”

“怎么就不用管了?”

梁淮安很认真地说:“眼都瞎了,还有什么管的必要?”

宋嘉禾:“……”倒也不必如此说别人。

越往西北,夜晚星空越来越澄澈,天气也越来越寒凉。饶是一行人早有准备,带了较厚的被子和帐篷,入睡时手脚还是有些冰凉。

于是,原本离得有些远的二人,在本能的驱使下越靠越近,在广袤无垠的天地中汲取着彼此的温度。

梁淮安转身,温热的唇离宋嘉禾光洁的额头不过咫尺,他看见蝴蝶扇翅般微微颤动着的黑睫,心知眼前人在装睡,却使坏般吻了上去。

他想的很开,既然宋嘉禾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那么他便不用再费力遮掩自己的爱意。在他看来,宋嘉禾就好像一只青中带红的水蜜桃,阳光不够温暖,雨水不够充分,如果不催熟的话,她可能一辈子都只能是只青桃。

令他惊喜又又开心的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中,宋嘉禾或许会脸红,会生气,会无措地将目光转向一旁,却丝毫没有一丁点的厌恶和抗拒。

梁淮安生出些旖旎心思,不自觉动了动僵硬的膝盖,等他行走站立完全没有问题的时候,水蜜桃的摘采之日也就不远了。

感受到额间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宋嘉禾下意识就要闭紧双眼,却又陡然睁开了。那眼神清明无比,没有丝毫暧昧,反而充满了警惕。

“王爷你听!”二人枕在地上,很容易听见远处的声音,那是一阵哒哒的快马奔腾声,却又混杂着其他更笨重的脚步声,有人,还有些别的东西。

梁淮安赶紧起身将衣服裹在宋嘉禾身上:“你就待在这里,不要出来。”

这时,一众侍卫也被越来越近的声音惊醒,拔刀将帐篷团团围住。这些侍卫武功高强,哪怕是碰上了赤雷族,也是能够与之一较高下的,所以梁淮安并没有很慌张,安抚地拍了拍宋嘉禾的背,而后掀开了帘子。

借着星光和月光,他看清楚了侍卫们脸上的错愕和惊恐,也看见了混杂在马群中狂奔而来的野兽——野牦牛。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